������������������������������������

2018年欧洲法会 | 其他法会 | 地区法会 | 2016年欧洲法会 | 2015年欧洲法会 | 2014年欧洲法会 | 2013年欧洲法会 | 2012年欧洲法会 | 2011年欧洲法会 | 2010年欧洲法会 | 2009年欧洲法会 | 2008年欧洲法会 | 2007年欧洲法会 | 2006年欧洲法会 | 2005年欧洲法会 | 2004年欧洲法会 | 2003年欧洲法会 | 2002年欧洲法会 | 2001年欧洲法会 | 2000年欧洲法会 | 1999年欧洲法会 | 2017年欧洲法会 | 2019年欧洲法会

  • 德国:修炼如初(译文)

    十三年来我们一直支持在科隆的讲真相活动,在一次交流會上一名同修说这个項目組織的並不好,多年來都没有起到應有的成效,甚至阻礙了外地同修來支援这个活动。这個指责无疑是針對我们與其他長年來負責组织这项活动的同修说的。
  • 爱尔兰:在大法中修炼并获得新生(译文)

    在那段时间,我也被诊断出非常高的胆固醇。在成为法轮功学员之前,我曾一直很担心,因为我的父亲和叔叔死于心脏病。医生为我开了强药。我没有接受,只是继续修炼。第二年我做了一个检查,我的胆固醇水平已经回到正常水平。
  • 德国:协调神韵项目的几点体会

    在和学员交流的同时,我更加深刻的理解师父对协调人的要求。其实协调人并不是大家在修炼上的榜样,而是一个热心为大家服务的一个普通学员。我在协调过程中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要充分的信任同修并且给他们足够的自由去发挥每个人的长处。
  • 丹麦:不是做事而是修炼

    三天向欧洲议员讲真相的时间在欧洲大法弟子紧张的努力中过去了。丹麦的13位欧洲议员中,有11位签了名表示支持48书号面声明,两位没有签名的议员也说,不是他们不支持,而是他们从来不在这样的文件上签名。这是第一次丹麦政要有这么多人对迫害法轮功一事做出正面的明确表态。
  • 德国:在天国乐团的十年(译文)

    在法国的另一场演出中,观众们甚至随着我们的音乐节奏跳跃。演奏时我能听到自己吹错的地方,但观众听不到。我的理解是这样:当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我从中能够得到提高,而在整个乐队之上,神会将我们演奏的声音加工的更动听。因为我们是用心在演奏。
  • 英国:做好准备 大步前进(译文)

    我明白我得到这些能力是有原因的,因此我尽可能的与更多同修分享。当体内震撼时,一切都改变了,似乎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止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经历。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敞开心扉跟这么多人交流。我会珍惜这份经历。学法和交流,是我们的修炼形式。
  • 斯洛伐克:保持正念(译文)

    作为同修彼此相遇,不是像常人那样交个朋友或成为敌人。是我们神圣的缘分让我们在一起,我们必须形成一个整体,彼此合作,相互支持,在这个伟大的修炼道路上正念正行。
  • 瑞典:修去怕心(译文)

    当我离开那里时,我对自己畏缩不前,没能给在场所有人讲真相而感到非常自责和沮丧。当时有100人在听啊!在我走回家的路上,我下决心以后每当怕心在我的生活中出现时,我要迎难而上。无论怕心多大或者多小,都不能让怕心占上风。
  • 土耳其:去掉怕心 救度众生(译文)

    通过做这样的项目,我们加强了我对救人的重要性的认识。每个项目都会带给我们新的体悟和理解,同时也会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执著。这些年来,我们在伊斯坦布尔举办了多次画展,但我对第一次的画展印象最为深刻,也是非常特别的。
  • 西班牙:提高我的音乐水平和技术(译文)

    我几乎流泪了,什么也阻挡不了我们,这太棒了。行进途中,雨甚至下的更大了,一些人们很吃惊,给我们照相。我的鞋袜都湿透了,我的手指都麻木了,但我还是继续演奏。那一刻我甚至还在想有多少人能看到我们,当我环视周围的同修时,发现他们都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在演奏,这鼓励我坚持下去。
  • 瑞典:师父帮我去掉了玩游戏的执着

    我立刻明白了原来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不让电子游戏把我毁了,看到我有了一点点的进步都帮助鼓励我。这更坚定了我去掉对玩游戏执着的信心,我不会再让师父为我操心了。修炼是严肃的,我一定要对自己负责。
  • 西班牙:提高我的音乐水平和技术(译文)

    行进途中,雨甚至下的更大了,一些人们很吃惊,给我们照相。我的鞋袜都湿透了,我的手指都麻木了,但我还是继续演奏。那一刻我甚至还在想有多少人能看到我们,当我环视周围的同修时,发现他们都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在演奏,这鼓励我坚持下去。
  • 瑞典:在日常工作中圆融大法(译文)

    读过师父这篇经文后,我明白了这个考验是让我发现我还没有放下的执着。至此,我非常感激这次的考验。我不仅仅要在参与大法活动中提高我自己,而且还要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工作中都要得到提高。我应该向我们的科长讲真相,而不应该抱着任何负面想法怪他。
  • 瑞典:修炼体会(译文)

    项目结束后不久,我心情沉重。我们没有很好地配合。我拐其他修炼人走极端。我们之间从此产生间隔,我的心里感到很苦。很长一段时间后的一天,我明白了。我之所感到苦是因为我误解那个同修故意伤害我。当然我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 瑞典:在画展项目中 学会向内找(译文)

    记得有一次办画展,我们好不容易把一副画架挂到墙上,一位同修进来,搅乱了我们的安排。我当时感觉快要气炸了,刚要发火,一股温暖而又坚定的力量突然按住了我的肩膀,同时我听到一个平静温和的声音对我说:冷静,没关系。


  • 页面 | 1 | ...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38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