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对放下自我的一点体会

Print

【圆明网】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一次伦敦二零零八年神韵巡演的交流会上,针对同修间的矛盾,一位同修说“其实该怎么做师父在另外空间都有安排,只要我们能放下自我,就能按师父的安排做得最好。如果我们执著自我,我们就会迷失,越执著就越迷失,就做不好。”几个小时的热烈讨论的最后,这位学员的交流一语中的,觉得她点出了学员矛盾的要害,对处理将来的矛盾会有帮助。

可是时过几星期,我对这个理好象不懂了似的。在伦敦二零零八年筹备的一个问题上,我对一个同修很不以为然,觉得他说一套做一套,说得比唱得都好听,有时心里还很气。后来心能静下来的时候,发现最让我气的其实是人家和我的意见认识不一样,而不是针对他意见的本身。当我心能静下来能放下自我的时候,我能更清楚地看到对方意见的价值,哪怕在哪一方面我还是认为对方不对,心中也是慈悲祥和的,是关切,是对学员在磨难中坚持修炼做好三件事的敬重。

另一次神韵巡演交流一连几个学员提出不同意见,一位同修说:那个学员提的意见并不对,你为什么不说呢?我说今天那个场非常好,在那个场里我能尽量不想谁对谁错或如何解释自己,而是能去听别人到底是怎么想法,能听到意见中有价值的想法。

关于放下自己,多少年前就懂,但一到难来了,好像和不懂的人差不多,等到从难中挣扎着探出头来,回头悟一悟,原来新悟到的竟然是多少年前就知道的放下自我的理。也许这是因为我们是一层层的修,修好一层隔开了,剩下的还得修吧。(当然这不是简单的从复,从复中有提升。)

有位其它国家的同修对我说他们那有个项目,刚开始大家还提不同意见,但没有处理好,后来矛盾积深,反而没人提了,最后几乎发展到几个人不干了事。所以,有不同意见不是坏事,其实同修谈不同意见是沟通的开始,是形成一个整体的机会。关键是放下自我。

我常常努力提醒自己,我们的每一个项目不是协调人的项目,是所有参与学员在走自己各自不同而又相互关联的救人和圆满自己世界的路。协调人的主要作用之一就是协助每个学员走好他们要走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师父常常提醒我们做的事表面上象常人做的事,但实质上不同。师父在最近的法会讲法中多次的,一遍又一遍的讲给我们,我们在学法中也一次又一次看到。但我对这话有体会、有触动和有更深的理解是在这个月初参加雅典的活动。一位同修在活动开始前几分钟让我去做三份讲稿的复印。匆匆走进活动场地旁边的一家旅馆,柜台后一个经理模样的人面无表情地问了问要复印几份,拿着原件进了办公室,等了好一阵,不见他出来,心想同修交待原稿就一份,没了活动仪式就没得用了,可别丢了,现在干扰多,赶紧发正念。不一会儿,经理出来了,看见他手里拿了一叠复印纸,心里松口气,就想立即拿过来,交了钱,赶紧送回去。不料,他拿着那叠复印纸一张一张仔仔细细的在柜台上一式三份,分好了三份。我心里着急,但又不好催。这位希腊经理依次拿起每一份,在桌上磕几下,上下左右把每一份对齐,然后再从抽屉里拿出曲别针把每一份别好,慢慢的对我说:你的三份复印好了。 我赶紧问价交钱。他把手放在胸前欠了欠身说:不花钱,这里出自对你们所做事的敬意。

手里紧紧抓着那些复印讲稿走出旅馆,心中多了豁然开朗的神圣感。想起了师父经常在最近讲法中提醒我们,我们做的事表面上象常人做的事,但实质上不同。这次更加深有感触,我觉得宇宙中无数的神在看着我。手拿着复印稿,走下旅馆的台阶,穿过街道,紧走加小跑送到同修手中,那种豁然开朗的神圣感是如此的超脱,他能轻易容掉一切同修间的隔阂,能使那些矛盾积怨显得那么的渺小,渺小到以至无关。

虽然我们的复印与常人复印无不相同,但我们做的每个事,哪怕是小事,都是神圣的,都是天上众神看着想做可没机会做,而只有我们有能力同时又有义务作的事。

最后以师尊所作的元曲《梅》的一部分与大家共勉: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英国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