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做媒体的体会—难行能行

Print

【圆明网】
尊敬的师尊,
尊敬的同修,

我叫安娜。我在乌克兰修炼法轮大法。

我想将我的小经验与他人分享,希望这可以帮助、鼓励其他同修。

讲真相的大门大大的敞开了,前些时候出现了一个很棒的工具—大纪元时报。

一年半前,当乌克兰的弟子决定建立乌克兰文大纪元网页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几乎没有人有足够的知识和能力胜任这件事。我认识到了这一步对我们国家的重要性,于是决心为这个计划尽我所能。那时我们都不知道如何正确的为报纸写文章,也缺乏必要的培训。我感到记者是媒体发展的基础,但是我们没有这样的记者。我们应该如何做,才能使我们成为一个媒体?于是我决定,我必须开始朝这个方向努力。

如果回顾一下,可以说我从来就没想过,我还会在某个时候从事新闻工作。从我的童年开始我就不爱看书,而且不看新闻,不读报纸。后来我就读于一所工科大学,学的是生物技术。所以我对新闻根本不感兴趣。

但是,下决心为大纪元的发展做工作比执著于我在这一生中产生的能力上的限制更重要。我知道,对于一个大法弟子来说,一切都是可能的。当我们清醒的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并为它不断的做出必要的努力时,师父就会帮助我们,给予我们所需的一切。

我知道,作为一个记者,有特别多的机会和许多社会上有影响的人士面对面接触。政界人士和其他公众人物需要记者,通过媒体为他们制造名人形象。所以他们其实是在等着我们。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给名人讲真相的重要性,因为他们在这特殊的的历史时期, 在社会上发挥他们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如果一个人在公开场合谴责在中国发生的非法迫害,也会发挥巨大的积极作用。这些人对于不同的社会阶层来说是所谓增效器:政治家,流行歌星、艺术家等,他们每个人都有认真听取他们言论的听众群。

说干就干。首先,我自己要掌握写文章的基础知识。由于在一所大学里学习新闻学是不可能的,而且需要太多的时间和费用,所以我决定参加在基辅中心艺术宫的为青少年办的业余新闻课程。虽然这是一个为中小学生设置的的课程,老师还是顺利的收下了我。师父在这条路上的每一步都给我很多帮助。我就站在正确位置上。

在很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老师教给我写作的基本规则。他向我解释了有哪些新闻风格,哪些原则,并教给我所有写出高质量文章需要的重要的东西,等等。我认为,其实这些知识不仅是给我,而是我们所有开始做媒体工作的大法弟子的。我一直尝试将我的所学教给其他大纪元的同事。不久我们已经开始写自己的文章,这些文章与网页其他的文章相比,看起来还特别受欢迎。

我参加新闻学习班的时候,我一直在对我周围的人讲真象。在学习班上我写了几篇文章,揭露共产党对法轮功進行的迫害,老师和其他学生因此而知道了事实真相。后来其中一个学生开始为大纪元写文章,它们的可读性都很高。

自从我获得了一定的能力,我决定向专业人士学习,这对塑造一个高水平的媒体是很必要的。因此,我开始在新闻界找工作。一家属于乌克兰一个政党的报纸愿意提供一个位置。我对他们的刊物的内容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还是觉得在那里工作是没问题的。

报纸主编也是该政党主席,总是会把将要发表的文章过目一遍,并决定该文章是否在报纸上印出来。后来他当选为基辅市长。我想,在这家报社的工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向他讲真象,我有可能写一篇关于在中国集中营活体摘取器官的文章,至少他会看这篇文章。我的理解是,在报上刊登这条消息极为重要。在这里有必要说明,市长拥有两家报纸。第二份报纸在律师、法官和议员中发行。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第二份报纸的发行人。后来市长看到了我的文章,并同意在第二份报纸上刊登出来。可能是因为我追求结果的执著心,所有关于大法的信息都被拿掉了,但还是揭露了中共的罪恶。

现在,在我工作的报纸,我必须撰写不同议题的文章。我采访有趣的人,同时准备社会问题的文章。但不管我采访谁,我都告诉他们在中国的非法迫害。这个工作给我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和专业人员共同工作并向他们学习的机会。

此外我注意到,如果一个记者说什么,人们就愿意听他说的话。如果一个记者只是说: "嗨,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大法十分伟大!中共对他的迫害很可怕!"这并不够。我认为,我们要在思想中认识到“法轮大法好!”“中共邪恶”,但是为了让别人理解,不一定公开说自己是大法修炼者。很可能一个人不愿听大法弟子讲真相,却能接受记者所讲。记者有机会提一些和真象相关的问题,或者可以直接跟别人讲,他知道这些信息。我认为通过这些方法可以向这些人讲真相,救度他们。

我自己的经验只是很多开始为大纪元工作的学员中的一个。很多乌克兰学员已经在他们原来一无所知的领域获得了智慧。我们有编辑、摄影记者、翻译和其他首次做这样的工作的人。

通过这个经历我要对大法弟子说,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的认识是,这实际上是一个我们是否相信自己,师父和大法的问题。

现在让我们回到给名人讲真象的这个主题上来,我要讲讲我在几年前做过的一个梦。那时我们乌克兰的学员以年轻人为主。大部分年轻人都忙于讲真象。找名人给他们讲真象对我来说是一个难题。因为在我看来我们显得太年轻。我认为地位高的人会因此不认真对待我们。在我的梦中我看到,我们和师父在一个房间内坐着。他看起来和我们一样,都是差不多二十三岁的样子。我们彼此交谈着,我问了一个始终在我心里的问题:“师尊,如何给名人讲真象?”师父打了一个手印,犹如一朵开放的花。然后说:“你给他讲真象时,你把他象花一样展开”。老师的话让我启发很大,鼓励我做我应该做的事,放下人的观念。

在此讲真象过程中,我理解到,除了在许多讲清真象项目上不浪费时间很重要,帮助别人,让他们向前一步,使他们精進,也很重要。我认为我们不只是一个个单独讲真象的弟子,而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中的每个粒子都应该圆满地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我在写这个心得体会时,我对慈悲的师尊在这历史性的时刻给予我这个机会充满了感激。

谢谢大家!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