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去掉有求与怕心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师父好!

我叫马丁,来自波兰。尽管很多同修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但是他们还是挤出时间赶到这里来参加法会及其相关活动,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荣幸和福份。

过去的几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修炼。当然,我的意思是,我总是感到做得太少,而且有很多事情我本来应该能把它们处理得更好。但是我想这正是修炼。回想起来,这些都是好事。

我想与大家分享以下经历。

在今年日内瓦法会上有一位同修告诉我她觉得有些无聊。我对她说,我们应该好好听发言者讲。但是我心里和她想的一样,也许也会这样说。我思考着: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

法会是师父传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之一,我不该有这样的想法。许多周围的同修甚至睡着了。对此我继续思考着,为何我觉得心里这么不平静?虽然我晚上睡眠充足,但我还是感觉想出去躺下睡觉。我的腿疼着,我还发现我的两只手在互相搓动。我怕其他人看见我睡觉。但那时要保持清醒显得已经不可能。然后我回忆起来,最近学法很困难,我只读一点点。每次我开始读时,一切显得很平淡,没有象我刚开始修炼时那样能够感觉到什么奇妙惊人的东西。

这时我意识到,我努力的向外去求,而不是向内去找。我总是试图用最轻松的方式来对待我的执著。我一直在期待着法中的什么特别的东西能推我一把,把我的执著吹走。在法会上我听着发言者讲,期待着这样能推我一大把向前迈進。但是啥也没有发生。于是我向内找,意识到,是因为我在很多事情上就象常人一样在求,所以才有这个结果。我在放任我的执著。当我找出这一点,归正我的想法时,一切都变了。这个正念出来后,腿和身体马上就不疼了,跟着睡意也没有了。我震惊了,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感受。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法会接下来的时间里不觉得累,并感到所有的发言都很有意义。

后来当我炼功时,我的手臂和全身都在痛。打坐完之后腿部肌肉疼痛了一整天。我记起了在日内瓦的经验并且意识到,类似的事情发生了。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那么神和魔也不把我当作修炼人。我没有好好修心性,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 … ,还不如做体操呢。”

我相信那时我做了很长时间的体操。当我认识到这一点并且去掉放纵思想的执著之后,我心里又清净起来。整个身体从肌肉疼痛中解脱出来,一身轻。

我认识到,对我来说,大多数好事或者坏事都和怕与信心有关。

如果一切進展不顺时,怕心通常就会在我心里滋长。害怕钱不够,怕时间不够,怕我的心不够好。我担心,修炼不够精進过不了关;会忘记或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简而言之,我为我自己,我的未来和幸福担心。当然我应该从错误中学习,如果是做错了什么将来就应该去改,但是我没有从中学习,而是抓住执著心不放。

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充满信心,也会非常的坚信师父。当我坚信师父时,我相信一切,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真的相信时就不会有怕,执著就远远的离开了我。正如师父讲的:“如果你们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们怕的因素了。”师父还讲:“其实邪恶都是在你们没有放下的执著和怕心中下手的。”

当我相信师父时,我就相信大法,相信我做的一切。没有了信我什么都不能认识,也不能看到大法的神奇。只有当我在法中时,这些奇迹才能显现出来,宇宙特性才能允许我看到它们,只有这时佛、道、神才能允许(我看到这些奇迹),我才能提高。

我想害怕是没有必要的。自从我真的相信以来,我就已经得到了我曾经害怕失去的一切甚至更多,只是有时难以记起来或者很难意识到。有时我忘记了我处境不好的时候,正好就是考验我的时候,和我的念不正的时候。恰恰那时显得我不想修炼,思想懈怠,只等情况稳定下来,我的也能静下来平静的思考修炼。但是后来我想起了修炼是没有条件的,我不能等着在我修炼自己之前环境变好、变得平和。

考验恰恰涉及到我们必须修炼的东西。没有这些考验我们决不可能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伟大的生命。我相信,当我们做的好时,师父会很高兴的,而且愿意让我们尽快走向圆满。

我将继续前進,审慎而行,兑现在史前时期签下的誓约。这就是我的心得。不足之处请指正。

当我想到我们如何能聚集到这里时,心中充满了喜悦。

谢谢大家,谢谢师父!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