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委会非政府组织论坛聚焦中共劳教所活体器官摘除罪行(图)

Print

【圆明网】欧洲委员会本周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第三次大会。“近看中国环境污染和人权状况论坛”于2006年6月27日下午在欧委会第七会议厅召开。中国中共劳教所内发生地对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摘除黑幕成为焦点议题。该论坛议由瑞典议会代表团的林德布劳德先生主持。来自德国、英国、法国、比利时及澳大利亚的专家、教授、人权组织代表和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论坛上作了讲演。

论坛讲演人 与会的议员和媒体

本次论坛得到多个国际人权组织的支持。协同举办者中,有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国际人权无疆界组织(Human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 International),总部设在德国的国际人权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欧洲大纪元(The Epoch Times Europe),罗马尼亚前政治犯协会(The Association for Former Political Prisoners),挪威中国人权网络(Network for Human Rights in China),瑞典支持中国人权协会(Support Human Rights in China)和丹麦的中国人权网络(Network for Human Rights in China,Denmark))等组织。

国际人权协会理事曼杨先生在发言中提醒大家:“虽然中国的经济在快速增长,但中共独裁者却世界上是最恶劣的人权侵犯者之一。一个捍卫人权的强大中国是人类之福,一个漠视人权的强大中国是人类之灾。“

他说:“目的决定手段,这是中共建权后的治国宗旨。中共出于巩固其政权的需要,在毁坏了中国的经济基础后,又“发展”经济的过程。这期间,几千万的中国人民丧失了生命。为了达到夺权和掌权的目的,中共会使用各种邪恶的手段来镇压不同政见者和信仰者。2006年3月以来,不断有证人指控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证人指证,在中国至少有36个集中营和大量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用于活体器官移植,参与的人员涉及中共高层、军方和武警、医院等。证人披露仅在沈阳苏家屯一个医院,就有数千人被虐杀。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被使用很少麻醉剂的情况下就被推向手术台,有人把他们的眼角膜、肾脏、肝脏等摘除,卖给国际移植中心牟取暴利。甚至为避开调查,这些法轮功学员还可以被随时转移。”

中国问题专家和教授 与会者认真聆听

邵力教授以“中国日益严重的问题-环境污染、禽流感以及器官摘取”以“为题,用大量的数字和图片分析了中国近50来环境污染的现状、禽流感的传播,揭露在中国劳教所等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器官摘除的恶行。“环境恶化除了废水、化学排放物、未经污染防治的煤处理以及雨林掠夺等表面原因外,也有更深层的社会因素。虽然文化大革命在30年前即已结束,但其及其它中共发动的意识形态斗争,已对中国社会造成深层且重大的影响。古老的佛家及道家的中庸思想以及强调和谐相处的方式,已被斗争以及镇压所取代,反映在今天中国的日常生活。这也同样反映在利用环境、人民以及排放废弃物与污染物方面,完全不顾环境与人民的需求。“

在谈到活体器官摘除的罪行时,他说“据证人说,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36个。这惨绝人寰的罪恶从2000年底即开始,并在中共各地的劳教所、监狱、秘密集中营及相关医院普遍发生并持续至今。中国医院承诺在一至四周内即可进行器官移植,而且与一般器官移植不同的是,中国医院是反过来为病人寻找适当的器官,而不是为可得的器官寻找病人的配对方式,由此令人相信,这些医院可随时取得等待被杀害的受害者的活生生的器官。”

法轮功学员陈颖是一位活体摘除器官这种罪行的幸存者,她介绍了自己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被关押的亲身经历。她讲道:“我绝食绝水抗议警察的非法拘禁和对我的暴力。我被警察戴上手铐脚镣拉上了警车,带进了一家医院。警察带我进行了全面的体检,做了心脏、血液和眼睛等检查。尽管检查结果显示我的身体都很正常,警察硬要给我输药物。当药物进入我的身体时,我突然感觉心脏剧烈的跳动,血管崩裂般的剧痛,我感到心慌和窒息,身体非常的难受。输液后,我的左半边身体时常出现抽动,神经感到麻疼,随后我的许多记忆丧失了。后来我的家人通过关系把我保了出来。当我第一次从网上看到魔鬼之窟“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兽行时,我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回想起来,它们很可能是准备用药物摧毁我的神经,然后把我弄到哪去摘除器官。一想到这些,我都不寒而栗。”

应邀讲演的法轮功学员 与会者认真聆听

戴志珍和6岁的女儿法度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共暴行。她在发言中说:中共禁止法轮功后,我丈夫因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警察抓捕。警察是当着我和小女儿的面,于2001年1月初从我们的家里把他抓走的。那时他是一个年仅34岁、身体强壮的中年人。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带着女儿随即回到澳大利亚。谁知,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丈夫。两个星期后,我在网上看到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澳大利亚外交部,通过与中国政府交涉,将它的骨灰带到了澳洲。直到现在,我不知道被警察带走后,他经历过了什么样的待遇。他也许死于酷刑,也许死于活体器官摘除。我呼吁欧洲委员会和在座的所有的人,协助我们停止这场迫害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国际人权无疆界组织的代表艾丽丝·斯的亚特小姐(Ms. Elise Steyaert)在会上宣读了该组织的一份声明。声明中,人权无疆界组织呼吁欧洲委员会公开讨论中国器官摘除的问题及派考查团到中国去调察真相。

国际人权无疆界组织的代表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