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一个整体的思维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在正法时期,每位大法弟子都努力的扮演著自己的角色,在助师正法的同时,个人的修炼也溶在其中;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当中,心性与层次也同时得到提高。由于这个时期的特殊性,一些大法工作的规模较大,所需投入的资源较多,就需要大法弟子们相互配合协调,形成一个整体,才能把事情做好。在过去一年里,我逐渐领悟到,如果能够时常提醒自己以一个整体的思维方式来对待修炼环境中所遭遇的各种矛盾或因难,其实不难找到问题的答案。我理解,当一个大法中的生命真正能从一个整体的角度看问题时,他已经没有私了,已经完全把自己溶在法中了,这个时候师父所安排的一切就会自然而然的展现出来。当大法弟子能够走正师父所安排的路
时,不也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吗?

很久以前,我就认识到,师父为我安排了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在我所在的城市里,每个大法弟子都具备不同的才能;形成一个整体后,在证实法上能够展现出一定的力度来,而个人的修炼提高也在其中。然而,由于每个人的脾气、秉性及特性不同,对法的理解与认识不同,一些观念上或作法上的矛盾似乎就难以避免。我时常在地区活动中扮演协调人的角色,然而,由于我的时间已经投入在好几项工作上,致使我对其他一些重要工作力不从心。一旦缺少协调人,有些事情就办不好,有些事情甚至是办不成。对于这个问题,我曾经试图要求其他同修积极主动的出来协调。然而,由于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或特质所形成的局限性,他们没能如我期望的扮演好这
个角色。开始的时候,我对同修的心态是埋怨和不平衡,认为他们不负责任,没能突破自我的局限性。由于这种观念的影响,我在许多协调工作上感觉到很累,孤立无援,而对一些没推动好的事情,则在潜意识里把责任推到同修身上。

深入学法后,我逐渐认识到了一个根子上的问题:我并没有从一个整体的角度出发去看这些事情。倘若我能把地区当做一个整体,而不是先从我个人的时间安排来考量,整件事情就变得很清楚了:这个地区的协调工作在现阶段就是安排我来做的,因为我在个性上确实也比较能胜任,然而我在心态上却一直想依赖同修,甚至把自
己没有尽到的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当我以一个整体的思维看问题后,我的想法豁然开朗了!或许现阶段我在许多协调工作上仍然因为时间因素没能做到,但我在心态上摆得正一些了,与同修之间的配合关系也更加明确了。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到街上散发大法简介,当我发现同修所发出的简介,有不少被路人随手扔在地上时,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埋怨同修正念不纯,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后来我意识到,我还是没有把自己当成这个整体的一部分,只顾推责任,却没有想到自己也可以发正念加持同修,也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去圆容这个小整体,使活动达到更好的效果。

我理解,这种一个整体的观点可以适用在许多场合,特别是在这个历史时期里,大法弟子们同时参与著不同层面的集体大法工作,因此,我们每个人首先是全球大法弟子整体中的一粒子,同时我们又是欧洲大法弟子整体中的一粒子、英国大法弟子整体中的一粒子,以及我们自己地区的大法弟子整体中的一粒子。

我发现,当我能够用一个整体的思维来看事情时,人的观念所形成的障碍很容易就解体了。就拿前些时候发生在伦敦中使馆的事情为例,原本我一厢情愿的认为,伦敦和外地常去守使馆的同修对当地的情况最了解,因此在交流时应该由他们先发言,在礼貌上我只要静静的听他们怎么说就行了。后来我发现,这个想法正是因为我没有真正把自己摆放到英国大法弟子的整体之中,我担心说出不得体的话,担心自己的意见不被接受,说穿了还是一个私心在作遂,还是在乎自己的名声,还是没有把整体的需要放在第一位。我发现,我必须真正把自己溶在这个整体当中,真心的把这个整体的漏当成自己的漏,而不是一味把事情的责任推给在认识上出现问题的同修,这样一来,我也许就能真诚的基于自己对法理的认识去提出一些看法,为这个整体尽一份心力。

最近有同修在交流中提到,一些大法法会会场秩序不理想的情况。我想,这个问题其实也就是大家没有把自己摆放在整体中造成的。在参加法会时,只一味的把责任交给主持与维持会场秩序的同修,而没有从自身做起,把法会当成一个整体的事情来圆容。我相信,大法弟子们其实都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欠缺的只是该时常提醒
自己,要从一个整体的角度去看问题。

我理解,这种一个整体的思维方式,在某种程度上,与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法理是一体的两面。在个人修炼的时期,大法弟子自我要求,按照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法理去做,除去个人的执著;而在当前的正法进程里,大法弟子倘若真能把自己摆放到整体之中,那么,那些对于私,对于我的执著,肯定能在证实法中自然而然就去掉了!

以上是个人所悟,不足之处请指正。

(英国第六届法会发言稿,2004年8月29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