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我在修炼法轮大法!(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阿莱克斯.罗斯顿,来自里兹市(Leeds),现在康沃尔郡(Cornwall)的弗尔矛斯市(Falmouth)上学。

在我的修炼道路上,在经历磨难和去执著的过程中,我有过很精进的时候但也有没做好的时期。

修炼中有一段时间,我发现周围的事情开始变得很艰难。我没有看清为什么会这样,也没有依照师父传授的法理去真正的改变自己的心态。经历过这次考验,我可以看到自己修炼中存在的一个大问题,那就是真正放弃常人的思维方式和对私、自我的执著。我认为自己修炼已有一段时间,而且在一些去执著心的考验中做得也不错,自以为一些执著已放下很久了。

在学校的最后一年,我参加了前往阿母斯特丹的艺术之旅。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吸大量的大麻,但修炼以后我觉得自己早就戒掉了这个瘾好。但这次来到了阿母斯特丹,我又栽在了这个问题上并且深深的痛悔。回来之后我跟一些同修交流了这件事但并没有得到回应。这个错误真的刺痛了我的修炼。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修炼,特别是我去中国的经历,他们也都知道我修炼后已戒掉了这些不好的瘾好,并从中看到了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的事实。他们知道我的行为按照大法的标准是错的,但同时他们用人的理衡量事物,我也接受了一部分他们的理,但我还是能明辨是非对错,只是还抱着自己的执著不放。我很清楚的告诉他们我的所作所为是错的并违反了法轮功的法理。话从嘴出,但回头看,我在想自己到底真正相信什么。我非常担心因为我的言行不好使他们对法轮功产生误解,所以我试着解释以此让他们知道这不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行为。我发现自己对慈悲和情的认识模糊不清。我对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问题悟偏了。

师父在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中写道:“我在法中告诉你们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从未说要符合什么常人。和常人一样那还是修炼的人了吗?”

我认为与有这些不良习气的朋友在一起消磨时间是没问题的,毕竟我是个大法弟子,我能容忍一切。我认为如果我没有这些执著,那这些事情怎么能影响到我呢?通过与同修的交流,我悟到这就如同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写到的:“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

为什么我要人为的把自己陷入这个矛盾中?就如同自己在找苦吃,而实际上不应该是这样。当遇到磨难时,我们应该去面对它,而不是人为的自己给自己设置磨难。现在我发现经历了这关,我的那些经常吸大麻而且在日常生活中言行都很魔性的朋友几乎不与我联系了,正如<转法轮>中所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当我们的思想正了,我们周围的环境就会相应的发生变化。我们曾经拥有的执著和那些能干扰我们修炼的因素就不会再出现,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了。似乎安排了这个机会让我看到所有这些因我的行为而可能对大法产生误解的人,好让我向他们讲清这个事情并再次展现法轮功的伟大。我感到师父的慈悲是无量的。

在修炼道路上,我似乎不止一次在这关上没过去。一旦走过这关,我发现自己就处在另外一个环境和不同的人群。师父在<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说:“有很多问题冷静的想一想自己都能认识到。认识到那就要把它改正过来,就不要再出现。”

这也如同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过色关的问题,如果你没过去还不在乎,那下次就不会那么容易。当不好的观念开始影响我对修炼的认识时,这些想法就会被旧势力利用来放大。我悟到任何一个执著都如同为邪恶迫害我们提供了免费通票。在这一关上我又一次没过去,我的修炼开始下滑。自那以后,我的修炼真的开始起伏不定。我的执著真实反应了我对安逸、人情、自私的向往和我那被利用的很糟糕的心性。从那时起,我在修炼中一直在这一点上努力。

我还悟到一些事情愿意与大家分享。在上次法会上我发了言,但那并不是发自我的内心,倒更像讲故事。我感觉那篇发言没有什么内在的含义,很表面。由于当时的修炼状态造成了我没有用心。我不太理解那些说他们没有什么可写的同修。我不得不问:‘你的修炼就那么平淡吗?’在你修炼的道路上就没有任何经历或悟到什么吗?我理解交流不止限于法会上,与同修间平日的交流就是一种真的体现。如果我们不能敞开心扉与同修交流,我觉得通常我们就是有怕心和对自我的执著。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道家讲修真养性,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

我觉得在我的修炼中如果能更真实些,很多问题会更容易去克服。

现在说起我修炼中的这些关,就如同在谈过去,谈我已经战胜的困难了。这些事以前我只跟一些同修交流过。我认识到了自己对名,对自我形像的执著,最重要的是对私的执著。我觉得自己对师父和大法很不尊敬。我真的没有做到‘真’,无论是对我自己还是对他人。当你非常清楚自己做的是什么,但还去做不好的事情时真的很痛苦,无法面对师父的照片,而且常常为自己的修炼状态而哭泣。退回到过去的生活方式,陷入人中,看到不同的执著重新返回来时真是很可怕。在我的头脑中就好像上演着一场佛性和魔性之间的大战。比如说,修炼之后我最先学会的就是不能骂人,作为一个修炼人如果这样做就说明我的心和感情被带动了。可是有那么几次,我发现一些不好的话从嘴中托口而出,这真把我吓坏了,我知道这反应了我修炼中很深的问题,一个是我对修炼不够重视的态度,和心性的下滑。这真的使我反思自己的修炼。

当我做错事的时候,我自己一般能意识到,我想绝大多数人也是这样。关键在於我们要不要去改。如果我们不改,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就会遮掩错误。实际上我们在欺骗自己。我悟到我们不应该担心别的同修如何看自己的形像和是否完美。毕竟,我们都是在这部大法里修炼的人,我们要回到各自真正的家。我们不应该有这些对自我和名的执著。我们每个人也都会有错误。如果我们都能互相帮助而不是否定他人或是互相之间传一些闲话,这不是最好吗?我经常想到师父,并想我会不会在师父面前这样做,后来我悟到其实师父的法身时刻就在我们身边,而且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还有那么多高级生命在看着我们。当我想到师父为我的付出和承受,便感到非常羞愧,内心也感到很沉重。用人的方式想象师父为我们所做的,用纸笔记录下来再去看,都是很容易的,但当我们真的想象背后浸透着多少师父的付出时,那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当读到一位同修写的看见师父为我们喝毒药的文章,那还是在他所在层次看到的,我就在想师父为我们做了那么多而我们却视为理所当然。就因为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能看到这些事情,并不代表这没有发生。我在想有时我们会忘了师父为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像我这样有执著,邪魔烂鬼就会前来嘲笑我们的停滞不前,尽管如此,师父依然慈悲的指导我们,照看着我们,等待着我们,而我们却指望着师父帮助我们提高,去掉那些我们死抱不放的执著。我明白了师父是如何真正的“我比你们自己还要珍惜你们”。(“去掉最后的执著”<<精进要旨二>>)

即使是在做了这些坏事之后,师父还是一直在那里为我们(做所有的一切)。但是我还理解到任何事都有一个限度和一些准则,更不用说旧势力想要达到什么。我认识到修炼就是充满了磨难,这是因为我们自己毕竟是从一个常人开始修炼的,所以,当你认为你是完美的或者应该是完美的时候,这就是一个执著心,因为我们还在修炼过程中。与此同时我们益发不能松懈,我们一定要走一条中间的路,不能走到两边的极端上去,就像师父告诉我们的要“勇猛精進”。

我可以看到那些设计好的安排和我面前两条路的选择。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还是跟在师父身边回到我原本的真正的自我那里去。有时我会想我在这段时间内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可是之后我认识到这根本就不重要。因为只要有师在有法在,那么什么事情都是可能的。在师父的讲法中我还学到,不要再产生有很大的负罪感这样的一种执著心,它会被旧势力利用的。我们一定要理智并认识到我们在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师父要我们做好(我们应该做的),回到原先的位置上去,这样才能完成我们的角色。而并不是要我们原地乱转圈不知道去做什么或者是怎样去做,只是躺在地板上。我不知道我在过去同意过什么事情,但是,毫无疑问,我将会跟着师父回家并且真正接受这个法。

在一次我走出磨难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在梦中,我在圆满的那一天掉下来了。那种感觉真的是,用深刻的悔恨可以最好的形容它,而且它令我非常的悲伤。这个梦真的提醒了我,圆满的那一天一定会来到的,时间已经很有限了。如果我们的修炼不够层次,我们是不会圆满的也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就是这样了。如果明天就圆满了怎么办?它不会有一个事前警告给你的。

师傅在《转法轮》里说:“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汉了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重新往上修,费了好大劲儿又修上来了。这回他害怕了,他心里说:我可别高兴了,再高兴又掉下来了。他一害怕又掉下来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

到那个时候,这些想法会不会也在我们的脑海里出现?这还只是一个罗汉而已。我们真的达到那个层次了吗?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是呀,大家在讲清真象,很多事情做得很忙,也有许多事情要做,表现了大法弟子了不起的那一面,可是最基本的东西别忘了修掉啊。那不是说到了关键时候我就行了,不一定的。”

当我回想起这些的时候,它真得令我想要在修炼中做得更好。并没有多少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那些我所代表的和我要负责的无量无际的众生。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对自私自利和放弃自我有了一个更深刻的理解。我开始认识到我修炼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同等的,也是为了那些我向他们讲清真相的人们和他们的众生,就更不用说我身体内所对应的广阔的众生。如果我没有做好,那么他们怎么办?我自己的执著心和低于标准的行为将会怎样的影响到其他的大法弟子,因为我们毕竟是一个联系在一起的整体?还有那些法王和我们要负责的众生要怎么办呢?这些事想起来很容易,但是他的真实性其实是不可想象的。我们一定要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我们一定要持续不断的学法,就像是水之于植物一样。如果没有了水,植物就会枯萎也不会结出果子来。我悟到你可能认为你在做很多正法的事情,但是如果你没有真正的在修炼,那些事情什么都不算,就好像是一个常人做这些事情一样。这些事情也不再那么神圣庄严。

我还发现仅仅去想我们的执著心是没有用的,我们还需要行动。想起师父在“心自明”中所讲的:“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象。”

有时我见到其他人的执著心会很吃惊,但是我必须要看我自己并且把那些想法调转过来。有什么事我做错了?有哪些事我做得还不够?

我觉得和大家分享了这些之后我自己也得到了提高,因为我是在真心的和你们所有人分享。我又除去了很多不好的东西,但是我知道这些还只不过是一部分而已,我还有很多的东西要提高。有时我觉得自己修炼的很高,有时又觉得自己被困在了什么地方,但那只是因为我不肯去看我真正的执著心和用正念来对待他们。大法无边,得以在其中让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让我们不要再浪费我们的时间了。为了这一时刻,我们等待了好久并承受了好多。就像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所讲的那样:“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呢,对任何一个生命都是机缘,都是机会。”

以我个人对师父那句“我们的路很窄”的理解,我们必须要对自己严格要求,不能走极端,同时我们要清除自己根本上的执著心。我们为了什么修炼?为了认识朋友?为了交际?是因为我们的配偶或者是父母修炼还是因为我们是真正的为了救度众生和修炼自己?我们有没有真正的紧跟师父和大法的法理?还是我们只是在读这些法理,觉得他们很好却并没有真正按照法理的要求去做?或者是我们根本就不学法?我们在发正念时会不会睡过去?我们有没有充满敬意的主动参与大法的活动?我们是在真正的修炼还是在正法的活动中迷失了自己的同时完全忘记了修炼?这个宇宙是有它的标准的。污浊肮脏的东西怎么可以被允许进入天堂呢?我们是否认为我们应该进入天堂和达到圆满,如果我们不能够去掉我们的执著心?让我们抓住我们所能有的每一次机会。大法是这样的伟大,所以我们只要真正的学好它并把它记在心里我们就可以很快的得到提高。在一天之内就可以有很多的進步的事实总是令我自己都很吃惊。我发现我总是在睡梦中有很多磨难,所以我在睡觉的时候也可以提高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提高自己的环境。我们是多么的幸运啊才得以在这段时间内存在!每一件事都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我们只需要自己去做那些改变。没有人可以为我们做这件事。这是真正的修炼。

我还有很多的地方需要改進,但是当我放眼未来时,我笑了,毕竟,我在修炼法轮大法!

谢谢大家!

(英国第六届法会发言稿,2004年8月29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