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多方面做好讲真相的工作(译文)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我打算讲的是有关我和欧洲议员(MEPS)以及地方国会议员在法轮功问题上的工作。

首先我想讲讲关于向欧洲议员提供法轮功的信息。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法轮功学员和欧洲议员联系已经有几年了,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一点也不意外的是,我们知道欧洲议员和国会议员每天都收到和需要阅读大量的邮件。显然,因为每天收到的邮件数量多,有时候一些寄出的有关法轮功的资料他们没收到或者他们没有时间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从这方面所积累的经验看,更有效的方式是给他们寄相对少量的材料和最新信息,但是寄的次数要更频繁一些。

因为工作繁忙加上工作量大,欧洲议员和国会议员(MPS)不是经常有空,约见他们需要一些时间。其中一种方法是联系他们的办公室并和他们的助手进行友好的交谈。这样可以预约将最新信息和新材料送去给他们的助手。如果欧洲议员和国会议员MPS能及时掌握第一手资料,当他们和其他政治家或具有影响力的人谈到法轮功问题的时候,他们会觉得更有把握,而且这些人和他们在工作中会接触到,有时是在开会的时候,有时是日常生活中。比如说,一个国会议员MP告诉我,在一个无关的会议她和一个联合国的重要人物中讨论法轮功问题,其他的国会议员感到惊讶的是她是从哪得到这些信息的。欧洲议员和国会议员MPS知道任何事情状况有可能发生急速的变化,而他们需要掌握最新资料。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在给西北部的12位欧洲议员提供法轮功的资料,报告等,而这只是给他们的地方办公室提供资料。因为欧洲议员在欧洲工作,不是在布鲁塞尔就是在斯特拉斯堡要和他们见面并不容易,而且他们也不住在本地。但是可以通过他们的地方办公室联系他们,可以通过电子邮件,传真或者电话等方式。也许我刚才所说的这些对你们其中的一些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但这是我目前为止和MEPS联系所学到的;

据我的经验,虽然理论上说你被邀请给他们其中一个或所有人写信,但是只有本地的国会议员才有可能做回应或者介入。

不足的是,我还未能得到其它11个欧洲议员的回应,这方面需要更多的努力和改进。但是我在和本地欧洲议员的联系中已取得值得一提的成绩。他曾经写了一封重要的信支持法轮功议题。

以上提到是我和当地欧洲议员的关系,比起我和当地国会MP的所建立的密切联系还相差很远。接下来我想谈谈和我本地国会议员联系中的一些体会。帕西•卡尔顿是一位自由民主党议员。我和她就大范围的法轮功问题上接触已有几年历史了。

要耐心,事情不会马上发生。建立友好的关系需要时间。我的国会议员想要我在选民工作上给予帮助。非常重要的是你要明白你想从她那获得什么帮助。有时她会问你“你想要我做什么?”你要仔细的考虑一下你到底想从他们那得到什么,然后讨论怎样才能达到期望值。有时候答案不明显,需要双方进行讨论。要友善而不能只是老提要求。我做的不够好的是一次性给予的信息太多,而没做到分开来持续一段时间的递交。我认为应该尽可能和国会议员的工作人员,研究员和助理保持密切联系,并参与国会议员的议题。

接下来我要和大家分享一些完全不同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反映了和同修合作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是关于爱丁堡艺术节和解放军乐队PLA参加军阅节的一件轶事。你们都知道,在爱丁堡艺术节之前,有一个在苏格兰和北部的法轮功汽车旅行。在车旅起程之前,我们通过电话预约了当地媒体,参赞,市长,警察和其他地方的重要人物。参加车旅的学员对所有的这些人都成功的讲了真相。这样当地的报纸和电台都做很多正面的报导。有了这些报导,当地的人们就会对真相有一定的了解。

这表明学员们在方方面面的努力都是非常重要的,例如:
• 打电话
• 汽车旅
• 讲真相
• 找媒体
• 让常人在电视上了解到
• 在报纸上报道
• 对法轮功镇压的真实情况
• 洪法活动
• 为请愿书收集签名

所有这些活动都是很重要的,而且是使这件事成功的关键。这件事也表明了学员们在互相配合和协调中更深入的给整个社会讲真相。很多讲真相的活动都完成得非常好,使常人都了解了真相。学员们和国会议员MP以及欧洲议员的联系工作也是为了让这一个社会的政治阶层对法轮功的真相有更深入的了解。

我希望这篇短短的文章能够给你对欧洲议员和国会议员工作提供一些启示。

在我的经历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在这将近五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当中,从一开始没有人知道法轮功,到今天他们认可了法轮功,承认了这场迫害以至于最新的议题。

(英国第六届法会发言稿,2004年8月29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