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上的勇气 (译文)

法轮功持久上访背后的动力一瞥
 
Print
从1999年秋天起,即中国主席江XX宣布对法轮功的禁令两个月以后,有关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和平上访的新闻报道首次见诸报端。从那以后,几乎每一天,都有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出现。他们或静静地做出法轮功炼功姿势,或将写着“真善忍”的横幅高举过头。数秒钟内,身穿制服或便服的警察就向他们扑来,将他们打倒在地并拖进停在一旁的警车里。

他们被从天安门广场带去拘留所,他们炼习法轮功的“罪名”被记录在案,接下来的命运通常是暴力甚至死亡。许多人被送回原籍长期拘留,有些不经审判被送往劳教所,有些在拘留所遭受折磨,甚至失去生命。

与一般信仰不同的是,法轮功既不是社会运动也不是政治运动。他是一个宁静的精神修炼,有着和平的特性,每个人有各自的修炼体验。但是,在今天的中国,为了公开上访,法轮功学员明知身处险境,却将自己置身于政治敏感的天安门。

为什么?

全国范围的学员都参与了其他的活动,诸如派发揭露迫害真相的传单,张贴呼吁取消禁令的标志和横幅,甚至在高处或难以到达的地方安装喇叭,广播从海外传出的有关迫害法轮功的信息和新闻报道(在中国所有有关迫害的国际新闻都被国营媒体封闭)。而所有的这一切活动将被判处三年或以上劳改,但他们仍然要这样做。

为什么?

在数以万计的人们面对包括拘禁和折磨在内的铺天盖地的迫害时,没有出现一例关于武力报复或组织反叛的报道。

为什么?

在没有任何社会或政治目的的情况下,是什么动力促使法轮功学员能如此严格地本着非暴力的原则,冒着牺牲生命和身体的风险去卫护他们的精神信仰呢?答案也许比许多分析家分析得更简单,更有力,那就是 ━ 原则。

一个原则问题

1963年9月,在美国民权运动的高潮时期,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的一家教堂在做周日早祷的时候被轰炸,四名年轻的美籍非洲女孩在事件中丧生。悲惨事件发生后,社区在努力克服悲痛和愤怒的同时陷入了骚乱。许多人提出“报复”和“复仇”。然而,马丁・路德金先生的话语给人们提供了另一条解决问题之路:“我们不需要使用仇恨,我们不需要使用暴力,还有另外的办法…这个方法是如此源远流长,承继着从古代拿撒勒的耶稣的洞察力到现代印度圣雄甘地的技巧…它有时会带来痛苦,它有时会让你的房子遭受轰炸,它有时会给你留下伤疤…但是带着有伤痕的身体好过带着有伤痕的心灵度过一生。真的还有另外的方法。”

原则

从历史上无数的例子中,我们看到 ━ 从苏格拉底到梭罗,从甘地到马丁・路德・金 ━ 当一个高贵的原则触及到人的生活,向人们展示一条更具美德,善心的生活之路时,它可以使人的精神奇迹般地变得高贵;它可以使一个虚弱的信念变得强大;它可以使胆怯的性格变得勇敢;它可以使以自我为中心的心灵变得广阔。简而言之,它可以使平凡的人成就不平凡的事迹。

当法轮功学员踏上天安门广场展开横幅时,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那些写在横幅上的文字。它既不是政治口号,也不是谴责政府的言论,而是“真善忍” ━ 法轮功的原则。正是这条原则深刻地触动了中国和全世界千千万万人们的个人生活; 而这也正是江XX迫害运动想要从中国公民身上剥夺的东西;正是这条原则构成了法轮功学员的精神信仰,使他们不仅仅是在迫害中卫护这一原则,更使他们在被迫害中坚持这一原则。所以,这条原则不仅给予了法轮功学员站出来卫护他们的精神信仰的能力,更提供了他们无论环境如何都能够严格遵守使用非暴力手段的力量和智慧。

江已经宣布他企图消灭法轮功的意向,可是原则是一个很难“消灭”的东西,尤其是在这个原则深刻触动了这么多人的生活的情况下。任何人无法禁止他人珍视的东西,不论他拥有怎么样的强制手段。是原则,使伯明翰的社团在他们发生惨案时能够约束自己,并使他们用信念和毅力走过非暴力的里程。同样,对真善忍原则的坚持也激励了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站起来维护自己的信仰。以该原则为支撑力量的学员得以持续在天安门广场和平上访,同时让全世界人们了解到江XX政权的严酷迫害事实。这是法轮功学员在过去的两年内持续在天安门广场出现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为什么要在天安门广场呢?

中国XX党政府有一个称作“信访办公室”的机构。公民可以通过这个机构合理地反映他们的冤情及政府对他们的不公平待遇。中国宪法规定所有中国公民都拥有通过这些办公室进行上访的权利。然而,对法轮功的禁令颁布不久,法轮功学员就被剥夺了在这些办公室上访的权利。而那些试图上访的学员则立即被公安带走。据报道,北京天安门广场旁的信访办公室甚至把大门上的标志都摘了下来。

更有甚者,在禁令颁布不久,其他合法上访的渠道也立即被封锁。例如,1999年秋,中国政府开始要求所有律师在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之前必须通知中央政府,这使法轮功学员无法找到律师以代表他们对中国政府当局犯下的无数人权虐待行为提出申诉。不久,北京及周围地区的房屋出租者被迫拒绝将他们的房子或公寓出租给法轮功学员。在开往北京的火车站经常可以见到截停及盘问乘客的警察,他们甚至搜包并要求乘客在登上开往北京的列车前对着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进行咒骂。压力无处不在。

同时,当越来越多学员被半夜从家里抓走,被圈入体育馆,并不经审判被送往劳教所时,在媒体里根本听不到法轮功学员的声音。在中国,所有的主要电视台、电台和报纸都是国营的。而事实上,媒体是中国政府手中用以发号施令的最有力工具之一,他们一天都用数小时的固定广播时间谴责法轮功和散布对学员的不实宣传。因此,当国家力量被调动起来对付他们时,当上访和合法途径被封闭时,当全国范围的电视台、电台和报纸在诋毁他们时,法轮功学员们觉得他们已没有办法和他们的同胞沟通,更不用说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沟通了。

北京的前院,世界的舞台

天安门广场不仅是(国内外)旅游的热点,它更是位于中国首都心脏之地的中国的象征。法轮功学员转向天安门广场,是因为那里是所有封闭渠道之外的一个可以提供机会的地方。在天安门广场,他们可以向全世界和平请愿,在那里他们的声音可以被听到;在那里,他们遭受的人权侵犯可以让世人略见一斑;在那里,他们遭受的暴力可以让世人略见一斑。

最重要的是,在那里,他们可以将横幅高举过头,希望籍此可以突破大规模宣传机器,让路人,让整个世界知道要求在中国自由炼习法轮功的不懈努力、非暴力抗争实际上是一个原则问题;这是人们是否真正相信和能够和平实践“真、善、忍”的问题;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超出中国国界的问题,因为如果今天中国的公民被剥夺了这项权利,而世界只是袖手旁观的话,谁知道接下来又会轮到哪一个国家的哪些公民呢?

转载自明慧网 http://www.minghui.ca/ (10/03/2001)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