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法弟子郑立彬被北京团河劳教所劫持迫害处境险恶

Print
【圆明网】郑立彬,男,31岁,家住黑龙江佳木斯。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解除日期为2003年4月16日左右。郑立彬在劳教所内坚持修炼大法。目前,郑立彬正面临进一步的邪恶迫害,情况十分危急!

1999年7月,为请政府从正面了解法轮功,郑立彬来到北京证实大法,结果被非法关押。直至2000年初,看守所向他的家人勒索了几千元后才放人。经济掠夺给原本贫寒的郑立彬一家增添了巨大负担。郑立彬两岁时父亲过世,孤苦伶仃的母亲将他和妹妹艰难地拉扯大,家里生活得十分凄苦,几乎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悲苦的经历使早熟的郑立彬不断思考生命的本质意义。94年,他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幸运得法。郑立彬热泪盈眶,从此学法向善,踏上了同化真善忍的回归之路。

2000年6月,他再度被非法抓捕,送入佳木斯劳教所。在那里的大法弟子们受尽凌虐,竟然只给吃鸡饲料!2000年底,郑立彬等10余名大法弟子走出魔窟。2001年2月20日左右,郑立彬、周根正、钟洋等10余人在北京学法交流时被特务跟踪,恶警开来多辆警车将他们强行拖上车,套上头罩,秘密押入安全局看守所(一幢别墅,红色大门),用残酷的暴行逼迫大法弟子说出所谓的组织者。恶警们将大法弟子互相隔离,每人一屋,24小时捆绑在椅子上,并从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调来几名警察(劳教所所长李静(男)、队长焦学先(女)等三人)和几名“帮教人员”。白天,焦学先身为女性人民警察,不知廉耻地命令“帮教人员”往大法弟子的身上、衣服里、鞋里、屁股下等处塞污蔑大法的纸条,进行精神刺激,从早到晚逼迫大法弟子听造谣的鬼话,不听就拿书抽打。焦学先经常对男大法弟子说一些不堪入耳的流氓话;晚上,李静喝得醉熏熏的,手提数根电棍,开始疯狂电击大法弟子,惨叫声不绝于耳!连续很多晚上都是如此。酷刑使包括郑立彬在内的许多学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2001年3月,安全局得知郑立彬在佳木斯劳教所还有劳教期,便将他遣送回当地劳教所。佳木斯劳教所把郑立彬投入小号,进行非人折磨。每天只给窝头咸菜,只让睡冰冷的地面…还派犯人严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2001年4月,北京安全局又将他遣送回北京市公安局七处,欲将精心渲染的抛尸案强加给法轮功,又对郑立彬等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迫害逼供。2001年底,郑立彬被非法判处劳教一年半,关在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继续迫害。三年来,为了证实真善忍佛法真理,向世人揭露邪恶,郑立彬受尽了无端的牢狱迫害和电刑,心脏受到严重损伤。他的家人悲痛欲绝,特别是一生孤苦的老母亲,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已神志恍惚。

呼吁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及大赦国际组织营救郑立彬!在江XX及610办公室的野蛮政策下,中国的法律成了当权者的掌中玩物,大批无辜的百姓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的肺腑之言而遭受了疯狂打压,荒唐而邪恶的迫害在中国已持续了三年多,这是对现代文明及世界和平、人权、自由的严重践踏!恳请国际社会、全球所有正义善良的人们一起,共同制止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这场令人痛心的浩劫!

目前,在大法弟子郑立彬临近解教之时(2003年4月16日左右),团河劳教所欲对其进一步迫害试图逼迫其放弃信仰。据悉,团河劳教所不法警察对郑立彬延长劳教期10个月的陷害材料正紧锣密鼓地拼凑着。另外被团河劳教所劫持的大法弟子李旭鹏(2002年3月劳教期满)等也被恶警威胁恐吓,欲以强制手段逼迫李旭鹏写出所谓的“转化书”,其处境极其险恶!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及营救组织高度关注郑立彬、李旭鹏等被团河劳教所劫持迫害的大法弟子,制止北京市劳教局、团河劳教所无视国法人权的暴行。另外,倡议见到消息的大法弟子、特别是中国的大法弟子,针对大陆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等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进行为期一周的集中发正念,清除最后隐藏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建议时间为自2003年4月17日(周一)至23日(周日)每天早晚各11点(北京时间)。有条件的同修可针对当地的魔窟如沈阳大北监狱、马三家、团河、天堂河、万家劳教所等统一增加集体发正念的时间。


转载自明慧网 2003-2-18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