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及万家劳教所的遭遇

Print
7月8日晚,由于种种原因,我被抓被扣在哈西巡警八中队没有走脱。7月9日他们把我锁在铁椅子里3个小时,于下午2点半左右将我送入看守所。从这天我决定在这里绝食、绝水抗议。我要抗议邪恶的江泽民政府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他们就气急败坏地找来所里的所谓医生和几个刑事犯给我灌食(每天都有好几个被灌食的同修)我们决定不配合,他们就用铁器撬嘴和牙齿。帮凶们有的拧脖子、有的扯头发。鲜血和被灌后吐出的弄得衣服上都是,出门时还得强迫将衣服换掉,怕将他们的邪恶暴露。

牙齿都被撬掉了碴,门牙都松动了,喉管插破了,就在这邪恶的黑窝里我们每天要过两次,每次将我们送回班里时,班里的刑事犯看到我被弄成这个样子都直流眼泪,她们帮我梳理头发,弄清水帮我洗。我告诉她们大法是最正的,邪恶对大法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将来都要自己去承受。电视里播放诽谤大法的事,班里的刑事犯们都不看,她们说:“都是假的,净栽赃法轮功,我们在这里接触这么多法轮功弟子没有一个象他们说的那样,等出去我们也得炼法轮功啊。”我听了她们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我的泪水直流,大法弟子没有白付出,唤起了这么多世人众生的觉悟。

就这样我在看守所度过了31天,于8月9日上午9点,将我和11名大法弟子送入万家劳教所。就在往出提我的时候,还骗班里的人说让我回家,然后从后门偷偷将我们12人送到万家。

到了万家我们12人,有6人分到12队,6人分到7队。我被分到7队。到这里我开始吃饭。要不是师父时刻为我调整身体,加持能量,我是没有今天的,就连看守所的医生都说:“就你这身体回家没有1年的时间你都恢复不了。”我说:“这都是你们迫害的。”

在我没来之前,大法弟子们受的苦更大,她们经常被那些恶警指使的“包夹”人员辱骂、毒打、吊飞机、遭绑。这些受邪恶的干警的指使什么坏事都干:谤师、谤法、抢经文。大法弟子们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还在不断的向她们讲真相,救度她们,尽显大法弟子的宽容与慈悲。在极其痛苦中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抓紧时间救度被蒙蔽的世人,因为在人的头脑里装有对大法不好的念头,等这场邪恶一过这些人就会被淘汰的,希望所有被邪恶蒙蔽的世人早日清醒,能够进入新人类。

就在6月18日所里全体开大会,所长说:“不放弃修炼的也得强制放弃修炼,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你死我活,这是中央的指示”。然而就是在20日晚这起害死多位大法弟子的惨案发生了。

这里的大法弟子由于受邪恶势力的迫害,在这里长期关押炼不了功,学不着《转法轮》,百分之九十的人身上长疥,有的轻,有的很重,长脓包疥的肚子上、腿上等处烂成馒头大的洞,时时往出流脓血,手脚肿的变了颜色,看上去像假肢一样,非常痛苦。就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弟子们还说:“如果我们的痛苦真能唤醒世人对大法的觉醒也是值得的”。

(传送者补充:这是费尽周折收到的来稿,稿件中时间估计是2001年。)

转载自明慧网 http://www.minghui.ca/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