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探亲

Print
【圆明网】人物:
A:男、三十岁以内,一介书生,温文而雅。
B:男、三十多岁,将近四十,干练、豁达、善辞令。
C:女、六十多岁,口直心快,B之母。
以上三人均为外藉华人。

背景:住宅附近人行路旁。
道具:一条长行人休息椅或长橙。

(开场:A由右台上场,手提两大购物袋,内装厚冬衣。)

A:“每逢佳节倍思亲”,在海外这么多年,今年春节回北京看看老爸、老妈,看看记忆中的北京。(说着将购物袋放在长椅上)

(B由左台上场直奔长椅,与A招呼并坐下同时看A的大购物袋。)

B:老弟这么巧,怎么着,你这是上北极圈还是到南极探险哪!

A:上京,今年北京天气古怪,特冷,又连场大雪又是大雾,真邪性。

B:上京,不是准备棉袄这么简单,你可得有精神淮备,京城实乃是非之地也,不是好玩的。

A:大表哥,又出甚么了,你快跟我说说。

B:你真不知道哇?大姨妈家的二表姐前些日子也是回京探亲,回来这么多天了,那口窝囊气还没调顺。

A:怎么了,二表姐可是个倔脾气,谁惹着她了?

B:简直别提了。她满心欢喜回京看看爹妈,在国外这么多年也会会亲朋好友的。

A:人之常情,无可非议。

B:到了北京先和她大姐到天安门走走,姐俩合个影留个念。

A:我小时候见过大表姐,瘦小、体弱还有点驼背,不大上相。
B:问题就出在这,这老姐俩选了个好地方,金水桥留影,可这大表姐弯腰驼背脸朝下,差点样,于是乎二表姐过来叫大表姐把双臂扬起由上往后伸,这有助挺胸抬头。(边说边作这动作)。

A:这会好看点。

B:说时迟那时快,便衣警察处处在。唰地一声冲出几个便衣还有武装警察也跟过来,把这姐俩团团围住。

A:怎么了,不就伸伸自己的胳臂也不碍别人的事儿啊!

B:你真是个书呆子,这不行!警察凶神恶煞的斥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拿出身份证明来!

A:这可真够吓人的。

B:这大表姐知道利害,驼着背赶紧说:不是,不是。说实在的她要真是炼法轮功说不定早就把驼背炼直了。

A:那二表姐哪?

B:她在海外这么多年,自由惯了,她把国际上人权概念、法治理念也给进口了。她说:我为什么要回答你。接着又说:我是外藉华人,我没有义务回答这问题。她就是不回答。

A:结果呢?

B:那还用说吗,几个警察连拧带扭、七手八脚、又扯又拽、又蹬又踹硬把她们塞上警车,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审训,大表姐哭个不停,连说:不是,不是。隔离审训二表姐,还是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还是说: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她软硬不吃,怎么威胁她也不怕,还说:我要找领事馆。这事闹大了,折腾了一天最后还是大表姐和家里人签担保才放了她俩。

A:完事就好了。

B:完事?才开始!她们还没到家,那公安早就在她们家等着哪,先盘问她妈:你女儿在国外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可把大姨妈吓惨了。那派出所的也到她小妹妹家去啦。还有她大哥她还没见着哪,单位领导也找他谈话要他交待,还有公安盯上了。

A:那怎么办?

B:他们家被“保卫”上了,她当晚住在朋友家,第二天一大早悄悄把她送到国际机场。告诉她说:“姑奶奶你快走吧,我们受不了了。”

A:这不是探亲,省亲,这是扰亲。

B:远隔重洋的回趟家,好多亲人还没见着,见着的也没说上几句话,就这么“兵荒马乱”一场。

A:啐!简直无法无天。

B:嘿!也有厉害的,有外地来的哥俩,年青、高大,到天安门广场游览,东看西看,其中一个手往怀里一掏,坏了!唰地一声闪出便衣警察,上去就抓,这哥俩一个剑步闪开,回手就是一掌把便衣推出多远,跟着一帮武警又上来拳打脚踢又拿家伙,没想到这哥俩身手不凡,真有功底,人家不服,拳来脚往混战一团。警察越来越多,这看热闹的更多,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这稀奇能不看吗!

A:等等等等,警察为啥抓他们,又没犯法。

B:唉!怀疑他们是法轮功,要掏出横幅在天安门广场上展开,比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等等。

C:听说天安门广场上天天有。(C由左台上场,边走边插话)

B:哎呀,我的妈呀!您怎么也来了。

A:姨妈,您坐下。

C:听你媳妇说你要上北京,我不放心,来嘱咐嘱咐你,希望你平安去平安回来。

A:接着说,接着说,以后呢?

B:围的人太多了,这时候来了一个队长模样的警察头头,大喊 :住手!住手! 误会啦!误会啦!一个警察问为什么, 头头说:“你们这帮笨蛋,法轮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嗯,这俩个怎么会是法轮功的,放了,放了!”只见那帮警察:有脸上开花的、头上长角的、帽子歪了的、领子扯耷拉的,挨了个五颜六色,精彩咧!

A:这警察天天逞凶也该教训教训他们。

C:还说那,你们山东老根据地的舅妈,耳朵不大好,腿也不灵便 ,平时总爱拄个棍,这老太太今年小儿子接她上北京逛逛,这天安门能不去看看吗!

B:这大广场可够她溜达的。

C:果然,这老太太走累了,就在英雄记念碑前边不远老太太想坐地上歇会,刚坐下,唿地冲出几个便衣,整老百姓来的真快。不由分说连抬带扯地把老太太朝警车方向拽,这舅妈连喊带叫:“咋回事,你们干啥?”她儿子和媳妇就往回拽,上演一场“拔河”大赛。

B:警察哪会听你的。

C:舅妈那山东脾气,冷不防抡起手中的棍就给了警察几下子,那警察还真松了手,也诧异这“法轮功”怎么打人哪!警察说:“你坐在地上这是炼法轮功!” 老太太说:“你叫俺炼法轮功,俺回去就学。”警察说:“你耳朵聋啊!” 老太太说:“啊,法轮功很灵啊,俺要炼,俺要炼。”警察不耐烦的大声说:“你耳朵聋啊----”
老太太说:“啊,还能治耳聋啊,太好了,俺要炼,俺要炼。”

A:这是哪儿和哪儿啊。

B:到天安门那真是站着、坐着、伸胳臂扯腿、掏掏兜说不定都会惹上麻烦,你老弟小心点。喂,你弟弟呢?

A:前几天就上北京探亲去了。我们都是书生,不惹麻烦。

C:什么?人家炼法轮功的博士、硕士、大学毕业的、搞科研的高级知识分子、专家多啦!

A:我到天安门那,不站、不坐,我离地高高地悬空,总没事吧!

B:那麻烦更大啦,那叫“白日飞升”高功夫哎,你准挨打。

A:我就不信这么□虎,我们又不惹谁。(手机铃铃不停的响,A、接听)啊!你慢慢说,什么,什么,啊?啊啊,啊----

B、C:出甚么事啦?

A:我,我,我弟弟和他对象在天安门被警察抓走了,说是怀疑他们在海外练法轮功,家里人急坏了,快,快,这可怎么办哪?

C:这怎么说来就来了。

B、C:走,走,快想办法救人。

(三人匆匆向左台离场又急折回向右台下,C、又回场拿长椅上的冬衣,急忙追下。)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