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修炼法轮功 广州八旬老妪面临司法迫害

Print

【圆明网】广州市天河区棠下派出所警察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在街上无端绑架80岁的赵颖老太太,非法关押到五月十四日深夜,才让她所谓“取保候审”回家。然而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八日,赵颖的家人接海珠区法院电话得知,这位八十岁的老人已被警察非法起诉到法院了。而这一切仅仅因为她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

赵颖今年80岁,退休前为江苏省淮安市(原淮阴市)中国银行会计师、营业部副主任、正科级稽核员。她于一九九七年一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团伙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后,赵颖就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抄家、关押。以下是老人遭迫害部份事实:

五年三次遭绑架、关押、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赵颖和五位法轮功学员包车连夜去省政府为大法说公道话,刚到省政府门前大路上就被一伙人劫持,被软禁失去自由一天一夜,直至晚上才放人,当时大约好几百人被劫持。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天,赵颖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三月十日上午,他们出了地铁口,去天安门的路上被几个大汉劫持到东华门派出所,晚上被转移至地壇派出所,深夜被劫持至东城区看守所,期间被多次非法审讯。当时看守所被关押的人爆满,多数是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监室里人挤人,只能侧身而睡。赵颖被非法拘禁四天四夜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第二天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九月中旬一天,单位保卫科负责人杨继林受清河区国保指使,将赵颖骗至单位,非法关押在单位招待所,二十四小时监视,单位每天派一女职工值班。清河区公安局每天来两人问话,几天后以常树林、王建淮为首的十几个人对赵颖非法抄家后,又把赵颖劫持至一地下室黑窝,每天八个大汉轮流值班,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赵颖六天五夜一百三十多小时未合过眼,两脚肿胀只能穿四十三码大拖鞋(平时三十八码)当时赵颖已六十多岁,被迫害的意识模糊。

原住地恶徒越省追踪 现住地恶徒经常骚扰

由于赵颖儿子、女儿都在广州工作,赵颖隨儿女来广州居住。二零零七年下半年一天,淮安市“610”头目方可带一帮人到广州,伙同广州市天河区“610”共十人左右,闯到赵颖儿子的单位,赵颖的儿子当时是某银行支行行长,办公室在里面,这帮人耀武扬威的经过营业大厅,众目睽睽之下直闯赵颖儿子的办公室,给赵颖的儿子造成极大的压力和伤害。回淮安不久赵颖就被当地警察抓了。从此,枫叶社区居委会主任钱松庆带居委会人员和片警不断上门骚扰或电话骚扰。

广州市天河区棠下街道街道枫叶社区居委会主任钱松庆和片警宋光民为了向上爬,丧失基本良知,甘愿充当江泽民犯罪集团帮凶,明知修大法的都是社会上一群最好的人,还不择手段进行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下旬的一天,他们带着一帮人趁赵家修卫生间之机,让小区管家骗取开门,十几个人一下子冲进赵家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刚买的电脑主机(带刻录机)、打印机、硬盘、手机、光碟等私人物品。当时居委会主任钱松庆还叫嚣:“下次送法制所(洗脑班)。”赵颖被绑架至棠下派出所,她的儿子、女儿同时也被带走,分別问话做笔录。警察要非法拘留赵颖,但看守所拒收,才又将她拉回派出所办取保,直至半夜才让她回家。

三个月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枫叶社区居委会主任钱松庆和片警宋光民带一帮约二十余人,分别闯到赵颖儿子、女儿家非法抄家,并绑架赵颖。当时赵颖血压、血糖超高,被送医院,还未来得及检查,晚上就被直接关入洗脑班迫害,这帮人还欺骗她家人说是送更好医院。赵颖在洗脑班被迫害的身体十分虚弱,须扶牆才能行走,期间被人扶去审问几次。她被非法拘禁八十七天后,被非法起诉到天河区法院。赵颖被迫离家出走,漂泊近一年。不法人员还经常上门骚扰家人,并威胁家人要网上通缉她。后法院以证据不足退卷。

二零一五年六月,赵颖向两高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二零一六年一天晚上,突然有人敲门,赵颖隔着防盗门看到两人站在门外,其中一个人拿一张纸边读边问:你叫赵颖,身份证号码是多少多少号。赵颖反问: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那人慌忙说:不是我要来的,是片警曹军华叫我来问的,我是其某出租屋的。说完两人慌忙转身离开。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上午,有人敲门,一高个男子说有人报告她家煤气泄漏。赵颖老人说:自家煤气未开,不可能。此人敲了三次。老人认为可能不是好人,不予理会,回房间了。接着来一帮八、九个人咚咚敲门,大约二十分钟左右,这些人破门而入,将三道门锁全部砸毁,闯进屋就非法抄家,抢走十几本大法书、炼功用的机子、内存卡、师父讲法光盘等很多私人物品。由于赵颖不配合,一警察把老人从床上拖到地上,又两人将老人从地上抬到客厅沙发上。老人身体严重不适,这帮人又打120把老人送附近医院。后又从医院将老人抬上警车,拉到天河区公安局预审大队非法审问。老人只讲真相,不配合审问,也不签字。直至深夜十二点多,被取保候审。老人被家人接回。这帮人是棠下派出所和天河公安分局的,但都不报姓名。

无故被绑架,八旬老妪面临司法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赵颖老人在大街上偶遇一刚来广州的外地女士想租房,因该女士对当地不熟悉,赵颖热心带她到一公寓看房,出大门到街上,突然窜出两人拦住她俩,又是拉拽,又是抢包。这两人说自己是棠下派出所的,打电话叫来一警车几个警察,赵颖被强行绑架到棠下派出所。警察从赵颖包里翻出小区门禁卡,当晚一帮人去赵家非法抄家。当时家里只有赵颖八十多岁患早期老年痴呆的老伴一人在家,警察抢走多少私人物品没人知道。第二天,两人被警察铐上手铐拉到医院体检。

赵颖老人当时在派出所正气凛然的对众人说:全世界一百多国家人都炼法轮功,全世界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一定有结束的一天,江泽民及其帮凶一定有被大审判的一天,大法与大法弟子天大冤案一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现在江泽民只剩一口气了,已是植物人了,很快就死了,你们还做江泽民的陪葬品,为江泽民背黑锅,你们不可悲吗?

体检结果显示赵颖老人身体呈严重病态,但派出所警察还是要将她关入看守所,三天送了三次,看守所都拒收。二十八日晚上,赵颖老人请一开车警察转告要见派出所所长,警察去了半个多小时回来说所长不见。四月二十九日晚上,派出所通知家人接赵颖回家。结果她的儿子等到半夜十二点多,派出所又改变主意不放人了,叫她儿子回家。

原来派出所为了关押赵颖改变了手段,警察四月三十日晚骗家人签了字,五月一日将赵颖送看守所,再从看守所把她拉到公安医院。公安医院实际和监狱一样,房间称某监区某室某号,每间房两头两个大摄像头,两大灯二十四小时开着,上厕所洗澡睡觉都在监控中。进去的人都要戴脚镣,去医院检查要去另一幢楼用轮椅由三个人推着,还要穿黄马夾戴黑头套。赵颖曾问监控人员:这是医院还是监狱,她们都不吱声。赵颖对所有见到的人都讲:“我不是病人,更不是犯人,我就是修炼真善忍,做世界上最好的好人。”

十天后的五月十一日,看守所去医院将赵颖拉回看守所。第二、三天,狱医给赵颖测血压,高至二百,狱警和医生叫吃药,赵颖拒吃。五月十四日深夜,她被“取保候审”,回到家已是十五号三、四点了。

大约是二零二一年五月及二零二一年八月,派出所张姓警察又两次上门对赵颖老人进行非法问话。

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海珠区检察院突然来电话,通过视频向赵颖老人核实三个事实:1、在棠雅苑发真相资料;2、在赵颖自行车筐里发现真相资料;3、以前被判过刑(判几缓几)。以上三条全部不存在,完全是警察编的(即使是事实也完全不能构成警察绑架老人的法律基础)。检察院人员核实后也承认三项事实不存在。在和检察人员視频快结束时,赵颖说:“你们到此为止吧,不要替江泽民背黑锅,善待大法会有福报。”检察人员说近两天要来赵颖家,结果近半年没有音讯。

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八日,赵颖家人接海珠区法院电话,称海珠区检察院已将她非法起诉到法院。十二月十三日六点前,海珠区法院通过视频送达起诉书,要求签字,赵颖老人拒绝签字。目前未见纸质起诉书。

广州天河区、海珠区的公检法人员一定要把坚持真善忍的80岁老人送入监狱,其良心何在?他们就不怕上天有眼吗?

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宝岗大道南1095号,邮编:510250
公诉人陈程:020-89016257、18617352881

广州市海珠区法院
广州市海珠区逸景路333号,邮编:510399
院长穆健:13922195080
副院长周征远:13570056518
审判长韦晓明
书记员李小苑
刘助理

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分局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瘦狗岭路613号,邮编:510610
局长郭华:13570063263
副局长廖煌彬:13609762584
政委谭卫强:13602238122
副局长辜少辉:13903067123,分管国保大队

棠下派出所
所长孙磊:13380085111
副所长肖悦:13380072238
张姓警察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