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辽宁省朝阳市女子看守所的罪恶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朝阳市下辖二市三县:凌源市、北票市、朝阳县、建平县、喀左县,这些县市不设立女子羁押场所,所以这些县、市被非法刑拘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到朝阳市看守所女监区。同时,朝阳市两个市辖区龙城区、双塔区被非法刑拘的女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这个女监区就是被明慧网经常曝光的朝阳市女子看守所。

朝阳市女子看守所强制在押人员每天必须“坐板”,不管年龄大小,从上午坐到下午。坐姿象军人一样,散盘腿,腰背挺直,手放在膝盖上,不许闭眼,不许说话。只在中午休息两个小时。晚上必须观看中共的《新闻联播》,接受邪党洗脑灌输。

在押人员住的是上、下铺,每天必须练习上、下床,要求在三秒钟完成,不能完成就挨骂或受罚,一直逼人练下去。有的人练的腿疼、腿肿。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能侧着身子睡。夜里轮班站岗,每人半个小时,看管其她在押人员睡觉。

每天有两次上厕所的时间,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二十多人的监室,每次上厕所时间控制在三十分钟。因为排不上号,上不了厕所,有人憋不住,拉在床上或者尿在床上,还有人憋晕过去。

看守所里的物价很高,春夏秋冬不许家里送衣服。在押人员共同掏钱买牙膏、洗发水,每天用来刷厕所、刷地板,一管牙膏只能刷三次厕所。在押人员购买的物品经常在调动监号的时候丢失或被克扣。一年下来,每人要花费六千元左右。

法轮功学员在里面遭受的迫害更为残酷。她们被强制“转化”,被逼迫写“三书”,还被“包夹”人员看守。看守所强制在押人员每天早饭后背诵所谓的报告词,报告词中要说自己是犯什么罪进来的。对于根本没有犯罪的法轮功学员来说,这是一种精神迫害,同时也是对法轮大法的诬蔑。很多法轮功学员拒绝背报告词,因此遭受到严重的迫害。

一、酷刑、体罚、强制灌食、财物勒索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后,因不放弃信仰,警察经常指使在押人员殴打、体罚、虐待、欺压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七年,由警察包莹莹、徐静负责的306监室迫害过多名法轮功学员,罪恶累累。牢头赵红听命于警察,参与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朝阳县法轮功学员宋守云因拒绝背报告词,在306监室遭到体罚。她长期被罚盘坐,导致脚踝溃烂;长时间被罚站军姿;经常被在押人员毒打,有时被打的口鼻喷血;整个冬天不给被褥、不给棉衣;长期洗冷水澡,被扒光衣服开窗浇凉水等折磨。二零一七年九月后,宋守云两次脑出血,一直处于重度昏迷状态。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刘艳明、朝阳县法轮功学员李桂霞也在306监室遭到迫害。刘艳明被在押人员殴打,身体出现症状,被送到医院。

在306监室,刚进去的人要换上里面的“公衣”(旧衣服),家里存钱、存衣后,就要交“公衣费”。无论穿多长时间,哪怕是一小会儿,也要交一百四十元钱。稍厚一点的衣服更贵,保暖内衣一百六十元、棉衣二百四十元。借其它物品要收“利息”,如卫生纸、袜子、内裤。借一还二,或者借一还三。

据明慧网报道:由警察刘晓慧、李秋实负责的307监室是过渡监室,刚刚进去的人都被送到过渡监室。在这里强制人背监规、报告词、学奴工活等。此监室有六个打手,直到把人折磨屈服了,再分到别的监室去。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朝阳县法轮功学员李桂霞被绑架,被送到看守所之前进行体检,血压高达二百多,看守所非法收押。为了推卸责任,警察刘晓慧拿着“不吃药后果自负”的单子让李桂霞签名,李桂霞不签,她指使七、八个在押人员掰着李桂霞的手,逼迫签名,李桂霞不配合。警察李秋实又指使这几个人给李桂霞强行灌药,七、八个人连踢带打,李桂霞坚决抵制。为了让李桂霞屈从,警察不给李桂霞汤匙,不给李桂霞衣物和被褥,李桂霞穿着单薄的衣服睡在冰凉的木板大铺上。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朝阳市法轮功学员牟丽华被绑架到看守所。因不背报告词,在刘晓慧、李秋实的纵容下,在押人员刘洋、闫瑞把牟丽华的衣服扒光殴打。牟丽华还被上大板(酷刑),关进小号。在全方位监控的监室内,只许牟丽华下身穿个内裤,羞辱她四、五天。严酷的迫害导致牟丽华白血病复发。

二零一二年三月,凌源市法轮功学员姚玉霞被关进朝阳市女子看守所后,不让家人送衣物。姚玉霞绝食抗议迫害,被拖出去毒打,惨叫声不断,整个看守所都能听到。姚玉霞的上、下门牙被打掉七、八颗。几个月的时间,人被折磨的头发白了,整个人苍老了许多。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朝阳县机关工委宣传部长、法轮功学员李国俊因依法诉江被绑架。冬天,看守所一直不给李国俊棉衣棉被,她穿着单薄的半袖衫,室内还要开窗通风。在恶劣的环境下,李国俊流血不止,因没有卫生用品,血弄的到处都是,遭到犯人的谩骂。她被非法判刑十一年,看守所将她送到监狱,因身体原因被拒收,看守所再次把她送到监狱。在监狱的残酷迫害下,李国俊身体出现肿瘤症状,后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三月,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姜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朝阳市女子看守所,她先后两次绝食抗议迫害,遭受“上大板”酷刑。每天被迫害性灌食四次,身心受到摧残。同年十月二十五日,姜伟被看守所送到沈阳女子监狱。

二零一七年,凌源市法轮功学员王艳秋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市女子看守所,在副所长刘晓慧的威逼、引诱和恐吓之下(采取冷冻和殴打的手段),逼迫她背监规,打报告词等。

二、非法羁押身患重症的法轮功学员,千方百计送进监狱

很多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前是有病的,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被绑架后,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再加上遭受残酷的身心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患上疾病,或者旧病复发。

作为看守所,本来有责任向办案机关提请变更强制措施,当监狱因身体情况拒收法轮功学员的时候,看守所应为法轮功学员办理监外执行手续。但朝阳市看守所不但不作为,还千方百计把身患重症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监狱迫害,滥用职权,草菅人命。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吴金萍被绑架。在朝阳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患上了子宫瘤,长期流血,身体极度虚弱。吴金萍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往监狱三次被拒收。最后看守所托关系,才把吴金萍送进监狱。

朝阳市法轮功学员罗淑芝曾患有白血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二零一六年五月,她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因身体状况和年龄(七十多岁),监狱几次拒收,朝阳市看守所把人带回本地关押,直到把老人送进监狱为止。

朝阳市牟丽华曾患有白血病,炼功后恢复健康。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她被绑架,在朝阳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出现白血病症状,已经不适合关押,却被北票市公检法非法判刑五年。第一次送监狱时被拒收,看守所再次把牟丽华送往监狱。

在辽宁女子监狱,牟丽华右侧乳房三个肿瘤已经出水,子宫也有肿瘤,还要被逼干繁重的体力劳动。二零一八年五月,朝阳市政法委、公安局、龙城区检察院、法院不顾牟丽华生命安危,把牟丽华从监狱绑架回当地,非法关押在朝阳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加刑三年,并再次送往监狱。北票市公检法、朝阳市公检法滥用职权,对身患重症的牟丽华枉法裁决,朝阳市女子看守所两次充当了草菅人命的帮凶。

朝阳市女子看守所警察在中共邪党的谎言欺骗和利益诱惑下,执法犯法,至少已经构成了“虐待被监管人罪”。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往往是集体犯罪,但其中的每个人将来都难逃法律制裁。迫害佛法,是触怒上天的大恶,如果不及时悔改,是要遭报应的,还要牵连家人。

朝阳市看守所的女警察们,你们好好想一想,女子在生理上柔弱畏寒,在心理上害羞怕丑。你们也是女性,竟然指使和纵容在押人员扒光女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殴打、浇凉水,寒冬腊月不给衣穿,不给被褥,以此迫使她们放弃内心坚守的信仰。

中国传统文化讲“因果报应”,你们不怕这个报应原封不动的回到自己身上吗?不怕这个报应转到自己的母亲、姐妹、女儿身上吗?

朝阳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职人员遭恶报的很多:曾任朝阳市看守所所长、建平县公安局长、朝阳市政法委副书记的丛志鸿,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坠楼身亡;曾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原朝阳市公安局局长李超,遭恶报被当局调查。

朝阳县柳城派出所所长潘石,作为积极迫害法轮功的“先进人物”做了二十场的报告。他扬言:“我不怕报应,就打、就抓(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我跟定了。”不到两个月,潘石在四十一岁生日那天突然暴死,撇下了没有工作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孩子。

诚挚劝告朝阳市女子看守所的警察,不要再为中共邪党卖命了,“上指下派”不是你执法犯法的借口,中共邪党污蔑法轮功的谎言,也不是你们拿身家性命参与迫害的理由。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在职权范围内保护法轮功学员,将功折罪,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平安。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