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许文龙被监视居住 五十多天杳无音讯

Print

【圆明网】济南法轮功学员许文龙二零二二年十月四日被警察从家中绑架、非法提审,戴上背铐和脚镣暴力采血(DNA),被济南历下区公安局下令关到了老司里街派出所“监视居住”半年,至今杳无音信已五十多天。

刚开始,他们说家人能见,后来又变卦了。相关人员以疫情为借口推诿,不让家人探视,连律师也不让见。家人不但没能打听到目前许文龙被非法关押在哪,连眼镜都没能送进去。家人曾到位于棋盘街的原司里街派出所去打听消息,却看到挂的是“千佛山派出所”的牌子,才听说两个派出所已经合并了。目前济南市再次以疫情为由大面积封控社区,居民不准随便进出,使家人的营救难上加难。

许文龙,男,现年36岁,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人,二零一零年七月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大学期间有幸了解法轮功真相,在真善忍佛法的感召下,不顾中共邪党的威胁与迫害,毅然走上了返本归真的大道。但人生的序幕刚刚拉开,这位善良聪颖的好青年正踌躇满志发挥其聪明才智时,二零一一年六月,年仅二十五岁的他不幸遭北京警察绑架、构陷,被转押到齐齐哈尔的泰来监狱,遭受了八年的非人折磨。

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许文龙从新获得自由后,来到山东济南投奔亲属。没成想,二零二二年四月却因为发放带有翻墙软件二维码的卡片,再次遭绑架。

位于山东省监狱对面的胡同里的历下区智远派出所,近年来因为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海外正义媒体频频曝光。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许文龙被智远派出所绑架的当晚,双手被上了背铐,用一根铁链子反穿起来,直至次日下午。之后他被“取保候审”一年,监视居住半年。

过去的几个月中,智远派出所数次叫许文龙去提审、签字,目的就是诱骗他承认非法指控,从而进一步构陷。许文龙去了就是耐心的讲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真相,并劝他们要识别是非正邪,不要充当邪党的迫害打手,也是为自己及家人的未来负责的道理。而如此一颗赤诚之心,苦心劝善,没能唤起他们的理智和良知,却遭到了进一步迫害。

十月四日,许文龙被监视居住六个月即将期满,从家中被智远派出所暴力绑架到派出所,被戴沉重的手铐脚镣、数次提审、殴打、强制采血,恶警说“弄死你”。他还被弄到山东省千佛山医院体检。后来家人被告知,许文龙被非法关押在位于棋盘街的司里街派出所,据说是指定地点监视居住半年。具体请参考明慧文章《山东法轮功学员许文龙被绑架后遭暴力采血》。

据悉,智远派出所看守他的警察在闲聊中谈论的话题竟然是“了得吗,一颗肾三四十万”。尽管中共邪党拼命掩盖、抵赖,二十几年来,中共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作为“肉体上消灭”的魔鬼手段之一,犯下了人神共愤的累累罪行。

从法律角度讲,法轮功学员不适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尽管堂而皇之的以法律面目面世,究其实质也是违背法律公平、公正、正义的精神的,是具有中共特色的特殊迫害手段。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连它自己制定的法律也不遵守,使迫害更加隐蔽邪恶。

《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需要满足如下条件:(1)无固定住处的;(2)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

许文龙在济南有正式住所。在家中监视居住的半年里,他没有违法言行,也没有离家回避的打算,每次派出所传唤都到场,去了就是讲真相。他一介书生,根本与“危害国家安全”、“恐怖活动”沾不上边。而且中共邪党构陷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刑法》第三百条不属于第二类情形,所以把许文龙从家中绑架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违法的。

法律规定“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或者办公场所执行监视居住”,就是从文字上避免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演变为变相羁押之嫌。司里街派出所是不是“专门的办案场所、办公场所”?是不是比其他地方更具有保密性?如果说,派出所警察当着家人的面都能把许文龙打得衣服从肩膀到手腕全被撕破了,整个胳膊露在外面,耳朵被打聋,惨叫声不断,在背地里什么事干不出来呢?

指定居所的监视居住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暗箱操作,因为其包含三个特点:关在一个家属不知道的地方、单独关押、不能见律师。以前,中共邪党的公安机关惯用的迫害手法,除了办“取保候审”暂时放学员回家,还有把学员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或者拘留所。但因为看守所或者拘留所都属于羁押场所,如果出了意外要承担责任的;而且如果学员被殴打或者遭虐待,会被其他工作人员和羁押人得知。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看守所允许家属委托律师去会见,被迫害的学员人身安全还有一定的保障。但一旦学员被指定关到一个家属无法探望、律师不准会见的地点并长期非法关押,就等于将黑监狱——洗脑班合法化,什么无法无天的迫害都可能发生。

据悉,在智远派出所,办案警察某某民等人强行把戴着手铐脚镣的许文龙弄到一间屋子里采血,许文龙抵制,就又遭到他们的毒打。尽管他们不是医务人员,可是好似已经很熟练这套操作了,不知曾给多少法轮功学员实施过。而且面对学员的质问,他们都面无表情,麻木不仁。比强制抽血更令人生疑的,是把许文龙送到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去体检。

千佛山医院并不是公安系统的定点查体医院,之前也没有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这里去查体。按照常规,体检的项目不过就是查一下血常规、血压、心律、体重、胸腹、皮肤等等,会做一下胸透或者大小便检查等等常规项目,连一个区级的防疫站都能做,棋盘街附近省级、市级、区级的医院好几个,为何舍近求远、避简就繁的跑到人满为患的千佛山医院去查体?千佛山医院以器官移植“著称”。2006年4月14日,一位在济南医疗系统工作长达20多年,因对罪恶保持沉默而良心备受煎熬的知情人投书海外媒体,披露了其所知道的事实:千佛山医院、山东省警察总医院、山东省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及更多的监狱、劳教所共同勾结,形成了从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库的建立及维持、器官移植市场及中介,到活体器官摘除、移植、实验及利益分赃等环节的完整的“一条龙杀人产业”。

从目前已有的迫害案例看许文龙的境遇不容乐观。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滥用法律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随便制定一个什么“指定地点监视居住”的恶法就能画地为牢,黑监狱、洗脑班死灰复燃。不屈服、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身心被摧残,殴打、暴力洗脑、野蛮灌食、逼迫服用或注射不明药物。如果不幸被选中作为活摘器官的供体,还会被有目的的施以酷刑,直至奄奄一息;如果学员绝食,还会被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再以抢救的名义送到医院去实施活摘。

目前许文龙的处境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不能漠视中共邪党人员对他进一步迫害的企图。恳请国内外正义善良人士关注。

智远派出所所长:栾震
智远派出所殴打、强制采血的警察:某某民(三十多岁,长的胖高)
司里街派出所所长:孙连友
历下区公安国保大队二中队长:崔越(迫害法轮功的头目)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