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壮医生在黑龙江呼兰监狱遭残忍折磨

Print

【圆明网】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李立壮二零二二年二至五月期间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监区一分监区被多名警察及犯人辱骂、殴打、电棍电击、喷辣椒水、针扎、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等折磨迫害。同时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还有一名通河的法轮功学员李长柱。

监区长张建,教导员夏明,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有耿洪涛,吕云磊,钱姓狱警,尹姓狱警。犯人有陈明飞、武建佳、罗彦君、宋飞、李万龙、芦宝祥、李国栋、王庆坤。

李立壮一九七三年出生,一九九五年大学毕业后,成为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外科医生。同年七月学炼法轮功,从此身心发生巨大变化。几种医院诊断不出来和治不好的病都被治好了,从此道德升华,身体健康。在工作中处处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作为一名医生,他从来不收患者红包,而且还热心帮助患者。有一次一位农村患者没钱配血做手术,他知道后,主动拿出自己的1400元钱为患者配血做手术。

就是这样一位好医生却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为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关押,二零零一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劳教期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期间遭到各种酷刑折磨,迫害。

二零二零年四月,大庆市龙南分局在哈尔滨蹲坑,跟踪,又绑架了李立壮,二零二一年末,大庆市让胡路法院以李立壮电话簿中存有八万多个电话号码和有四名警察接听过真相电话为主要依据,荒唐地判了他十年八个月重刑。

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七日,李立壮被大庆第一看守所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监区。刚到当天,犯人杂工武建佳点名叫李立壮,并开始辱骂,李立壮说你别骂人,武建佳就叫犯人把他拽出来,叫他蹲下,李立壮不蹲,他叫犯人把李立壮拉到警察办公室对面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库房,几个犯人把他打倒,武拿出电棍电他,而且还对他喷辣椒水,当时他不知道是辣椒水,只觉得呼吸困难,呛得够呛,脸,脖子,眼睛杀得很疼,哗哗地流泪,非常痛苦,他们折磨了李立壮一阵子。

酷刑演示: 电棍电击

第二天当班狱警叫耿洪涛找李立壮,问能不能写五书。李立壮说:信仰自由,法轮功是正法,我没罪,不写。他说到这都得写,李立壮说你强迫我写是违反宪法的,践踏人权。他拿出电棍电了李立壮一通,说他欠收拾。随后两天,武建佳开始折磨李立壮,电棍电击,哪皮薄电哪,哪疼电哪,头,脖子,胸腹部,手,膝盖,裸部,拿辣椒水喷小便头,大腿内侧,臀部,肛门,脸、眼睛。(因多次喷辣椒水之后,李立壮脱了好几次很厚的皮。)

第四天耿洪涛又找李立壮,叫犯人杂工宋飞,陈明飞总杂工(一米七二的个头,四十多岁,是一号人物),武建佳(一米八几,三十三岁,二号人物),罗彦君(一米七四,五十多岁,三号人物),这三人都是杀人进来的。宋飞是经济犯,三十多岁,带李立壮到办公室门口,宋飞叫他喊报告,李立壮不喊,宋飞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办公室门当时开着,李立壮倒退了三、四步倒在办公室地上。耿洪涛在办公室坐着,他问李立壮能不能写,李立壮还是那句话:信仰无罪,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我一生的追求,我不写。他就拿出电棍又电了李立壮一通。

回到监舍又多了四个包夹,两人一组,犯人李万龙、芦宝祥、李国栋、王庆坤,二十四小时看着李立壮不让睡觉,他眼睛一闭上,他们就把他摇醒,说话,说是找他谈心。李立壮就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王进东是退伍军人,不是法轮功学员,他身上涂了防火涂料,衣服着了人没事;傅怡彬杀人案,傅也不是法轮功学员,他在京城是精神病,是疯子,很多北京人都知道。又讲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受到各国人民欢迎和喜爱等。实在太困,李立壮闭上眼睛,他们就把他叫醒,还打他。犯人李万龙、芦宝祥、李国栋下手非常狠,其中李万龙下手最狠,他这是第六次被抓,他自己说的在劳教所其间,迫害过多名法轮功学员,已经上了明慧网的恶人榜了。李万龙和芦宝祥一组,经常研究怎么折磨李立壮,先用手试弹自己,怎么疼怎么弹,然后使劲弹李立壮的手指,脚趾,那时李立壮迷迷糊糊地只知道疼了,第二天早上看到自己手指,脚趾身上多处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的。

从耿洪涛找李立壮谈话后,犯人武建佳每天折磨他,一、二次,每次小时改为二、三次,每次两个小时;电棍击,喷辣椒水。犯人陈明飞总杂工,见武建佳不能使李立壮屈服,就亲自动手折磨李立壮。他准备了三根电棍,充满了电,每天集训人员到电教室学习;他就叫包夹把李立壮带到库房折磨,电击,喷辣椒水。有一次他问李立壮会不会跳广场舞,李立壮说不会,他就说我教你,他叫人往地上浇水,叫李立壮站在水里,开始拿电棍电,李立壮被电得一蹦一蹦的,陈明飞就在旁边哈哈大笑。犯人武建佳也常过来帮忙,等电棍快没电了,集训人员也学习完了。等到下午再来两个小时,晚上六、七点多再来一个多小时,就是这样晚上依然不让李立壮睡觉,而且还不让他吃饱饭,一两半的馒头早晚各一个,中午一个半,包夹犯人和杀人犯能多得半个或一个馒头,很多集训人员都吃不饱。有时馒头剩了也不给他们吃,李立壮跟武建佳说吃不饱,他就开始骂他,故意少打给他菜,他为了整李立壮,有时一顿给李立壮三、四个馒头,叫包夹看着李立壮全吃了,不许剩,几顿或一天后突然又不给了,武建佳说,我给你定的套餐怎么样呀。

在集训期间,黑龙江省出现疫情,警察七天换一次岗。第七天那天是星期三,耿洪涛又把李立壮叫到办公室,问写不写五书,李立壮还是那番说法不能写。这次他语气缓下来了,没有拿电棍电李立壮,说这都是上面要求的,是他的工作,他得照办。李立壮说江氏已经下台了,你不要成为背负江氏迫害好人的罪人,背上践踏信仰自由的血债。最后他说我预言你下周会转化。回到监舍,武建佳和其他犯人说,下一个班是监区长张建,(音)此人主抓改造,对犯人下手怎么狠等。武还说你还是写了吧,我来监区这么久了。武建佳是二零二一年过年前后来集训队的,遇到多名法 轮功学员没有不写的。一时间恐怖气氛笼罩监舍。集训一分监区还有一名通河法轮功学员,叫李长柱,也被他们折磨迫害过,导致李长柱大小便失禁。

第八天是星期四,李立壮被叫到警察办公室,里面是一位戴着圆眼镜,看上去挺斯文,三十岁左右的年轻警察姓钱。他问李立壮年龄,在哪工作,李立壮说五十岁,原医大医生。他拿了一根四十厘米长的电棍电了李立壮几下,然后拿着电棍指着李立壮的鼻子,电棍在李立壮眼前啪啪地响:你赶快写了吧,免得皮肉受苦,我们有的是办法,不写下队都下不去,什么时候写了,什么时候下。

之后把李立壮带到库房,和陈明飞,武建佳一起折磨李立壮。电击,辣椒水,折磨李立壮半个小时左右,又来了一名警察,五十多岁左右,后来知道是这的教导员,叫夏明。他进来后,钱姓警察和几个犯人就出去了,夏明坐下后,把李立壮写给耿洪涛的《法轮功学员的心声》的文章放在桌子上。文章大概写了李立壮学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变化,道德的升华,在工作中如何做好等。夏明说,你的文章我看了,信佛教不是一样可以做好人吗?李立壮说现在的佛教会长都是共产党员,佛教已经被赤化了,不是电视上也报导了吗?寺院的和尚也贪污腐败,包养女人,白天穿僧服,晚上干坏事吗?而在法轮大法学员中这种事情没有,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好人好事层出不穷,二十七年的实践和经历告诉我,法轮大法是正法。夏明见转化不了就走了。

之后的日子里还是陈明飞领着包夹武建佳折磨李立壮,一天过堂三遍。陈明飞后来又想出一招,拿针扎,开使用给犯人测血压的细针扎,后来改用缝纫机针扎,浑身扎。他还辱骂李立壮,恶毒地骂大法师父,谤师谤法,不仅自己骂,还领着包夹叫全集训队人员一起骂。有一天他往地上浇水,电了李立壮一通后,又往李立壮棉裤上浇凉水,整的袜子都湿了。东北二月份的天还挺冷呢,他不让李立壮拿回监舍,害得他没有袜子穿,光脚坐在铺板上。

集训犯人除了吃饭,上厕所,睡觉外,就在木板上码坐,一天十几个小时,早上四点半到晚上九点半。陈明飞、武建佳折磨李立壮的时候,有一回二分监区的杂工来找陈、武聊天,看见李立壮这样就说,他要是在我们监区早转化了,你们知道我怎么办吗,我用一根四十厘米长的三~四公分厚的尼龙管抽他们,使劲往他们身上抽,抽出印了等快要好了过几天再抽,过几天结疤了,再抽一遍,没有不服的。后来武建佳就拿了一根管子,在李立壮臀部抽了几下,他说这个不好用,他还是喜欢拿电棍电。

不让李立壮睡觉的第七天还是第八天,晚上六、七点钟,犯人陈明飞、武建佳正在折磨李立壮,来了两名警察,一个叫吕云磊,长得挺结实,一米七几,另一个姓尹的,又高又瘦,一米八几的个,进来后就一阵拳打脚踢。吕云磊下手特别狠,穿着军工鞋踢在李立壮身上很疼,他用拳头、手掌抽打李立壮的头,两侧,两腮,边打边喊,共产党给你们吃,给你们穿,你们还反对共产党。李立壮说是老百姓纳税人的钱养活了共产党。共产党搞假恶斗那一套是真正的邪教。吕云磊听后打的更凶了,边打边喊,我就是共产党,你说共产党是邪教。在一旁的武建佳为了表现自己,拿电棍使劲电李立壮头,脖子,手,裸部,脚,哪皮薄电哪,留下来的电痕过了十个月还可以看见。他们从晚上七点左右一直折磨李立壮到九点多钟,两个多小时。李立壮是被犯人抬回监舍的,后来知道那天晚上李立壮脸肿得象熊猫,左耳肿得有二厘米厚,胸腹部,脖子,头,都肿起来了,回到监舍后,武建佳叫犯人给李立壮测血压,血压是60/100,他们怕出问题,晚上开始让李立壮睡觉了,陈明飞也不找李立壮过堂了,武建佳说你赢了。但是犯人武建佳在值班还是经常骂李立壮,羞辱他,还往他脸上吐痰,有时故意把嚼碎的花生或瓜子吐在李立壮头上,说是喂他。

大约又过十多天,一天早上李立壮在铺上坐着,犯人杂工罗彦君非说他在铺上炼功,就叫犯人把李立壮拽到地上,一阵暴打,用鞋底抽打他的头部,当时李立壮的左眼睛被他打得视物模糊了十几天才慢慢恢复。他还用穿过的袜子往李立壮嘴里塞,李立壮不张嘴,他就用手使劲掐李立壮的两腮,往里塞,李立壮差点背过气去。之后又叫包夹用被把李立壮裹起来,说是要把他捆上。罗彦君说,他用这个方法折磨过其他犯人,没有不服的。李立壮大声呼喊,惊动了警察,他才停止。

在后来,包夹李万龙大便天天便血,身体很虚弱了,包夹李国栋得了急性阑尾炎,到医院做了手术,又隔离了三个星期。就剩芦宝祥和王庆坤两个人了,迫害也不象以前那么严重了。武建佳在集训其间,把集训人员打了,被关禁闭七天,也离开了集训队。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