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太太讲真话做好人 哪来的犯罪?

Print

【圆明网】山东省东营市70岁老太太白兴文讲真话、做好人,2021年7月15日与女儿季英梅、季英萍被当地警察绑架、关押,后因控告警察违法行为,被警察诬告到检察院、法院,2022年7月29日被东营区法院非法庭审。据悉东营区法院在11月8日判决,情况待查。

白兴文的女儿季英梅2019年被查出宫颈癌晚期,万分绝望中又重新修炼起法轮功,半年后身体完全恢复健康,自2021年7月15日被海滨分局警察绑架,经历了身体上、经济上和精神上的高压迫害,于2022年10月9日含冤离世,年仅45岁。

白兴文老太太,家住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协作二村,1995年炼法轮功不到半年,身上所有疾病不治而愈。二十多年来,白兴文从没生过病,没住过院,也没吃过一粒药,给社会节省了医药费。白兴文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邻里和睦,家中三个女儿、女婿也很孝顺。人们平时见到白兴文这个和善的老人,总是一张笑眯眯的脸。

警察非法入室抄家、绑架、构陷

2021年5月8日,孤岛小镇出现“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横幅,孤岛海滨分局国保大队警察7月15日非法抓捕了白兴文与她两个女儿在内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当天早上七点多,孤岛海滨分局国保大队长任安远,带七、八个警察和社区人员,以诱骗、威胁、撬门等方式,强行进入白兴文在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的住处违法搜查、抢劫。

白兴文与两个女儿被绑架的当天,被带到海滨分局办案区,海滨分局警察对她们进行了信息采集非法审讯。非法审讯期间,在警察的疲劳审讯和诱骗之下,季英梅身体和精神状况越来越差,高度紧张,精神恍惚,小腿开始浮肿,稀里糊涂地按着警察的意思完成了审讯。

2022年3月22日前后,家人接到东营区检察院的电话,得知她母亲白兴文被构陷到了检察院。季英梅和妹妹的询问笔录竟然作为指控她们母亲的“证人证言”提交给了东营区检察院。

为了还自己清白,10月19日,白兴文母女依法向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各个法律部门提交了法律文书:要求上级公安机关、检察院依法监督撤销她及母亲的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依法控告参与此次事件的任安远(国保大队长)、殷军(副大队长)、刘录英和朝阳派出所警察马玉强(教导员)、宋铭轩等十多个警察滥用职权、徇私枉法。

控告发出后,2021年11月6日早上七点,朝阳派出所的警察马玉强、刘仁达等三人和小队队长一起进到值班室。刘仁达亮了一下证件,拿出一张传唤证说是因为季英梅违反了什么治安条例某某条,对她进行传唤。随后他们把季英梅带到了朝阳派出所,送到滨海公安局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0天。

白兴文也突然被海滨分局警察做出行政拘留13天的处罚决定。2022年1月17日,白兴文向东营市东营区法院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诉海滨分局行政处罚行为违法。2月24日,白兴文收到东营区法院的多条短信通知,告知该行政诉讼已经成功立案,此案将于3月23日在东营区法院开庭。正当白兴文和律师等待开庭时,3月14日,白兴文又突然接到东营区法院立案庭的电话,立案庭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口头通知行政诉讼被销案了。

2022年3月22日前后,家人接到东营区检察院的电话,得知白兴文被海滨分局构陷到了检察院。从辩护人处得知,季英梅和妹妹季英萍2021年7月15日的询问笔录竟然被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作为指控她们母亲犯罪的证人证言证据提交给了东营区检察院。

非法庭审前 法官妨碍辩护权

非法庭审前,白兴文委托朋友和亲属做她的亲友辩护人,被东营区法院法官纪鹏辉和书记员史媛媛百般阻挠和威胁恐吓。

4月27日,白兴文女儿给东营区法院的书记员史媛媛打电话交辩护人手续,史媛媛要求白兴文的女儿带白兴文到法院做笔录。

4月28日,白兴文和女儿如约来到东营区法院第二审判庭见到纪鹏辉和书记员史媛媛,纪法官对母女俩一直态度非常蛮横、阻挠白兴文的亲友做辩护人,还用很严厉的口气训斥白兴文的女儿:“你母亲的认罪态度很不好,你还帮着她,你也是有单位的人,不考虑后果吗?”并且警告她:”今天问你的这些问题一律不得外传!”

开庭前,2022年7月20日,东营区法院的史媛媛打电话给白兴文女儿要求带白兴文到法院。

2022年7月21日,白兴文母女在东营区法院第二审判庭再次见到书记员史媛媛,史媛媛再次说经研究决定她的亲友辩护人不符合条件,当白兴文为此拒绝在笔录上签字时,书记员将纪鹏辉法官电话叫来,纪法官很生气,大喊大叫,对白兴文 威胁说:“你现在还是取保状态,随时可以变更强制措施把你关起来!”“本来不是很严重的事,但是你们一直在我制造麻烦。”白兴文女儿不解地问:“怎么是给你制造麻烦呢?我们维护自己母亲的合法权益,合情合理,你也有母亲,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亲友辩护人和白兴文是朋友关系,双方相互认可和信任即可,做亲友辩护人符合法律规定,其他人无权也无法认定,纪鹏辉法官和书记员史媛媛所谓研究决定她的亲友辩护人不能担任辩护人没有法律依据。

纪鹏辉法官等人的违法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司法公正。7月24日,白兴文和她的两位辩护人要求东营区法院追究纪鹏辉等人剥夺亲友辩护权的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保障辩护权;申请法官纪鹏辉等合议庭成员、书记员史媛媛回避白兴文案审理。

非法庭审过程中 公诉人和法官沆瀣一气

2022年7月29日上午8时50分左右,白兴文的亲人进入审判法庭第二审判庭参加旁听。本来审判庭内只有一男一女两名法警,旁听席上的所有人刚落座,又进来三名男法警。这时书记员史媛媛喊着白兴文两个女儿的名字,厉声询问在场的人谁是、并以证人不能旁听为由命法警把两人强行赶了出去,其态度非常恶劣,并且没有告知其法律依据。之后三名法警离开,史媛媛紧接着让白兴文站到被告席上并威胁说:“不要以为你年纪大了就不能把你如何如何。”等等。

九点,法官纪鹏辉、两名陪审员、公诉人赵鹏来到了法庭。法官宣布开庭,向白兴文宣读了权利,问白兴文是否申请回避。白兴文以信仰冲突,自己是修佛修道的有神论者,而对方是无神论者,申请所有中共人员回避。法官再次询问是否要求所有人回避并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宣布休庭,然后与两名陪审员及公诉人从小门离开。过了约三分钟四人回来,宣称经合议庭合议,以不符合《刑事诉讼法》为由驳回了白兴文的回避申请,继续开庭。

法官纪鹏辉当庭哈欠连连,一会儿发呆一会儿又到处乱看,全无法官的威严;公诉人全程读稿,语速飞快且声音很小,故意不让人听清楚,不给予思考的时间,导致法官问话时,白兴文都不知道公诉人说了啥。

公诉人以白兴文在此之前受过治安处罚为理由,妄图强行套用从重处理法规。颠倒逻辑,无视事实。

公诉人为把真相币的持有者定为白兴文,竟用其女在公安做的笔录为证据。而在开庭之前,其女已经向东营区检察院递交了非法证据排除,并且检察院已签收,非法证据排除应作为新证据予以考虑,公诉人无视证人的申辩及相关的法律法规,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肆意妄为,定要加重白兴文的罪名,其行为就是在故意制造冤假错案。

庭审期间,公诉人以《刑法》三百条为罪名诬告白兴文,律师从构成此罪的两个要素,邪教及破坏法律实施入手,进行了有力的驳斥,力证白兴文无罪。当白兴文质问法官及公诉人,自己犯了什么法,哪一条有明确的规定。公诉人竟以政客编造的1400例假案及“众所周知”的说词来污蔑法轮大法是×教。

当白兴文陈述自我辩护意见时,白兴文刚刚说了一句话,法官就以不能宣传法轮功为由强行打断,宣布庭审结束,野蛮剥夺了白兴文作最后陈述的权利。

当公诉人发表意见时,书记员全程记录,但是白兴文及其律师的辩护之言,书记员却选择性的记录,有好几次律师辩护时,书记员并没有打字动作。庭审结束后也没有给白兴文确认庭审笔录的内容是否属实,法庭笔录也没有给白兴文阅读或者向他宣读、签名。

法庭审判,当以法律为基准。纵观此次庭审,公诉人和法官沆瀣一气,用正常的庭审程序来程序来完成走过场式的非法审判。公诉人用政客言论随便扣帽子,法官却视而不见,不但把庄重的庭审视为儿戏,更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非法庭审后 公诉机关继续罗织材料构陷白兴文

2022年8月下旬,白兴文接到法院电话,书记员史媛媛告诉说有个新证据需要白兴文到东营区法院质证。白兴文来到法院后,书记员说在休庭期间法院收到公诉机关提交的一份新的证据,给白兴文读了证据的内容,标题是《认定意见》,内容是公安机关搜查的物品“……多少本,…。……张,……多少册,……多少页”,“这些东西经认定是法轮功×教宣传品。”

书记员问白兴文对这个证据有什么意见吗?白兴文回答:“警察抄家的时候没有让我看物品清单,没有当面清点,也没让我签字,没给我一份扣押物品清单,无法证明东西是我的。”“我的东西都是合法的,不是×教宣传品。”白兴文问纪鹏辉法官:“既然有新证据是不是重新开庭?”纪法官回答说:需不需要开庭再说,其它由法院内部决定。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公安机关是侦查机关,既负责抓人,又收集各种形式的真相资料作为“证据”,同时又最终负责“认定”其所收集的真相资料是否为所谓“×教宣传品”。这意味着公安机关拥有完整的权力对自己抓捕的人进行定罪判刑。如此,置检察机关和法院何种位置?设置公诉程序何为?要公诉人何用?法院、法官岂不都成了事实上的傀儡?审判程序岂非形同虚设?这不仅是浪费国家司法资源,羞辱公诉人员和审判人员的职业尊严,剥夺司法人员独立办案权,更是侮辱司法人员个体作为法律人的人格。

由此,公诉机关将公安机关出具的《认定意见》作为构陷白兴文的材料提交给法院,属非法、无效证据,不能作为判案的依据,应该作为非法证据排除使用,其产生是对中国《宪法》、《立法法》、《刑事诉讼法》等实体和程序法的恣意践踏。

2022年8月31日,白兴文向东营区法院再次递交了《排除非法证据申请书》。

2022年9月20日,白兴文在家中被朝阳派出所警察带走,刘录英打电话通知她的女儿到朝阳派出所在逮捕通知书上签字。后得知,白兴文查体的时候血压170多,警察为了把她送进看守所,对看守所谎称是140,此后白兴文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河口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转到滨海看守所。

七十岁的老人讲真话做好人,哪来的犯罪?

白兴文被非法关押前,她的大女儿已身染重疾,生活不能自理,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照顾其女的责任就落到了这个七旬老人身上。除了每天照顾外孙的饮食起居之外,就是担心女儿的病情。由于疫情原因医院限制人员陪护,老人只好每天视频见面,聊以慰藉。

2022年9月19日晚,医院传来消息,女儿必须马上进行手术,但是手术风险极大,有可能下不来手术台,因此征求家属的意见,第二日早上8点之前给医院一个回复。白兴文带着对女儿病情的担忧,担惊受怕的度过了一整夜。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没想到却被公安人员强行带走,非法羁押在看守所中。想到遭遇巨大磨难的女儿,想到无人照料的外孙,此时高墙之内的老人家,不仅身体上承受着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痛苦,心理上更经受着巨大的折磨与悲伤。

在得知白兴文女儿病危后,为了能让她们母女见上最后一面,2022年9月27日,白兴文的亲人向东营市检察院、东营区法院递交《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但是没有任何回应。无奈之下,白兴文的亲人决定求助于纪鹏辉法官,当亲人尝试与之沟通、希冀能换取他的同情心,迎来的却是纪法官蛮横的一通咆哮。

白兴文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顽疾,感觉活着非常痛苦。修炼法轮功后她逐渐得到了身心健康,从此对人生燃起了希望,内心对法轮功师父无限感恩。自从1999年首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后,她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出自于良知善念、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周围的人讲述真实的法轮功,目的也只是让别人跟着受益,不贪图丝毫名利,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哪来的犯罪!?

作为法官,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你们是最清楚的。今天你们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宣判,就是对你们自己的宣判。中共邪党发动的这场迫害人神共愤,逃脱不了注定覆灭的结局。当这一天很快地到来,所有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你们的未来去向哪里?这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最为你们担心的。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