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点滴小事圆容整体

Print

【圆明网】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于一九九六年出国工作,在一九九九年回中国大陆探亲时得法。后来因为大陆发生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而所在国的工作签证结束后无法回国,因此于二零零一年来到瑞典。

一、多学法,走出常人状态,下夜班后直接去真相点

自从师父讲法中告诉我们要大力度向中国人讲真相后,我就开始利用每天中午时间向中国游客派发真相资料。因为我长期上夜班,下班后回家要小睡一会,当我挣扎着爬起来赶到景点时,常常是游人已经快走光了。每次后悔但每次都突破不了自己,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多年。

在第一年推广神韵期间,由于长期睡眠不足,导致我经常处于低烧状态。那一年的神韵结束后我暗下决心,明年可不能再是这个状态了。期间得到一位挪威同修的帮助,于是我开始尝试每天学三讲法。明慧交流文章中有关同修抄法、背法的体会对我启发很大,为了使自己尽快突破这种状态跟上正法進程,于是我也开始背法。背着背着就感觉能悟到很多法理,并且感受到师父的加持。

通过大量的学法背法,再去景点时就感觉不那么困难了,但还是比其他同修迟到很多。于是我下定决心:干脆下夜班不睡觉直接去景点讲真相!正念一出,干扰多年的困魔随即就逃之夭夭了。现在即使每天少睡一点,我也不再有以前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了。

二、整体配合,大瘟疫期间照常举办反迫害讲真相活动

几年前在有大量中国游客的时候,我们斯德哥尔摩的学员们除了每天都有在市政厅景点重点针对中国游客的讲真相活动以外,还有每周一次在市中心的反迫害讲真相洪法活动。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席卷全球后,欧洲各国陆续实行了严厉的防疫措施,瑞典是欧洲对疫情管制最宽松的国家,我们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反迫害讲真相活动也照常得到了瑞典警局的许可。

虽然中国游客团不见了,但是由于瑞典没有完全封关,所以这里仍然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游客。从二零二零年六月起,我们在市中心的每周一次面对面反迫害讲真相活动增加为每周两次,主要地点在游客流量最大的钱币广场,这里正处于瑞典国会大厦和瑞典王宫之间,不但游客集中,更有许多国会议员、政府官员等政治家们也经常从这里走过,偶尔有人看过我们的活动和真相资料后会告诉我们他是谁,并对我们表示支持。可能会有更多的政治家们只是在静静的关注着我们。

这两年来,我们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反迫害讲真相活动中接触到了来自世界五十多个国家的有缘人,活动中经常需要三、四位同修同时对不同的游客讲真相,并且应接不暇。我切身体会到:这些众生都是换个地方来听真相得救度的,我希望他们明白真相后也会把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真相传播到世界各地。

在活动中,我们每个学员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大家都在默默的圆容着整体。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多救人,大家都自觉的提前半小时到场,挂横幅、摆展板、支桌子,配合越来越默契,用不了几分钟就一切准备就绪,然后一部份学员给游客讲真相,另一部份学员炼功,我给大家放音乐,大家开始先发正念清场,一起清除一切干扰因素,然后再炼功。

有同修给活动现场拍照,有同修写明慧报导,不仅把海外的反迫害活动及时报导出去,震慑邪恶,鼓励还在遭受迫害的大陆同修,唤醒着更多的有缘人,也是给瑞典留下珍贵的历史记录。

每次活动前,无论我下夜班后多辛苦也要先学一讲法后出门。这样坚持下来渐渐的感到自己的正念越来越强,也有了迫切救人之心。

师父说:“神看的不是你的表面,看的是你这个人用心!也不看你的能力,就看你用的心到不到。你的心在不在法上。你在法上,神就帮着你配合。”[1]

这个活动也让我看到同修的闪光点并找到自己的不足,大家的无私付出都在成就着整体,有同修开车拉展板、桌子、资料等物品;有同修给桌子缝制了一套桌布,让这个真相桌美观、整洁;瑞典的雨雪天气较多,有同修为展板制作了透明的防护雨布,有雨雪的活动过后还会把那些湿漉漉的雨布、桌布、打坐垫子洗净晾干。学员们也都为这样的天气准备好合适的衣服,经常穿着雨衣不受干扰的发正念或炼功,我们遇到的大雨也经常会很快就变成小雨,或很快就雨过天晴了。我们的活动基本上风雨无阻,因为大家都不想失去任何一次讲真相救人的机会。

师父也在借着众生的反馈鼓励我们,一位曾被中共媒体误导的香港华裔,看过展板后感慨的说:“我今天算是明白了,这么多年你们在世界各地讲真相真是令人钦佩,希望更多人和我一样早日认清中共邪恶。”一位德国公民和学员交谈后激动的说:“我真心的希望迫害早日结束,你们站在这里就是希望!”明白真相的瑞典导游们也成了我们的朋友,经常听到他们主动把大法真相讲给他们自己带的游客。

三、给天梯书店带去阿拉伯语的《转法轮》

本地有一位同修多年前把《转法轮》翻译成阿拉伯语,并且出版发行。在大瘟疫前,我曾借去纽约参加法会的机会给美国的天梯书店带去一大包阿拉伯语版的《转法轮》,他们非常高兴,因为那时他们还没有阿拉伯语的大法书,而阿拉伯语也是一个比较大的语种,这正是他们需要的。

在今年的欧洲法会前,我从另一位同修那里又得到几十本阿拉伯语版的《转法轮》,我想借法会的机会再把这些《转法轮》带给法国的天梯书店,我联系了法国天梯书店的负责人后,她也很高兴,因为法国的天梯书店也没有这个语种的大法书。

这几十本阿拉伯语《转法轮》的《论语》还是旧的,我请一位同修帮我把阿拉伯语的新《论语》列印出来,我给一本本的换上粘贴好。

因书的数量比较多,我特意用一个大行李箱把所有的书都装進去。在去波兰参加欧洲法会时,在原订的机票基础上又额外加钱支付了一件托运行李。从法会回来时,我又用这个行李箱装满了不同语种的真相传单带回斯德哥尔摩,供我们每周的反迫害讲真相所用。

师父说:“你觉的哪方面不完善,你把它做完善,这才是了不起的,这才是神愿意看到的,这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2]

我切身感受到,当我念正时,时刻想到整体时,一切都被安排的恰到好处。

四、跟上正法進程

大瘟疫爆发的高峰期,许多人居家办公,这给我们面对面救人增加了难度,我也感到了时间的紧迫,除了每周两次反迫害讲真相活动外,我们斯德哥尔摩的学员决定把解体中共(END CCP)传单直接发放到当地人的信箱中。周围同修的辛勤付出及正念之举激励着我,我经常是下夜班后顾不上回家休息,就跟车去发信箱。虽然很辛苦,但我悟到劳其筋骨也是修炼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也就不觉是苦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大约派发出去了三十五万份解体中共的传单,不止在斯德哥尔摩,还派发到了瑞典的许多偏远地区和一些没有大法弟子的小城市。真希望那里的众生在获得真相后能够正确地摆放自己的位置,从而被大法所救度。

在波兰的欧洲法会最后一天,我有幸参加了退党中心的交流,对END CCP有了更深的理解,明白了“打倒中共恶魔”主要是救度西方人的,他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具有同样法力。我悟到:这是在配合当前天象的变化,是正法洪势完全到达人类这个空间之前的这段过渡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是在大难来临前大法弟子在与共产邪灵抢人救人。天灭中共时让人能明白真相拒绝中共从而得救,所以我们利用一切机会叫醒众生是我们的责任。

回首二十多年修炼的路,每当我在修炼上取得一点小小的進步时,师父就鼓励我,在我的工作单位开了上百朵优昙婆罗花。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2022年北欧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