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之路 – 参与真善忍画展的体会

Print

【圆明网】我是1995年得法的老学员。1995年复活节期间,李老师来到哥德堡举办了法轮功学习班,我非常荣幸地参加了这个班。这是一次非常棒的体验。我看到一位伟大的师父,他像水晶一样纯洁透明,一遍又一遍耐心地回答我们的所有问题。

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一直在寻找生命的意义所在。后来我结婚生子,我的思想越来越多地被照顾孩子和家庭占据。随着孩子们的长大,我对精神世界的渴望变得越来越明显。我怀揣着一个秘密梦想:"我想成为觉悟了的人"。我从来没敢说出来,因为我觉得别人会认为这完全是自以为是和不实现的。

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清晰的画面,即我曾在一个天人合一的空间中生活的情景。

当我女儿怀孕时,也就是她怀着我的第一个外孙女时,她上了一个儿童保健课,并通过它接触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这位学员告诉大家李老师将在1995年复活节期间来哥德堡。我女儿打电话问我是否也想参加,我立即回答"是"。

之前,我就有很强的感觉,似乎有人告诉我,"如果有大师来找你,你就跟随他。”在李老师来哥德堡前的一个星期,我扭了腰,行动很不方便。怎么办?我问我女儿,她回答说:“来就是了。”

我找我母亲借了车。那辆车很低,所以我可以把驾驶位往后仰。就这样,我以半躺的姿势开了15英里。一路开到哥德堡。那个95年的复活节,我度过了波澜壮阔的一周。当时的我还没有真正理解这个经历是多么的神奇和难得。

我是我们那个地区唯一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然而,我的女儿带着我去世界各地参加法会,并提醒我精进修炼。对此,我很感谢她。

几年的时间里,师父还派了一些其他同修来到离我不远的地区。这让我有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们组织了洪法活动,成立了炼功点,并在城镇文化周的活动中讲真相。这使成为一个我越来越成熟的法轮功学员。

协助神韵

2008年神韵第一次来到瑞典,需要学员帮助。我加入进来,这是一个法用语言表达的的荣幸,也是一个伟大使命。神韵艺术团的那些演员们很了不起,他们用神奇的方式复兴着中国传统文化。


我这个人喜欢安静地做事,灵活性强,很敏捷,也勤快。在协助神韵期间,总会有我们意想不到事,也有马上分配做别的工作的可能性。虽然我大体上都知道自己要负责的任务,但总是有新的情况和考验发生。这就需要我们迅速找到解决方案。在后台工作,需要我们放下自我、不能妨碍演员们、不要多嘴、时时待命。最重要的是给神韵一个安静的环境,让演员们能集中精力去完成他们要做的事。

一天下来,我们只有在演出结束后才能有点时间休息和吃点东西,但到那时也常常就没剩什么吃的东西了。

演出期间,我还参与了洗衣工作。先前,我们要在演出前早早的到剧场熨演出服装,因为上一个城市演出结束后,这些衣服都被装在大袋子里。近年来,这些衣服都装在有轮子的衣柜里。这样节省了人力,有些衣服可能就不需要熨了。但我们还是要对所有演出服装检查一遍。发现有损坏的或脏了的演出服装,必须要进行及时的修补和清洗。

此外,我和另一个瑞典学员负责清洗演员们的个人衣服。我们会把男女演员的衣物分开洗、管弦乐队的、独奏的和领舞的都分开洗。由于瑞典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得到了很多次表扬。

洗衣工作的强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个剧院的洗衣设施。有的剧院会配有洗衣机,我们可以借用,但有的剧院没有洗衣机或洗衣房很小,不比洗地机大多少。在今年三月份的丹麦演出期间就是这种情况。后来我们找住的酒店借用了洗衣房,顺利的完成了我们的洗衣任务。

我们服装组配合的很好,并且已经熟悉了完成任务的各个流程,都很用心。大家互相弥补互相帮助,以确保我们的任务顺利完成。这是一项多么有意义的工作。

保安工作也是如此。把守一扇门看起来只是一件小事,但我们都把他看的很重要,认真的做好,因为这些关联着演员的安全和演出的顺利。

记得在多年前的一次演出时,我负责把守乐池外的一扇门。我听着乐团的管弦乐曲,突然看到演员的表演展现在眼前,而我当时听到的只是音乐。这是一次神奇的经历,让我以一种我以前没有的方式体验了神韵乐团的演奏威力。

以前我坐在剧场里观赏神韵演出时,我的眼睛先体验到了神韵的美妙。现在,我能够通过我的耳朵将惊人的管弦乐带入我的整个身体。

通常在演出之前,舞蹈演员、歌手和音乐家在剧院的每一个可用的角落进行排练和热身。一会儿,就像变魔术一样,他们每个人很快都进入了自己的角色,进行着完美的合作,表演出这些令人惊叹的节目。这真的很令人钦佩。每次有神韵演出的日子,都是我生命中最神奇的日子。

在推广神韵期间,我还有幸成为热线电话组的成员。在电话里有很多精彩的对话。我对能够帮助人们观看神韵演出,也感到是莫大的荣幸。

真善忍画展

近些年,我参与了瑞典文化艺术协会的“真善忍艺术”画展的项目。艺术家们的作品令人惊叹,每一幅画本身就是一个故事。办展期间,我见证了人们,无论老少,是如何被这些画作完全吸引的。许多孩子观展时,不想离开。他们拉着他们的父母,因为他们想留下来看画。

瑞典文化艺术协会是一个由十几名导画员组成的小组。每周都在Sonant上的开会。我们一起学法,一起计划并讨论在新的地方举办画展。

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们举办了7次画展。最近一次是在哥德堡书展上,我们被分配到一个非常有战略意义的位置。今年的书展有650多家参展商,吸引了82,000多名参观者。

大法使我增加了对宇宙和天、地、人之间相互作用的理解。相比之下,我那时对寻找人生意义的所做的努力显得那么渺小。我在自己的内心找到了更多的平静。这种祥和正在由内向外扩展,而不是像我以前想的那样,由外向内。

修炼中,向内找是一个神奇的工具。我非常感激,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当然,我还是有在各种考验中过不好关的时候,但这种时候越来越少了。

我真心感谢师父。

谢谢尊敬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2022年北欧法会发言稿)

原文请见:https://www.clearharmony.net/articles/a113114-.html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