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贾建怀面临非法开庭

Print

【圆明网】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贾建怀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被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警察马占贤打电话,要求到派出所以取手机为名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三看守所(西果园)至今,将于二零二二年十月十四日上午九时在兰州市城关区法院被非法庭审。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下午三点多,贾建怀、肖红梅夫妇从儿子家出来,到阳光小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受谎言毒害的住户诬告。派出所从小区、公安监控倒查,查到贾建怀、肖红梅出行下电梯时的楼层(据说小区电梯也与公安监控联网)从而确定了他们的身份。七月十二日晚八点多,贾建怀、肖红梅回家时,被埋伏在楼梯上、下的五个警察控制,强行进入家门。随后又来了五、六个警察,共三辆车、十多个警察。警察非法抄家,抢走了笔记本电脑一台、台式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手机四个、U盘三个、打印纸六包、大法书籍等。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贾建怀、肖红梅夫妇被绑架到嘉峪关路派出所审讯室,被非法关押审讯至十三日下午,被戴着手铐去公安等医院做了核酸检测,抽血化验,做了心电图、超声波、X光胸透、CT等检查。十四日下午一点左右,贾建怀、肖红梅被非法关押到城关桃树坪拘留所。四天后,肖红梅被转到榆中县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九天后,贾建怀被转到兰州市新城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

七月二十六日,贾建怀、肖红梅由户口所在地的火车站派出所分别接回,派出所、街道办要求他们在准备好的“四书”上签字,遭贾建怀、肖红梅拒绝。当日下午两点多,贾建怀、肖红梅回家。下午五点左右,贾建怀、肖红梅去城关团结新村派出所要被非法抄去的东西,派出所只归还了肖红梅的两个手机、贾建怀的两个手机。电脑被送到兰州市公安局复制,其余物品未归还。

九月八日,贾建怀被兰州市团结新村派出所警察马占贤打电话,要求到派出所以取手机为名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构陷至今。

贾建怀,一九五五年七月一日生,汉族,甘肃省水利厅工程地质建设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五年底他因爱好气功及身体健康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功,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刻刻做一个好人。所以工作出色,上层领导非常信任他,他担任本单位财务科长一职。修炼后,他身心获得了巨大受益,长期缠身的一些疾病得到根治,经常困扰他身体的偏头痛、风湿性关节炎、胃炎、肩周炎、晕车等疾病不见了。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以个人意志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及公检法司之上的恐怖组织——相当于纳粹盖世太保的 “610办公室”,是一个在全国范围执行秘密任务、推行和实施这场血腥迫害的罪恶机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六一零办公室”系统地对坚守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导致法轮功学员广泛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甚至被迫害致死。贾建怀本人及家庭成员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被非法抄家、拘禁勒索,被非法判刑、在看守所、监狱强迫干超强度超时奴工劳动。贾建怀被非法关押期间,天天都被暴力转化谎言强迫洗脑,侮辱人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深夜,兰州火车站派出所多人把贾建怀和妻子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到二十二日天亮,用警车押送到兰州市伏龙坪小学校关押在学校教室,城关公安分局领导与“六一零”头目谈话,要求放弃修炼,僵持到当日深夜由街道办事处接回。此后,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派出所等机构经常派人骚扰。单位负责人配合610将他调离财务科岗位。

二零零四年底至二零零五年三月夜间,兰州市公安局26处便衣经常守候在贾建怀家住宅楼下一辆挂有民用车牌的面包车里,一次白天26处四个便衣硬行闯入家中,借口是走访,给贾建怀和家人形成巨大心理压力。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早上10点多,贾建怀接财务科负责人电话到单位财务科办事,一进财务科办公室就遭到兰州市公安局26处魏东等人绑架。妻子肖红梅早上一上班在办公室就遭到兰州市公安局26处绑架。警察从贾建怀身上搜去住宅门上钥匙,到住宅非法搜查,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抢劫掠走笔记本电脑、mp3、随身听等。

中午12点前,不法警察用挂有民用牌子的面包车拉贾建怀到兰州市公安局非法审讯逼供,魏东等人将贾建怀固定在特制的铁椅子上,与此椅子连在一起的小桌上,有两个固定的象手铐似能松能紧的刑具,将两手腕分别套在这样的刑具里,随后拧紧螺丝,只见两手发紫,汗毛孔都渗出了血。这还不罢休,把戴上脚镣的双腿朝身体右侧挂起来,把固定双手的刑具转向左侧,上半身都随刑具转向左侧,再用手铐卡住,将整个人被拧成麻花形状似的,这时贾建怀身体已经痛苦的浑身大汗淋漓,魏东拿过一个纸杯说等汗流满这个纸杯再放下他。人体哪能承受这样残忍的酷刑,贾建怀身体承受到了极限,开始呕吐,他们用了好长时间才把卡住的手铐打开,吊的脚镣放下,把手铐上的螺丝松了松,这样在铁椅上熬了近三十个小时的刑讯逼供后,于第二天下午五点多非法把贾建怀关押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兰州市第二看守所,贾建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折磨,早上六点起床到晚上九点以前强迫干奴工,完不成规定的活儿,就遭受犯人的暴打,上牙被打掉了三颗,吃饭非常困难。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还不让吃饭,身体瘦的皮包骨头,身体状况极差。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贾建怀被法院诬判三年后,于二零零六年六月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转到兰州监狱继续迫害,在入监队狱警对身体状况极差的贾建怀强迫干超强度奴工活,最脏、最重、最苦、最累的活由炼法轮功的人干,五十多岁的贾建怀每天都要扛着装满大蒜的纤维袋往五六层高的楼上多次搬运,速度慢就挨牢头打骂,剥大蒜剥的两手溃烂,牢室倒马桶活儿专叫他干,后来贾建怀被迫害得路也走不动,咳嗽又非常厉害,胸腔严重积水。就这样监狱为了加强迫害又把贾建怀转到七监区,强迫看诬陷法轮功的造谣谎言电视,侮辱人格,长期洗脑。贾建怀身体在支持不住的情况下送兰州市劳改医院住院,诊断结果是结核性胸膜炎、腹水、乙型肝炎等,住院一月多被要求出院,监狱仍不放手迫害,继续强迫洗脑,带病干手工操作织地毯的奴工。

煎熬到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出狱后,贾建怀多次找单位,相关人员推托不给安排工作,二零零五年六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社保基金被停缴,最后只缴本人二零一零年以后社保基金。为了生活,贾建怀只有外出打工度日。就这样街道办事处、派出所、社区经常以回访为借口监视他们。

贾建怀和妻子被非法关押期间,上大学的孩子无人提供经济支持,给孩子日常生活造成极大的困难,心理上也造成很大的伤害。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