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七·二零”大庆公安绑架百余名法轮功学员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二日,大庆市各地公安按名单,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直接上门绑架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第二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有杜纯香、张林鹰、冯云娟、冯连霞、蔡秀英、唐增叶、程巧云、陈淑华等。

据警察说,这是全省统一下的绑架名单,九个月前,就已跟踪、录像,一周前,就已对各家布控,七月十二日统一行动。只要翻抄到与法轮功相关物品、资料,即诬陷为“证据”,以此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及进一步构陷。

过程中,警察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不说自己的真实姓名、不说真实的工作单位、联系方式等信息。有的警察自我调侃:这是国家机密,怕给上网泄密(实则怕曝光)!

下面是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二日,大庆各地公安分局全部出动绑架了百余名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一、 大庆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大庆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多名七、八十多岁的老人。

1、大庆登峰家园法轮功学员王凤珍等十余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十二日早上五点半左右,有人敲王凤珍家的门,是个女孩的声音,说是防疫站的,开门后闯进来的却是一群警察。他们进门后就开始翻东西,抢走了师父的法像、还有《转法轮》等十几本大法书。并将王凤珍绑架到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

王姓警察让王凤珍在拘留证上签字,她不签。让王凤珍的女儿代签,她女儿签了,中午,王凤珍回家。

同时,大庆井下登峰家园的十名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被警察劫走。一名没在家的法轮功学员也被抄家;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中没人,抄家未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当天都已回家。

2、七十五、六岁法轮功学员杨桂兰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杨桂兰,现年七十五、六岁,大庆电泵公司退休职工,家住大庆市东风新村百湖小区。七月十二日早晨五点半,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蒋亮亮等三男一女来敲门,进入法轮功学员杨桂兰家中把她绑架,并把杨桂兰劫持到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

当天下午四点半,杨桂兰零口供正念回家。

3、八十六、七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刘珍兰险遭绑架

法轮功学员刘珍兰住在大庆东风新村五区,七月十二日多个警察进入其家骚扰,要求老人写“保证”,还要把老人绑架走。老人质问:你们不是说让在家好好炼吗?怎么又来啦?!拒绝签字,拒绝被带走。警察抢走了两个小音箱,并打电话胁迫其女儿去公安局代替母亲签字。

4、被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六十多岁的郑丽艳,家住东风新村绿色家园被绑架,现已回家。

◇苏远香被绑架后不配合,她丈夫为了让她尽快回家,签了“取保候审”手续,现已回家。

◇龙凤区乙烯法轮功学员刘丽被绑架,当天正念回家。

◇高新区景程小区李冬菊被绑架到看守所,据了解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八月十二日左右,已将构陷她的迫害材料移交到检察院。

◇高新区景程小区的张女士被绑架。

5、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

龙凤四中教师楚占娟、龙凤区刘兴云、沃尔玛附近七十多岁张姓老太太及高新区两名不知名的学员等。

二、 大庆市公安局龙南分局绑架了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

大庆市公安局龙南分局绑架了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包括九十八岁的李姓老人。

1、 大庆市让胡路区红卫村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家被抄;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未遂

◇法轮功学员高喜江被绑架,妻子魏珺拒开门抵制抄家

七月十二日早上不到六点,便衣警察将高喜江以“车被刮了”为借口骗出屋,然后将其绑架。警察遂命令在家里的高喜江的妻子魏珺开门,遭拒绝后,便找来开锁大王撬门,撬坏门锁、锯断钢窗护栏多根,僵持近两小时。警察入室抢劫未遂。

高喜江被劫持到龙南公安分局,下午四点,高喜江被“取保候审”回家。

◇ 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徐甫君在单位被绑架,随后被非法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警察还打电话哄骗徐甫君的妻子尹凤芝到分局去一趟,计谋未得逞。

徐甫君被“取保候审”回家。

◇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陈静杰被绑架,后遭非法抄家,大法书籍、电子书等物品被抄走,下午被“取保候审”回家。

◇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庞同华遭绑架后被非法抄家,大法书籍被抄走多本,被“取保候审”回家。

◇法轮功学员朱建云没给闯上门的警察开门,警察一度威胁撬锁,未遂。

◇法轮功学员赵秀萍的父母家被警察非法抄家,大法书籍被抄走若干本。赵秀萍当时未在家。当日下午,警察又闯到赵秀萍父母家,让赵秀萍的弟弟在被“取保候审”的单子上签了字。

2、大庆采油九厂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龙南公安分局绑架

◇七月十二日早上五点多钟,法轮功学员党秋娥下楼出门时,被龙南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并入室抄家,劫走大法书籍一本等物品,下午被“取保候审”放回。

◇七月十二日早上六点多,四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李业泉的家中,入室抄家,收走手机、笔记本电脑各一台,还有其他物品等,下午被“取保候审”回家。

◇七月十二日早上六点多,四个警察带着社区人员,以查电为名骗开门,闯入法轮功学员丁桂英家中,入室抄家,劫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等物品。下午被“取保候审”回家。

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张淑云、程巧云。

3、八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桂莲被骚扰

七月十二日早上七点多钟,龙南公安分局警察用钥匙直接打开八十四岁法轮功学员李桂莲家的门,进来好几个警察。警察们各个房间翻东西,把师父法像、大法书、炼功用的播放器都抄走了,要带老人去公安分局,老人坚决不去。还强迫老人在一叠纸上签字按手印,一直折腾到下午才走。

4、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被“取保候审”回家,包括:

◇七月十二日早上六点半左右,龙南公安分局刘剑南领着一伙警察闯入金宝今、朱建丽家抢走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并把金宝今、朱建丽劫持到龙南公安分局,下午被“取保候审”回家。

◇七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龙南公安分局警察对王雪梅非法抄家,抄走一本《转法轮》、法像等。王雪梅被“取保候审”。

◇八百垧地区十二区的杜春香夫妇也被绑架,现已回家。

还有一位九十八岁的李姓老人也遭绑架,现已回家。

三、大庆市公安局龙岗分局绑架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大庆市公安局龙岗分局绑架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包括多位七、八十多岁的老人。

1、让胡路区乐园小区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十二日早八点左右,大庆市让区乐园小区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龙岗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孙淑芳、李永秀和何家树夫妻、赵姓夫妇、蒋淑华。

孙淑芳、李永秀和何家树夫妻于当日回家,赵姓夫妇七月二十五日回家,蒋淑华于七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左右回家。

2、让胡路区创业城小区法轮功学员李月兰等六人被绑架,并被抄家

七月十二日早上七点多钟,创业城20区法轮功学员李月兰准备出门扔垃圾袋,刚一开门,一下子冲进来七、八个人,他们穿着便装。冲进来之后,有两个人掏出了警察证。由于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李月兰当时懵了。她老伴刚做完手术,出院没几天,更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当时就心脏、头都难受,李月兰赶紧给老伴吃速效救心丸。李月兰的女儿正好来了,马上叫救护车上医院。

这些警察还在屋里乱翻一气,抄走了师父的法像,几本大法书,还把李月兰外孙学习用来答卷子的打印机也抄走了(下午核实后还给了李月兰女儿)。下午,把李月兰劫持到龙凤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还罚款200元。

与此同时,警察还绑架了九区刘炎(音),因高血压晚上被放回家;林凤玉晚上被“”取保候审”回家;还有小周、赵姓法轮功学员及孩子均被骚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被劫走。

还有十区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学员也遭骚扰。

3、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桂芝被非法抄家

七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左右,赵桂芝正在和家中的八十高龄的老伴、女儿、儿子弄酒。有三个龙岗公安分局的警察闯了进来,大概他们在走廊蹲了一段时间了。说是有其他法轮功学员举报她给了一本大法书,赵桂芝说,我没给过她书,他们开始抄家。

刚走,就又来了四个人,说是喇嘛甸公安局的。又开始非法搜家,翻的非常仔细,抄走了三个小卡,里面有明慧广播的内容,他们当时听了,说是违法的东西,还有一本台历。一个警察给赵桂芝做了笔录,问都跟谁接触等,赵桂芝说不认识谁。持续一下午,最后让赵桂芝的儿子签字,家人承受了巨大的打击和痛苦。

之后,警察又多次打电话骚扰,要她儿子去办“取保候审”。

这一年以来,七十八岁的赵桂芝多次遭受绑架和骚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警察还非法侵入民宅骚扰。

四、大庆市公安局东光分局绑架或骚扰九名法轮功学员

1、新村七十九岁的张子涵(音)老夫妻被绑架,并被抄家

七月十二日早六点,大庆新村张子涵(音)男,七十九岁,被龙凤东光分局警察非法闯入家中并非法抄家。张子涵和老伴被警察绑架到龙凤东光公安分局,当晚六点张子涵和老伴回家

2、 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家被抄

◇吴玉梅,七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龙凤区东光分局齐武等四个警察,两个穿便衣,到吴玉梅家敲门。在言语威胁、诱骗下吴玉梅开了门。警察劫走了一本大法书。并将吴玉梅劫持到龙凤区东光公安分局,做了笔录,吴玉梅于十一点四十五分回家。

◇张秀芬,七月十二日上午近十一点,张秀芬回家用钥匙开门,从楼上冲下来四个警察,将张秀芬按倒在地,并非法闯入家中,劫走师父法像、小音箱及真相币若干,并将张秀芬绑架到东光分局非法做了笔录,张秀芬拒绝签字。张秀芬于当天回家。

◇大金子,七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大金子回家开门时,从楼上冲下来四个警察,包括一个女警。抢夺钥匙开了门,非法劫走一些物品,并将大金子绑架到东光分局,大金子没有配合,于当晚六点回家。

十三日,警察将大金子二儿子骗到东光分局,在被“取保候审”的单子上签了字,并非法要求大金子不准离开大庆。

◇七月十二日,警察上法轮功学员贾姨家骚扰,劫走一个葫芦。贾姨没被绑架走。

3、龙凤区法轮功学员徐老师等被绑架或骚扰,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左右,龙凤东光分局马永刚、王玉昌(音)等警察非法闯入徐老师家,进行抄家。去徐老师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于爽及一女士被控制。

徐老师当时倒在沙发上,身体抽搐,没有在非法抄家的清单上签字。警察马永刚找来社区的一个女的代替签了字。警察要把徐老师劫持走,徐老师女儿说老人身体不好、曾经摔骨折过、行动不便,有医院的诊断,没有让警察把徐老师劫持走。

去徐老师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于爽被劫持,当晚正念回家。

五、大庆市公安局卧里屯分局绑架十几名法轮功学员

大庆市公安局卧里屯分局绑架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八十多岁的老人。

七月十二日早七点多,乘新二小区法轮功学员金庙庆、金薇父女俩被大庆卧里屯分局警察入室绑架、非法抄家,门锁被开锁大王撬坏。

差不多同一时间,乘新二小区孙姓老太太,乘新四小区八十多岁姚姓老头被绑架。

被绑架到卧里屯公安分局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几人,被“取保候审”后放回,有个别的在被威逼和恐吓下写了保证书。

六、大庆市公安局东安公安分局绑架六名法轮功学员

1、大庆市采油三厂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唐增叶被非法批捕

七月十二日早四点多钟,法轮功学员唐增叶在家被东安公安分局绑架、抄家,并被劫持进看守所至今。在看守所唐增叶一直绝食反迫害,现在,她身体非常虚弱,而他们还强行给她灌浓盐水;几次到医院检查身体,就是不放人;现唐增叶已被非法批捕,唐增叶一直拒绝签字。

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淑华、李淑英,现已回家。

2、大庆让胡路区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十二日早上五点三十分,法轮功学员马秀芹的丈夫出门锻炼身体,被在门口蹲坑的龙凤东安分局警察强行控制,警察闯进屋来,劫走几本大法书及少量个人物品。

马秀芹被绑架到东安公安分局,马秀芹零口供、零签字。最后,以拘留三天不执行的形式,当晚回家。

七月十二日,焦春福、张艳芳夫妻被东安公安分局绑架,张艳芳已回家。

七、大庆市公安局红岗分局绑架多位法轮功学员

1、大庆市采油四厂法轮功学员冯莲霞被绑架,并抄家

七月十二日,红岗公安分局警察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冯莲霞的家中,将冯莲霞绑架,并抢走大法书等物品,现冯莲霞被非法刑事拘留,在大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不许任何人接见。

在四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冯莲霞,粘贴不干胶真相标语,被红岗公安分局的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手机、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小册子,还有两千元真相币,在红岗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到晚上,由家人签字,被“取保候审”后回家。

2、大庆采油四厂法轮功学员王艳(燕)、刘琼芳被绑架,并被抄家

七月十二日中午,采油四厂王艳(燕)、刘琼芳被绑架到大庆看守所,刘琼芳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放回。七月十二日下午,王艳萍被绑架到派出所,被“取保候审”后,当天回家。

王艳(燕)、刘琼芳家都被抄,大法书及物品被非法劫走。

3、大庆采油五厂法轮功学员王淑青被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家被抄

近日,红岗公安分局四、五个警察多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王淑青,还非法录像。同时,大庆市公安局来的警察同红岗分局警察一起到王淑青家抄家,一共去了三、四台车。

八、大庆市公安局林甸县分局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1、大庆市龙凤区法轮功学员赵丽被绑架,家被抄,且被非法批捕

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赵丽在家中被林甸县公安分局抄家绑架,家中抄走好多东西;现被关押在大庆第一看守所,并被非法批捕。

赵丽被非法批捕后,托常人带出话给家人,她被绑架时家里有2.5万元现金;但家人发现,家里只有现金1.6万元,少了9千元,还有赵丽的金项链也没了。估计是非法抄家时候,那帮警察偷走了。

2、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冯云娟被绑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早晨大约八点多,法轮功学员冯云娟在龙凤区湖韵新村家中,被大庆市林甸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胡警察带领十来人绑架,并被抄家;同时劫走大法经书和师父法像等。

七月十三日早上大约七点多,冯云娟的儿子到大庆市林甸公安分局找妈妈,胡警察说其母已于凌晨三点多被送到大庆市看守所。

同时,冯云娟四位亲属也遭绑架,后被放回。

3、大庆市龙凤区东城领秀小区法轮功学员闫少义被绑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早晨七点多,龙凤区东城领秀小区法轮功学员闫少义准备上班,在自家楼下被警察劫持。十多个警察及物业人员随即来到闫少义家,用钥匙没打开门,就砸坏门锁进屋抄家。

法轮功学员闫少义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后,于七月二十八日回家。

另外,七月十二、十三日,龙凤区法轮功学员吴姐家被警察多次上门骚扰、还骚扰其邻居。

九、大庆市公安局杜蒙分局绑架六名法轮功学员

1、大庆市杜蒙县法轮功学员陈亚芝被绑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早上七点左右, 杜蒙县法轮功学员陈亚芝,被当地警察绑架,当时由新上任的副局长倪校民带领七至八个警察闯进陈亚芝家中非法搜查。警察抢劫走两套大法书籍和一部手机,陈亚芝一直和他们讲真相,他们强行将陈亚芝劫走。

当天晚上七点左右,由于陈亚芝身体检查不合格,被“取保候审”,回家。

2、大庆市杜蒙县法轮功学员兰文华家的商店被警察非法闯入

七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半,杜蒙县法轮功学员兰文华家的商店闯进三名派出所警察,其中一人叫朱宇峰说:我们今天来是对可疑人员进行搜查。他手里拿着几张纸,最上面一张是搜查证,上面写着兰文华的名字。警察上商店二楼翻了两个抽屉,翻了两个柜,翻了一下床底下,最后一无所获的走了,还说:我们还要再走几家

3、大庆市杜蒙县法轮功学员张志敏被骚扰,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张志敏家被警察敲门骚扰。警察是中心派出所王中革、刘性警察等共四人,他们把师父法像劫走,下午又到张志敏家去要把人带走,在家人和张志敏的强烈反对下没能得逞。

4、大庆市杜蒙县法轮功学员李明秀被骚扰,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法轮功学员李明秀家被闯进的警察抄家,有一个警察叫朱长海,在没有找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要把李明秀绑架,李明秀不配合,警察又要强行把李明秀抬走;在家人和李明秀的强烈抗议和反对下,没有得逞。

5、大庆杜蒙县法轮功学员李铁英被绑架,已回家

6、大庆杜蒙县董姓法轮功学员于七月十一日上午八点多,在家被警察敲门骚扰。

十、大庆市公安局大同分局绑架五名法轮功学员

大庆市公安局大同分局绑架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两名八十多岁的老人。

1、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杜国聪被绑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大同区公安分局林源第四中心派出所所长带领六名男警察、两名女协警,非法闯入林源家属区法轮功学员杜国聪家非法搜查、抄家。随后把杜国聪和他女儿杜娟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做笔录,问平时与谁接触、来往等。拒绝回答后,他们调档案,把之前上访、迫害、拘留、劳教等事从新整理,再把别人的事复制、粘贴一下,就成了份材料,然后汇报给局领导,要求签字,企图构陷。

杜国聪问他们为什么抓人,他们说:是百日行动,在你家抄出了法轮功有关资料,这就是证据。又拿出三书要求签字,按手印。被拒签后,所长就说不签就送拘留所。但晚间九点多,杜国聪被放回家。

杜国聪家被警察弄的一片脏乱,正在打扫时,又闯入两个警察说:所长指示,下午搜查时有地方没细查,要重新查一遍。接着又重新查了一遍,电话请示所长,说要出警才罢休。两个警察回去后,晚十点多杜国聪女儿才回家。

2、法轮功学员杜进彦、杜进波被绑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杜进彦、杜进波姐妹俩在大庆市大同区采油八厂家中被大同区公安分局警察抄家、绑架,同时劫走大法经书和师父法像等。妹杜进波当天回家,姐杜进彦现被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

3、八十二岁的王殿文及八十岁的田桂芹被绑架

七月十二日,八十二岁的王殿文和八十岁的田桂芹老夫妇俩在大庆市大同区采油八厂家中被大同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已于当天回家。

十一、大庆市公安局让胡路分局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

1、杜蒙县法轮功学员李铁英在女儿家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李铁英在让胡路区女儿家陪丈夫看病,七月十二日早九点多,让胡路公安分局张姓警察等四人闯入家中,说有人举报李铁英炼法轮功。警察将李铁英绑架,并抄家,搜查翻出三本大法书,把李铁英劫持到让胡路公安分局。

让胡路公安分局警察又到杜蒙县李铁英家翻走几本书,李铁英被“取保候审”,现在已回家。

2、法轮功学员崔洪义被非法抄家,大法书被劫走

七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左右,让胡路公安分局姓胡的警察带着五个便衣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崔洪义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不容分说打开橱柜就开始翻东西。崔洪义说:“你们没有任何手续私闯民宅,进屋就翻东西也太不文明了吧,你们这是违法的。”那个姓胡的警察拿出他的公安证件晃了一下说:有人举报你讲真相,所以我们才来的。

他们翻出四十五本大法书,崔洪义姑娘不让他们拿走,说:“这书你们不能拿走,这是我爸学习做好人的书,这些书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姓胡的警察恐吓崔洪义姑娘说:你不让拿书我们就把你爸带走。 他们执法犯法,抢走大法书四十五本。

十二、大庆市公安局会站分局绑架并骚扰陈志龙、盛丽云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七月十二日早八点左右,萨尔图会站分局一行人(有两个女人),闯进龙南远望小区陈志龙、盛丽云夫妇家里,实施抄家。与此同时,还绑架了小儿子陈磊,女儿陈蓉,而且又抄了女儿陈蓉家,并劫走了大法书。晚上陈磊和陈蓉平安回家。

听警察说同一天远望还有四、五家被抄。

十三、大庆市公安局铁人分局绑架三名法轮功学员

七月十二日早上,铁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了刘风兰、赵玉华、聂老太,抢走了大法书、法像,刘风兰“取保候审”。赵玉华家人签字后当日回家,聂老太也于当日回家。

十四、大庆市公安局喇嘛甸分局绑架法轮功学员曲生芝

七月十二日,大庆方晓法轮功学员曲生芝被喇嘛甸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并被抄家。曲生芝的打印机、电脑及私人物品全被劫走。曲生芝也被绑架,曲生芝现已回家,被“取保候审”。

参与绑架、抄家的有片警何景贵

十五、大庆市公安局东湖分局绑架年近七十的法轮功学员史淑环,并抄家

七月十二日下午,东湖法轮功学员史淑环在家被东湖公安分局张广鹏等多个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劫走几本大法经书、墙上的多个挂件及墙画。

法轮功学员史淑环年近七十,被劫持到东湖公安分局后逼写保证,直到次日两点,才放回家。

十六、还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及骚扰主要案例

1、乘新一小区八十三岁老人吴顺子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或骚扰

乘新一小区八十三岁朝鲜族独居老人吴顺子被预谋绑架未遂。 据悉,有一女人敲门,说是社区的,老人一开门,看见几个警察在门外,赶紧关门,那女人拽住不让关,最后拽不过老 人,门关上了。过了一会儿,老人看见门锁在转动,知道警察找了开锁大王欲强行破门,老人急了,大声质问他们:“什么人民警察……”老人据理力争,僵持好一 会儿,警察才无理退去 。

乘新一区还有卢守和(音)、张姓、郭姓法轮功学员被电话骚扰。

2、还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或者骚扰,其中不乏80岁以上的老人

◇法轮功学员邹凤春被绑架

七月十二日早上七点左右,家住大庆市让胡路的法轮功学员邹凤春被警察绑架,她家里的物品被非法劫走。邹凤春下午平安回家。

◇李姓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十二日早晨十点左右,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乘风庄的法轮功学员李姓老太太,被警察绑架并抄家。

◇法轮功学员娄艳霞被骚扰

七月十二日,大庆市银艺小区法轮功学员娄艳霞被警察上门骚扰,娄艳霞当时不在家。警察还给娄艳霞儿子打电话骚扰,说移交社区了等。

◇法轮功学员谢正勇、谢淑珍夫妻被绑架

七月十二日上午,大庆市法轮功学员谢正勇、谢淑珍夫妻被警察绑架,同时被非法抄家。

◇法轮功学员张桂兰被骚扰

七月十日,大庆方晓片警何景贵骚扰法轮功学员张桂兰,要给张桂兰照像,张桂兰不照。张桂兰坚决不配合,他才走。

又给法轮功学员付清芝打电话,问在不在家,片警何景贵不断骚扰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王金兰被绑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大庆市龙凤区法轮功学员王金兰被警察绑架,家被抄,所有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都被劫走。王金兰当天被亲属接回家。

◇ 八十岁的殷秀兰老人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及骚扰

七月十二日,大庆市龙凤区厂西法轮功学员殷秀兰老人(女,约八十岁)被警察非法闯入,家被查抄,劫走大法书、笔记本等。殷秀兰老人及女儿徐颖(音)被绑架,后被放回。

另外,当天还有两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上门骚扰。

◇七月十二日晚九时,多个警察闯入大庆市让胡路区法轮功学员张旭光家,在屋里到处翻腾,随后将一家三口绑架。当晚张旭光妻子及孩子被放回,张旭光依然被劫持。

◇法轮功学员陈晓辉遭绑架、郑玉兰被骚扰

七月十二日上午,大庆市让胡路区乘风十区法轮功学员郑玉兰的儿媳给她送饭。开门时,从楼下上来二十来个警察闯入郑玉兰家,把她儿媳摁倒,手被弄伤。陈晓辉在监控看到,以为是抢劫犯来抢劫了,也去了,但被绑架,现被非法拘留。

◇七月十二日,大庆市让胡路区红旗二小区李新立(音)被警察绑架。

◇七月十二日上午,警察去大庆市让胡路乘风法轮功学员王秀玲家骚扰,当时王秀玲不在家。

◇七月十二日,大庆市让胡路八百垧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绑架,听说只有两名法轮功学员没有被骚扰。

◇ 七月十二日,大庆市让胡路区八十多岁法轮功学员杨桂英被绑架,家被抄,被“取保候审”回家。

◇让胡路区创业城十区八十多岁刘老太太遭绑架

七月十二日,大庆市让胡路区创业城十区法轮功学员、八十多岁刘老太太遭绑架,家被抄,大法书、电脑等被抢夺;刘老太太当天回家。

◇ 让胡路法轮功学员苑丽雪遭骚扰

七月十四日,有两个警察敲法轮功学员苑丽雪家门,苑丽雪从阳台看有个警车停在那,苑丽雪没开门。据邻居说:有二警察开着警车下车到你家去了。

七月二十六日,社区有两个女的敲门,按门铃,没开门走了;又上来一个女的,问啥时搬来的,要看户口;下去时候又上来四个女的和一个片警,到家一个女的问,身体挺好的啊,苑丽雪说炼法轮功炼的,那女的说身体好就别炼了呗,苑丽雪说一百个炼,一千个炼,一万个炼。他们就都走了。

◇ 大庆市龙凤区东城领秀小区法轮功学员丽丽(音)七月十二日被警察绑架 。

◇ 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赵玉芝被警察绑架,大法书、小喇叭被劫走。

◇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李淑兰被警察绑架,大法书、法像被劫走,当日回家。

◇七月十二日早上,警察去小弥家敲门没给开门,抢劫未遂。

十七、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仍被大庆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杜纯香、张林鹰、冯云娟、冯连霞、蔡秀英(哈市,被骗到大庆遭绑架的)、唐增叶、程巧云、陈淑华等。

十八、大庆萨区法轮功学员孟凡曾被劫入洗脑班迫害

八月十一日、十二日,大庆萨区法轮功学员孟凡曾被大庆东安公安分局劫持到中林街里一个“活动中心”的洗脑班。据说,该洗脑班是由省政法委组织的,由山东“洗脑迫害专家”和北京“洗脑迫害专家”参与。他们在黑龙江全省范围内考察所谓各地“转化”情况,再各地找一些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他们都愿意来大庆,有的“专家”直言:大庆有钱,食宿条件好,要不干这事(指迫害法轮功)谁来呀?!而且,大庆疫情一直控制得好,在这能待消停。

孟凡曾未被“转化”,其中一人欺骗的让他在一张白纸上写几个字看看,什么都行,孟凡曾没有承诺和写下任何文字,孟凡曾被“取保候审”,并通知单位严肃处理,参与迫害。

十九、迫害法轮功 大庆公安遭恶报的实例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截止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日,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626名法轮功学员,占全国被迫害致死总人数4849名的12.9%;大庆被迫害致死110名,占黑龙江被迫害致死总人数的17.57%,占全国被迫害致死总人数的2.27%。黑龙江省经济发展指标年年垫底,但迫害法轮功却走在全国的前列;大庆这座两百多万人口的小城,经济发展在全国被甩到百城之后,但迫害法轮功的严重程度及邪恶程度,却在百城之首。

已经遭恶报成为阶下囚的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十一次流窜到大庆,为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单位撑腰打气;已经遭遇恶报的大庆高官,如苏树林(福建省省长,原大庆油田党委书记兼总经理)、王咏春(中石油副总经理,原大庆油田党委书记兼总经理)、盖如银(黑龙江省常委,原大庆市委书记)、韩学健(黑龙江省常委,原大庆市委书记)、王志斌(原大庆市委书记)等都是其马仔,他们表面上是因贪腐等原因而落马,实质上是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

大庆公安跟随中共邪恶迫害政策,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带来的灾难是空前的。大庆公安遭恶报的实例也比比皆是,下面仅举几例。

◇原大庆市国保支队政委彭志利遭恶报并殃及家人。

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长假期间,大庆市公安局原国保支队政委彭志利猝死在大庆家中;两天后,他妻子也在山东家中突然死亡。

彭志利在二零一五年退休前,任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彭在任期间,大庆地区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极为残酷的迫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不断上演。大庆六中教师、法轮功学员杨玉华女士,五十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姜湃,女,大学文化,未婚,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大庆市四十九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徐春梅,女,五十五岁;大庆市采油二厂技校教师、法轮功学员白霜,男,五十多岁等都是彭志利在位期间被迫害致死的。作为政委的彭志利对法轮功学员遭遇的迫害难辞其咎,不仅本人遭受天谴不得善终,其妻也受其牵连在家死亡。

◇小区片警李权善恶不辨遭恶报并殃及女儿

大庆市让胡路区公安分局龙北小区片警李权,积极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他不听真相;二零二一年十月突发心梗,死于家中,终年五十六岁。

李权的恶行还殃及其女儿遭车祸惨死。李权初期参与迫害法轮功时,法轮功学员劝善他不听,正当他为中共尽力卖命之时,因受他牵连的家庭突遭横祸。其十五岁的女儿李明月,受中共谎言毒害及其父的恶劣影响,仇视法轮功。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上午,李明月经过让胡路车站铁道时被飞驰而过的火车碾压成三段,头颅被火车切飞一半,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仇视法轮佛法 “六一零”副主任袁炳军遭遇恶报

大庆油田力神泵业公司“六一零”副主任袁炳军,仇视法轮佛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袁到法轮功学员家强迫学员写 “保证”,否则不但不退,还非法扣押的五千元钱,同时还要停发工资,而且不允许学员另找其它工作,断绝学员的生活来源。袁炳军多次编造批判法轮功的稿子向上级汇报、在单位组织念,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揭批”骂人等等,还扣押每人五千元钱。他还指使法轮功学员家属殴打学员,挑拨亲人之间的关系。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拿钢笔尖在法轮功创始人的法像上随意勾画,行为变态恶毒。法轮功学员知道他这样下去的下场,苦口婆心的善言相劝,他不但不听,还污言秽语相对。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下午,袁炳军开车到大庆银浪,过火车道(大庆防腐管厂附近的火车道)时,汽车自动熄火,车上共两个人,下来推车,但推不动,这时火车过来了,他们便闪了到旁边。火车刮到了汽车,使汽车翻了一百八十度,车只刮伤一点;但汽车把袁炳军卷起来后,又摔在火车上,然后弹起又摔到地上,肉都摔烂了,袁炳军当场死亡。他遭恶报实属必然。

实际上,举遭遇恶报的例子,作为法轮功学员来讲,心情是非常不好的。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法轮功学员没有仇人,希望每个人天天都有一张笑脸,人人都能遇难呈祥,幸福平安!真心希望芸芸众生包括公检法司人员,能静下心来听听真相、明真相、选择向善,远离给人类带来灾祸的邪党魔鬼,摆脱它的控制;在这天灾人祸肆意横行的时代选择希望,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

留给人们明白真相的时间不多了,机不可失,转瞬即逝,珍惜神的慈悲吧!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