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法轮功学员金吉林遭17年牢狱迫害

Print

【圆明网】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法轮功学员金吉林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凌晨在租住房被兰州市国保警察绑架,后被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金吉林于二零二二年七月一日结束冤狱,从兰州监狱回到家中。

金吉林,男,今年约五十七岁,榆中县金崖镇金家崖村人,他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曾两度被中共非法判刑,一次十年,一次七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并曾被反复关押过的黑狱有:榆中县看守所、平安台劳教所、西果园看守所、兰州监狱、定西监狱、酒泉监狱、龚家湾洗脑班。十多年的日日夜夜,他在血腥的魔窟中煎熬着。

在金吉林十年冤狱期间,他的祖母、母亲、妻子,因不堪亲人惨遭迫害与精神压力,相继离世。二零一二年八月,唯一能支撑家庭的妹夫也因车祸离世。在他第二次身陷囹圄期间,年近八旬的老父亲孤独死去时,身边没有一位亲人。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金吉林遭榆中县法院诬判十年重刑。在十年漫漫冤狱期间,他遭受的酷刑折磨难以形容: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毒打、长时间罚站、二指戳眼,木板狠搓头、别针刺身、卡脖子窒息、各种手段的殴打;白天,恶人们往他脖子里浇开水,晚上把他衣服扒了浇冷水……

酷刑演示:针扎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金吉林结束十年冤狱。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凌晨,金吉林在租住房再次被兰州市国保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榆中县拘留所、榆中县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金吉林再次被榆中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兰州监狱。

在兰州监狱,金吉林遭到各种折磨,如动辄辱骂,长时间吊铐、罚站、饿饭、不让睡觉,他被迫做沉重的奴工,还不让吃饱,一天只给一个馒头、一杯水,五、六十天不让洗漱,长达十五昼夜不让睡觉等等,令他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金吉林自述在兰州监狱遭到的迫害

冤狱期间,我在兰州监狱七监区服装加工车间干奴工活——粘衬机上粘衬。二零二零年调换到打包合包装成品衣服。当时因“中共疫情”严重而生产的是医护人员急需的防护服,量大,故任务重,且催要的急,每天干完活,累得腰酸背疼,疲乏至极。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晚上,七监区监区长魏周东,指挥指导员韩湘凌,分队长师永宁和李光清,把和我同号室住的几个犯人调至其他号室,重新调进四个犯人:段文俊、魏才超、杨晓明、岳想田,由指导员韩湘凌、分队长师永宁和李光清给这四个犯人交待:“一天只给金吉林一个馒头(二两)吃,只给喝一杯水,限制上厕所,限制睡觉时间”。白天出工在服装车间警察办公区域专门腾出了一间警察办公室,由上述四个犯人用手铐把我铐在办公室墙角的暖气管上,手铐的钥匙主要是由犯人段文俊和魏才超拿(管)着,中午和晚上收工后,由上述四个犯人把我押到监舍吊挂在高低床的上床架上。兰州监狱每年冬天的暖气只在前半夜有点热气,差不多在夜里十一点多就关停,当我被吊挂到后半夜,两臂膀已然冰凉冷透,僵硬无知觉,直到凌晨三、四点,由晚上在号室里专门值班的一个犯人,把上述四个犯人中的任何一个叫醒,把床板从床架上抬放在地下,大冬天的不让铺褥子,只给一床被子,我穿着棉衣棉裤在光床板上睡,一只手还要被铐在床脚腿上。手铐的钥匙在出收工的路上由警察拿着,到了车间和监舍由犯人段文俊和魏才超拿着。

监区长魏周东经常无故对我呵斥,副教导员郭栋在我上厕所时呵斥这样不行、那样不行,上述四个犯人更是看他们的眼色行事,指导员韩湘竣、分队长师永宁和李光清给上述四个犯人段文段、魏才超、杨晓明、岳想田安排折磨、体罚、虐待、侮辱我的手段、方式。

前面说了一天只给我一个馒头、一杯水,不给我吃饱饭,我因此绝食抗议,他们又劝我吃饭,在我吃饭后,还是一天只给一个馒头,一杯水。犯人段文俊和岳想田曾威胁我说副教导员郭栋和指导员韩湘凌安排他二人动手打我,只在软肉上打,说就是把我折磨死,也不会验出伤来,还说兰州监狱弄死人的例子有的是,他们说把我弄死,也就白死了(段文俊打过我一次,岳想田打过两次),魏才超说他们四个犯人就是监狱安排管我的,他说他和我是上下级关系,隶属关系,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关系,说这是监狱给他的权力。

不让洗漱,两个月才让我洗脸、刷牙、刮胡子一次,身上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他们倒骂我身上都臭了,这么难闻,这么脏、这么恶心等等。我是在饥寒、干渴、疲乏、发困中昏昏沉沉的挣扎活着,这期间指导员韩湘凌因高血压脑梗再没来上班,但对我的折磨、体罚、虐待、侮辱更加残酷。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分队长李光清给上述四个犯人安排每天晚上收工回到监舍,主要由犯人段文俊和魏才超负责、杨晓明和岳想田配合用手铐把我吊挂在高低床的上床架上,吊挂我的这个床靠墙的横头和旁边的一张床的横头成为一个夹道,旁边的这张床正把监控摄像头挡住,我被挂在监控摄像头看不清的夹道里,直至天亮要出工才把我放下来准备出工,白天出工到了车间警察的办公室里为罚站(还是由上述四个犯人看管),这样被体罚、折磨、虐待、侮辱连续十五天没让我睡觉,在晚上被吊挂因为太困而时常昏迷的一刹那,身体猛然下坠手铐勒的手腕断了似的疼痛;白天在车间警察办公室里罚站因为太困往往在昏迷的瞬间要摔倒时被惊醒,因为不给吃饱饭,瘦的人都变了样,腰胯处瘦的裤子挂不住,掉下去,晚上值班的犯人不得不给我提裤子。吊挂我的铐子太紧,勒的手腕疼痛、血脉不通,我让松一下,犯人魏才超反而把手铐又捏紧一下,到天亮要出工,魏才超给我把铐子解下来后,两个胳膊没有一点知觉,看着有胳膊,却一点都感觉不到胳膊的存在,根本动不了,过好一会有点知觉,才能勉强提一下裤子,穿的棉鞋十五天没脱下来过,再加上五、六十天不让洗漱,鞋里面往外散发着难闻的脚臭味,鞋垫子黏黏糊糊,脚掌被腐蚀红肿、破烂开了几道肉槽疼的难以行走。这样十五昼夜不让睡觉。到了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改为吊挂到凌晨两点后放下来让我在床上睡觉,还是不给褥子,只给一条被子在光床板上睡,睡下后一只手被铐在床架上,还是不给吃饱饭,早上不给吃,不给喝,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原先是一天只给一个馒头,现在晚上也给一个馒头不给菜吃。

到了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晚上,七监区值班警察进到号室,让这四个犯人把吊挂在上床架上的我改铐到下层床架上,后来这四个犯人说是因为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官在监控上看见我被吊挂,才让把我铐到下床架上,说是叫我感谢检察官救了我一下。

此时,我被折磨的脱了相,出收工的犯人们看见说,“咋瘦得不成人样了?!”到了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开始虽给点菜吃,但还是中午一个馒头,晚上一个馒头,就是不给吃饱饭,限制喝水,饿的我走路左右打摆;白天还是在车间警察办公室继续由上述这四个犯人看管罚站,晚上收工回到监舍,由这四个犯人把我铐到床架上继续罚站,到凌晨两点睡觉时已站立二十个小时,早上六点钟起床后,铐在床架上的这只手麻木得扣子都系不上,有时候实在要上厕所,也是被看管的犯人恶语刁难。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突然给我把铐子解了。五月二十三日, 把褥子也给了我铺在床上,原来是最高检察院派来的巡视检察组进驻兰州监狱,但是每天的二十个小时的罚站还是继续,还是不给吃饱饭。

此时我的两腿从膝盖以下至脚已是肿胀青紫(至我回家一个月后,膝盖以下到脚还是青紫)。我向七监区教导员陈和平和分队长师永宁要求约见检察组的检察官反映情况,他们说“你想见就见啊”,不但不让见,在巡视检察组于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离开监狱后,反而加重了对我的折磨、体罚、虐待、侮辱,又开始了不给菜吃。几个月的饥饿,使我头晕眼花,走路左右打摆。八月二十七日中午,收工回监舍的路上,我走路左右打摆,头都无力抬起,副教导员李凌在我后颈上猛打一巴掌,说:“把头抬起来。”要不是犯人段文俊和岳想田架着我,当时我就会被打倒在地。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 ,开始给我凳子坐,但晚上还是站到两点钟睡觉。到十月一日开始给菜吃,每个星期的三顿米饭也开始给我吃,早上还是不给吃,晚上还是一个馒头,还是不给吃饱钣。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日开始让我洗漱,开始给吃早饭,中午、晚上开始给吃饱饭,晚上站到凌晨一点二十分左右。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才开始让我正常睡觉,此时距我冤狱期满出狱的日子还有一个月零四天。

还有两件事虽与我无关,但却实实在在反映了中共邪党监狱的黑暗无度:

一是兰州监狱七监区的犯人替警察办的事:有的警察和犯人的谈话记录,由犯人魏才超给代替写,如果要写几个警察和犯人的谈话记录,魏才超一个人忙不过来,且要笔迹不一样,就再找愿意给警察写谈话记录的其他犯人来写。魏才超还和其他两个犯人在警察办公室里办公,安排有专门放哨的犯人,看到有监狱领导来监区,就立即通知在警察办公室办公的犯人出来回避。二零二二年四月,犯人魏才超给七监区分监区长吕生鹏写邪党小组集体学习记录,给分队长师永宁写党员个人学习笔记,内容都从电脑上下载。魏才超自己也很有面子地炫耀他和其他犯人替警察写这些东西。

二是浪费粮食的问题:七监区犯人把吃不完的馒头在避开监控头后掰开扔进厕所里用水冲掉,很多时候,馒头把水道堵住,需要用棍捅才能冲开,有的犯人一边掰馒头、一边说造孽啊、造孽,没办法呀,没人管哪。因为监狱食堂按监区人数给监区送来馒头(每人两个),各号室必须如数打完,谁要说今天少打几个,那不行,你这次要少打,那下次食堂给这个监区送的馒头就按这次少打了几个的数量给,这样就又存在不够吃的问题,因有的人有时两个馒头吃不完,有时能吃了,所以即使吃不完,也不能少打,看到厕所冲水槽里各号室扔的白生生的馒头,常把下水口堵住而积成一大堆,特别是有的犯人是农民,很心疼的。

甘肃省兰州监狱
地址:兰州市佛慈大街298号
邮寄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沙坪28号信箱,邮编:730046
电话:0931-8364911-2015
监狱长张永维:15193056688
副监狱长吕勇:13993152236
伏国义、王宏、李培录:15293123888
高振东:13919033899
李德学:13919889490
副监狱长洪武杰、姜红基:13919812969、党宗赟、彭晓斌
张全民:13919248606
政委罗维鑫:13919794710
纪委书记司朝阳:13919999358、张祯君
政治处主任牛江晖
生活卫生科科长苏东海:13893657691

七监区
监区长魏周东
教导员陈和平:13893399040,出生日1979年1月17日
副教导员郭栋:13919873326,出生日1985年4月11日
分队长李光清:13909460952,出生日1986年9月6日
分队长师永宁:13893467389,出生日1981年1月16日
副教导员李凌
指导员韩湘凌


—— 文章内容转载自明慧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