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欧洲法会 | 2022年华沙欧洲法会

斯洛伐克:修去妒嫉心

【圆明网】亲爱的师尊!亲爱的同修们!

我来自斯洛伐克是2011到2012 年得法的。我远程为新唐人电视台工作已有4年多的时间了。最近几个月我听了一些同修的分享,并经常听到他们在修去妒嫉心和争斗心上的心得体会。我也想分享一下我对它们的认识。

我以为我自己在妒嫉和争斗心方面比常人做的好。从不妒忌他人或是执著一些物质利益。如果别人有了新的衬衫,我真的不在乎。我觉得妒嫉心这个问题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从我开始在新唐人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就意识到我与西方同修待人处事的差异,相比自己国家与西方同修,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很不同。虽然共产主义政权在我的国家结束已有三十多年,但人们的思想并没有完全改变,仍然按党文化行事。我们通常对他人很严厉,一些小事情就给别人带来很大的压力。当他人犯错误,我就感到很气愤。在我脑海裡, 我会认為如果我犯错,别人也会生我的气,我便感觉很尴尬。因此与同修互相之间的交流产生了很多的障碍。我经常会出现不信任胡思乱想的情况。这样的情况经常会自动出现,而且来自不同国家的西方同修与我们接触也会感受到。 我们觉得我们又聪明又能干,但是这就是妒嫉心藏在背后。

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妒嫉心里讲到“因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

正如我是个大法弟子,我认为我与常人不同,没有常人的这些心。可是我总认為如果我把事情搞砸了,同修们会生我的气。但是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工作的同修总是很慈悲并且互相帮助。我开始意识到在耐心和善心方面我还有待提高层次。我们的工作需要非常细緻,也容易出错。如果出现错误,我第一反应就是责备,认為是同修做事不够认真导致的,表现态度都是别人犯的错。 但是我应该意识到这是错误的想法。同样的问题,西方同修就会认為这不是他人有意犯的错,他们从来没有这种责备的想法。他们会理性的讨论沟通找到问题所在然后解决它。他们不会责备,愤怒,让人失望或是恐惧,取而代之的是最大限度的理解他人及慈悲。当我经历多次同样的情况,我对我自己说“ 西方同修真好。我可以信赖他们,当我出现问题时,他们不会责怪我,使我感到失望。我从不怀疑他们。我经常以為他们会像常人一样易怒,但是他们没有这样。相反,当我找自己时,发现我有很明显的妒嫉心但我并没有认识到。

在工作大约2-3 个月后,我们的团队扩大了,并且接受了一些新成员。我的任务是培训他们。起初是一个,之后就是2-4个或更多。大概在4年裡,我培训了10多个一起工作的同修。每一次培训前我都很高兴可以培训新的团队成员,但是到了最后就是对我在慈悲及耐心方面的巨大考验。这也是对我内心逐步修炼的过程。从简单的培训两人到复杂的在网上同时培训4人。新参与项目的同修会问我很多细节的问题。我从来都是耐心的花上几个小时回答他们的问题,日日如此。但是这种情况过了几天,我开始感觉累了,没有耐心了,消极的想法也开始浮现出来。我会觉得这个人懒惰,那个人根本不听我的,所以才犯错。这位同修做的太慢,而那位就是按著自己的意愿行事根本不服从我们的工作流程。他为什么不服从我们的工作流程呢?他参加团队就几天,好像他什么都懂似的。為什么那个同修问我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他不专注他的工作?为什么我需要给他重复回答10遍同样的问题?这样的人怎么能参加我们的项目?他会毁了这个项目的。

我发现同样的场景正如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妒嫉心裡讲到“咱们讲个故事:《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可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里就不平衡了:怎么叫他去封神哪?你看我申公豹多厉害,我的脑袋割下来还能回来安上,怎么不叫我去封神呀?”

实际上,我们团队同修比我聪明有能力好几倍。我与西方同修在妒嫉心,慈悲心方面相比,我差的很远。我学习认识到同修不是故意犯错,与我也没有关系。刚开始我总是觉得我只是為这个团队负责,其实是因為我怕在领导面前丢脸。现在我领悟到周边人所谓出现的错误矛盾其实是师父安排考验帮助我提高心性,达到更高标準的。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在会场上,师父在讲台上讲课。但是他在对一个人抱怨喊叫。我就对我的妻子说我们应该停止这个修炼,因為这是邪法。突然,梦境中我在走廊遇到了师父。师父看起来很年轻,像个六岁的男孩,但是伴随著高大的身影。我来到师父面前,向他解释刚才他不应该那样做。师父看著我,我突然意识到。在讲台上的是假师父,当我心性不好时,坏思想幻化出来的。这是多么简单的事实。我希望应该在这方面更多提升。

有一次我在瀏览神韵网站时读到“半球”这个词。在我们的语言中,半球这个词我们用於与大脑连结相关,但这个词我们很少与地球联繫起来。神韵网站上提到这个词与地球相关,我便意识到地球和大脑在某种程度上也许是种镜像反射。我有一个很深层的认识,地球的西部与大脑的右侧连结,代表情绪和创造力,也就是阴。这部分败坏后的表现就是情欲。而地球的东部和人脑的左侧连结,这部分是理性,也就是阳。当这部分败坏后的表现则是妒嫉。我强烈的意识到妒嫉及情欲是我最主要的执著心需要尽快修去。

挖掘什麼是真我的想法

生活有时会面对不同的情况,有时在我脑海裡我会跟其他人有争执并对他人產生不好的想法。有时我热衷於追随这些想法,以确认我是对的,我比别人懂的多。有时我能意识到我不想要这些想法,我不需要赢。我更希望简单干净的思想代替这些复杂不好的想法。但是这种紧张情绪会经常一遍一遍的发生,不管是在家裡,工作还是在网上会议讨论时,又或是同修给带来不同的矛盾时。表面看不出来我这些激烈的想法,但是我的内心非常敏感这是我的漏。 我有时想尽可能的停止我内心的矛盾,但是这种想法会一阵一阵的冒出来。

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炼功招魔的讲法:“打坐中惚兮恍兮中他知道谁谁在炼功呢,就元神离体去找人家比试,看谁功夫高,出现这个争斗。在另外空间也出现这种情况,也有的来找他争斗、廝打,不打的话,真要杀他,就互相打,打来打去。”

我的理解,当我在心里与别人发生争执时,在另外空间也在发生争吵。但是在转法轮第六讲炼功招魔同一段末尾这句话:“我们内修功法中这种情况没有,不允许它出现。”对我来说很长时间不能理解。可是我经常有这样纠结的感受,这种情况怎么能允许发生呢?我不是大法弟子吗?

夏天裡的一天,我帮父母把祖母家花园的水泥砖搬到他们的花园裡。两家房子的间隔大约一百多米远,但是我只能每次运3-4块,因为实在太重了,而且路上很颠簸。我把这些砖卸到父母的花园裡然后再返回。一趟就已经很有挑战了,而且还要花15-20分钟的时间。但当我第五次回来时,我发现我父母花园的大门关上了。之前我把大门敞开是因為我不需要得独轮车放下,再打开门,然后再抬起满载水泥砖的独轮车。可我一次次的把门打开后。

当我回来大概是第7次的时候,大门又被关上了。我知道母亲总是把门关上,我有些生气,我觉得她一点也不感谢我对她的帮助,总是给我制造困难。我告诉她请不要关上门。之后我在第13次回来时,门又被关上了。我开始愤怒但与此同时我开始思考。这是在考验我的耐心。我要顺其自然。我需要平静下来,停下来,把独轮车放下,不管需要多少次的打开门。我需要接受每一趟我放下独轮车打开大门的过程。这是我的命运,给我安排的考验。我打开门然后又开始了另一趟搬运。当我回来的时,我在远处眼睁睁的看到大门又被关上了。这时我完全崩溃了,我很累汗流峡背,我已经没力气了。这时我脑海里对母亲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斗争。

我观察我愤怒的想法并问我自己这怎么可能,转法轮第六讲炼功招魔同一段末尾的一句话浮现出来:“我们内修功法中这种情况没有,不允许它出现。”我现在感受到了。我在脑海里对他人有冲突但是不能克制它。“别练法轮功啦?“有一个想法在我脑海裡,这不是我的想法但是我不能控制它。我感到困惑的快哭了,突然一个想法打入了的脑海裡,这个愤怒的想法不是我的想法。原来这就师父讲的:“我们内修功法中这种情况没有,不允许它出现。”每一次这些想法一出来,我就应认识到这不是我的想法。我修炼大法,那些想法都不是我的。我真正的自己是祥和平静的。每个人都有权利说他想说的,做他想做的。这里有大法真善忍去衡量,而不是我去衡量。我突然感觉非常轻松。 我感觉很多业力顿时被清除了。

嫉妒心会产生纠正他人的欲望

转法轮第七讲妒嫉心后面讲到治病问题。我认为有欲望想给他人治病也是妒嫉心產生的。我不是指治疗身体方面,更多的意思是纠正他人。这种意识在我脑海裡出现很多次。当团队里的新同事工作很慢, 我就想让他们快些。当他问我同样的问题很多遍时,我想让他们快点明白。当他们想用他们的方法做事时,我想让他们听从我们的工作方式。当我父母的花园大门关闭时,我想让它一直敞开著。当我在网上看到一些讨论,但我并不同意朋友的意见时,我就开始在内心向他解释。我认为潜意识裡我去纠正我身边的人或事从某种角度上是种妒嫉心。我从里到外观察自己,这些都不应该是修炼人应该想的。这是邪路。应该是关注自己的修炼提升而不是他人。这就是在转法轮第七讲治病问题讲到的:“真正出来祛病健身的那些气功师,一开始出来铺这条路的气功师,哪有教人家治病的?都是他给你祛病或者是教你如何如何去修炼,如何如何去锻练身体,教你一套功法,然后你自己通过锻练祛病。”

很多次我听同修说如果修的太真可能就会缺少慈悲。我觉得这是个好提示应该去思考一下。我的理解是,当修炼者回归真我时,他就会发现,并不是每一个念头都来自他本身。很多其他的生命或执著心都可以成为他思想的起源并试图干扰。当所有的想法出于自我时,它会伤害到他人或造成他人的伤害。这离真太远,因为这些想法不是出于真我。

当我用法衡量我的每个思想时,我发现很多想法都不是来自于真我。 当我过滤每一个想法时,我会考虑它们的真实性,这是我的真实想法还是来源於执著心。我意识到如果你认真分辨真我,是不会缺少慈悲心的。当然当你面对重要的考验时,始终保持理性斟酌一丝一念时并不容易。仅静静的在内心思考挣扎是不够的。如果坏思想显现出来时,我不应该跟随或滋养它们。 但是需要意识这不是我的想法并拒绝它。 我经常面对这样不同的考验,但我确实认识每次不管在任何严重的情况下,这矛盾的想法一出现,都不是真我的想法。

感恩师父给我这次机会反思我身边发生的事情及我性格的不足。

感谢同修的帮助及支持。

(2022年华沙欧洲法会选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