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欧洲法会 | 2022年华沙欧洲法会

波兰:一条回家的路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同修好,

这篇交流中,我将介绍我从初次接触大法到现在的修炼道路。对我来说在世间前行、回归真正家园的路是如此的艰辛。

得法

在我还是青少年时,我曾想:“我了解人生是怎样的,我不懈于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我对周围的人感到厌烦。自从2011年,我一直热衷于了解非主流消息,阴谋论,精神提升等等。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在寻找大法。

我第一次了解到大法是在2014年3月,通过常人的YouTube频道。自此,我开始了学习《转法轮》和其他讲法。那时我对大法知之甚少,但是大法书让我深受启发。

在2014年秋季,我看完了广州讲法录像。我开始根据网站上的教功录像学炼功法。2015年新年过后,我电话联系了负责人,第一次去了炼功点。

我恰巧保有一张镀有24克拉金层的光盘,这是我从爷爷那里得到的。我将师父的讲法刻制到了这张光盘。很多年我一直在用这张光盘,至今我还会在开车的路上听法。

时不时的,我还会回到大法网站,将我得法之前的认识与从大法中所学来做对照。

干扰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谈到:“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

有些疑惑在我头脑中出现并给我造成了干扰。在我不修炼的那一段世间,我父亲背叛了家庭,酗酒成性。事后我明白,他是受了魔的干扰。情况甚至严重到法院下令让他远离我的母亲。他欠了很多债,此外,还毁坏了我家公寓的门。

坏思想一直在我脑中显现。亲情、愤怒、无助。我还参加理疗来了解如何对待瘾君子。

没有大法的加持,我感到很无助。

在这一“考验”阶段,我以一种一蹶不振的状态来看待我的问题根源所在。我不知道在我所感知的关于自己的前世有几分真实,但有一事令我难以忘怀。某一阶段我进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境况,我了解到 “迷不能破”。现在我明白,这是暗示我法轮大法才是正道。

回到修炼

在2019年2月,我逐渐开始更多更规律的学法炼功。我开始帮助波兰大纪元来管理读者评论,到后来为波兰大纪元的脸书主页来编辑视频。

我参加了一次会议,在那里我见到了来自波兰其他地区的大法学员。同年9月,我参加了斯凯尔涅维采市(Skierniewice)丰收节期间的游行。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欧洲展示最长的舞龙表演。波兰共和国的总统和其他几位政要也出席了这次丰收节。其中一位中国同修还与第一夫人(波兰总统的妻子)得以对话,并向她讲述了真相。

在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封城期间,有一阶段我开始加强学法。在这一时期,我丢掉了所有其他的关于心理学、辅导、精神指导等方面的东西。我卖掉了那些各式各样的祛病健身的资料。我扔掉了一张父亲买的画有红龙的图片。这并非易事。因为当我想这样做时,照片从地下室书架掉了下来,卡在了另一个书架上。但最终,当我把它仍到垃圾箱时,雨突然停了,太阳也出现了片刻。

我致电了波兰政府议员们,告诉他们“停止迫害法轮功联合声明”。我花了几周的时间来打电话,作为团队,我们总共征集到了十几个签名。这是首次所有波兰议员因同一议题被电话联系。我喜欢和议员们联系并向他们介绍真相。

在四月份,时隔多年,我最终卖掉了爷爷的老房子(就是给我镀金光盘的那位爷爷)。这栋房子的维护费时费钱。起初,土地所有者不赞同这样做。最终,他帮助了自己,客户很轻率的就买下了房子。这简直就是奇迹,因为我觉得这样复杂的买卖是不可能成功的。除此之外,我用这笔交易的所得偿还了父亲的债务。父亲在2019年8月选择了自杀,这让我精神上很受打击。我在想,如果我在那段时间没有脱离修炼,事情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协助神韵推广

今年是波兰时隔7年首次迎来神韵演出。我协同另外两位同修,在波兰北部的三连城市群,(通过开车,自行车及步行)参与了发放传单与海报。事后得知,这在我们地区引起了不错的反响。

在我们开始推广活动的第二天,一位同修突然开始经受病业反应——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基本到推广最后阶段,演出开始前,他一直没能参与推广活动。

当把神韵材料发到三连城市群的酒店、网球俱乐部、旅店、美发店及美容点等众多场所时,我经常能见到中国人。我当时觉得那是个不错的迹象。

我们还定制了更多资料来加大推广力度。

演出开始的最后一个星期天,我们三人进行了快速协同的推广。其中两人负责发放材料,另一人来选择下一地点并兼顾材料发放。我们配合无间,每个人都清楚自己所要做的。

师父在一次对澳洲讲法的视频中说(大意):“在你们所做的一切中,关键不在与做到什么程度,是否做的完美。这没关系。你们听到我说的了。这不重要。关键在于你们之间的配合。”

直到2022年8月,我一直在参加荷兰海边城市的几处洪法活动。时常出现在在领事馆前及炼功点,更重要的是,帮助了神韵在波兰的两场演出,而且这两场演出都取得了很大成功。

我在2020年夏天高强度学法之后开始整理此交流稿。时隔几年,我现在对事情有了不同的看法。我觉得当我不精进时,我的路就会变得艰难。我意识到,没有法的日子就像是迷失了方向。大法给了我无人能给的伟大事物。只有真正的大道修炼才能让人返本归真。

谢谢师父和同修听我的交流。

这是我在现有层次的认识,如果有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2022年华沙欧洲法会投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