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欧洲法会 | 2022年华沙欧洲法会

奥地利:作为大纪元员工的一些修炼体会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以下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作為大纪元员工的一些修炼体会。

帮助一位受访者兑现其誓约

我做编辑的工作,为报纸的生活与传统版面做採访。有一次,我与一位住在美国的年长的德国女士进行电话採访。几年前,她移居美国,在那里过著简单而传统的生活。她还在博客上与粉丝分享她所遵循的传统价值观。我想将这些介绍给我们的读者。

我们的沟通非常顺畅和真诚。採访结束后,我请她给我发一些照片。每张照片她都通过单独的邮件给我发送。每封邮件她都热情的直呼我的名。然而,在半天之后才到达我的邮箱的最后一封邮件中,她却突然变的非常不同,冷漠而疏远。在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情况下请我无论如何也不要发布这次採访内容以及任何照片,并请我接受她的决定。

我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让她突然发生了这麼大的变化。我想,她可能在网上看到了关於大纪元的错误信息。我也注意到,她在人这一层表现的突然如此冷漠,触动了我的心,因为我们原本互有好感。我感觉到这里一定有一些干扰,并在思考我应该怎么做。我想让她有机会兑现她的誓言。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

於是我先给她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回覆说我对她的回答感到惊讶,但我当然尊重她的决定。我还提到,我对她的回答感到难过,如果存在误解的话,我想跟她打个电话澄清。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同事。就在她发正念清除干扰的时候,我的收件箱收到了消息。她愿意跟我通话。

谈话中我知道了,她确实在网上去了解大纪元,但显然进入了一个可疑的网站。
她一再强调,她不关心政治,支持真理,同情和关爱他人。

在这通差不多四十五分钟的通话中,我打消了她所有的偏见和顾虑。我也跟她讲了真相,并帮助她认识到,我们的媒体与她有著相同的价值观,这也是我们的使命,与她的相似。最后她决定发表这篇文章。

几天后,她真诚的感谢文章在印刷版上得到发表。她说,她的儿子也曾告诉她,她应该感到高兴有这么好的,值得信赖的报纸联繫上她,而且这份媒体也支持她的价值观。如她所愿,这篇採访后来也在美国的大纪元上发表了。

敢於从新开始

有一天,炼功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一个念头:停止在大纪元工作。我试图忽略这个想法,并不再去想。但它非常顽固,在整个炼功过程都在纠缠我。炼功结束后,我冷静的仔细审视这个念头。我想知道这是否是一种来自情的干扰,还是一种点化,告诉我是时候寻找新的道路了。一方面,我知道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不足,旧势力有可能钻这个空子,让我偏离我的道路。另一方面,我想像著,要是找一份常人工作,像以前一样,在业餘时间做大法的工作,那会多好。

在做出最后决定之前,我给了自己几天的时间来确定自己的想法。之后我会告诉管理层我的计画。这段时间,我去布雷根茨支援神韵。在那里,我在一个非公开的安静的时刻,向一个由学员组成的小团队倾诉了我在大纪元的情况。然后发生了有趣的事情。

团队中有人反应出大為吃惊。这些反应让我清醒过来。不过,与预期的相反:要是一个常人,可能在看到这样的反应后,会促使其马上辞掉如此困难的工作。不过,通过这次交流,我悟到这是我个人的修炼道路。没有人,即使是老学员,可以理解我在这个过程中所悟到和放下的东西。為了在我们媒体工作,我一开始就放下了一大层对财务损失的怕心。我从中学会了,不一定非要跟别人交流,即使是熟悉和珍惜的同修。因為我只能表达片面的情况。没有人知道背后的全部以及我的经歷,除了师父。不过我也悟到了,我根本不想辞职。我还有任务要完成。

在我们媒体工作并不容易。有时候非常困难,牵扯到放下。那需要对项目的奉献精神。当有时候我失去这种奉献精神时,我就应该审视自己的内心了。当我觉的干不了了,超负荷的时候,我总是有机会让自己打住,并清晰冷静的分析。我发现,其实没有人强迫或逼我做什麼事情。这个压力来自我自己。那个离开大纪元的念头,无异於试图逃避。试图与困难保持距离,以及远离面对执著的痛苦。有些执著是从同事行為反映出来的。

我不必为了感到自由和轻松而停止大纪元的工作。我只需要在自己的身上下功夫。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发现,我对安全和稳定有著强烈的需求。这个反映在表面上,就是执著我的房子,家人,习惯的修炼环境,和一个不错的固定收入。师父在《洪吟》中写道:


助法
发心度眾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

当我读到这篇经文时,我开始意识到,这些物质所提供的所谓的安全感只是另一种假象,因為人类表面没有什m么东西是永远安全的。瞬间就可能失去所有物质的东西。而我们伟大的师父给予我们的大法却是永恒的。

谢谢师父的慈悲与耐心,尽管我有时候并不是那麼精进。

前不久发正念的时候,我的眼泪涌了出来。我意识到,能够在这个时候在我们的媒体工作是一种莫大的荣幸,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在一些具有挑战性的情况下。作為整体的一个小粒子,我被允许出一份力,让我们的媒体在人世间立足,以便通过这个项目能够帮助师父法正人间,引领人类回归传统和正道。我明白了,我对一些困难的不满是错误的,那是我必须去掉的执著。正如师父在“猛喝”中说的:“放下你的不满,那是你的执著。”

我非常敬佩在大纪元工作的同修,不管是刚刚进来的,还是已经为媒体付出多年的,他们都做著了不起的事情。如果我敢於做比较的话,我发现,自己还有一些东西要磨去。

我想以师父的一首诗来结束我的交流文章:

心自明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
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相大显天下茫


(222年华沙欧洲法会选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