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新形势与新环境下的修炼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您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叫加林娜。我来自乌克兰的哈尔科夫(Kharkiv)。2022年2月24日清晨,我被炮弹轰炸的声音惊醒了。我想这一定是战争爆发了,我抱怨著他们打扰了我的睡眠,然后又睡著了。我并没有立即意识到事情发生的严重性,我慢慢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新的形势-新的挑战与考验

生活在被轰炸的城市中的弟子面临著生与死的问题。如我所说,哈尔科夫几乎不停地受到抱击。一枚抱弹可以击中一座公寓,一辆汽车,或在街道上爆炸。我没有特别的恐惧。我坚信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如果我做的是对的事,师父和正神会保护我的。尽管每天炮轰,我们仍然出去发报纸和炼功。我们听到炮弹从头顶呼啸而过也看到它们击中了哪里。

我也遇到了对於安逸心的考验。但是在我看来,这是最简单的考验。由於我们附近的基础设施遭到不定期的轰炸,这裡出现了能源中断。没有灯光,没有网路,冰箱和电炉都无法工作,所以我没有办法做饭。不知为什么大概有两个星期都没有供电。但我并没有气馁,窗户玻璃碎了我就用布遮住,没有什么能令我苦恼的。

当然了,在战争期间我有一个独特的经历,是在任何其他环境下都不会有的经歷。并且根据我的理解,这个经歷在未来等待我们的事情中会对我產生帮助。

第一次让我感到震惊的是人们在排队等待人道救援时被炸死。随后关於伤亡人员的报告开始定期出现。从心理上讲,我明白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业力造成的。但是即使是修炼人,当他们看到自己的亲人生病和死亡时也会感到难过。

我们都明白,在归正人间的过程中,会有大量的淘汰。而将来我可能会在没有同修,没有帮助和支持的情况下,在这个分崩离析的世界中独自前行,并寻找那些留下的人,通过讲大法真相来帮助他们。

如何在新环境中讲真相

在如今的人类社会,善与恶的对抗越来越尖锐。而在这场战争中每一个人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為了帮助人们做出正确的选择,我首先要了解自己的情况。通过学法我意识到这场战争的发生是天象所致。衡量一切事情的唯一标准是宇宙特性——真、善、忍。

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说:「那麼也就是说,别小看今天的人类社会,不只是大法弟子在修炼,人也都在其中。他们也在被熔炼著。在生活中、在工作中、在不同的环境中,他们遇到的问题、思想的思考、一直到他们的行為,都在摆放自己,都在善与恶较量中摆放自己。」

许多乌克兰人对俄罗斯人感到仇恨。我向人们解释说我们需要摆脱这种情感,因為仇恨会毁了我们。我们需要专注於我们自己的行為和思想,去思考是否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对的以及為什麼我们会处於这种境遇。我向人们介绍法轮大法,送给他们莲花,并提醒他们,如果你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就从改变自己开始。

参加推广神韵的活动

通常我想要激励自己更加勤奋时,我就会在网上阅读有关神韵演出的文章。所以当一位同修打电话问我是否想去波兰几天帮助神韵的时候,我特别兴奋。

起初我被安排去看护巴士。也许这就是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当我见到艺术家时应该如何表现。但是我被安排在神韵音乐家经过的地方。

几年前我在哈尔科夫帮助神韵乐团寻找演奏者。我非常尊敬这些音乐家并且我可以通过照片认出他们。所以当我看到他们现场演出时,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这种显示心不仅仅表现在展示理解和知识的欲望上,而且还体现在展现自己状态的欲望上。看到音乐家们,我执著地展示我的喜悦,微笑,双手合十。

在演出期间,神韵艺术家的使命是救人。而我却用我的情感污染他们。好在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在第二天尝试更加平和。

此外,在我参加推广神韵活动期间,我的英语水平也是一个障碍。战前,我们在哈尔科夫积极收集结束中共请愿书的签名。由於城市裡有非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所以有必要学习英语。我也开始学习。但随著战争的开始,我停止了学习。

我不会说英语这件事更加困扰神韵演出的主办方。他们已经很忙了,却不得不找一个翻译来和我沟通。我很遗憾,我使他们感到很困难。

波兰的共產主义因素比乌克兰的少。这帮助我找出一些与之相关的偏见,并开始去掉这些共產主义因素。所以我很高兴有机会能再来波兰,参加这次法会,继续修炼我自己。

这是今天我个人层次上的理解。感谢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让我开始明白,明天的形势会发生变化,让我有不同的经历,我对法的理解也会随之改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2022年华沙欧洲法会选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