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在真善忍美展项目中的修炼体会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叫安娜。我参加了1995年师父在瑞典的传法班。大法给了我很多很多,给了我一切。自从12年前,我参加了瑞典的真善忍美展项目。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一下项目组中几位同修她们自己在瑞典的最近三次美展过程中的修炼体会。

最近的12个月裡,我们在瑞典举办了7次美展,最近的3次分别是3月份在斯德哥尔摩郊区富人区之一的萨尔霍巴登的格鲁内瓦尔德别墅(Grunewaldvillan Saltsjöbaden),4月份在大学城乌普萨拉(Uppsala)附近的萨尔斯塔城堡(Salsta slott),和5月份在哥德堡附近的工业城默恩达尔(Mölndal)的画廊。

所有参加瑞典美展项目的艺术组同修每个星期四晚上都在网络上会面,我们一起学法、交流体会、配合并在大法中形成一个整体。

我们画展组曾有一个愿望,想為2021年的夏季美览找到一个更中心的地点,最好是在哥德堡。这就需要大家的配合寻找展览场地来向前推进。我们开始了每周四在网上学法和交流。此外,我们还有定期的面会。

我们走访了许多博物馆和画廊,以及许多未能出租的店铺。开始谈的还挺好,但最后得到的却都是否定的回答。 我们开始向内找,问自己得决心大不大? 我们可以改善我们的配合吗? 我们怎样才能提高? 我们还可主动做什么? 我们每晚发正念清楚干扰。 秋天和冬天都过去了。我们没有放弃! 在找场地的过程中,我们看到这是一个与对方增进了解和向众生讲真相的好机会。

然后我们开始在哥德堡以北的马斯特兰德(Marstrand)市寻找展览场地。我们被告知最早要等到2023年夏季才会有场地。我们向对方表示,如果有人取消展览,我们随时可以办展。

我们亲自去看了当年马斯特兰德市的第一个展览,同时预约了与那里的一位联系人见面。令我们惊喜的是,有一个展览在 7 月的黄金时段取消了。这显然是师父的安排,我么立即决定组下那个场地办展。不久之后,我们还在附近找到了一个住处,这通常是很难找到的。一切就绪。当我们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要做好一件事并且配合的很好时,那么师父就给我们更多得机会。

画作是用一辆小货车从瑞典中部的法伦市运到位於西部的马斯特兰德市的。我们决定只用一天的时间来佈置有43幅画作的这次大型展览。这要求我们一起快速而合理地配合来完成,所以我们每人分担了任务。

我们可以展出所有的大幅画作,因為这个展厅有大约 300 平方米。为了节省时间,我们提前制定好了掛画顺序的计划。几幅大型画作非常沉,而我们组里几乎都是55到75岁之间的女性。我们早上8点开始,晚上10点一切就绪。我们整体配合,让所有工作在一天内就完成。当我们都在法上,并配合得好时,我们就能让一切困难迎刃而解。

来看美展的人非常多,很多主流社会的人士也来了。所有的参观者都为为之所动,并对我们的讲解表示万分感谢。

这位我们在哥德堡中心办展打下了一个好基础。在今年北欧最大的哥德堡书展上,将有我们的真善忍画展。

学员A

两年前我第一次看到真善忍画展时,还是新学员。我被画展得内容所打动。一个隐隐的愿望开始在我心中生起,那就是成為美展的讲解员,有机会将画中的信息传达给他人,以一种具体的方式 和其他同修一起救度众生。一年后,我这个愿望实现了,成为这个项目中的一员

2022年春天,通过艺术组同修们的努力,我们在瑞典的不同地区获得了三个展览场地。我满怀信心地期待著在斯德哥尔摩郊外萨尔霍巴登的格鲁内瓦尔德别墅的第一次展览,并开始阅读关於所有展览画作的内容。我对这个任务感到害怕和不安,对我自己要求很高,我能应付的了这个任务吗?我的知识足够吗?因為我毕竟是个新手,根本没有做导游的经验。我能回答访客可能会问到我的刁钻问题吗?我是一个在感到不安全时更愿意在别人面前隐藏自己的人。我的不安全感让我在一开始时很难吸引参观者来让我做导游。我在幕后呆了一会儿,然后是一位同修告诉我现在你可以去带下一个参观者了,然后推我出来。这正是我所需要的。通过试探性的步骤,我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导游。 “每一个未知的新事物都必须通过意志的行动才能成為实质”,这是我自己的励志名言。到了晚上,我们对刚刚过去的这一天进行反思和整理。放下怕心和不安的心,不再想那麼多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帮助。我觉得自己开始著陆了。

学员B

美展艺术组裡的一位同修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在展览结束后从瑞典东部的萨尔斯塔城堡开车到瑞典西部的哥德堡,距离450公里。

原本要开车的那位同修想直接回家,而不是把车开到哥德堡,然后再乘火车一路返回家。

我脑海中闪现的第一念是“我不行啊,我已经十年没开车了”。但当我向内找自己时,我想到“那辆车会留在萨尔斯塔城堡吗?因為我不愿意/不敢开车,感觉开车不舒服”。 我提醒自己,我们必须无条件配合,现在我有机会克服自己的障碍了。当我克服这个障碍时,我提高了,我做到了我自己没想到我能做的事情。

大瘟疫期间,哥德堡的许多场地都閒置了,我们有个愿望想在哥德堡举办美展,这让我们来到了由一家上市国际公司拥有的默恩达尔画廊。然后,我们联繫了一位在这家公司工作的女士,经过多次来回,这件事将在公司董事会裡确定。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他们愿意推广好的艺术。於是我们被引见到三个不同的场地,最后一个是最好的,所以就是它了。

这个场地非常大,有一个漂亮的中性背景,能够以一种非常漂亮和热情的方式突出画作。同修们之间的配合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场,这也让许多参观者前来参观展览。

这次展览最精彩的地方在於,所有参观者基本上都是从展览的结尾部分开始看展览,也就是从《悲喜泪》这幅画开始,可能很多人都有一种时间稍纵即逝的潜意识。

记得有一个下午,有一个人冲进了展厅,他惊呼道:“终于,我终于找到了。” 同时他把他的背包扔到了地板上!!他在脸书上看到了一则关於这个展览的广告,然后问了10 家不同的店铺,最后才找到我们。他之前去过中国、西藏和不丹,他想了解更多关於这次美展的信息。他看了展览,然后还要去接他的妻子,让她也来看这个展览。

观展并了解真相后,观展者在留言簿中写道:
“感谢令人受益的展示,向世界传达重要信息。”
“感谢美丽的艺术,但也很伤心,你為信仰被剥夺了你的自由。让自由和光明永远佔上风。”
“非常感谢你们花时间如此感人地讲述这些画作的内容和它们背后的故事。受到啟发想尝试法轮功并向别人传递这个信息。”
“感谢这一场精彩的展览,人被画作深深吸引,有时几乎找不到语言表达。人被感动和鼓舞。”
“感谢具有感染力的活动和精美的用绘画说明的事实。”

有一个家庭在参观了在斯德哥尔摩的萨尔霍巴登的展览,然后他们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这些话:“感谢你们如此精彩而有意义的向我们讲述了关於这个展览的内容。令人难以置信的周到,我们深受感动。”

一些参观者会逗留很长时间,仔细观看和阅读每幅画。从他们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到他们的变化。没有人不為所动,这让他们更了解了“真善忍”的普世价值。

有一个小男孩和他的父亲一起进来,他们看了展览,小男孩很感动,想在留言簿上写下感言,他花了些时间慢慢写道:“谢谢。谢谢,看这些画很令人激动。看画上的伟大的人物很有意思。米罗,8岁,二年级,姓氏:卡雷姆,谢谢让我看到。”

学员C

我们有在两个地方申请办美览的想法,一个展览是在斯德哥尔摩郊外萨尔霍巴登的格鲁内瓦尔德别墅,另一个是在大学城乌普萨拉郊外的萨尔斯塔城堡。两位学员从哥德堡出发,踏上了这段长长的旅程,前往参观展览场地,并与展览运营负责人员会面。过程中来了很多考验。本来要用的车坏了,只好又租了一辆车。两位学员在旅途中都出现了强烈的净化消业反应,但这并没有阻止她们,而是将这视為一个提高的好机会。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们得到了这两个地方的场地办美览。

正如师父所说:“在自身的修炼上抓的紧的,很多事情都会事半功倍。所以我们不能够忽视了修炼。这是第一位的事情。”(引自《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

许多对文化和艺术感兴趣的人来到萨尔斯塔城堡看美展,还有许多参观者来自乌克兰,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参观美览。一位正在瑞典留学的外国年轻女士说:“我来看这个展览,这裡有更高的境界。”她马上就想开始炼功,并在乌普萨拉查找炼功点。

学员D

我们在哥德堡租了一辆货车去斯德哥尔摩的格鲁内瓦尔德别墅,这辆旧货车给了我们很多考验我们忍的机会。

我们在别墅附近租了一个住处,上午我们要掛好画作,当天就要开幕,可是早上车子无法啟动,那时气温是零下6度。我们试了又试,当车子终於可以啟动了,又发现无法倒车。那裡有两根灯柱限制了我们的车的转弯半径。当我们的车离灯柱越来越近时却发现即无法向前,也无法后退。我们互相替换著尝试,我们发正念,我们一直不放弃,最后我们以一种无法解释的神奇方式穿过了灯柱,我们迟到了一个小时一刻鐘,要赶紧佈置展览。

在掛画佈置展览的过程中也有很多难关和考验,有很多次要抬著画上楼下楼,我带错了鞋子,脚上压力很大,直到现在我的骨头还在消业净化过程中。

当格鲁内瓦尔德别墅的展览结束,需要把画作打包再运到乌普萨拉郊外的萨尔斯塔城堡时,只有两位75岁以上的女士在那裡负责,於是我们只好请了斯德哥尔摩的几位同修来帮忙打包,然后到了萨尔斯塔城堡后再帮忙拆下包装。

在我自己的修炼中,当配合不好时,当人们抱怨时,我觉得是很难,但在美展期间產生的密切配合中,我认识到了——是我自己对事物的观念让我看不清——这在我与同修们/美展导游们长时间在一起的这些密切接触中变的清晰了,我可以看到一个更是真我的我,这与外在表现的我完全不同。我也与自己的真我有了更多的联繫,这让我在我的人类同胞面前更加谦卑和有慈悲心。

我现在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对自己的修炼负全部责任。”

在我自己的修炼中,我最清楚的一点就是我在由内向外的扩展。我的真我在由内向外扩展,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从外向裡的。这给了我对整个人生歷程的一种温暖和信心,以及对师父的安排的完全的信。

学员E:前来哥德堡的默恩达尔看展览的儿童和年轻人数量不同寻常的多。有好几个 10 至 12 岁之间的勇敢的女孩子和男孩子连续几天或者自己一个人来,或者和不同的朋友一起来。一个 10 岁的有成熟模样的女孩在一周内和不同的朋友一起来过几次,还有一次是和她的妈妈一起来的。妈妈说是女儿带她来的,说女儿非常被这个展览吸引。还有一个大约20岁的年轻女孩含著眼泪告诉我,起初她不敢看关於迫害的画,但我和她聊了一会儿后,她明白了艺术家们想把希望传达给人类,儘管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是黑暗的,艺术家们想告诉人们,光明比黑暗更强大。我们谈到了打不还手的重要性,但是,当人受到不公平对待时,人有权和平地讲出来。然后这个女孩就带著光明和新的希望离开了,最后她的整张脸都是喜气洋洋的。

有一天的展览结束后,我们出去吃比萨饼,一位学员和比萨饼麵包师聊了一会,但是没有资料留给麵包师。第二天,当这位学员开车经过那个比萨饼店时,她带著资料进去给了麵包师。

展览快结束时,那位麵包师和他的家人一起来看展览了。他们不知道这场迫害,也不知道法轮功是什麼。他们一岁半的小女儿看著佛像画作和师父讲法的那幅画作,整张脸都放起光来,她不停的向佛像和师父挥手。

学员E

在过去的 12 个月裡,美展在瑞典的 7 个地方展出。这涉及到所有相关的同修的大量工作和强化式修炼。另外,我作為美展的协调人,在这期间我在我的家庭裡也经歷了几次艰难的心性考验。

最重要的是,当人的情开始影响我的时候,我能够退后一步,是因為我想起了师父讲法裡的话,让我从法的角度去了解情况,然后意识到这是我提高我自己的一次机会。这让我对学法的重要性也有了更深的认识,因為我体会到了记住师父的一段讲法的强大作用,那句法与我现在的考验有关。然后一切就都好了,我可以保持自己的冷静。我能够更轻鬆地处理情况和事情。是时候放下所有的执著了,不要让任何执著再卡在那裡,那会阻止我返本归真。

最后我引用师父的两段话来结束今天的交流。

“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甚麼邪恶就加强甚麼,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引自《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执著任何世间的得失、利益都圆满不了,因為修炼人在世间修炼中就是要去掉常人所执著的各种各样的心才能成神。不然的话,世间上的任何一颗心、任何一个牵掛的因素,都是一把锁住人离不开的锁。”(引自《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2022年华沙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