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二年上半年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Print

【圆明网】根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二年上半年获知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人数又有30人,被绑架有姓名者至少47人;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构陷至检察院、法院,非法开庭。因为信息被封锁和其它原因,还有许多没有报道出来的迫害案例案情。基本情况如下:

图:2022年上半年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人次统计

一、上半年获知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曾被打毒针致瘫痪失忆,李文栋含冤离世。李文栋,男,北京大学法律系八五级毕业生,原在北京某国营企业任处长。二零零一年李文栋和妻子同被绑架,李文栋在北京海淀区分局非法关押期间送医院被注射毒针,丧失记忆,瘫痪在床,被家人用担架抬回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老家。历经多年的艰难,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五岁。

酷刑演示:打毒针

李文栋妻子邵岩,研究生毕业,曾在北京农业大学任教。原籍佳木斯市。邵岩历经非法劳教、佳木斯特务跟踪、北京特务骚扰,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岁(明慧网曾有邵岩离世的报道)。

◎房山区康淑玲老人悲愤离世。康淑玲住房山区城关街道顾册村,曾多次上访为法轮功鸣冤,状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被劫持到房山戒毒所洗脑班,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她老伴去世后,由大女儿徐彦秋照顾、陪护。由于徐彦秋近年来两次被绑架并非法判刑,加上城关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监视居住,致使老人长期精神恐慌,心情忧虑、悲愤,于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离世,年七十五岁。

◎石景山区朱云江被迫害中含冤离世。二零二零年五月,朱云江被丰台区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后构陷到检察院、法院,在法院宣读结果时晕倒被送回家,医院大夫诊断神经性肌无力。经过学法炼功,他的双腿有了知觉但只能拄双拐。此后警察多次到朱云江家骚扰,妻子和儿子也受到伤害,导致家庭关系紧张。朱云江无奈离家一个人住在一间很小的廉租房里。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朱云江儿子打电话给他,没有接听,儿子立即去他居住的房间,使劲敲门后打电话报警。警察到场一看人已经不行了,救护车到后医生当场抢救,已经没有生命迹象。迫害初期,朱云江曾经被非法劳教两年。

◎延庆区王连义含冤离世。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延庆区农村王连义一个人在家倒在院子里离开了人世,终年五十六岁。他哥哥给他打了两天电话无人接听,于第二天翻墙进入院子,看到倒在地上的王连义,已不能进行任何救治,亲人不胜悲痛。此时他的妻子郎东月还在河北省张家口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此前一天,王连义还在为郎东月联系律师,他对律师说:“我家经济条件也不好,就是个农民,但砸锅卖铁也救她,我先给您表个态。”王连义曾经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多次遭当地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关洗脑班,骚扰等;承受妻子遭反复严重迫害,长期家无宁日的巨大压力。

二、上半年获知3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二二年上半年获知中国大陆有36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北京市30名,并勒索罚金十二万六千元,全国各省、市、自治区非法判刑人数排位第三。名单和基本情况如下(包括上半年报道的发生在二零二一年或者以前的案例):

◎房山区徐彦秋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千元。徐彦秋,女,曾经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徐彦秋骑电动三轮车带着母亲散心,并到邻村发放救人的真相资料,又遭人恶告,同年九月十七日再次被绑架,后被构陷;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房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千元。

◎延庆区胥万香、潘秀芹、胡小鹿被非法判刑。胥万香(音),女,五十多岁,租住在延庆区石河营小区,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初被延庆百泉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后被延庆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同案”潘秀芹被非法判刑三年;胡小鹿(胡晓路),女,住延庆永宁镇,二零二零年五月被绑架,关在昌平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两年。

◎河南省张成果被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张成果,男,河南省南阳市邓州人,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打工。因发真相资料救人,二零二一年六月三日被昌平区回龙观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并抄走打印机、两台苹果电脑和手机等,非法关押在昌平区看守所;二零二一年十二月,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张成果两年,勒索惩金三千元。法院以疫情为借口,没有开庭,律师、家人都不让到场。后张成果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非法驳回上诉,维持冤判。

◎朝阳区雷中富被非法判刑四年。雷中富,中建二局一公司退休职工,住北京朝阳区垡头地区四川大院。二零二零年八月,雷中富再度被垡头公安骚扰,后被绑架,此后家中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直到二零二二年初,家里接到法院电话,让去拿雷中富的判决书。法院黑箱操作,非法判雷中富四年刑期。

◎西城区王蕾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和七月三十日,西城区法院两次非法庭审王蕾,当庭没有宣判。二零二二年四月九日前,律师接到北京市中院电话,称王蕾上诉案维持原判四年。

◎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区李新兰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一年八月,李新兰在张家口市大女儿家居住时,被北京公安与宣化区警察绑架,被北京公安带到北京后非法判刑三年。判刑法院及时间不明。前些年李新兰在北京二女儿家照看孩子)期间,因向世人传递真相,曾被北京警察绑架,后被监视居住。

◎北京画家许那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北京许那、李宗泽、孟庆霞、刘强、李立新、邓静静、焦梦娇、李佳轩、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北京市公安局(有报道信息还有北京市国安局)及相关派出所先后在北京不同地区绑架,陆续非法抄家,后非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二零二一年四月初被起诉到东城区法院,同年十月十五日东城区法院非法开庭,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东城区法院对十一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非法刑期两年至八年。

◎平谷区龚瑞平被非法判刑五年半。龚瑞平女士,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一日被平谷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勒索罚款一万一千元。龚瑞平已上诉。龚瑞平曾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累计被关押迫害长达九年多。她饱受酷刑折磨,失去教师工作,失去家庭,生活非常清苦。

◎平谷区王贺芳被非法判刑三年。王贺芳,平谷医院护士,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平谷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罚款六千元。王贺芳已上诉。

◎海淀区甄淼、张师大被非法判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海淀区甄淼、张师大的代理律师联系家属称,海淀区法院冤判甄淼一年半,冤判张师大两年。

◎海淀区钟黎伟被非法判刑四年。海淀区钟黎伟女士,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被海淀区八宝山派出所绑架;二零二二年三月被非法判刑四年。

◎平谷区王振宝被非法判刑两年。平谷区马昌营镇天井村王振宝,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在马坊大集发真相资料救人时被马坊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二二年三月获知,王振宝被平谷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

◎密云区陈志华、张玉华夫妇被非法判刑。密云区新城子镇杨树沟村陈志华、张玉华夫妇,二零二一年六月五日被密云区政法委、国保大队、派出所人员非法抄家、绑架。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前得知,陈志华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张玉华被非法判刑两年。

◎昌平区吕梅霞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四个月。昌平区南口镇吕梅霞,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在家遭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后被构陷到昌平区法院,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日昌平法院非法开庭,二零二二年四月得知被冤判三年零四个月,勒索罚金四千元。

◎河北省郝虎城被非法判刑三年。郝虎城,男,三十六岁,在北京以修理空调电器为生。二零二二年四月被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罚款数额不明。本人已上诉至北京市中级法院。据了解,二零二一年过年期间,郝虎城通过微信向国际知名媒体《大纪元》记者发送了一段拜年视频,被北京市国保警察通过微信软件及收寄快递地址定位,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晚在北京城区开车途中遭警察拦截搜查,又到其租住屋中抄走存折等私人物品,郝虎城被昌平区沙河镇七里渠派出所警察绑架至昌平区看守所;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在昌平区看守所被非法视频开庭。

◎朝阳区张兆雨被非法判刑。朝阳区亚运村地区张兆雨,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被朝阳分局小关派出所警察和安苑里小区警察绑架,十一月九日被非法批捕,后转到检察院、法院,被非法判刑八个月,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五日前已回家。

◎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四月八日被延庆区法院非法开庭。当庭四名法轮功学员都不承认对自己罪名的指控,都说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黎雄兵律师获得许可在宾馆用手机参加视频开庭,韩志广律师参加现场庭上辩护,响亮地说:“真、善、忍三个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三个字,为什么真善美可以提倡而不能提倡真、善、忍呢?”最后法官仍然对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三、看守所、监狱等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王磊在监狱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王磊女士,原籍内蒙古临河市,后居住在北京房山区良乡,在京经商。一九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同年为支援贫困失学儿童,慷慨向希望工程捐助十万元。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王磊遭内蒙古临河市、北京市房山区党政公检法联手迫害,非法抓捕拘留十多次,非法劳教四次。房山区法院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对王磊非法宣判八年徒刑。二零一六年九月,王磊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监狱,遭遇群殴,长时间不让睡觉,给饭菜里拌下不明药物等,曾被迫害致双眼失明。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五日,王磊从呼和浩特女子监狱出狱。

◎北京大学退休高工李占金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北京大学七十五岁退休高级工程师李占金,二零二一年二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后,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八监区,狱方不让家属会见、通信,家人也没有她任何消息。

◎河北省女青年李爽等被非法关押近三年。在北京工作的河北省涞水县青年李爽,二零一九年八月被北京警察拦截公交车上车绑架,非法关押到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至今已近三年。期间曾经西城区法院非法庭审,检察院建议非法量刑特别重。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接见。据悉,她近日身体出现状况。

◎平谷区贾凤芝在监狱非法关押期间三次送急救中心。平谷区贾凤芝被非法判刑后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前后从区看守所劫入大兴区天堂河女子监狱三监区。在女子监狱被关押仅二十多天,贾凤芝出现血小板低症状,先后三次送入朝阳急救中心重症监护室治疗抢救,但治疗效果不稳定,血小板虽有上升但很快回落,并出现头部剧痛、臂麻、头晕和结巴等副作用症状。家属申请保外就医被驳回,借口为贾凤芝不配合做抽骨髓等相关检查,无法确定病情。家属表示无法理解,人命关天,保留上诉权利。

◎东城区看守所严厉监管。许那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一月被非法判刑上诉后。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三月中止审理,后北京市监狱管理总队入驻东城区看守所,对人员进行严厉监管,纸、笔等都难取到,生活物资也不让购买,家属信件也难转交。

◎老年人张芳长时间睡在看守所地上。朝阳区新源里张芳(现年六十六岁)三月九日在家中遭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看守所让她在湿冷的地上睡了一百多天,直到六月二日以后才让她在铺板上睡觉。所谓“办案”警察还对张芳进行精神病方面的检查,长达半个多月之久。

四、关精神病院

◎延庆区张山营镇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五名女法轮功学员,其中延庆区永宁镇、旧县镇严庄乡各一名,还有三名所在乡镇不明。

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

五、构陷至检察院、法院

◎石景山区泰洪泉、杨荷梅夫妇被构陷案件已送至北京检察院第一分院,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一日前”取保候审”放回家。

◎延庆区郎东月被构陷的所谓“案子”已由河北省怀来县检察院移交到张家口市宣化区检察院。郎东月女士,北京延庆区延庆镇上水磨村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曾多次被绑架,五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曾送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在劳教所迫害累计达十年之久,遭受到各种惨无人道的肉体和精神摧残,九死一生。

◎房山区大石窝村续学坤、白淑惠被绑架,非法关房山看守所,构陷材料已转至检察院。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秀英因讲真相救人,四月五日前被非法构陷到西城区法院。

◎平谷区乐园西小区张广和被平谷区法院要求六月十五日到法院。之前在五月,他曾被强迫到平谷检察院,三个女检察人员在检察院地下室问询了他。

六、借口重要会议或者所谓敏感时期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借口冬奥“维稳”,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二二年二月,北京市和河北省张家口市联合举办冬季奥运会,奥运会前及过程中相关地区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骚扰甚至绑架、非法判刑。奥运前夕,中共集中对北京许那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二至八年。

冬奥运期间大面积监控法轮功学员。包括海淀区、石景山区、朝阳区、顺义区、昌平区、房山区、通州区等地区。朝阳区安贞地区、八里庄地区、左家庄、太阳宫、西坝河、新源里、王四营、望京等地区二十四小时实施监控。监控者有雇用的人员、保安等,到晚八点左右白班人员换夜班人员。这些人有的坐在楼梯旁,有的坐在电梯旁监视,一天一百八十元。法轮功学员出去办事,他们尾随其后。海淀区监控人员一人一天二百元,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四个人,白天两个,夜里两个,坐在楼门口或楼门里面(发给他们楼门钥匙),直到三月中下旬为止。

◎每年三月北京召开“两会”,会前和期间,中共习惯性的加强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骚扰等。今年“两会”,北京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

◎四·二五期间,北京警察骚扰、抄家、监控、跟踪法轮功学员。四月二十三日~二十五日,北京各区社区片警、居委会维稳人员及网格长,统一行动上门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绑架。片警都说是上级领导、所长让来的。朝阳区延静西里、南磨房百子湾社区在四·二五期间,专门看管、跟踪法轮功学员。

◎四·二五和五·一三前后,平谷区乐园西小区张广和及夏各庄镇稻地村高立凤,多次被电话和上门骚扰。他们曾被当地居委会、村镇和派出所欺骗和威胁写过“三书”或保证。对方承诺写了就“清零”,以后在家练没人管。可到敏感日还是被追问“炼不炼”了,给本人和家人带来压力和恐慌。峪口镇峪口村张蕊又被镇政府、村及社区等上门骚扰。

七、频繁骚扰

◎顺义区张镇派出所警察曾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并抄家。疫情爆发后,又多次以防疫为由骚扰法轮功学员。

◎西城区天宁寺派出所于姓辅警经常骚扰法轮功学员。

◎一月七日上午,顺义区木林镇派出所丁姓警察上黄吕永家, 拿手机给黄吕永照像,黄吕永拒绝。

◎一月八日,昌平区马池口镇王宝利被马池口派出所宫姓警察电话骚扰。

◎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警察一月十三日前到社区骚扰法轮功学员。

◎一月十五日前,昌平区马池口镇、伊舍镇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其中有马池口镇刘全桃、周艳芝;伊舍镇于姓法轮功学员。

◎一月十九日晚,当地社区警察带着三个没穿警服、自称是海淀分局的人闯到柯兴国家中骚扰,威胁他不许出去贴真相。柯兴国拿出公安部和国务院确认的关于十四种邪教的书面文件,还有《新闻出版总署50号令》给他们看,并且告诉他们宪法关于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特别指出针对他们的《警察法》的第四条:“人民警察必须以宪法和法律为行动准则。”警察说:你还知道的挺多。柯兴国说:这也是为你们好,别做违法的事!

◎一月二十一日晚,海淀清河派出所两名警察上清河毛南小区单珊的母亲家骚扰,给单珊家人录像。单珊已被迫离开母亲和家人,流离失所在外,两警察上门逼问单珊的目前住所。单珊母亲长期处于被恐吓的惊恐之中,经常心脏不适、情绪抑郁。

◎西城区何卫东在冬奥和“两会”期间受到严重骚扰。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何卫东遭白纸坊街道多人强制签字、非法跟踪,不让她女儿上班,找她谈话;三月二日,白纸坊街道居委会两个人又来骚扰。,何卫东跟她们讲真相,奉劝他们不要再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了,别给中共做陪葬。

◎三月四日,西城区牛街居委会、片警、还有三男二女,找郭美英约谈,签字“清零”,并威胁不然影响儿女工作、孙子学业。郭向他们讲自己的身心的变化,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绝不会签字。后郭美英被放回家。

◎最近一年,延庆区刘斌堡村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村委会人员骚扰,经常打电话问炼不炼功了,签个字说不炼了就除名,或找家人代签,或劝说。有时还威胁家属,为了孩子就不要炼了,影响孩子前程等等。

◎四月十四日上午,延庆区杨来小在家门口,延庆区百泉派出所李姓警察领六个人来到她面前,李姓警察和两个法院的人进屋,录像,审问,叫她签字,杨来小什么也没回答,给来人讲真相。之后杨来小外出,发现有警察跟踪,警车监视。

◎四月二十一日上午,石景山公安分局五里坨派出所片警骚扰辖区刘兴杜,有一陈姓女子跟着,说是居委会的,带着“志愿者”红袖箍。武文生开着执法仪,陈女子用手机录像。武文生说所长让来的。他们还拿退休金、孩子家人相威胁。

◎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北京大学燕园派出所张姓警察,带了一个辅警到北京大学蔚秀园骚扰申华,而且要照相,说是“四·二五”要到了,上面有命令要帮教。下午三点多又打电话找申华的母亲要照相,说是帮教。

◎四月二十五日早七点多,海淀区双榆树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闯进刘昱见家里对他限制出行,不容许他上班,派两个警察看管,楼下有多辆警车和便衣。之前派出所和居委会对刘昱见强制“转化”,被拒绝。

◎五月上旬,海淀区海淀派出所王姓片警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干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

◎平谷区大华山派出所警察耿志勇,属于不明真相的人,六月十四日下午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

◎六月十七日前,昌平区马池口镇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马池口派出所片警骚扰。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平谷区政法委一人、平谷教育委员会二人来到南独乐河幼儿园骚扰教师刘亚平。政法委人员不敢说出自己的姓名,惧怕刘亚平对其问话录音,还要抢走刘的手机,要求刘关机。刘亚平说法轮功的事不怕天下知道,你们骚扰别人的正当信仰,偷偷摸摸,不敢报姓名,害怕别人知道,你们知道你们干的不是好事。

八、非法监视、跟踪

◎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海淀区柯兴国居住的平房小院门口,被安排了两个外地来京打工的大学生贴近监视。

◎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的山东省籍李宗泽的父亲李志强通过EMS邮寄给东城区法官上诉状。一月二十四日中午,李志强发现被人跟踪至家门口,下午街道社区打电话,说上面发下的上访名单中有你的名,怕你出去上访去,你要出去,给我们说一声,我们几个人也有交待。李志强说,我不会做任何违背良心、道德、违法的事,我是按照法律为孩子辩护,孩子只是疫情期间照几张街景,就被关起来,太冤了……你们不要参与监视我。

◎海淀区双榆树南里二区潘航,从一月二十四日开始,被警察安排人员每日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和出行,家门口楼层的电梯厅,二十四小时有两人蹲点。

◎海淀区万寿路派出所及街道人员对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从奥运前开始二十四小时监控、骚扰、跟踪,人员轮换守在楼门口,多次到法轮功学员施福琴家里骚扰,也给家人造成很大的思想压力。

◎朝阳区常营派出所警察、丽景园居委会人员,二月一日开始,派两个人(雇的),在夏春凤的家门口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

◎朝阳区安贞街道办事处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对辖区内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派保安进行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持续时间十几天甚至几十天)。法轮功学员走哪,保安就跟哪。

◎昌平区六街社区赵少宽,二月上旬开始被社区居委会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外出时有社区雇的保安人员跟踪监视;昌平区西关瑞明路小区王友彬遭社区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昌平区孟广琴遭北环里社区雇佣保安人员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点监视跟踪。

◎三月四日,中共开会,密云区密云镇李各庄村温继宗被当地安排四个人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

九、非法取消退休金

◎北京大学七十五岁退休高级工程师李占金被非法判刑五年后,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八监区,李占金的退休工资及养老金被停发。

◎石景山区付秀芹被非法取消退休金和医保。

◎中央国家机关养老保险管理中心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始停发李绳式(居住区属不明)退休工资。截断其经济来源,致其无法生活。

◎怀柔区一中退休教师张秀华,女,七十五岁,多年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不断被怀柔区610骚扰、绑架迫害,二零二二年四月,张秀华退休金被停发。

十、今年报道的发生在二零二一年迫害案例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刘瑞云、陶亚威夫妇,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在北京女儿家被蹲坑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北京市看守所(具体名字不详)。他们的亲人心急如焚,一直得不到二人的消息。因为疫情关系去北京也难。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亲属收到刘瑞云从北京寄来的一封信,信中说:自己在二零二二年底回家。根据被绑架日期推算,亲属分析可能非法判刑一年半。陶亚威没有准确消息。

◎二零二一年八月四日,北京大学蔚秀园申晓被从家中绑架,一直羁押在海淀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四日,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李满英和北京延庆区郎东月在河北省怀来县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市拘留所(看守所)。

◎二零二二年一月五日,房山区长沟镇派出所和韩村河镇派出所七、八个警察到五侯村杨多慧家,将她带走,拘留在房山区看守所。

◎在顺义区工作的孙源隆、张博武,一月八日被绑架,关押在顺义区看守所。二人系河北省唐山市人,软件程序员。二人被非法关押一月后,被非法办理了取保候审一年。

◎一月十一日上午,平谷国保大队、兴谷派出所、山东庄派出所警察在鱼子山村治保的带领下,对该村于海龙非法抄家、绑架。警察抄走大法书及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后被非法关押在平谷看守所。

◎延庆度假村宋三、张姓法轮功学员,于一月十二日,在大街上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被便衣发现,被绑架。

◎一月十三日(十四日),房山区大石窝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在家的石窝村续学坤、白淑慧夫妇。

◎失踪多日的北京周利,一月十六日前发现被绑架关押在山东省烟台市福山看守所。

◎一月二十三日,昌平区鸿福苑小区焦淑英被昌平公安人员从家中绑架,非法抄走两本挂历和几个读卡器,后被非法关押到昌平看守所,二月二十三日安全回到家中。

◎一月二十五日,朝阳区夏春凤给朝阳区常营派出所所长送劝善信时,被绑架送朝阳区看守所,于二月十二日回到家中。十三日丽景园居委会派人在家门口监视,直至残奥会结束。

◎一月二十六日,密云区西田各庄乡河北庄村党凤霞被西田各庄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

◎二月二日,密云区西田各庄派出所警察三个人翻墙、上房闯入了来秀春家,强行将她绑架到密云国保大队,又拉入医院遭几个警察野蛮的按住强行抽几管血,还给做核磁。后送到拘留所不收送回家。

◎二月八日消息,北京收容遣送中心(可能也叫盲流流动人员遣返处)非法关押了十一名到期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回家。

◎二月二十四日,密云区王志勇在讲真相时被人诬告,被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到密云拘留所。

◎明慧网报道,二零二二年一至二月份获知中国大陆四百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警察绑架,最严重地区依次为:河北省,辽宁省,山东省,吉林省,北京市(二十人)。

◎三月四日,平谷区金海湖镇派出所警察还有其它未知人员来到平谷区金海湖镇洙水村杨佩利家,杨佩利被绑架抄家,当晚被儿子接回。

◎三月五日,“两会”期间,密云区西田各庄乡康各庄村来秀春又一次被警察绑架抄家,李姓警察和几个协警不从大门进,而是爬墙上房,绑架一名只身在家的老年妇女,强行把来秀春送到拘留所,拘留所拒收才送回家。

◎三月六日中午,北京谭守礼、刘凤蓉到顺义区李桥镇芦各庄村出租屋取东西,被蹲守的警察绑架,同时把打印机、电脑、工具等统统搬走,二人被非法关押在顺义区看守所。四月十三日刘凤蓉回到家中。谭守礼原在中国作家协会下属文艺报社任总务科科长,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判刑十年。

◎大兴区张玉华,三月七日在家中被大兴区林校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送往大兴大洼看守所。

◎朝阳区新源里张芳在公交车上讲法轮大法真相,遭人恶意报告,三月九日被非法关押到北京市豆各庄第一看守所。

◎三月十五日下午,怀柔区泉河派出所副所长带领七、八警察闯入退休教师张秀华(现年七十五岁)家非法抄家,绑架张秀华到派出所;因体检血压高回家;第二天又被绑架到看守所,“取保候审”放回。张秀华遭长期不断骚扰。

◎三月二十日,丰台区长辛店派出所和街道人员非法入室绑架李姓老年女法轮功学员,第二天转给西城区白纸坊派出所(原居住地派出所),后因检查身体不合格,被“取保候审”回家。

◎三月二十八日晚,在朝阳区工作(会计)的李丹丹(女,三十五岁,河北省晋县尚村人)发真相资料,被监控拍到并跟踪。当晚高碑店派出所警察入家中将李丹丹绑架。二天后转到朝阳公安分局。

◎昌平区八十多岁法轮功学员齐菊荣,于四月八日被当地警察以“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教组织,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绑架(逮捕证:20022-50079),被非法关押在昌平区看守所。

◎四月十五日晚,海淀区国保伙同北太平庄派出所一大帮人带领撬锁人员强行撬锁,破门非法侵入王林家,绑架王林到派出所;十六日强制送急救中心,被警察用绳子捆绑强行做心电图、抽血,又送海淀办案中心,晚押送回到派出所,说等候王林居住地东城区安外派出所姓魏的警察来接押送王林回家。

◎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朝阳区韩非女士被朝阳公安分局和平房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并绑架,过程中警察用万能钥匙打开抽屉,抢走了大法书籍还有三四百元现金、手机、iPad和电脑。只有电子设备返还给她家属。四月二十三日下午韩非被“取保候审”释放回家,遭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年初以来,韩非遭到频繁骚扰和监视跟踪。

◎四月二十四日,中国人民大学社区陶姓片警打三次电话骚扰祁迎春,她没接电话。下午三点多海淀区分局及海淀派出所七、八个便衣警察到人大校园家属楼祁迎春家砸门,把门上的猫眼孔、门外的摄像头糊住,断电、断网线。随后撬门,砸烂门闯进室内,把所有的箱子、柜子撬开锁,抢劫走大法书七八十本、法像及两台台式电脑、一个笔记本、播放器三个、手机等,家里的监控设备也一并抢走!家里父母留下的、收藏的一些古书、古杂志被拿走多少不知道,原版藏书《二十四史》、《中国军事史》两套书被抢走。随后祁迎春被挟持到海淀办案中心,强制滚手板、抽血、做心电图、B超、验尿等,非法关在海淀办案中心二十四小时,说疫情不收,所谓“取保候审”一年,随时传唤。

◎四月二十七日,朝阳分局徐姓警察带一帮人闯进杜贵芹家,抢走师父法像、两本《转法轮》,几篇新经文,法轮图,把她绑架到派出所,以在家炼功为由判刑拘十四天。因检查身体高血压停止执行,于次日凌晨三点多钟被送回家。

◎四月二十九日,昌平区阳坊镇白虎涧村王全有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报告。被昌平北流村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及炼功用的播放器。后把王全有带到派出所关押二天放回。

◎五月六日,密云区大屯村马志慧去超市买东西并给超市人员讲大法真相,被人打电话报告派出所,马志慧被绑架非法抄家。当天夜间放回;五月七日,不老屯派出所警察又到马志慧家给她强行抽血。

◎五月十三日晚,顺义区陈立峰和史彩红讲真相后,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在骑电动车行驶的路上被平谷区国保(据警察说他们是国保)假借问路绑架。第二天,国保带着王辛庄派出所和大兴庄派出所警察到陈立峰和史彩红家非法抄家,师父法像、全套大法书及电脑、打印机等非法抄走,连放在家里打工挣的钱约三万六千元生活费也抢走了,两轮电动车被扣在王辛庄派出所。两夜一天后,因疫情看守所不收人,陈立峰和史彩红被所谓取保候审放回家。

◎昌平区孟广琴给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报告,五月二十日被昌平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孟广琴老人慈悲的不断给警察及相关人员讲真相,经过六小时后平安回家。

◎顺义区李遂、孙德利遭南彩派出所警察绑架。六月三日,南彩派出所警察拿着北京市公安局的逮捕证不由分说将孙德利绑架。先将他送到顺义区医院体检,又拉到南彩派出所关押二十四小时,之后做了取保候审放回。

◎六月九日晚,朝阳区马秀云、唐平顺被朝阳区分局国保、610、太阳宫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抄走法像、大法书多本及电脑、打印机等个人物品。随后将他们带走进行体检、照相等,后看守所拒收取保回家。

◎六月九日晚,朝阳区王玉玲在外边讲真相劝退时被人诬告,南磨房派出所出动二名警察将王玉玲弄到警车上,王玉玲继续给警察讲真相,劝他们善待大法,给自己留后路;警察坚持到王玉玲家抄走师尊法像及台历等;到派出所体检后,取保候审,夜里十点多让家人接回。

◎六月十四日,通州区国保、张家湾派出所警察到缪伯君家抄家,非法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五十多本,缪伯君被绑架至通州区看守所,当晚取保候审回家。

◎六月十五日,丰台区马家堡派出所绑架一孟姓法轮功学员,后取保候审放回。

◎六月十六日下午,丰台区石榴园派出所六个警察闯入刘佑平家中抄家、绑架,抄走大法书籍十九本,还有播放器、U盘等。刘佑平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后放回。

◎六月十七日,上午,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宝玲、崔会文,被大红门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关押至十八日后回家。

◎六月中旬,海淀区七十二岁的许鲲女士被片警与王某、金某及几位不知姓名的人到家骚扰和威胁:等疫情好转送她去“转化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