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利益之心的三次经历

Print

【圆明网】法轮大法让我学会了宽容,为他人着想,善化矛盾,善待众生,远离了患得患失的烦恼,感受着修炼的无限美好和大法的光明与殊胜!当然这有一个过程。
那是在我修炼大法之前的事。在老家有一位小学同学,我俩是邻居,他是一个开了十多年大货车的司机。一天他来找我借钱,说存款单也行,作抵押贷款,一年还本息,四六分成。

我一想这事也行,就说这事太大,我得回家跟丈夫说一声。那天正好是周末,丈夫在家,我和他一说,他也同意了。同学就打了个借条,留了个电话,就让同学把家里仅有的五万四千元存款单拿走了。

我和丈夫做着美梦,想着一年后还本归息,还四六分成。没想到一年后没见到同学,银行找上门来通知:你的三张存单抵押贷款了,办完后还余二百七十元,让我到银行去领。我一听就懵了,着急的说:“这么大的事,你们也不提前告诉我们,说扣就扣了,那可是我们的全部家业,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欲哭无泪……

等丈夫下班回来和他一说,他更生气,大吼:“你马上给我要回来,现在就去!”我找到电话马上联系借主,问他为什么这样?他说他在外地,一时回不来,劝我别着急,见面再说。

三个月过去了,没见人影,我就给老家的弟弟打电话说了实情,弟弟说:“快到中秋节了,他可能会回来,见到他时马上给我打电话。”

中秋节前一天晚上九点来钟,弟弟来电话说他回来了,于是我和弟弟马上打车去了他家。他看到我们,有点惊慌。我问他为什么不守信用?他一直好话连连,就是不说实情,最后给了我三千元,打发我们走了。快到年底我们又去找他,好说歹说的又给了我一千元。我一看他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一听说他回来我就赶紧堵他,两年多来堵过他不下十趟,可一共才要回五千元,连本息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第二年再去堵他,他都是一百二百的打发我,或者根本不给。变着法的要也要不来,但他又不说不还我,真是急也没用!

一九九九年我修炼法轮功了,学习师父的《转法轮》,我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这都是我自己的业力造成的,都是我自己的难啊,是师父为了提高我的心性利用了它,让我去这利益之心啊。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向内找,认识不高,只知道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因为我当了一辈子的营业员,还当了近二十年的班组长,沾了单位许多光,虽然算不上贪污,却是在利益的诱惑下而为的。比如:给生产厂家代销东西,厂家就给你好处费或送你东西;到批发站進货也是一样,最起码也会请你去下饭店,这种事不是天天有,却是月月都有,积累起来不就多了吗?这都是罪业啊!业力怎么转化?修炼了,明白了,是用这种方法消业,这不是好事吗?是大好事啊!

从法是认识到其中的因缘,以前心里的那种气恨没有了,也不再去堵那位同学了。

二零零四年底,我又打车去了趟他家,那次是专为给他讲真相的。他当过兵,是党员,很高兴的“三退”了。我没有提钱的事,他也没提这事。

到了二零零六年,儿子结婚,要买房,首付十二万。我自己只有四万,向孩子大姑借了八万算是凑齐了。可是孩子婚礼的钱还没有呀。丈夫让我向同学去要,我一想也是呀,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丈夫也不干呀,那就要要试试吧。

我想起师父讲的:“是你的东西不丢”[1]。我就抱着一个平和的心态给那位同学打了一个电话,把眼下的情况说清楚以后,我说:“你只要想办法能给我凑到两万元,能够孩子结婚用,其余的三万我就不要了,咱俩算清账了,好吗?”他立马答应,给了我账号。一周内到账了。

我心想,这是师父看到我有难处,我的心态正,符合了法,师父就帮我渡过了难关。

还有一件闹心事。二零零七年时,我家院子前边有个水沟,我想把它填平。我们本村正好有一个开大拖挂车的给人家盖楼,老板挖地基,向外清土。我和丈夫就想让他拉车土把门前的水沟填上。当时的价格是二百元一拖挂车。丈夫让他三弟给车主打了个电话,车主就给我家拉来了。我们给车主二百元,车主说什么也不要,他说土是挖地基挖出来的,不要钱。老板会给他钱,反正说啥也不要。

我和丈夫说:“这光咱不能沾,人家受大累,挣钱不容易,给你三弟五百元,让他找几个人上饭店,请人家车主吃顿饭,咱心里也踏实。”结果连叫多次车主也不干。

饭虽然没吃,三弟却没把那五百元给我们送回来。二零一零年,我家盖楼很需要钱,我和丈夫说:“这回咱盖楼你弟弟还不把钱给拿来吗?”丈夫说:“爱给不给,不给也不能向他要。”我说:“钱不多,事别扭人,有这事吗?人家拉土的不要钱,你亲弟弟打了个电话就值五百,还真行,咱们平时也对得起他……”多少年的伤疤都掀起来了,丈夫一听我唠叨个不停,就回了一句:“你还是修炼人?!”

这一棒子才敲醒了我,是呀,我是修炼人,怎么扯出常人的理来了?修炼这么多年了,我怎么还这样?这不都是人心吗?人的观念,人的思想,人的理吗?原来我还没跳出人啊,这不行啊,我得彻底清除这些不好的东西,放下常人的一切人心、观念,执着利益等一切不正的东西,站在法上,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上善待一切。

就这么一想,发现自己刚才的那些气恨、抱怨、愤愤不平瞬间没有了,生出了一种可怜他们,同情他们的心,看他们太苦,太不容易了。从此后,我对他们比以前更好了,送给他们吃穿,只要我家有的新鲜东西都给他们送。今年春天,我和丈夫把公婆留下的四间房和一个院子都送给了三弟。

还有一件事。我家楼下有二百多平米的一层楼,院内还有一百三十多平的平房,我们租给一个托管所,每年租金三万五千元。因疫情,第一学期没开学,网上授课,当然,托管半年也没收入。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学生开学时,我就只收了托管站二万五千元的房租,减了一万元,租方很高兴,因为学校周围十几个托管没有一个减租的。回家跟丈夫一说:“我少要一万,只收了二万五。”我的话音刚落, “啪!”“啪!” 丈夫就给了我两个大嘴巴,一边一个。我哈哈大笑,对丈夫说:“两个大嘴巴,一边五千,共计一万,清账了!”他看我笑的那么开心,也笑着说:“你也不跟我说一声,就自己做主了!”我说:“也是,对不起。”他也就不生气了,过去了。

过后我想:两个大嘴巴打上,为什么我不生气还笑呢?我觉的这是我人中的许多执着心已经被大法清洗的没有了,比如利益心、争斗心、怨恨心等,心中升起的是对众生的慈悲和对师尊的无限感恩!

修炼法轮大法让我学会了宽容,为他人着想,善化矛盾,善待众生,远离了患得患失的烦恼,感受着生活的无限美好和修炼正法的光明与殊胜!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修炼中的浅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