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青岛李仕海被河南洛阳警察跨省绑架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十四日,七、八个人穿着便衣到山东省平度市仁兆镇李家曲堤村李仕海家,绑架了李仕海,李仕海和他妻子的手机都被非法抢走。他妻子的手机里面有两万多元钱。据悉,李仕海当日就被跨省非法关押到了河南洛阳瀍河分局。

据说这次是网络警察看到李仕海建的微信群,当群主,发敏感链接有关。

六月二十五日,李仕海的三哥收到河南省洛阳市公安局瀍河分局的信,称李仕海现在被非法关在河南省洛阳市洛阳看守所。他三哥按照信封的电话往那里打电话,看守所的工作人员答非所问。家人已经请律师介入。

李仕海被绑架后,他妻子还要照顾年仅七个月大的女儿,无法赚钱养家,女儿的奶粉钱也失去来源。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李仕海患有严重乙肝,到处寻医问药,花去家里很多积蓄,但他的病却没有好转。一九九八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随着不断的看书、炼功,并且严格按李洪志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法理去做,事事处处这样要求自己,李仕海的乙肝病很快不翼而飞了,连他的妻子也受益了。李仕海的前妻曾经患严重的腰痛病,病重时疼痛难忍,浑身不能动弹。自从李仕海修炼了法轮功,其前妻的身体奇迹般康复了,再也不腰疼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以“莫须有”的罪名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为了还法轮功清白,李仕海多次去北京上访讲明法轮功真相,却遭到中共不法人员对他的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折磨:曾被关精神病院摧残八个月,两度精神不正常;曾经被迫害致吐血,遭受两年冤狱。

遭受高压通电、殴打,生命垂危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平度市仁兆镇派出所刘伟带领多名警察翻墙而入,把李仕海强行从被窝里拉出带走。李仕海光着脚被带到派出所后,刘伟、代玉刚等人把李仕海扒光衣服埋在雪窝里,用凉水浇(当时零下13度),又让两人抬着石棉瓦给李仕海扇凉风冻他。李仕海没有屈服。警察又把他绑在铁椅子上,用木棍打,棍子被打断,又用一把笤帚打,直到打没了,又用铁棍打他的脚踝骨,逼迫李仕海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李仕海始终没有屈服。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雪埋

被酷刑折磨四天后,李仕海被送进平度看守所。在那里犯人对他拳打脚踢,他绝食抗议十三天,被野蛮用盐水灌食四次,鼻子出血,生命垂危时,被送进平度中医院抢救。不法人员怕承担责任,在勒索李仕海家人一大笔钱后,让其家人接回家。

仁兆派出所多次到他家搜捕、抢劫,抢走两辆摩托车,勒索800元钱; 21英寸彩电一台、一台播放机、音箱,两个录音机、两台影碟机,价值160元的喇叭,及一些大法书籍。

两次被关精神病院共八个月,妻离子散

二零零二年的某一天,李仕海夫妇决定去仁兆党委要回被抢走的大法书籍,因为就是李洪志师父的这些书籍救了他们的命,给了他们健康和希望。没想到书没要回,李仕海反而被仁兆党委诱骗,党委韩玉学与村支书李言臻将他送到平度市同合精神病院摧残。

在那里,李仕海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不法人员强迫他吃药;用电针电他;逼迫他骂师父、骂大法。就这样李仕海被摧残了一个多月,中共人员又勒索其家人两千四百元钱才将其放回家。

精神受到严重摧残的李仕海出现了精神不正常症状,常常在半夜被惊吓起来。二零零三年他的症状愈加明显,使他无法正常生活,最后导致夫妻离婚。

二零零四年,通过坚持学法炼功,恢复了健康的李仕海又一次去北京上访,被仁兆党委劫持回来。中共不法人员再一次将李仕海关进平度市同合办事处崔家庄后面的精神病院摧残,这一次李仕海被摧残折磨七个月左右。李仕海的大脑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记忆出现问题。

李仕海曾被看守所迫害致吐血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李仕海在集市上卖茶叶时,被莱西市店埠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莱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转关到莱西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六月十四日下午,律师到莱西市看守所会见李仕海,得知他自被绑架后就一直绝食抵制迫害,遭看守所狱警野蛮灌食,致使他吐血。在会见过程中,律师看见李仕海还在吐血,并发现他身体极度虚弱,头上有几个大包。

此次李仕海被冤判两年,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结束冤狱回家。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山东青岛平度市610人员从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仕海,并非法抢走大法书和笔记本电脑,三部手机及微信里的一千元钱,同日,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有关人员到双泉镇北付村骚扰李仕海的岳母,并让其替不知情的女儿签字,当日晚,李仕海被接回。平度610逼迫其家人签不炼功不学法的保证。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