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两口修大法 心里装的是众生

Print

【圆明网】老伴今年八十二岁,我今年八十岁,我们夫妻住在一个县城,都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同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
修炼前,我身体非常虚弱,胃炎、十二指肠炎、血压低、胆囊炎、有时晕倒在地,四肢无力,中西医、偏方都治过,也没治好。单位同事告诉我,他自从炼了法轮功后,眼底出血的毛病炼好了。就这样,他领我到炼功点,早上到公园炼功,晚上学法,不到半个月,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无病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了。

丈夫看我吃了二十多年的药没治好的病,炼功十多天后,病就好了,亲眼见证了师父的伟大。因此,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们把这么好的功法告诉有缘人,不长时间,我们家就成立了炼功点,最多时炼功人数超过三十多人,他们都受益匪浅。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刚开始,家里的炼功点也没人来了,我和丈夫同修到附近的村庄去看看他们怎么样,到同修家还没五分钟,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就跟進来了,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他们就把我们带到派出所。我们每人被关一间屋,警察打我们,丈夫的眼被打出血了,他们用带水泥的三合板把我的脸打变形了。在派出所,我们被关了一宿。第二天,商业局保安王局长和我们单位的人把我们拉回到单位的传达室里,关了一个星期,罚款五千元,才放我们回家。尽管这样,也没改变我们坚修大法、坚信师父的信心,因为我们深知,师父没有错,师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为了救度被谎言毒害的百姓,特别是中共上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了很多人。我和老伴天天出去讲真相,发资料。为的是能让世人早日明白真相,在大灾大难中,能躲过劫难。我们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一路风风雨雨,自行车就报废了两辆,大小车祸共四次。

最严重的一次车祸发生在二零零六年七月份,我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大三轮车撞飞,自行车报废,穿的鞋撞飞到草丛里;按当地的说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早就没了。几次车祸,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都安然无恙。

迫害刚开始,我就在墙上、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还师父清白”,挂条幅、贴不干胶等。有一天早上三点多钟,我自己去贴不干胶,有三条大狗挡着我的去路,我非常害怕,不自觉的喊;“师父救我!”三条大狗立刻就跪下了。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们。

有了大法真相资料后,我们就利用中午和晚上八、九点钟发资料,打语音电话讲真相。无论城里、农村集市都去发。在大集市发资料,很多卖菜的商贩都认识我们,有的就直接要哪一期的资料,他们也都知道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买菜不挑不拣,也给世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近两年,中共还搞了大面积的“清零”骚扰,由当地六一零带着派出所的两个人和商务局两个人,共五个人到我家。我从大集回家,碰到有从我们家抄走大法书的、有拿师父的法像、有拿法轮图的,我看到后,马上夺下师父的法像,抱在怀里,说:“有我在,就有师父法像在。”

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们说,炼。我说,我一身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单位,谁都知道我是个病秧子,没有人关心我,炼法轮功后炼好了,你们却来阻挡我不让我炼。他们抢走了我三本《转法轮》。

第二天,派出所又来两个人,叫我们写检查,和不炼功的签字,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并告诉他们,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你们不要听信谎言,昨天你们抢走我的三本书,你们也应该签字和写检查。不多时间,他们可能明白了一些,就走了。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我和丈夫中午到山区发真相资料,到后,我们就各发各的发了十本左右。那时我已七十八岁,我过一个小沟,没站稳,就从三米左右高的沟坝上掉到下面一个空屋里。屋里有张床,我晕在床上,醒来后,看见有个包,里边有真相资料,这才想起是我和丈夫来发真相资料的。这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到院子里一看,到处都是草。我的脚肿了,只能爬行。我爬到南边那里,没有门。我又向另一个方向爬,看到草丛里一颗桃树,上有三个桃,我把三个桃都吃了。我悟到,是师父叫我快逃出去。

爬到西面是两扇旧式的木门,外面是锁着的。那时,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就求师父把门摘下来。我坐着向上抬门,两扇门就错开一条缝,我就爬了出来。

那时已是下午五点多钟,爬也爬不动了。来了一对年轻夫妇,我求他们帮我送到城里,他们不送,男的打了110电话。一会儿,车就来了,问我们来干什么?我说我到山区游玩,掉下来了,要求他们送我回家。他们说,等我们先吃点饭,再回来。

我身上还有没发完的真相资料,身边来了三个小孩,我就求他们把真相资料藏起来。他们说:行。

一会儿,110的人来了,就要我的包,说把你包里的身份证拿出来看看。我说,没拿身份证。他们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才打了120救护车,把我送到城里中心医院。老伴根本找不到我,没办法,他自己回家了。

到了医院,大夫叫我拍片检查,我告诉他们,我的脚骨头没坏,不用拍片。我也没有钱,找车把我送回家,再给钱。我坚决不拍片子,他们没办法,只好打了110,送我回家,

回家后,胸部、脚、腿却肿了。第二天吐血,在床上躺不下,坐不起来,大约一个月后,才能下床,没上医院。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每次发生重大的事,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是在危难中救人,是在做宇宙最正的事,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终于闯过来了。

再说说我老伴,在前年,感觉身体不好,一个多月不愿吃饭,整天迷迷糊糊的样子,很难受。看他那个样,我都掉泪了,我说,你上医院吧。老伴坚决不去,拖着疲惫的身子,去给师父敬香,师父看到了他这颗坚信师父的心,师父对他笑了。他的身体慢慢恢复好了。我们家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现在,我和老伴除了在家学法、炼功、到学法小组学法外,每天都是开着小三轮车出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心里装的是众生,只要所有的生命都能得救,我们吃多少苦也感到很愉快,心情开朗。

总之,在师父的洪恩浩荡下,今世能当师父的大法弟子,我感到很自豪,我们虽然八十多岁了,从没感觉有这么大的岁数,身体很好,心性也得到提高,遇事不和别人争吵,天天生活的精力充沛。

请师父放心,我们一定听您的话,学好法,多救人,努力做好您交给的三件事。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