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不明真相的家人转变了

Print

【圆明网】一九八三年十二月,胶东半岛下了一场三天三夜的大雪,温度急剧下降到零下几度,在我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儿子凌晨一点多钟出生在冰冷的乡村医院里。
第二天,我们就回到了仅在暑假时住过了十几天的家。那时的家没有顶棚,没有任何取暖设备,棉被是一抓一个窟窿的破棉絮。时节的寒冷,环境的恶劣,孩子不大健康。而我七岁就得了严重的痔疮的身体,这时病的更加严重,一下子身心跌入了低谷。不到孩子满月,我就右肩肿痛、后背酸痛,昼夜难眠,整个人消瘦了十七斤。我公公说,人家坐起月子都很胖,咱怎么就很瘦呢?我心里的委屈、身体的痛苦,无法言表。为了治病,我吃过了上万元的中西药,无数的偏方。最后的结论是,月科的病治不了。

一九九七年,我娘家三人先后修炼了法轮大法,在我卧床不能上班时,妹妹教我打坐学法,因那时她也上班,没有多时间教我炼动功,可没想到的是第三天我就能下地了,一周后我就又回到了单位上班。我本想再学学动功,没想到江氏集团就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

丈夫在邪恶的控使下,发现了我学大法、炼功,就对我大打出手。他不在家时,我就抓紧时间,能看书就看书,能打坐就打坐,后来他不但不让我到婆家及其婆家的亲戚家走动,而且联合我娘家及婆家所有不明真相的亲戚对我围攻、监视,让家人对我保持距离,没收我的工资,切断我的日常花销。他撕毁过大法书,诋毁过师尊,杜绝同修到我家,甚至对我的修炼大法的哥、妹,只要见到就驱赶。

家里的环境实在不行,我就到办公室学法、炼功,后来又因为我在单位讲真相、在校园墙外写真相内容,丈夫发现后主动告发给领导和公安局。

面对旧势力的迫害,我心力交瘁,对丈夫产生了强烈的怨恨心、仇恨心,甚至时常发正念让他遭恶报,可是他的迫害也越来越升级,离婚不成就分居,不让我搬到楼上住,我自己租房住了六年。

师尊说:“有一些人有这种情况,家里人反对。那还是看你自己,反正是走入修炼就会有考验。”[1]

通过静心学法,与同修交流,我明白了,我是刚得法的学员肩负着个人修炼与证实法救众生的双重使命,修炼要还业债,要证实法,要救度众生。但我没做到呀。我得法时是瞒着他的,因为我考大学时他一次次不让我考成,当我读大学时,他又搞婚外恋,几乎毁了我和这个家,觉的他人品太差不配得法。所以只要是他一走進家,正在听法的我马上关闭收录机,他此时就神情大变,说:你听的什么,为什么怕着我?我认识到,这是我的不善不慈悲,导致了邪恶的生命对我和丈夫及众生的迫害,不但导致他身体每况愈下——糖尿病综合症,眼睛失明做多次手术,腿脚肿胀严重,行动不便。而且也导致家庭不和,给大法抹了黑。

为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为救度丈夫和世人,我必须放下对丈夫的怨恨,当自己放下了对丈夫的仇恨心、争斗心、看不起他的心,主动陪他医治时,叫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吭声了,以前他是大叫大嚷的叫我闭嘴,不然就赶我走。在家我当着他的面炼功也不干扰了,默默的看着。

为了挽救我娘家及婆家不明真相的亲戚们,我想尽办法接近他们帮助他们三退。首先在修好自己上下功夫,每天学法炼功,身体健康精神饱满,体现出修炼人的风貌来,其次,在利益面前不争,随其自然。在单位,我尽心尽职干好自己的工作,年终的业务考核我创下了五连冠的佳绩,但每次评优秀、晋职称,我从不主动报名、不争抢。

在家庭里,由于我母亲儿子多,到最后把老住房给了小儿子结婚用,自己没地方住,是我和妹妹出钱买了一栋旧房给二老住下。我母亲九十三岁离世,在她生前的五年中,眼睛双目失明,又是裹小脚的,她的吃喝拉撒几乎全是我一个人照顾。我父亲八十五岁去世,生前瘫痪在床,平时的洗澡翻身,特别是夏天,臭气熏天,儿、孙、媳妇谁也不愿意到他家看看,全是我和母亲照顾。我的嫂子们逢人就说,我家她二姑可不赖,两个老人多亏她照顾,使我们省了心。我的七个侄女说:姑姑,你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有你这样的好姑姑而骄傲。我对她们说:是大法给我们家族带来的幸福,你们只有同化大法才是真正的自豪骄傲。她们都答应着说:好啊,知道了。

我的小哥和三哥由于受邪党宣传欺骗,对我们很有偏见,多次配合村委、派出所骚扰过我们。他们十几年中除了大年初一早晨外,再从不到我父母家,更谈不上到我家了。父母去世后,他们私自套上锁强占我们买的房,其他亲属知道了忿忿不平,叫我把房子要回来,我没动心。我想等他自己给我说明缘由。没想到几天后,我三嫂理直气壮的向我要房产证,我问她:为什么要给你呢?她说父母去世了就应该给她。我什么也没说就给了她。

今年春天,我听说她姑娘得了甲状腺癌,我主动跟他们联系,一同去看望了,他们很是感动,见面后我再一次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三嫂当场表示学法炼功,一直与我保持“距离”的侄女也表示看书学法。接着我给他们放师尊的教功录像,我三哥觉的很不好意思,连声说:对不起,大妹,我以前上当了,真不知这个功是真的、是这么好。

我公婆生前尽管他们明真相做了三退,但是为了自保,还是助纣为虐,认可了我丈夫与有夫之妇的婚外情。历年过年过节,尽管不让我進他们的家,我仍然按时拜访,给他们添置衣物。二零一七年我公公去世,出殡那天,我婆婆对我说:我谁都对得起,就对不起你呀!

目前,我娘家和婆家六十多人全部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其中九人开始修炼大法,原来中途不炼的大嫂又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二十多年的修炼,凭着对大法对师尊的坚信,师尊保护我走出了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做事心、向外找的道道漩涡。在最后的时刻,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跨越显示心、求安逸心和亲情的关卡,随师把家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