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七台河市谭凤云两次遭诬判迫害经历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母亲节这天,七台河市公安局出动了四个区的警力,几乎在同一时间绑架了十七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大多数是善良母亲),然后不断地欲加之罪,拼凑黑材料,罗列所谓的“罪名”,最终将九位法轮功学员谭凤云、于桂华、吴旭姝、张桂荣、李褓华、王晶、赵春阳、张兰君、王元菊非法判刑。

下面是谭凤云女士诉述其两次遭绑架构陷、枉判入狱的遭遇:

我今年六十一岁。修炼前,我身体一直不好,得的是结核性腹膜炎,常年打针吃药,病情不见好转,一家人着急上火,生活条件也不好,我丈夫上班挣的钱还不够我打针吃药的,生活特别艰难。我家务活也干不了。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法不到一周,病就全好了,完全好了。我跟丈夫说:我的病好了。他说:这也太神奇了吧!特别的开心。

第一次被非法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全国警察到处抓人、打人,非法拘留、判刑。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的一天早上,七台河市戍企分局梁姓警察等五、六个人闯到我家,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把大法书全部抢走,还录像、照像,并把我绑架到戍企分局。从早到晚轮番审讯我三十八个小时,问我书是通过谁买的,资料哪来的,都和谁接触了。我不回答。他们把我铐在铁椅子上,头顶上用一个大灯烤着。一会喊一会拍桌子,软硬兼施。我不配合他们。姓梁的心脏病犯了。后来他们把我的电话本拿到了手里,说去查电话。我当时有一念:不许迫害其他同修!你们啥也查不到,也打不通。不一会他们就回来了,果然一无所获,他们这才结束审讯。然后把我带到医院体检,又送到七台河第一看守所。过了几天,将我构陷到新兴区检察院、法院。

酷刑演示:铁椅子

我丈夫单位的领导很有正义感,发话叫单位同事不惜代价把我捞回来,不用上班。

而我丈夫的一个战友是七台河第一看守所管食堂的,我丈夫给他打电话让他照顾我一下。第二天早上点名时,这个警察对我说:就是你呀,还炼法轮功,要是我早就和你离婚了。他不但没有照顾我,还说了这么一句要了他命的话。我当时没往心里去。三个月后,我被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四年,监外执行。回家后一个多月吧,我丈夫对我说,他在看守所的战友死了。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星期天,也是母亲节。我丈夫和儿子还没起床。就听到外面的敲门声,我去开门,闯进六个人,说是茄子河派出所的,来了解情况,让我跟他们走一趟。我心想,我跟他们走警察也就都走了,家人好把大法书都放起来。我跟他们上了车,到了拐弯处看到不对劲,我说:“你们不是说上派出所吗?这是往哪走啊?你们这不是骗人吗?”其中一个姓关的说:“骗你怎么了?”

就这样我被绑架到茄子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领头的叫李建国。之后警察又返回我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电脑、打印机、手机、打印纸、所有的大法书全部抄走。我对警察说:“我炼法轮功是为了强身健体,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而已,没有违反国家任何一条法律。你们这样对我,对你们自己不好,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没有好下场。”

后来他们把我向两高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拿给我看:这是你写的吗?我说:是。他们问:你为什么控告江泽民?我说:“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的罪魁祸首,我是根据政府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发布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要求控告的。所有跟随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的都会遭报应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国级官员不都纷纷落马了吗?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等等,信不信由你。”

国保警察李建国亲自审讯问我:打印机、电脑、大法书从哪来的,跟谁联系,是谁提供的。我说:是我自己的,没和谁接触,我也不认识谁,我自己在家炼,都是我的。他们反反复复的讯问了一天,从早上到晚上七点。之后就把我带到茄子河社区医院,做了各种体检,透视、采血、测血压。过了几天,他们审讯了我几次,就把构陷我的卷宗送到茄子河检察院。

我又被关到七台河市第一看守所,在304监号,共十四人。那里生活很苦,一天两个窝头,汤里泥、沙、虫子什么都有,要想吃好一点,得自己花钱买,还很贵。我就把家里送来的吃的分给她们。我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谈举止,不管她们犯了什么罪,岁数大小,我都尊重她们,不歧视。她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所以对我也挺好,我讲真相她们也不拦,很多人我都给她们劝退(退出邪党组织)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末,茄子河法院对我非法庭审,律师做了无罪辩护:法轮功信仰自由,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我所有大法书、打印机、电脑都是合法的。但是无论律师怎么辩护,中共法庭都充耳不闻,不采纳,最后用莫须有的罪名(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给我定罪。我上诉。二零一七年四月末,中级法院来了两个人,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所谓庭审。过了几天中级法院的人来送判决书,写着维持原判。我喊道:你们会遭报应的。

我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这天,离新年还差十一天,

一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我就被单独关到边库里迫害,一个犯人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逼坐小板凳不让动,播放诽谤污蔑法轮功的光盘,每天反复播放,同修间不许说话,而法轮功学员不让出屋。由于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迫害,我的体重仅剩104斤。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有个伊春的同修被迫害得身体瘦得皮包骨,检查是肠癌末期,后来我接近她,因为不让说话,有人看着,我找机会给她背《洪吟》,加持同修正念。看同修很难走过来,我抓住同修的手说:牵着师父的手不放,不能扔在这里给大法抹黑,鼓励同修。同修很有毅力,正念强了,终于战胜了病魔,健康地回家了。

有一次体检,看到有一同修是被两个刑事犯扶着出去的,我看到心里特别难受,回到监室感觉不舒服,然后肚子疼痛难忍,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错了,跟同修动了情,发正念,求师父,清理自身的空间场迫害大法弟子身体的不健康因素,一天时间就好了。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时时刻刻正念才行,把自己摆在修炼中才能走出来。

有几个刑事犯,刑期很长,为了早日减刑回家,她们特别卖力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同修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得不能自理。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