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会议员等政要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以色列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特拉维夫大使馆前集会,抗议中共对法轮功长达二十三年的迫害。以色列国会议员莫西·拉兹(Mossi Raz)等多名政要发来信函或到场声援,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以色列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特拉维夫大使馆前集会

以色列国会议员莫西·拉兹(Mossi Raz)特地发来信函,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他在信中说,二十三年来,(中共)对你们的残酷罪行一直在发生着。全世界都知道,并默许这些暴行继续发生。这是人类已知的最严酷和最残酷的罪行之一。

“我们要求中共停止活摘器官,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允许言论自由、行动自由、修炼自由、思想和信仰自由。”

他说,感谢你们传播真善忍。感谢你们不断追求提升自己和社会进步。感谢你们继续与难以想象的邪恶和压迫作抗争。也许,这是我们反迫害的最后一年。

以色列前国会议员、前政府部长纳坦·沙兰斯基先生(Natan Sharansky)发来视频演讲。他在视频中说:“我们必须提醒自己,独裁者之所以变得强大,是因为我们有恐惧。当我们揭露这些政权的真实本质,而不是害怕它们时,我们会变得更强大。”

以色列中国事务专家兼评论员诺姆·奥尔巴赫(Noam Orbach)用希伯来语发言,然后他又用中文向使馆工作人员发表讲话。

他说:“就在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迫害的几个月后,我去了中国。我每天都目睹中共的污蔑宣传,他们实际上是在煽动人们反对法轮功学员。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走近我,递给我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什么是法轮功。在以色列,法轮功是合法的,而在中国,法轮功学员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回到以色列后,我开始研究亚洲和中国。”

他说:“中共在以色列制造恐怖气氛,让人们对敏感问题沉默。很惭愧,我也受到了影响,想避免出来参加反迫害示威游行。今晚,我在中共大使馆门前打破了自我审查,说出了我的心声。”

以色列化学家、分子生物学家和专利编辑托马斯·古特曼(Thomas Guttmann)博士说:“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中共利用了自由市场,但并没有放弃其政治恐怖主义和邪恶运动。中共威胁到所有的邻国,也想接管我们的国家、工厂和重要的战略项目。中共被抓到在以色列政府办公室安装监听设备。中共威胁采访台湾政要的以色列记者,中共与伊朗签署了军事和情报合作的巨额协议,中共可以轻而易举地伤害九百万以色列人的自由。中共是以色列主权和安全的最大威胁。”

巴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的魏斯教授(Hillel Weiss)将中国的政权定义为“杀人不眨眼政权”,并表示应该抵制中共,直到中共停止谋杀、停止活摘器官。

魏斯教授是复兴古代犹太教法庭机构“新公会”的一员。他在集会上的讲话中提到,几年前,新公会成员讨论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话题,并采访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和受害者。裁决内容如下:新公会在他们的最终决定中说:“中共必须执行二零零七年春天颁布的中国法律,该法律将停止未经审判的杀戮和未经同意的器官摘取。”

巴伊兰大学物理学博士拉比迈克尔·阿夫拉哈姆(Rabbi Michael Avraham)说:“人们普遍认为,一个国家存在的有效性源于它保护其公民的承诺。当一个国家不这样做,甚至使用它的权力来伤害它的公民们,这样的国家有什么存在的正当性和有效性?我呼吁我们国家的代表停止与中共合作,表达我们的声音,宣布我们不准备对此保持沉默。我们的总理一直在谈论犹太人大屠杀,他必须对中国发生的针对人类的最残酷罪行表示警惕。它属于大屠杀的范畴,我希望每个珍视大屠杀记忆的人都(对中共的迫害)表达反对意见。”

“犹太之心”党的领袖、反对向种族灭绝国家提供军事援助的活动人士埃利·约瑟夫(Elie Joseph)先生说:“为什么中共不接受法轮功的原则真、善、忍?中共为什么镇压折磨他们,甚至杀人?因为这些美德把我们和我们的灵魂联系在一起。但共产党想要我们对自己变得陌生。没有真、善、忍,我们会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把人当作陌生人,变得残忍。”

“自由人民”党主席、人权活动人士亚当·阿提亚斯(Adam Attias)说:中共政权对世界上每一个民主国家来说都是一个明显而直接的危险。对于那些支持主权的人,对于那些主张独立和人权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明显而直接的危险。

以色列法轮大法学会主席瓦迪姆·别列斯特斯基先生(Vadim Berestetsky)说:“在所有来自中国的报道中,最让我震惊的是关于六十多岁、七十多岁和八十多岁老年妇女的消息。他们被警察折磨杀害。任何正常人都无法理解你怎么能对一个年长的妇女动手。但在共产主义中国,折磨甚至杀死一名年长的妇女的警察从政权那里得到金钱和好处。”共产主义政权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军队、警察、巨大的经济资源和宣传产业,它们害怕信奉真、善、忍的人。”

“我遇到了从中国劳教所被释放后来到西方的法轮功学员。我本以为会看到一些落魄、充满愤怒的人,想着报复的人。但令我惊讶的是,我遇到的这些人他们善良,热爱生活,充满慈悲心,他们坚信真、善、忍。他们还帮助其他被关押的人,甚至帮助狱卒了解做一个好人的重要性。他们帮助狱卒从中共的谎言中清醒过来,远离邪恶。”

他说,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是一个苦难和牺牲的悲惨故事。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伟大故事,一个给我力量和灵感的故事。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关于“真、善、忍”真正力量的故事。中国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选择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换取他们做一个好人、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有同情心的人。或许迫害持续这么久,是为了给我们每个人一个清醒的机会,在善恶之间做出选择,清醒的认识到沉默的代价总是更沉重。

犹太学院“Ateret Yerushalayim”的负责人拉比什洛莫·阿文纳(Rabbi Shlomo Aviner)发表了视频演讲。他说:“你们抗议(中共)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造成的严重伤害,你们有福了。一个国家需要政治基础,经济基础,但最重要的是道德基础。因此,我们必须抗议。如果有精神和道德的人点头表示赞同地球上的任何不公正,我们的土地就会消失。”

心理学家奥兹·古特曼博士(Dr. Oz Guterman)说:“谁选择对中共针对维吾尔人、法轮功修炼者或任何持有不同意见的人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保持沉默,谁就会让世界变得更加危险。如果人们对此无所作为,无视人类面临的最大危险,就会像纳粹党上台时大多数人所做的那样。”

前政府顾问迈克尔·福阿(Michael Foa)表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让我们有机会看到,当我们允许一个残暴的政权成为国际大家庭的一员时会产生什么后果。漠视人类生命以及缺乏透明度,不仅伤害了中国公民,也迅速演变成威胁全世界的大瘟疫。中共政权必须被制止行恶,停止对中国公民的酷刑、压迫和谋杀。”

拉比迈克尔·夏基(Michael Sharkey)表示:“(活摘器官)违反了人类基本准则。这些准则要求我们不要把人体当作器官来使用,不要让人死于无法忍受的痛苦。每个诚实的人都应该知道如何在这些行为面前表达厌恶,而不应该袖手旁观。”

撒马利亚定居点的拉比阿兹里尔·阿里尔(Rabbi Azriel Ariel)表示:“八十年前,犹太人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大屠杀,而世界却保持沉默。不仅是那些不知道的人,或者那些知道但无权做任何事情的人保持沉默。那些有权可以做事的人也是沉默的,他们也无视这些可怕的行为。现在,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中国。我们是被大敌包围的小国。我们没有太多的能力。但我们绝不能保持沉默!!!”

拉比斯皮茨(Rabbi Spitz)表示:“在许多国家中,在远离聚光灯和公共信息的情况下发动着战争。这就是现在遥远的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在那里,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寻求自由的人在监狱里受尽折磨,被用作器官移植库。”

我与站在世界各地中共大使馆前的人一起,感谢那些站在中共大使馆前的人:“我与你们一起,在此呼吁释放所有的良心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