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师看护 无怨无悔救众生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历经许多魔难和考验,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有惊无险的走到了今天。回首走过的修炼路,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师父的慈悲伟大,大法的超常神奇,每每想起,我都会激动不已,对师父的感恩,我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借此次法会之机,我把自己修炼路上的部分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让同修们也见证师父的慈悲伟大,大法的超常神奇,也以此来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恩。
流离失所期间帮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四年,我地在政法委、“610”的指挥下,公安局对我地大法弟子实施大面积的绑架,关押到洗脑班迫害,最后多位同修被非法劳教、判重刑。当时邪恶绑架我时,在师父的慈悲点化和看护下,我安全走脱了,从此我走上了流离失所的修炼之路。

我走脱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去了某市一同修那里。该同修自己开了一家工厂,白天我在厂里干活,晚上与同修学法,做救度众生的事。期间,我学会了电脑操作、打印等技术,做各种真相资料供同修们救度众生。

当时,各地资料点很少,周围县市的乡下几乎没有资料点,各县市的资料点一旦被邪恶破坏,真相资料马上就供应不上了。随着我对做资料技术的逐步成熟,我就萌生了帮助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的想法。有此想法后,我就马上行动,由当地同修引见,找到乡下可以做资料的同修,然后跟同修从法上交流,等同修认识提高上来、答应做资料后,我就先帮同修买电脑、打印机、大小切纸刀、塑封机、各种耗材等做真相资料所需的一切。

那时,我没有交通工具,从某市科技大市场买好物品后,我就坐客车到乡下,有时还需倒几次车才能到达。那时到乡下的车次很少,每次我都要计算好时间,才能赶上车。到乡下下车后,再到要去的村庄就没有车了。没有车,不管路途多远,我背着东西步行到农村同修家。每建立一个资料点,我都要往返背两、三次才能备齐所需的一切。

那时,我流离失所,外部环境又比较邪恶。同修告诉我说,某市科技市场有便衣蹲坑,叮嘱我千万注意安全,甚至有同修直接告诉我不能去科技市场了。我就想,做救度众生的事,师父法身每时每刻都会保护我,邪恶不敢迫害。每次去科技市场我都正念正行,不动怕心,当然也采取一些必需的防护措施,所以每次都很顺利快速的买好所需物品。神奇的是每次坐车都顺利到不可思议,有时好象车停在那就为了等我,我一上车,车马上就走,有时我一到站点,不用等,车马上就来了,真的是师父提前都给我安排好了。

由于流离失所,安全问题是我最注意的问题,所以每次到同修家送设备,耗材等只要天没黑,我都在同修村附近的山林里、沟壑中等着,等天黑了,甚至人们都睡下了,我才進同修家。我要离开同修家时,天不亮就走了。这样村里人都不知道我去过同修家,同时也保护着同修。

备齐做资料所需的一切后,我就一步一步的教同修做资料,有的是从电脑的开关机开始教,直到做出成品的真相资料。我把自己掌握的技术毫不保留的、耐心细致的教给同修,常常忙到深夜,同修们都认真学,有时怕忘了都记下来,一般一、两周的时间同修就能独立运作,做出精美的真相资料了。

当时,我在同修厂里干活,同修每月都给我四百元的工资。四百元在当时也是不少的数目。这笔钱我的都是用于坐长途客车。到科技市场买耗材,在市里一元钱的公交车我从不舍得坐一次,一律步行。夏天背着沉重的物品,无论多么口干舌燥,一元钱的矿泉水我从未舍得买一瓶。因为从我开始建立资料点后,就再没上过班,没有经济来源,所以能节省就节省。

就这样,在流离失所的八年间,我重复着上述的过程,在一个地级市及周边的四个县市方圆几百里的范围内,先后建立了三十多个家庭资料点。八年间,我利用晚上的时间穿梭在这些资料点间,默默无闻的帮同修背设备、背耗材,解决着技术问题,做着救度众生的神圣的事。因流离失所,安全的弦绷得很紧,在同修家过夜,我从未脱过衣服睡,有四、五年的时间我从未睡过一次踏实觉。

在建立这些资料点的过程中,心性的考验也不时出现。有的同修家人反对,对我态度不好,出言不逊的情况经常遇到。不管他们对我怎样不好,我都当成提高心性的好机会,都以修炼人的博大胸怀包容他们,总是笑脸相迎。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我到一同修家商量做资料,同修同意,可她不修炼的老伴不同意,可是同修顶着压力,让我帮她建起了资料点。后来,一次我到该同修家,她老伴脸色就不好看,同修让我不用搭理他,我们就说着关于做资料的事,说着说着,她老伴就对我拳打脚踢,同修让我赶快走,我出门还没等骑上摩托车,他又赶出来了,将摩托车拽倒,并抓着我不放,我挣脱他跑了。在远处,我看到他情绪失控,当即把我的摩托车点上火。眼看着车被烧毁,我真的不舍得,因为这摩托车来之不易,是同修们凑钱给我买的,它给我带来了方便,也节省了我不少时间。虽然不舍得,我也不生他的气,毕竟他是常人。为此同修非常难过,后来她出去打工两个多月,非要把挣的钱给我另买辆摩托车,我执意不要。

从洗脑班神奇走脱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的一天晚上,某市公安统一行动,对该市大法弟子实施大面积的绑架。那天晚上我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后被转到洗脑班,双手二十四小时被铐着。一進洗脑班,我就加强发正念,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出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请师父加持弟子走出去。”我就这样一直发着正念。

在第三天晚上,我顺利的拿下了手铐。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一道金光,我马上顺着金光来到一窗前,我悟到是师父让我从这里出去。我没有多想,也没有考虑这是三楼,立即用力将窗户的铁棍扒开,纵身跳了下去,然后稳稳的站在地上。

更神奇的是,那时已是凌晨一点多了,洗脑班位于郊区,照理路上没有任何车辆,可当时却马上来了一辆出租车,我坐上车顺利走脱了。整个过程既顺利又神速,简直不可思议。我心里感激着师父,都是师父提前给我安排好了,保护着我,只需我正念去做就行了。

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因手机被监控,我被地级市、县级市公安局的十多名警察绑架,当时他们来了四、五辆地方牌照的轿车和一辆中型面包车(车上有监控设备)。一国保大队长抓住我说:“这下可抓到你了。”我被拉到一派出所地下室,审问了两天两夜,我什么也没配合他们。他们说:“你是某某省第一大案,你不说,一切都掌握在我们手中。”

第三天,他们把我转到县市看守所。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看守所,我不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什么穿号服、出早操、点名报数等等,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不是犯人,我只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背师父的法、讲真相救人、炼功、发正念。我还每天不定时间、不定遍数的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整个看守所里外都能听得到。

進看守所三天后,我就绝食反迫害。对期间接触过的人,不论是犯人、狱警、提审我的警察、检察院人员,全部讲真相。对于他们的任何要求,我一律不配合。一个国保中队长对我说:“我们一问你什么事,你就闭上眼睛,一跟你说法轮功,你就睁大眼睛。”我说:“是,因为一说法轮功,我就要和你们说明真相,叫你有个美好的未来。”

看守所狱警每隔三天就让五个犯人将我四肢和头按住,强行给我灌食一次,每次我都用尽全力反抗。后来,他们就把我关在一间屋里,不管我了,我在里面爱干什么就干什么。里面的犯人都说:法轮功有勇气,警察都不敢动。有的犯人伸出拇指向我点头。一个号长说出去后要找我看法轮功的书。

就这样,在看守所里我绝食二十六天。在被非法关押二十九天后,在慈悲伟大师父的看护下,在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所谓的某某省第一大案、已预谋好迫害我的一切解体了,我也从此结束了长达八年之久的流离失所的生活,堂堂正正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

协调本地同修,整体走正修炼路

十多年前的一天清晨,当地公安局同一时间、统一行动,对我地市区和乡镇的大法弟子大面积迫害,非法抄家,绑架了大法弟子及家人二十多人,关押到洗脑班迫害,后来多位同修被非法判重刑,损失巨大,教训惨重。

迫害发生后,几位协调人马上召集同修交流,大家一致认为整体修炼路偏离法了,才造成了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分析查找造成此次迫害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1)供应耗材的同修赚钱的问题;2)存钱存物的问题;3)手机安全问题;4)资料点没有做到遍地开花。

我从二零一二年结束了流离失所的修炼后,开始承担了本地的主要协调工作。针对以上存在问题,我与其他几位协调同修一道,在市区、乡镇组织交流,对照师父的讲法一一剖析,让我地同修整体上认识提高上来,并做了以下工作:

1)重建家庭资料点,真正做到遍地开花,各自独立。我们找到能做资料的同修后,一一跟同修交流,常用耗材一律自己想办法解决,彻底根除了以往耗材由市里同修统一购买供应的做法,让同修去掉依赖心,并且杜绝网上购买耗材,不留安全隐患。建议同修到实体店购买也是多个店轮换买,避免一次性大量购买(不存物)。跟技术同修、接资料的同修单线联系,注意保密。并且我还在乡镇教会技术同修,让资料点的技术问题尽量就地解决,一些简单的技术问题我都教给做资料的同修,简单问题自行解决。

2)做与修炼有关的事,一律不带手机。关于手机安全问题是前几年我们每次组织同修们交流的必提话题,由于重视该问题,我地同修都卸载了微信,QQ等软件。多年来,同修们只要做与修炼有关的事,都能做到不带手机。

3)不给乱法、破坏法者市场,坚决杜绝乱法、破坏法现象。十多年来,我地也出现过多种形式的乱法、破坏法现象。每次发现后,我都及时和同修们交流,针对乱法、破坏法现象对照师父的法衡量,让每位同修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给乱法者市场,保持大法的纯洁。

在大法的指引下,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地同修密切配合,走正修炼路,十多年来,我地没有发生大的迫害,尤其在邪党搞的几次大型迫害,如“诉江”、“敲门行动”、“清零行动”中,我地同修整体上没有受到迫害和骚扰,平稳地做着三件事。

结语

回首二十多年来走过的修炼路,我感慨万千。从二零零四年我流离失所失去工作到现在,我一直没有再找工作,绝大部分时间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三件事中,经历的魔难太多太多,其中的艰辛也是常人无法承受的。

我的家人也因我承受了很多,尤其在我流离失所的八年间,当地警察多次到我家骚扰、抄家,并安排不认可大法的邻居监视我。有一次警察误以为我回家了,将我家所有的地方翻了遍。值得一提的是,妻子同修和孩子多年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但他们默默的支持着我,从未有过怨言,这都令我非常感动。

但最令我感恩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二十多年来,无论经历多少魔难,无论多么艰辛,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都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每每想起师父从地狱中将我捞起,替我消去无量业债,又重塑了一个敢于走真理之路的新我,我都会激动不已,所以,无论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都无怨无悔。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苍宇间最神圣的事——救度众生,我无上荣耀!

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