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快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任务和责任

Print

【圆明网】我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炼,使我深深体悟到: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大法造就了我生命的一切。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有把自己生命的全部投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具体实践,才能实现人生的真正意义。
一、惜别服装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我所经营的服装店,就逐渐成了讲真相救人的场所、同修交流的平台、信息传递的枢纽和各种真相资料(真相书籍、册子、单张、真相币、不干胶、护身符、各类挂件等)存取的中转站。

平时我根据顾客的情况,随机给有缘者讲真相、劝三退。缘份大的,不但自己退出了邪党组织,还把多个家人三退的名单拿来。在我周围经营服装的姐妹们,也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而且相处的很好,我有什么事,她们都鼎力相助。偶遇险情,她们就帮我转移真相资料;诉江的时候,有上百位同修先后在这里交流、撰写诉状初稿,专业同修帮助做成正式诉江状寄给“两高”后,对面店铺的姐妹就上网帮助查询是否给了回执。

同修配合做的项目、活动,只要需要,我把店门关了就去。比如做传统对联、不干胶,帮助被绑架的同修家人转移物品,为被非法开庭的同修近距离发正念等。更多的是与同修驱车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挂条幅、贴不干胶。

因去农村发资料多是晚上,有时夜黑看不见路,摔跤跌跟头、走到坑里、水里的情况也是常有的。有一次在山庄发资料,往前一步就是悬崖。一辆车开过来,车灯照亮了险情,我立即退回来,感谢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

每年的第四季度,都是发放真相年历的好时节。我常常与同修一起去集市上发真相台历、挂历。我们一般都是上午十一点从城里出发,赶到集上时,就快十二点了。这时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发正念,大量的邪恶被销毁,很多赶集的人也开始往回返。我们在集头上一站,世人就围上来,抢着要年历。这样我们边讲边发,几百份年历很快就发完了。

我虽然时常关了店去做救人的事,但只要一回来就顾客盈门,生意一点儿也不受影响,我知道这都是师父赐予的。因此同修做资料、买设备需要钱时,我都毫不犹豫的捐助;流离失所的同修需要帮助时,我也慷慨解囊;同修常年在这里换取真相币,有时忘了归还或差账造成的亏欠,我都默默的拿钱补上。

同修们经常来店里交流、存取真相资料及相关物品,慢慢的引起了邪恶的注意,加上有同修被绑架后,说出了资料的来源,我也因此被绑架、抄店、抄家过许多次。但我牢记师父的教诲,拒不承认邪恶的安排,使它们每次想对我加重迫害的企图都破产了。当然,期间我也不止一次的流离失所过。但每次把空间场里的邪恶因素清理干净后,我又回到店里,继续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对因承受不住迫害把我说出来的同修,我也从不怨恨、不嫌弃,一如既往的为她们提供着方便。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的一天,我们去一个边远乡镇发放真相年历,被邪恶跟踪录像。回来的路上,我们的车被四辆警车围堵,车上五位同修被绑架。紧接着又有六位相关的同修被绑架,我们被分别关押在几个派出所。

当天晚上邪恶抄了我的家,把师父法像、大法书、播放器、手机、钥匙、新唐人接收天线等私人物品掠去。我加强发正念,心里说:谁也动不了我,一切有师父说了算,我必须回家做三件事。面对非法讯问,我一字不答、不动,也不睁眼,而且始终不吃不喝。

被绑架的同修被挟持去医院做核酸检测、查体。我一步也不走,那些警察只好用椅子抬着我上下车。他们给上级打电话说:治不了,不配合。一女警说我:你这骨头太难啃了,就像××,太英雄了。我心里说:我是真修大法弟子。这时我天目里出现了一个大石头,很清晰。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坚如磐石。他们看我这样,没给我做核酸,也没查体。第三天中午,家人把我接回家,稍事调整,我就离家出走了。邪恶不断的给我丈夫、儿子、弟弟打电话,警察和社区的人也不断的去家里、店里找我。

多位同修被构陷到检察院。国保连续给儿子打电话,叫我去检察院问情况。我一看,这服装店实在没法经营下去了,想把店退了,又难以割舍。二十年来在店里与同修交流切磋、共商救人之事的那一幕幕情景,让我难以忘怀。我走了,找我拿资料的同修怎么办?

协调同修得知这个情况后,就开始寻找能够接替这个位置的人。一位年轻女同修D出现了,她乐意接过这个店。为了让她尽快的進入角色,我带了她一段时间,使她慢慢的适应了这个环境。时隔不久,我曾给讲真相并帮助过的一个年轻人,几次来店里找我,他见不到我又不认识D,也不便问。对面店铺的姐妹看到他是来找我的,就给D说了原委。D主动与他搭话,问他有什么事。他说要请一本《转法轮》,D就把自己正在看的一本给了他,年轻人如获至宝,高兴而去。

二、全力劝三退

为躲避邪恶的骚扰,我离开了原来的家,和丈夫搬到儿子的另一套房子里居住。邪恶不知道这地方,儿子一家人也很少来。退休多年在家的丈夫又找了个看车的活儿,每天下午一点到夜里十点去上班。这样一来,我这个环境真是太清静、太好了。

这些年来,在服装店里,熙熙攘攘的人流、充耳不断的噪音,把耳机挂在耳朵里听法,心静不下来,也很难有连贯性。回家后还得收拾家务,忙了一天再学法时,效果往往不是很好了。所以这些年来,自己在学法上是有很大欠缺的。

我很快進入了一个静心学法、全力救人的状态。我适时与同修集体学法交流,带回救人资料,思绪更清晰,目标更明确。大疫汹汹,灾祸频仍,无数被中共邪党毒害的生命濒临淘汰的命运,赶快救人成了大法弟子最迫切的任务和责任。

随着天象的变化,世人在觉醒,明真相愿三退的人越来越多。只要走出去,就能讲退几十人。借着疫情,顺着世人的心理讲,越讲越会讲、越讲越自信。有时几句话,就能把人三退了。当然这都有先前同修讲真相做的铺垫在里边。

有一次在站台上,遇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士。我问道:兄弟去哪里?他说:去儿子家,儿子在公安局上班。我说:你儿子很优秀,是你行善积德得来的福份。他很高兴。我又问: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入过党团队吗?他说入过。我说:你赶快退了那个组织,抹去兽印保平安;按“真善忍”做好人,大法师父就会保佑你躲过瘟疫灾难。法轮功是救人的,你切记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遇难呈祥。他很认可,做了三退,说他知道共产党干了很多坏事。我说:告诉你儿子不要迫害法轮功,遇到大法弟子一定要善待,对他们放行。他说一定会告诉他。最后他把儿子的名字告诉我,让给他也退了。

那天晚上,我梦见一位自称是所长的,领着几个人来三退。醒来后,悟到是众生明白的那一面急着等救度,要抓紧时间与邪恶抢人。第二天我去了有很多人聚集的地方,先给夫妻俩讲真相劝三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长得高个帅气,瞪大眼睛对我说:你敢给人退党?真大胆,这里有便衣。我说:便衣他也得保命,也需要躲过瘟疫灾难,你要是党员你也退了吧,给你起个化名。他笑了,说:你注意安全。我说:谢谢你。之后,我在那里连续劝退了二十多人。

一天晚饭后,我带上一包真相册子、一百三十张不干胶,去了比较远的地方发放、粘贴,做完后已是深夜了。心想天这么晚了,丈夫在家一定着急,就求师父帮我。到家一看,丈夫加班去了,师父的安排真是妙不可言。

现在邪恶的摄像头很多,虽然我们可以正念否定它,让它不起作用,但是在人的这一面注意安全还是必要的。为此我专门做了一件黑大褂,做事前换装,做完后换装,来回俨然两个人,即使邪恶摄像头连环跟踪也无济于事。这样做起来心里就更踏实、更顺利了。粗算起来,这一年劝退的人数,比过去那些年劝退的总数还要多,此时我也更领悟到师父安排我离开服装店的意义了。

三、福伴有缘人

有一次我陪人住院查体。病房里有四个床位。五十多岁的A女士有严重的心脏病,行动不便,因疫情家人都不愿靠近她,我就帮她干一些提水、倒洗脚水的活儿。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是她却很感动,说:大姐你真好,都六十多岁了还这么帮我,看上去你就像四十岁,走路飘飘的有精神。我告诉她:我以前也是个病秧子,因为炼了法轮功,浑身的病都好了,二十五年没吃一粒药。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电视上播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为了煽动民众仇视法轮功,为他们加大迫害制造借口。你只要诚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起来。她说:“姐,我相信你,我念。”我给了她护身符,她不停的念起来。到了下午,她亲切的握着我的手说:“姐姐你救了我,我身体轻松多了,心里可亮堂了,真管用,我以后天天念。”我说:“是师父管你了。”然后她做了三退。原说要观察一个星期的,可她提前四天就出院了。她说要和我交朋友,回家叫亲朋好友都炼法轮功。

四十多岁的B女士与大法更有缘,说她婶子炼法轮功,对她可好了,多次劝她炼,只因农活多,没有时间炼。我说:“你赶快回家找你婶子学炼法轮功吧,你缘份到了,该進门了,师父不想落下你。”我给了她几个护身符,也给她做了三退。她说:“我算亲眼见证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个个助人为乐,比雷锋都好,现在像你们这样的人太少了;我回去一定好好炼法轮功,可不当人了,当人太受罪了,来住院的前一天,我在地上爬了几个小时都没起来。”她握着我的手说:谢谢。那一刻,她真象接通了电源,冥冥中唤醒了久远的记忆。

C女士说:我知道法轮功好,但不知道三退是咋回事。我说:“××党为了维护窃取的政权,通过一连串的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是真正的民族罪人;它战天斗地,反人类,让人不信神、背离神,致使整个社会道德败坏、各种灾祸频发。现在天要灭它,不退出中共邪恶的党团队,就会成为它的陪葬品,退出它的邪恶组织,就会远离灾难。”我给她做了三退,又送给她护身符。她高兴的说:“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么多,我回家也要告诉亲朋好友炼法轮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们知道法轮功是救人的,是防疫的灵丹妙药。”

四十多岁的男士J,是一个具有黑社会背景、拥有几千万资产的个体老板。在做生意时与我儿子相识,两人很投缘。我儿子在一个小区买了房子居住,他也在这里买了一套二手房,靠近我儿子居住。其实对他来说,买一套高档别墅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媳嫌他有黑社会背景,还不太愿意和他来往,可他对我家的事却很热心。

一天,我丈夫突然晕厥倒地,呼之不应,持续几分钟。缓解后,送去医院做全面检查,结果是颈左右两侧总动脉堵塞百分之九十五,需要做手术放支架。J长的五大三粗,身体健壮,此前出现过与我丈夫类似的病症,放了支架,有经验。因此这次丈夫从住院到出院,都是他帮忙。检查时,我和儿子都抱不动丈夫,他却能轻松的抱起来就走。我劝丈夫不要做手术,也不要放支架,赶快学法炼功,咱有师父管。这样丈夫白天在医院听师父讲法,晚上回家学法炼功。第四天准备做手术,一检查,医生说:好了,不用做手术了,真是奇迹。第六天丈夫就出院了,而且他把四十多年喝酒吸烟的陋习也戒掉了。

J亲眼见证了这一过程,很后悔,觉得自己当时不该放支架,受罪又花钱,想找医生理论,已经晚了。他知道是我炼法轮功,并坚持让丈夫学法炼功,不放支架出现的奇迹,对我儿媳说:“你婆婆炼的这个功一定很好,把书给我看看。”儿媳跟我说了,我也很高兴,心想这社会上什么身份的人都有,干什么工作那只是他在人中扮演的一个角色,只要他不反对大法,认可大法,就有得救的希望。何况现在世上的人都曾经是师父的亲人,都是要救度的生命呢?我把《转法轮》包好,加上护身符,给他送了去。他高兴极了,象得了天宝一样。我说:“你先好好看书,过后我再教你炼功。”他满口答应,做了三退。

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清楚的看到,那些明白真相、相信大法、走進大法的有缘人,已经得到并正在继续得到福报。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越来越多的世人开始觉醒,在疫情四起,到处封城堵区的现实中,他们更渴望免于被淘汰的命运。救人的机遇处处都有,留给我们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在今后所剩不多的正法岁月里,我要精進不怠,学好法、修好自己,倾尽全力救度有缘人,兑现誓约,完成使命,随师尊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