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名法轮功学员遭河北蠡县国保警察绑架构陷

Print

【圆明网】保定市蠡县李贺霞、王月敏、齐路欣等六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五日晚在李贺霞家里共同学习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

晚九点,一伙人突然闯进李贺霞的家,领头的是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辉和城关派出所户籍警齐丽锦,他们均身穿便装,王辉闯进在屋里,齐丽锦堵在门口,不让任何人出去。

院子里一帮武警,一米一个,站了两排,一直排到大门口特警车那里。跟随的还有镇政府的车、其它的车,车里坐着人。

王辉问:“你们干什么呢?”李贺霞说:“我们正在学法,你们是干什么的?”王辉掏出工作证说:“我们是公安的。”李贺霞问:“你们私自闯入我家干什么?”王辉说:“因为是疫情期间,你们聚会,这就是犯法,赶快上车。”那些便衣就将李贺霞的一些私人物品非法抄走。

李贺霞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在王辉不出示传唤证的情况下,被绑架到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地下审讯室。

在地下审讯室,警察不出示权利义务告知书,对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讯。他们是法轮功学员李贺霞、王月敏、齐路欣、崔树美、曹红梅、廖晓燕。

李贺霞等六人,包括一名七十二岁的老人,被非法关押四十多个小时,被构陷为“取保候审”回家。

◎李贺霞被非法审问

李贺霞被劫持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后,在厕所,对她非法搜身。第一波非法审讯李贺霞的人一个姓李、一个姓秦。他们逼迫李贺霞坐铁椅子,她说:“我没犯罪,我不坐。”他们说:“你在这,就得服这的规矩,你不坐,你试试。”拉开架势,想打贺霞。

第二波非法审讯李贺霞的是辛兴派出所的一个人和另外两个人。这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人说:“在你家抄出一大堆真相和别的东西。”他还吓唬李贺霞说:“在共产(邪)党这个圈子里,你炼法轮功就是犯法,你上外国炼行,不管。上你家搜出这么多东西来,你知道吗,你这是犯罪了,能判你个七、八年。”还欺骗李贺霞说:“你知道吗?别人把责任都推到你身上来了。”

他们对李贺霞从五月十六日下午一点多一直非法审讯到晚上十一点多,近十个小时,中间不让她休息。而李贺霞是将近七十的老人。他们非法给李贺霞录音、录像。最后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让她回家。

李贺霞回家后的第三天,国保副队长刘丽给她打电话,让她再去一趟,采集李贺霞的眼信息、采脚印,还要给她采血、采声音。李贺霞坚决反对,不配合,他们才让她回家。

◎王月敏被非法审问

两个小伙子问王月敏:“法轮功是邪教你知道吗?”王月敏回答:“法轮功不是邪教,国家规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是江泽民说法轮功是邪教,他说的话不是法律。”

他们问王月敏:“什么时候去的?有几个人,主家叫什么?”王月敏拒绝回答。他们又问:“法轮功书籍是违法的,你知道吗?”王月敏回答:“法轮功书籍不违法,新闻出版署50号令解禁了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法轮功书籍都是合法的。”他们问:“是谁发的?”王月敏回答:“是国务院新闻出版署署长柳彬杰。你们自己查去。”

他们问:“你家属电话是多少,几个孩子?”王月敏拒绝回答。他们问:“你炼功多长时间了?”王月敏回答:“我是一九九七年炼的功。我没炼功以前浑身的病,炼功后连个感冒冲剂都没喝过。”

第二天,国保副队长刘丽叫王月敏采血。王月敏说:“我不采。”刘丽说:“进来的都得采。”王月敏说:“我是好人,我要配合你,就害了你。”刘丽说:“我不怕。”刘丽叫来两个强壮的小伙子掐着王月敏的胳膊,刘丽按着王月敏腿,要强行给她采血。最后没采成,两个壮小伙把她的胳膊都掐青了。

他们拿来一张纸,上边写有什么拘禁七天的字样,要王月敏签字,她拒绝。后来又拿来一张纸让她签字,王月敏拒绝,才让她回家。

◎齐路欣被非法审问

两个警察非法审讯齐路欣,齐路欣说:“在你们问话之前,我有权知道你是谁,叫什么名。”他们说:“我们不能告诉你,只能告诉你警号。”齐路欣又说:“你们说明绑架我们来这里,我们犯了哪条法。”警察说:“这个事早过了,现在是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你应该摆正你的位置,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齐路欣说:“我没触犯任何法律。”

警察说:“共产党不叫炼法轮功,已经把法轮功定为某教,你炼就是违法。”他说:“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国家出版署50号令,把一九九九年禁止法轮功书籍出版的禁令废除了。所以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你说法轮功不合法,有没有法律依据?”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五月十七日,刘丽和几个特警强行把齐路欣按在铁椅子上,刘丽踢了他一脚,嘴里满嘴脏话。他在铁椅子上坐了半小时。之后,齐路欣回家。

◎崔树美被非法审问

留史镇的两个警察问崔树美:“叫什么?姓什么?是哪的?”崔树美说:“你们明知故问,我不告诉你们。”他们说:“我们把你判七、八年,把你儿媳妇判三、四年,你不配合我们,就把你们判了。”

第三天,他们叫崔树美在一张拘留书上签字,崔树美不签。他们说:“你不签,你拒绝。”崔树美不回答。过了一会他们说:“崔树美出来,你回家吧。”

崔树美已经七十二岁,法律规定不得关押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可这些警察威胁、恐吓已经七十二岁的崔树美。

◎曹红梅被非法审问

在公安局的厕所里,一个女警察搜了曹红梅的身体。两个警察问曹红梅叫什么,是哪的,家里有什么人,是怎样学法的,认识谁,问曹红梅为什么炼法轮功?

曹红梅说:“我修真、善、忍,做到了吃亏是福,遇事为别人着想,出现事情用真、善、忍来衡量。”他们问:“你们反共产(邪)党吗?”曹红梅说:“我们炼功人不参与政治。”

他说:“你见到人们说法轮功好吗?”曹红梅说:“这次躲瘟疫的最好办法是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会告诉别人。”警察让曹红梅戴一个手表,和电脑连着,还录着像。

第三天,还是那个警察叫曹红梅出去,让她签字,曹红梅没签。警察用手机录着像,让她回家了。

◎廖晓燕被非法采集信息

警察非法采集了廖晓燕的信息:采血、采手印、采脚印、采声音、采眼睛信息。


相关信息:

蠡县国保大队队长王辉:13932203392
蠡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刘丽:15103127613、13700320026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