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不是做表面文章的人”

Print

【圆明网】去年母亲九十岁生日之前,我和女儿通了个电话,告诉她:“奶奶九十岁大寿,全家人准备到饭店好好庆贺一下。”女儿很高兴,说:“爸,因疫情我今年过年也没有回家,奶奶的寿宴我买单哦。”我说:“女儿长大了,我代表你奶奶谢谢你,到时你跟你奶奶视频一下,你自己说吧,至于钱我给付上就行了。”女儿却认真地说:“呵呵,咱不是个做表面文章的人,我会提前把钱打给你,到时你张罗一下哦。”
我想,女儿说她不是个做表面文章的人,我也不是,我很欣慰。突然有个声音对我说:“你还不是个做表面文章的人吗?”我说:“我怎么能是个做表面文章的人呢?”又一想:“修炼人遇到的事没有偶然的。难道是师父借女儿的嘴在点化我吗?”我立刻警觉向内找:“想寿宴上当着家人的面,让女儿跟她奶奶视频说这次寿宴她买单,是想让家人对女儿有个好的看法,实际上吃亏的是我,完全是为女儿着想。我没有半点做表面文章的成份啊。”

再仔细的想想:为什么女儿说她买单时我高兴,并且是寿宴上在众人面前让她亲口跟她奶奶说?不就是想让全家人听到:这次宴席的钱是我女儿出的吗?女儿买单说明她孝顺,是我培养的好。我有在家人面前求面子的心;在女儿这边,我给你付了钱了,有你要感谢我的私心。在众家人和女儿这里我都有面子,自以为这事处理的七面光滑、八面玲珑!这不就是典型的做表面文章的人吗?不细想我都一点感觉不出来。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事都习以为常了,不用多想张嘴就来。我还认为自己不是做表面文章的人呢!我都意识不到自己已经变成“老油条”了。

再想想,实际上做表面文章不就是不实吗?不就是不真吗?日常生活就是我修炼的环境,那么修炼中我岂不是没做到“真”吗?这么一想我惊出一身冷汗,难道这四五年的时间我修的只是表面,修炼中我也做表面文章吗?

我们要做好三件事的第一件就是学好法。学法中我从来不打瞌睡,开始时能字字入心,学了第一遍还想学第二遍,一遍又一遍,不知学了多少遍。再后来开始背法,起初是一句一句的背,第二遍是一段一段的背,越背法理越显现,越背越觉的法珍贵,越背越觉的自己要修去的执著心很多。我觉的自己很精進,妻子也说我与大法有缘份。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学法开始走神了,但是一走神就要么漏字要么添字,那时还能马上察觉到,主意识立刻能收回来;再到后来有时读着读着想到别的事上去了,而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次女儿的话点醒了我,我学法是不是在做表面文章呢?修炼可是严肃的,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啊!不能再做表面文章了,因为众神都看得清,师父更看得清。

发正念是修炼人要做的第二件事。四个整点的正念我也抓得很紧,有时间都按时发,饭可以晚吃或不吃,但是正念必须发。因为发正念我什么也感觉不到,所以时间一长就出现一些状况,要么走神想别的事情,要么脑子空空的什么也不想,但是手形不规范,会东倒西歪,意识到后也很后悔,也求师父加持自己主意识精神起来,可还是时好时坏。现在想想这不也是在做表面文章吗?为什么做表面文章?这倒不是想做给谁看,就是因为看不到发正念的作用,所以没有引起重视,不自觉的做了表面文章。

第三件事就是讲真相。因为妻子同修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从她的身上和她身边的同修身上,我知道大法好、大法师父好、大法弟子好。但是我自小在党文化里长大,老师教的都是听党的话、跟党走,大人也这样教育。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听到有人说抗日战争国民党是抗日主力时,我都得跟别人争论一番。当我慢慢知道“抗战胜利下山‘摘桃子’的不是国民党”,“黄继光”、“张思德”、“白求恩”等所谓的英雄人物是假的,《飞夺泸定桥》《地道战》等电影是杜撰的,“八九‘六四’没死一人”是谎言时,我也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原来五十多年来我一直被洗脑,遗憾的不仅仅是我,而是所有的中国人都被共产党洗脑了。

知道真相后,为了使世人不被毒害,我也努力的向有缘人讲清真相,但由于怕心的作用,面对面讲真相始终断断续续的,而且还得挑人讲。这次通过向内找知道这是由于怕心在做表面文章。以前没走入修炼,有人给我讲邪党的恶毒我不相信,走入修炼后我亲眼看到邪党对我身边大法弟子的迫害,给我造成了惧怕心理。我也看到尽管邪恶使尽恶毒招数,但当地大法弟子依然迈着他们救人的脚步,从未停止。这也让我增加了勇气。我们都是好人,而且正努力做的更好,我们没有危害社会,也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伤害。相反,如果全中国的人都象我们一样,我们的国家将不再有贪官、不再有腐败、不再有犯罪。所以我也在尽我的能力做好第三件事,讲真相就要讲明白,使这个人真正明白真相,真正得救,不执著人数多少,不执著讲得有多精彩,不再做表面文章。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