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走出家庭魔难

Print

【圆明网】我走出魔窟回到家里,原本幸福的家失去了往日的和谐、快乐。女儿上大学后,家里就剩我和丈夫两人,很多时候是我一个人呆在家里。
在冤狱中,我被迫害的身体不正常:视力、听力下降,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东西;耳中一直有嗡嗡声,听不清声音;腰部以下肌肉麻木,没有知觉,走路摇晃,像失去了平衡。感觉两条腿就像两条木棍,干活使不上劲。再加上我被非法判刑而被单位开除,失去了工作。尽管如此,我仍然克服一切困难,努力的干家务、照顾丈夫。面对这样的我,丈夫整天阴沉着脸,不说一句话。他一回来,我就感到一种无形的压抑。不回来时,要么留个纸条,要么发个短信,要么就是在电话里冷冷的一句:“我有事,不回来吃饭。”对我身体的状况更是不闻不问。

虽然在此之前,我设想了种种情形,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离婚,我都能接受,都敢去面对他,也不会怨他,因为我知道,这些年来因我修炼大法讲真相而被迫流离失所、判刑,他承受了很多痛苦。但是真正面对他的这种冷漠、无视,我还是心动了。觉的他没有正义感、太胆小、太无情、太自私,因而委屈、怨恨、不平、厌恶等种种人心都翻上来了。我感到心口有块大石头压在那里,家里的气氛冷的让人窒息。我们就像两个陌生的人住在一个房子里。

但是,我没有忘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虽然我知道自己遇到的一切魔难都是因为自己的执着心太多、没有做好而造成的,可并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如何做才能去掉那些人心。

我克服视力上的困难,请同修给我装上电子书,把字号调到最大,开始学法。在大量的学法中,我渐渐明白了,这些年自己并没有真正实修。学法流于形式,象完成任务、走过场一样,并没有入心;炼功是有时间了炼,忙了或累了就不炼;讲真相也是凭着热情、感觉去做,修心上更是糊弄事,知道自己有这个心、那个心,一找一大把,就是不知如何去修,也就是想想而已,那个人心执着仍然在那儿。

被迫流离失所的那几年,本来是师父留给我清醒、提高的好机会,可我却陷在对家人的思念、对迫害的无奈、对魔难的消极承受中,陷在忙于找工作、挣钱当中,没有精進实修,心性没有提高上来,从而加大了魔难,致使邪恶对我的迫害步步升级,也让许多世人因此而对大法产生了误解、甚至犯了罪,加大了本地讲真相、救度世人的难度。

尤其对自己的家人伤害更大。女儿上初一时我就被迫害,先是两次被关進看守所,接着流离失所三年多,最后又被非法判刑两年,直到女儿上了一年大学后我才回家,期间缺失的母爱无法弥补。更让我痛心的是,女儿从小知道大法好,有时也跟着我学法,但是现在对大法却避而不谈,真相资料也不看(以前可是非常喜欢看的)。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在她心里已远离了大法。

一九九八年我婚后即开始修炼,不到一年迫害就开始了。丈夫怕出事,劝我小心点。后来他调动工作受阻,虽然心有所不甘,但认为错不在我,也就没太在意。再后来,因我给学生讲真相被恶意举报,校领导找我谈话,局领导找他谈话,给他施加压力,他就开始反对我修炼。最后到我被迫离家、被非法判刑,在邪党的谎言、威胁、恐吓中,他对邪党噤若寒蝉,对我心生怨恨。这次我回来后,他鉴于我的身体情况,没有和我提出离婚,可是态度上很不好。

如何去改变这种状况?只有学法、实修,真正的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遇事向内找。于是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平时只要有什么事什么人让我心里不舒服、让我生气,情绪激动时,我就在想,是什么在带动我的心?慢慢的我找到自己的怨恨心、自以为是看不上人的心、争斗心、利益心、色欲心、妒嫉心、求安逸的心等各种人心执着。而这些心所表现出来的就是我想拥有常人所谓的安逸、舒适、幸福的生活,然而我越追求越得不到。

我还发现,丈夫的种种表现都是针对我执着心而来的:我想得到他的同情和关心,他就对我冷漠、无视;我怀疑他有外遇,他就表现出时常半夜回家,或周末外出;我反感他喝酒,他就常常满身酒气的回家,有时还借着酒劲骂我、打我……凡此种种,我想要的得不到,我看不惯的他不改,这是一种强烈的为私的心,一切都围着“我”,一旦达不到我认为的标准,怨恨、委屈等人心就起来了,却从未站在他的角度上为他考虑过。

这么多年,他顶着各种压力,承受着不应承受的痛苦,一个人带着孩子,忙里忙外,的确不容易。他对我有怨气,那是人之常情。毕竟他是个常人,在当今社会风气的熏染下,能保持住他善良的本性已经不错了,我还要求他什么呢?想到这些,我的委屈没了,怨恨淡了。师父教我们要与人为善,我要用自己的善心去关心他、照顾他,没有了任何有求之心。

慢慢的,当我渐渐的放下这些执着时,他也在慢慢的改变着。呆在家里的时间更长了,整天阴沉的脸上有了笑容,话也渐渐多了,说话也不再是冷冰冰的了。有时也跟我说说他工作上的事,唠唠家常,吃饭时也知道帮我拿碗筷、盛饭了。周末或假日,还带我出去游玩,遇到不好走的路,就伸手扶我……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起着变化,我们的关系变的溶洽、和谐。

我知道,这种变化源于大法,是大法改变了我,让我放下自我、放下为私的心,做事为他人着想,遇事找自己。虽然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当那些在情的带动下、人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又不愿割舍时,人心就像一座座大山,压着我、挡着我,让我寸步难行。而这时是师父的法鼓励着我,支撑着我,“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使我一步步的走出了家庭魔难。

当我放下了执着,走过来时,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一身轻的轻松、愉悦。

弟子叩拜师尊、感谢伟大的师尊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