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去执著 修心性

Print

【圆明网】过去,我在个人修炼方面没有修出来,遇到矛盾不找自己,总是往外推责任,看别人的毛病。以致心性一直没有提高上来,导致自己在大法修炼中,走了许多弯路,吃了不少苦头。同修们替我着急,我自己也很苦恼。
一年来通过大量学法,特别是通过背法,知道如何修心性了。师父看到了我真修的这颗心,在法中不断的点醒了我。同时,师父也帮我把盘踞在我空间场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销毁了,幸运的我终于清醒了。明白了遵照大法去做,才能提高心性,才能修上来。

下面,把自己向内找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交流,感恩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弟子的救度洪恩。

修口的重要

我们小组几名同修每周聚一次,在一起读本周的《明慧周刊》,读完后,再各自交流自己一周以来悟到的法理及修炼心得,我们互相取长补短,在法上正悟,共同提高、携手精進。借此见面的机会,大家再取回本周个人救人的真相资料。

昨天是我们小组学习的日子,我们又聚在一起读最新的周刊,一名同修读,大家听。轮到我读时,是《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这篇文章,同修文中的一段话:“在日常生活中,有时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混同于常人。潜藏着灵魂深处的常人思想念头、脏话、骂人的话经常脱口而出,已经习惯成自然。”我读完后,马上意识到自己也是这样,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我和大家说:“昨天我说怎么开始牙疼?我终于找到了原因。昨天早上,老伴看手机‘快手’,一个主播在网上公布了中共新出台的新政策:农民养老金每月上涨一百元。我很上心,也跟着看,可是,涨养老金的十六个省份没有咱们省,我气坏了,脏话脱口而出,骂邪党不公平。”大家都说,找到了就好。

从小组回到家后,我背师父的诗词:“人生回首一瞬间 名利情中苦争先 一世执著带何走 两手空空尘如烟 来世为等创世主 得法修正度回天”[1]。慈悲的师父把法讲的如此之明,自己还在常人中争邪党的那点小恩小惠?深挖自己还是没有放下利益之心,因为养老金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没能得到,心里就不平衡,这不是在为己为私旧宇宙的圈圈里打转嘛!这是修吗?其实没有修。师父度我们,是让我们成为新宇宙的生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自己和法的要求是背道而驰,颇感无地自容。师父在法中早已告诫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不知看了多少遍,真都是白看了。

一种强烈的内疚感狠狠鞭策着自己心里的阴霾、恨自己修的太差了。我盘腿打坐,双手合十,认认真真的和师父承认自己的错误,发自内心的深感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我要吸取不修口的教训,不修口,就是在造业,骂脏话,更是造业,所以必须严格要求自己。

修去疑心

两周前的一天,我们小组同修正在一起读周刊,中途,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是我的邻居(智障)。我立即生起了疑心,怀疑他别有用心,有备而来。因为他过去学过大法,自从邪党发给他低保金后,他就离开了大法,开始享受常人的生活。我认为他是被邪党腐化过去了。

他一進屋,我就问他:“你来有事啊?”他说:“没有事。”“那你干啥来了?”“呆一会儿。”我不客气的说:“你呆一会儿可以,但是你到外边不能乱说。如果你整事,我不能饶你。”他没有吱声,坐在了炕沿上。便和我们一起听同修的交流文章。

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一旦遇到突发什么事情时,第一念总是怀疑人家有目地,在算计什么或者要伤害自己,总是有一种“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自卫观念,提防别人,怕自己吃亏。现在的常人大多数不都是在这样的思想观念中与人处事吗?

自己天天在背《洪吟六》,也没有悟到自己在疑心控制下的所作所为是极为错误的,这不正是师父所指出的那个现代观念行为吗?是魔性,要不得的,必须去掉的。

这个邻居来我们学法小组,是来让我发现自己的疑心。去年,我遇到一件类似的事。本家族有一个患病的小叔子,有那么几天他天天来我家,看见我炼功,就问:“你天天这个时间炼功啊?”特别是有一名外地同修来了我家,他找遍各个房间,引起了我的疑心。因为他身体不好,也在享受邪党的低保,而且他们家的人和村书记走的很近。于是,我正告他:“无论是谁,如果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要遭报的,弄不好小命都保不住。”他生气的走了。从此,他再也不来了。直到现在,他轻易不登我家的门,搞得两家关系很紧张。可是,我一直没有悟到自己身上还存在着这么严重的疑心。读完周刊,我忽然悟到,这次邻居的到来,不是偶然的,是师父巧妙安排,来去我的疑心,让我看清自己的这个弊端,進而修去这颗心,在法上提高上来。

我发自肺腑的感谢师父为度成弟子的良苦用心,师父啊!您的慈悲,弟子将化作精進的动力,要把这个不好的疑心彻底去掉。

修去急躁心

有一天,同修梅主动说她可以帮助我做资料。我很高兴,因为同修梅终于突破了家庭中的农活、杂活所累,走了出来,能够和大家一起到小组学习、切磋,又来帮我的忙。我说晚上你来我家吧。

发完全球晚六点正念,同修梅来了,我们俩就开始打印真相册子《金钟子》、《天赐洪福》。一共二十本,很快就做完了。我说咱俩再做十本。她说行。

在做的过程中,有一台机器总是不好使,造成了需要补页的现象。在补页过程中,很不顺利。我们俩向内找,我找到了和同修梅交流中有不修口的地方,同时也找到了我对同修有分别心,我器重同修梅的修为,当年反迫害中,面对酷刑宁可自己承受,也不出卖同修;在三年的非法劳教中不转化,最后堂堂正正走出中共的邪恶劳教所。我看不起被抓就动摇的同修。我找到了自己的分别心后,也请师父帮助。同修梅也帮助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几分钟后,机器恢复正常好用了。可是,打印几页后,又出现不正常的现象,最后的几本册子老是做不出来。

我一看已经接近九点了,时间很晚了。我就让同修梅先回家,我自己做。她带着歉意的对我说:“让你受累了。你忙完好好休息吧。”我平和的说:“没关系。这是使命。”我送她出门回来接着做资料。我搬动了一下一直闪黄灯的打印机,突然黄灯不闪了,恢复正常运转了。我很顺利的做完了需要补页的这几本。

整个晚上,虽然忙碌了三个小时,但是我没有觉的累,反而感觉身体很轻松,这是压根就没有过的体会。对此,我悟到了一个理,补页的过程,是在去我嫌麻烦这颗心的过程;也是师父用这个机会在去我的急躁心。为什么这样说呢?过去我做资料时,机器一旦不正常,出现麻烦时,我是一边补页,一边闹心,补到完,闹到完。做完资料后,感觉身心疲惫,到了第二天,还感觉精神萎靡不振,状态很不好。师父为我铺就回天路中,给我安排了修去急躁心的一个机会。这次我一点闹心的感觉也没有了,非常有耐心,忙中不乱,有条不紊。我庆幸自己在修炼上有了新的突破,终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一点体会,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更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六》〈神路不会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