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骚扰同修的警察和政法人员讲真相

Print

【圆明网】回顾在修炼的路上,虽然三件事也在做,很多时候掺杂着自我,当我意识到应该彻底修去这个强大的人心的时候,师父给我安排了去掉自我的机缘。
一、给警察和政法人员讲真相

一天,带修不修的亲属w遭警察电话骚扰,亲属没有多说什么就把电话放下了。我让亲属给我找到了警察的电话,想给警察讲真相,但找警察心里还是有压力。我想:这个压力、怕心,就是自私、保护自我不受伤害,这不正是去这个东西的好机会吗。我心里感到这是师父给我的机会,我必须面对。我先给那个警察打了电话,说你找w了。他说是。我说我有话要给你说,你正上班啦,我说我到派出所找你怎么找啊。他说你来了给我打电话。放下电话我骑电车往派出所走去。路上争斗心、不平衡的心都出来了。我心里清理那些不正的心,心里给师父说:师父,弟子怎么就修不出慈悲心呢,这么多肮脏的人心。一路也清理了好多。

来到派出所见到该警察,我问他找w干什么,他告诉我那是公安部布置的叫敲门行动。我告诉他那是违法的,他说那是他们的工作,还说敲门是我们的事,开不开门是你们的事。我给他讲法轮功是什么,我看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说你别给我讲了,我不听。我发现里屋有好多警察,就找机会继续说,他还说些不在理的话。说着说着,话语中我的争斗心又出来了,他的口气也带有一些威胁。我告诉他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你找找看没有法轮功违法的文件,如果你能找到,你说怎么就怎么。他没吱声。因为他不愿听,说还有事起身要走,我也往外走,到门口他问我你叫什么,我告诉他真名实姓,他说你是最顽固的,对着里屋的警察说:谁管她(指我)呢?她来了。没有人吭声,我当时也出来一点点怕心,就离开了那里。

我虽然迈出了一步,但效果不好,我想我还得利用这次机会去救人。曾换了几个610办公室主任,除了第一任的我没有直接给他讲过真相(我当时正受迫害),其余几任我都面对面找他们讲过真相,可现在不知道谁是610办公室主任了,正好这是个机会。我便给政法委副书记打了电话,告诉他不要迫害法轮功,他说他不管法轮功。我问他防范办主任是谁,他说那个机构已取消。我问你们那谁管法轮功。他告诉我张某(化名),于是我又到政法委找到了张某,他很热情的接待了我,我问他“清零”的事,告诉他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他好象不知道,我想,他管不管法轮功、知不知道法轮功我不问,我就给他讲清真相。

在讲的过程中,他对我讲的一直在点头,也有一些正义的表态,但是话很少,我体量他们在邪党部门工作都很小心,所以也没直接给他讲三退,但我话中也点给了他。我感到他是个有缘的生命。过后我向他家乡的同修了解此人,知道有同修可以接触到他,我告诉同修去他家给他做三退,同时救度他的家人。

我发现这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当初那些还是幼儿少年的孩子们,现在都成了工作中的主力,他们有的根本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邪党对他们灌输的谎言,我们不去帮他们清除,他们就没有未来。

过了一段时间,儿子说有派出所给他打了电话,问他是某某(指我)儿子吗?儿子一听就有点不高兴,儿子刚说,都这么多年了,你们……那人就赶快说,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就把电话放了。我知道后就让儿子给我查那人的电话,儿子说,说不定给删掉了。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要我救他的,我的心那时真的归正过来了,没有了保护自己的心,只想他生生世世说不定是什么样的生命,也一定是为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才促成了今天这个机缘。我一定要救那个警察。

后来儿子告诉了我他的电话,那天,我抱着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给他打了电话。我先告诉他我是谁,有些事想问问他。他说你说吧,我先问他找我干什么。他说X党100周年摸个底。我问:什么底?他说看看还炼吗。我说:还炼怎么样,不炼怎么样。他说不知道。我继续用平和的语气问:是谁叫你们干的?他说是国保大队布置的。然后我就开始给他说他们干的事是违法的,是侵犯人权,X党对政法系统人员违法行为倒查二十年,这正是卸磨杀驴的开始。迫害法轮功是违法行为,谁干了不就是违法被查的对像吗?你们是真正的受害者。

然后我从基本真相一直讲到神佛慈悲网开一面,从窦娥冤讲到现在的瘟疫,讲大法弟子如何做好人,讲在人类道德败坏、是非颠倒诽谤迫害佛法、人类生存条件被破坏的今天,招来了人不治天治的大灾难,神佛慈悲一再给人得救的机会,也就是现在的灾难在警示人,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当今大法弟子在舍身救人。你要保护自己和家人。我讲了很多,后来我听不到动静了,就问了一声,你还在听吗?他说我听着呢。我讲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一直默默的听着,他没有说太多,只是问了几个不明白的问题,我不假思索都给他讲明白了。

整个过程他说了几次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最后我还告诉他,看到这样的材料一定要看,看到或听到让你怎么做可避难,你一定要认真看、认真听,做出正确的选择,他们是真心为你好。考虑他的情况,没有直接给他三退。

放下电话,我心里谢谢师父对众生无量的慈悲,我说了那么多话,真相讲的很全面,是师父给予我的智慧。

二、为同修负责,给其家属讲真相

外地A同修受迫害来到我地,邪恶还要加重迫害同修,我侧面了解了这一同修的情况,感到同修状态不是太好,而且家属也不理解。对她受迫害的情况我不想过问。一来不是在我地发生的迫害,感觉不多问也是理所当然的;二来对这种迫害我没有经历过不知怎么做;三是有保护自己的心,一旦做不好,怕同修埋怨、家属埋怨,弄不好还怕牵连自己受迫害。顺着这个想法去做,就身心轻松了。

可是,我用法去衡量,我看到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为私为我的心,我决不能顺应这个自我去做。作为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就得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再大的困难和压力我也得往前走。

我想,我们的同修不能再受迫害,不能再让众生对大法犯罪,不能再毁众生。不能辜负每个生命对我们的期望。我便主动接触A同修,了解他的情况。由于和同修生疏,还感觉同修对我也不信任,心里有点不舒服。我向内找,我发现我没有真正把同修A当作亲人,同修的表现是给我看,是师父让我看到了我自己的不足。我没有彻底去掉这个私。我归正过来了,我和同修的距离也拉近了,我和A同修多次在法上交流,我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在制止同修被继续迫害的问题上,需要家属配合,可同修A还是给家属讲不了真相,家属不听,同修一直是听从家属的摆布。怎么办?我想我必须亲自面对家属,先给家属讲清真相,在此过程中救了家属。

第一次见到家属,我提出要与她聊聊,家属说没时间。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没能见到家属,怎么办呢?我求师尊帮我,有师父,我坚信该做的一定能做好。那天下午,我决定去找同修给她约好,第二天下午我去见他家属。当我把电车刚推出来时,只听雷声响成一片。怎么回事,几次找A同修都有阻碍,去还是不去?我觉得还是该去,因为这天见该同修比较方便。我带上雨披骑上电动车毫不犹豫的出发了。走到半路,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披着的雨披好象不起多大作用了,雨水打的眼睛都睁不开,我眯着眼睛,左手不断擦着流到眼部的雨水,一只手掌着电动车的把,趟着公路上的积水。就在这时,一个念头反映到大脑中,要不回去吧,要出现象郑州那样的大水怎么办。主意识清醒的说,我有师父,什么也不怕,今天我一定要见到A同修。见到同修后,给同修约好时间。这时雨也停了,这场雨好象是专门考验我的。

第二天,我来到A同修住处,当地的B同修也去了,B同修帮着发正念来了。几经周折,A同修家属终于同意见我们了。我给她讲我的来意,侧面给她讲真相。家属因受邪党欺骗,蛮横无理的大声嚷着,还瞪着眼睛很邪的样子,对着我和B同修说:我家人(指A同修)要有什么事,你们谁也跑不了。意思要举报我们。我当时脑子一下子懵了,一下愣住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紧接着家属更是气势汹汹的手指着我们继续说,你们谁也跑不了。看来背后的东西非常邪恶。在这关键时刻,师父给了我智慧,我义正词严的说:你是什么样的人呢?说这话对你不好,我们也没挣工资,没吃你的,没喝你的,我们来你家是为了什么?这是什么理呢?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这时她震住了,不吱声了,最后话语也平和了,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我站在同修家属的角度考虑她的接受能力,智慧的讲了一些真相和我们真心为她的亲人着想,不让邪恶再加重迫害她了,最后她表示配合我们。

回家后我想,今天是一场正邪大战,A同修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那我为什么碰到这样的事,我深挖自己,发现我潜意识中对其家属还是有些发怵,归根结底还是怕被迫害,还是自私自我,也正暴露了我那不很纯净的心。

后来同修又配合给该家属讲真相,该家属转变了观念,表示感谢同修的无私付出。A同修正念也起来了,我看到了A同修对师父对大法那颗坚如磐石的心,是谁也动不了的,否定一切迫害,堂堂正正的走在师尊给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上。

从这件事中走过来了,我感到师父是给我安排的让我提高心性、放下自我的一个机会,跳出旧宇宙的为私为我的理,修出无私无我的新宇宙的正觉。是师父在成就我。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