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一年河北廊坊市逾400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

Print

【圆明网】根据明慧网资料数据统计,二零二一年,廊坊市法轮功学员被各种迫害总计414人(次),其中害1人被非法判刑;3人(次)被检察机关非法批捕;17人(次)遭绑架拘押;9人(次)遭抄家;371人(次)遭骚扰;法轮功学员家属被不法人员骚扰14人(次)。

信息采集时间为二零二一年一月一日—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由于种种原因,还有些迫害案例没有及时曝光到明慧网,还有些曝光的迫害案例信息数据不清晰,基于这两种原因,我们这里统计的迫害数据只是实际发生的迫害数据的一部份。

一、廊坊市各区、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人(次)统计

图:二零二一年廊坊市各区县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二、二零二一年一月至十二月廊坊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形式人(次)统计

二零二一年廊坊市各区、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形式人(次)统计表

二零二一年一月至十二月廊坊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形式人(次)统计表

三、廊坊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迫害1人

案例:法轮功学员黄醒民被非法判三年半入狱,妻子被绑架骚扰

廊坊市法轮功学员黄醒民,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唐山市冀东监狱第四监狱。

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晚,廊坊市金桥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进黄醒民家,绑架了他,同时抢劫走家里的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包括黄醒民的手机。黄醒民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警方一直没有通知家属。直到黄醒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给他老家一个朋友打电话,它的父亲与妹妹才知道他被非法关押。黄的朋友给介绍了一个姓高的常人律师,由黄的妹妹出了4万元的律师费,另外还要了6万元的好处费。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黄醒民还是被非法在网上视频庭审,冤判3年6个月。黄醒民已被劫持到河北省唐山市冀东监狱第四监狱非法关押。家属到现在还不知开庭的单位与法官姓名。在黄醒民被劫持到唐山市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后,黄醒民妻子,法轮功学员陈建英,于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在廊坊市西小区被安次国保与西小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大法书与师父法像等被抄走。在陈建英的严正抗议与讲真相后,次日陈建英回到家中。

四、廊坊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3人

广阳区1人:黄醒民
大厂县2人:张桂珍、杨淑芳

案例:廊坊市大厂县法轮功学员张桂珍、杨淑芳被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下午,大厂县陈府镇的张桂珍、杨淑芳(68岁左右),到邻近的香河县钱旺镇马坊顶村,向民众发放真相挂历和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钱旺镇派出所警察将二人绑架,并伙同大厂县陈府镇派出所警察对她们进行非法抄家。他们从杨淑芳家抄走一些真相挂历和真相小册子,张桂珍、杨淑芳被行政拘留十五天。杨淑芳因身体不合格,被所外执行。十月十三日下午,钱旺镇派出所警察到杨淑芳家再次骚扰、查看并威胁。十月二十五日,张桂珍被非法拘留到期,被香河县国保大队长杨永利、副队长曹军英,劫持到三河县看守所图谋继续迫害,因两次体检不合格被拒收,才让张桂珍回家。此后,香河县国保大队长杨永利、副大队长曹军英紧盯此事不放,多次跨县到大厂县陈府镇派出所对两位学员非法审问或上门骚扰,为加重迫害网罗所谓“证据”。他们分别于十二月八日、十五日上午,带领钱旺镇派出所警察共四人,先后到大厂县陈府镇派出所非法审问杨淑芳和张桂珍。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杨淑芳和张桂珍被香河县检察院告知:香河公安局已将构陷她们的所谓“案件”移送该检察院,并告诉她们可以申请法律援助了。香河县检察院很快将构陷案移交到香河县法院,香河法院草草拟定十月十四日开庭。二零二一年十月八日上午,杨淑芳二女儿、大女婿和亲友辩护人去香河法院递交代理信函,工作人员以没有这样做过为由拒绝,说得请示院长,院长去开会。家属与辩护人跟第一副院长侯东祥打电话沟通无果。下午,他们三人去香河县检察院投诉,说法院拒绝亲友辩护人不合法,检察院出来一女检察官和他们交涉。从检察院出来到邮局,没多长时间法院来电话,说许可亲友辩护人代理。

五、廊坊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拘押17人(次)

绑架、非法拘押包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与派出所及其它非法拘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安次区2人(次):刘乃芬(被绑架2次)
广阳区6人(次):孙阿姨(已回家);黄醒民;陈建英(已回家);曹金娥(已回家);刘舟波;曹雯(已回家)
霸州市1人(次):王宇申(监视居住)
三河市7人(次):刘振(已回家);李福春;吴千万、王爱英及女儿吴丽娜(已回家);宋建国(已回家);孙丽婷(已回家)
永清县1人(次):李淑君(已回家)

案例1:居住在河北三河市燕郊镇的山东籍法轮功学员吴千万一家三口被绑架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四下午三点半左右,居住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星河皓月小区的山东省法轮功学员吴千万一家三口,被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及燕郊派出所警察绑架。丈夫吴千万,54岁;妻子王爱英,46岁;女儿吴丽娜,大概12周岁。当时,警察敲门,他没给开门。警察找了开锁的人强行撬开吴千万家的门,非法抄家,抢走两台打印机、一个装订机、多台电脑、所有的真相资料。当时孩子没有放学,四点半左右,王爱英被戴着手铐劫持上了一台车。警察带着吴千万去接孩子,然后将吴千万和孩子一起绑架了。当天晚上,吴千万和孩子回家;妻子王爱英在燕顺路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下午三点回家。

案例2:三河大法弟子宋建国被警察抄家、绑架

三河市法轮功学员宋建国,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四日被警察撬锁入室绑架、抢劫,次日回到家中,但警察非法扣押了宋的私人物品两部手机、电脑和iPad,声称要让第三方鉴定,查完才能退还。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四日,七、八个警察来到宋建国的家门前,图谋绑架他。宋建国拒绝开门,警察找来修锁的人用工具强行将门锁撬开,破门而入,绑架宋建国,还非法抄家,抢劫了一些私人物品,包括两部手机和一部iPad。这些警察绑架、抄家的时候也没有交代身份,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续,而且绑架、抢劫之后也未通知家属人被关在哪里。参与绑架的警察包括三河市南城派出所副所长周茂军和警察孙懿,以及居委会主任尹伟娜。这些警察将宋建国劫持到三河市南城派出所之后,包括周茂军在内的两个人轮流做笔录非法讯问,长达几个小时。之后宋建国被绑架到位于燕郊的三河市执法办案管理中心非法羁押,并遭非法讯问。宋建国被绑架后,消息立即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在多方努力下,他在第二天下午被释放回家。

宋建国原是三河市委党校教师,论文和教案曾获得省市级奖励。在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他被非法开除公职,非法劳教超过五年,期间遭受各种折磨,包括电击、鼻饲灌食、十八天不许睡觉等等。

案例3:廊坊安次区大法弟子刘乃芬两次被绑架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初,廊坊安次区法院通知龙河派出所,说是让把大法弟子刘乃芬送到监狱去,之前被非法判刑一年半(监视居住),已过期。安次区法院意欲迫害。龙河派出所回复说,我们没有权力往监狱送人,我们只能把人弄到看守所。于是,在十一月初,来了几个警察到刘乃芬家里,将她绑架劫持到龙河派出所,之后,去做核酸检测、体检,准备往看守所送。老人被强迫在派出所待了一晚上,期间身体不适,派出所警察也不理会,待第二天体检结果出来,不合格才让老人回家,并说20天后还要来。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河北省廊坊安次区龙河派出所副所长许建路带一个警察闯到刘乃芬家要将老人带走,老人不配合,坐在地上,于是,许建路给安次区法院张鸣打电话,要求法院出人解决,张鸣推脱,于是,许建路又从派出所叫来三个警察将老人强行抬走,非法送到看守所。法院说已经与市局沟通好,直接将人送过去就行,之前,已经有过几次因为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收的情况,这次没有,老人被非法关押在廊坊市看守所。

案例4:廊坊市刘舟波、曹雯被绑架拘押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家住廊坊市广阳区万庄石油研究分院的法轮功学员刘舟波、曹雯夫妇,被警察非法抄家,手机被没收。刘舟波被指控在北京地铁上使用蓝牙发送有关法轮功的短信。当日,刘舟波、曹雯夫妇被绑架。刘舟波被非法拘留,关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曹雯被非法拘留、关押在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刘舟波的儿子刘之源在加拿大读书,得知父母被绑架关押后,要求中共释放他的父母,并呼吁加拿大政府帮助营救在中国被非法关押的父母。曹雯于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释放。刘舟波和曹雯,均于一九九二年毕业于东北石油大学,曾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担任高级工程师。刘舟波是掌握石油压裂核心技术的难得人才,曹雯也是石油开发项目的专业技术人员。刘舟波因为拒绝放弃信仰,曾被非法判刑九年。他曾表示那九年的生活如同地狱一般,遭受酷刑、饥饿,并受到死亡威胁,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二零一零年,刘舟波回家,坚持修炼法轮功。

六、廊坊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勒索与经济迫害2人

案例1:廊坊市大法弟子万红霞被非法停发退休金

在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廊坊市社保局一个女的通知万红霞,告知停发退休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五日,万红霞去社保局315科室,见到马科长(主管退休审批的)。万红霞告诉马科长,自己是因为炼法轮功做好人,被非法判刑的。马科长说:“那我不管,我就问你判过刑没有,我们是从大数据查出来的。”万红霞试图给他讲真相,但他不听。

案例2:霸州市胜芳东北法轮功学员王宇申家属被勒索一万三千元

霸州市胜芳东北籍法轮功学员王宇申四月二日被新章派出所绑架。原定是刑事拘留,案子已递交到检察院。检察院在大屏幕上提审时,由于王宇申利用国家的法律证实在中国修炼法轮功、法轮功书籍、法轮功资料都是合法的。抓捕、抄家、抄书、等行为都是犯法是江泽民集团利用中共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利用中共的权力剥夺了法律赋予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权力。思想自由权、身体健康权、人身自由权、财产权、受教育权、通信自由保密权、检举权、辩护权等等。说的他们无言以对,结束审案。提前家人不知道,又找派出所要人,又叫派出所不法人员勒索了一万三千元钱。王宇申于四月十六号以监视居住的名义放回家。

七、廊坊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迫害371人(次),骚扰法轮功学员家属14人(次)

由于种种原因,有些骚扰迫害案例没有及时曝光到明慧网;同时有些曝光的骚扰案例信息数据不清晰,如:“某某派出所骚扰全镇的法轮功学员”,因此我们整理的骚扰案例只是实际骚扰案例的一部分。

安次区:7人(次);骚扰家属1人(次)
广阳区:7人(次);骚扰家属2人(次)
开发区:11人(次);骚扰家属1人(次)
霸州市:22人(次);骚扰家属2人(次)
三河市:235人(次);骚扰家属6人(次)
永清县:18人(次)
大厂县:71人(次);骚扰家属2人(次)

(一)、二零二一年一至十二月份三河市法轮功学员被骚扰235人(次),家属被骚扰6人(次)

二零二一年,在河北三河市政法委、610、公安国保的压力和推动下,各派出所警察及街道社区人员执行“清零”行动,又无故骚扰辖区法轮功学员。他们借口说今年是邪党一百年大庆,要确保安全;他们按照九九年七.二零时统计的学员名单,地毯式搜索、上门骚扰。警察大都在敲门时就开着执法记录仪,开门后偷偷或公开录像;有的录完像就走,有的问是否还修炼法轮功,有的逼迫放弃修炼、干涉公民信仰自由。据不完全统计,一至十二月底,三河市法轮功学员被骚扰235人(次),家属被骚扰6人(次)

1、三河西市区(燕郊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三月二日上午,燕顺路派出所田百争带着两警察,去诸葛店于雪兰家中骚扰。四月十四、十五日两天内,五、六个警察开个黑车,第一天去,于雪兰不在家,第二天还去敲门,问炼不炼法轮功了。
四月十四日,两个警察到诸葛店村王素华家骚扰,警察说“配合我们一下,别炼了,你要炼,我们就给国保大队打电话,把你抓走。”后来他们又给王素华的丈夫打电话,让她丈夫劝她不炼了,下午警察又到王素华家敲门;同一天上午,警察又去同村付海红家敲门,没给开门,就走了。

三月初,燕顺路派出所张福利和另一警察到张学甫家中骚扰;四月二十日,又有两个警察到家中骚扰。

三月二十三日下午,燕郊镇派出所二个警察由小胡庄村民孙杰带着到法轮功学员白艳侠、徐少香、王文英、张志启家骚扰。

四月八日下午,警察到白艳侠女儿商店询问白艳侠情况,第二天上午,警察又到家中骚扰,白艳侠没有见他们;这几个警察又到法轮功学员徐少香家敲门,徐没给他们开门;警察还去了燕郊一街法轮功学员李宝菊家;七、八个警察到西菜村张连春、张凤荣家骚扰。

三月二十四日下午三点多,派出所张龙和另一个警察,到铁三局法轮功学员戎兰荣家骚扰,他们主要问了姓名、还炼法轮功吗?聚不聚会?发不发资料?联系电话。

三月底,西城派出所警察给张德利儿子打电话骚扰,张德利到派出所跟副所长李建松讲明情况;后来,两个警察去张德利家,临走时,其中一个警察要和张德利合影,被张德利拒绝。

三月底,燕郊派出所警察到刘凤刚家骚扰,警察没敢进家里,刘凤刚也没配合他们的非法要求。四月初,刘凤刚妻子在家中听到狗叫,以为有要租房的人,到大门口一看是两个警察,就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你们说好不好?”两个警察互相对视一下,都低下了头。“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警察说:“大姐,我们也不愿意来。”就走了。

四月初,燕郊派出所警察还到八十多岁张亚祥家骚扰两次,白云侠、刘凤英家各一次,还到四街一个去世的学员家骚扰。

四月三日,城子村村干部带燕郊派出所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汤宝荣老太太家,警察问汤宝荣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村干部说老太太不炼了,老太太说:“炼!”他们就走了。本村另外五位学员都被警察骚扰。

四月七日,燕郊派出所四个警察去东蔡村法轮功学员徐少敬家,之后又去同村的李桂芝家,一个警察左肩上带着针孔摄像机。

四月十八日,燕郊派出所警察又去李桂芝家询问是否还炼法轮功,李没有正面回答他们,并警告警察“不要来我家,你们穿着警服,女儿精神不好,看到你们害怕,如女儿有什么差错,我告你们。”两个警察听后不一会儿走了。四月二十日上午,警察又用电话骚扰李桂芝。

六月七日晚八点,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大法弟子赵玉清在家中,有人敲门,说是大厂县夏店派出所的,来查户口的。开门后,进来两个警察,用手机录像,看到墙上有“法轮大法好”的年画,说,你也炼法轮功呀,就你一个人呀。赵玉清说是,然后他们就走了。

八月九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派出所警察去蔡各庄法轮功学员徐少敬家骚扰照像,其中一人说:“你们还敢告共产党?”徐少敬说:“不是我们要告它,是老天要灭它。我们为什么这么坚持?就是因为我们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的。”然后他们就走了。

八月十一日,燕郊东城派出所警察去王各庄法轮功学员牛桂伶家骚扰照像,他们说是走形式交差。

八月二十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西城派出所警察赵明和另一个警察,由行宫村书记朴春祥陪同,来到法轮功学员张德利家。张德利叫他们把手机和微型摄像机放到另一房间,然后,给他们讲真相,讲修炼大法的美好。他们说:好就在家炼,不要到处传播了。张德利说:比如说,人有天灾病业了,就象当前的瘟疫大流行。我告诉他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躲过大灾大难,难道不好吗?他们就走了。

2、泃阳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

三月四日,有两个警察到辛宝东家中骚扰,一个便装微胖40多岁的男子,自称叫刘福顺、李旗庄人(其实是泃阳镇派出所的),进院里借口问“您盖这房子得多少钱呀?”,另一个穿警察服的小伙子在门外拿执法记录仪录像,被辛妻子高淑英制止。

三月下旬,泃阳镇派出所警察到沟北庄户村90岁赵秀芹家中骚扰;南关村书记冯建忠、田春云带两个派出所警察以给房子录像为借口,上午到李桂芹、陈会荣、80多岁金秀芳家中骚扰、偷偷录像,下午到金秀芳、陈会荣家问还炼不炼了,到李桂芹家没敲开门,几天后又到李桂芹家骚扰一次;四月底,多个警察到田玉芹家骚扰,警察还骂骂咧咧,田玉芹说“你们执法人员咋还骂人呀,过来我跟你们说说。”几个警察赶紧走了。

泃阳镇派出所副所长史连海带三个警察,到陈各庄赵凤琴老太太家骚扰一次。到杨相公庄凤秀家骚扰,凤秀老伴儿说“老太太以前有好多病,炼法轮功都好了。”那几个人就走了,几天后又到凤秀家骚扰两次;他们还到本村艾杏贺、王玉茹和身体有残疾的学员家骚扰。到沟北村薄凤荣、王志辉、宽老太太、郑老太太家骚扰。

3、杨庄镇、段甲岭镇、皇庄镇、新集镇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

杨庄镇:三月下旬,杨庄镇派出所警察以查天然气为借口,到80岁老太太张桂芬家中骚扰;到王莲双家中骚扰,王莲双去地里干活,大儿子王占青在房上修房子,见警察非法录像,就叫未修炼的弟弟掏出手机给警察照相,警察赶紧跑了;几天后张桂芬老人上街买东西,遇到一辆写有扫黄打非的汽车,下来一个人问“你是叫王莲双吗?”老人说“不是”,那人上车就走了。

四月五日,杨庄镇派出所四个警察,拿着照相机到法轮功学员孙凤兰家中骚扰;四月九日,两个警察到李静珍家中骚扰。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多,杨庄镇派出所五个警察开警车,到七十多岁王莲双老太太家骚扰。他们私闯民宅,开着执法记录仪非法录像。警察问:“你是王莲双吗?”老太太反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警察气急败坏的说:“我们是干什么的?!看不见我们穿的衣服吗?!你说我们是干什么的!”老太太见他们态度十分蛮横,就不再说话。过一会他们就走了。警察的警号为00015、00255、00035、00075等。第二天上午、下午警察又各去一次,到家中敲门骚扰。

段甲岭镇:
三月下旬,段甲岭派出所警察到十百户村,到3个二十年前就已经放弃修炼的80多岁老太太家,说“您在家呢,您挺好的”,临走时说“给您消名了啊!”并录像。四月十一日晚七点,去高家庄冀和平、张凤芝、孟福才家骚扰。四月下旬,警察到张永清、王金平家中骚扰。

皇庄镇:
三月下旬,皇庄镇派出所警察到张军、张勇家中骚扰;四月十二日,三个警察去贾淑玲家骚扰,贾淑玲平和的给他们讲真相,其未修炼的丈夫严厉的训斥警察的非法行为;警察去翟有兰、朱秀芝家骚扰,四处照相、连屋带人都照;去王伟芬家没人;杨家务村书记、主任带三个警察去李连清家说炼就走了,本村包括已经不炼的还找了7个人;还去龚庄子村孙丽婷、韩淑苹、张老太太家骚扰。
新集镇:四月中旬,小王庄村干部带领新集镇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宋秀华、韩玉茹、潘宝忠、张金伶、袁景星、张桂清、崔玉珍家中骚扰;菜园村干部带领警察到张桂贤、高继祥、马建华家中骚扰;胡元村干部带领警察到高季云家中骚扰;回民队村干部带领警察到郭淑芹、高季华家中骚扰;李庄村干部带领警察到潘振芳、李清增、张秀敏、吴青霞、王淑兰、尤老太太家中骚扰;达屯村赵桂英等六人被骚扰;四月二十一日,警察到潘亚辉老太太家中骚扰。

4、李旗庄镇、黄土庄镇、高高楼镇派出所骚扰学员

李旗庄镇:

三月二十五日,李旗庄镇派出所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杨立芸家,说就是来看看在没在家;

四月三日上午九点半,两个警察来到朱秀荣家问“你是叫朱秀荣吗?”朱秀荣反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回答“我们是李旗庄镇派出所的。”朱秀荣问“你叫什么名字?”一个人说叫李振,一个说姓李。朱秀荣又问“你有什么事吗?”回答“没有什么事,真的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您,跟您见见面。”说完就走了。

四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三个警察来到杨桂芸家,跟她要联系方式(电话)和个人信息,杨桂芸说“你们是哪的?干什么的?我为什么要给你个人信息?”其中一人说“我们是李旗庄镇派出所的,我们没什么事,不干什么,就是正常走访。您给我们一个联系方式,以后好联系,不干什么,就是正常走访。”杨桂芸说:“我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联系你们干什么?把你们个人信息、电话、叫什么,给我写下来,既然是正常走访,你们家家户户都去吗?为什么单上我家来?你们穿着警服到我家里,对我的影响干扰极大,我不欢迎你们。”

四月十日,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阮福祥家,阮福祥没在家,其妻子没有配合警察,并说以后你们别再来了;警察到么曹庄村冉子珍家骚扰,冉子珍老伴儿在大门口挡住没让进家。

高楼镇:

三月二十四日,高楼派出所两个警察去丁庄子村梁书琴、于春香家骚扰;三月三十一日中午,两个警察带着摄像机去刘河村梁宝田家骚扰,说是家访、要身份证,梁说“没有,你们私闯民宅就是违法,对你们不好,身份证是个人的保密东西,不能随便给你。” 四月九日,沈庄子村主任带领警察去王检、李庆英、赵伟秀家,家中没人就走了。

黄土庄镇:

今年以来,庞秀凤家被黄土庄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四次,庞秀凤怀着善心去黄土庄镇派出所讲真相;四月下旬,警察到掘山头村于宏伟家中骚扰;四月初,黄土庄派出所警察到小石庄八十多岁石满家骚扰,到王里村刘炳全家骚扰;四月二十五日,黄土庄镇石碑村干部给蒋宝兰等三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打电话,说明天在家等着,要把她们送廊坊。

二零二一年八月五日,黄土庄镇派出所警察(警号F00115),到庞秀凤家中骚扰,非法给家中汽车拍照,干扰公民正常生活。警察跟家人说就是要跟庞秀凤见见面,家人让警察把姓名、手机号写下来,警察不肯写,还给家人非法照相。今年以来,庞秀凤家已经被黄土庄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四次。

5、三河市城内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南城:自三月下旬以来,三河市南城派出所今年新上任的所长王义州,指派王海宝、李凤学等多个警察,私闯民宅,到辖区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他们闯入学员家中用执法记录仪非法录像,问学员是否还炼法轮功,回去汇报。

四月二十二日,南城派出所副所长李凤学警号123064,带领辅警警号F00160,和段甲岭派出所三个警察警号X00091、X00181、X00832,到十百户村鲁春阳、厉永莲家骚扰。李凤学说“我们就想问问你们还炼不炼法轮功?”鲁春阳说:“在回答你之前,我先问问你,法轮功在中国到底是合法还是非法呢?”李凤学不敢说,鲁春阳就给他们讲了在中国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为什么法轮功不是某教,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等等,以及相关的法律条文。李凤学表示:这方面我还真是不太了解,我回去一定了解相关的法律。厉永莲给段甲岭派出所的三个警察也讲了相关真相。

四月初,王海宝二人到八十来岁赵秀荣老太太家骚扰。老太太大女儿患有癫痫病,原来经常犯病,抽搐、暴怒、严重时昏迷、很吓人,十几年来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病情得到缓解、不怎么犯病了。但警察到家里骚扰,一刺激就又激动、犯病了,警察也看出来她不正常,故意问她炼不炼法轮功,诱导她说一些不理性的话。赵秀荣老人又急又气,急的是女儿说不理性的话破坏法,气的是警察故意欺负人,年纪大又善良,不知怎么办好。
被南城派出所警察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霍淑凤和其大儿子,辛宝东、高淑英、张秀云、宋建国、符玉岭、洪梅、薛树青、高桂云、康景泰、康景梅、杨淑敏、甄锦秀,李桂芝老太太不在家,警察到她女儿商店骚扰。
北城:三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北城派出所十个警察,到七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孟庆云家骚扰,逼迫家人跟孟庆云合影录像说不炼了,孟庆云没配合,警察态度蛮横,前后持续半个多小时。今年以来,孟庆云所在小区居委会曾多次到家中骚扰,搅扰家庭正常生活。

三月下旬,北城派出所多个警察,到城建新村张志兰家敲门骚扰三次;四月六日上午,又有多个警察敲门骚扰,张志兰经历严重迫害,她的丈夫身体不好,生活不能自理,张志兰要是出去买菜的话,她丈夫根本就不能下地开门。

被北城派出所警察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郭春英、刘星君、冯沙丽(音)、郭松老师、刘老师、方红艳、闫春霞(两次)。

(二)、霸州市公安局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从二零二一年四月开始,廊坊市霸州市公安局和其下属派出所的警察不断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

1、霸州康仙庄派出所两次骚扰法轮功学员杨素兰、赵保禄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点多,来了两个警察,进门就问:你们不炼法轮功了吧?杨素兰说,这个功这么好,为什么不炼?。赵保禄正在吃饭,看见他们就说,你们又来干什么?其中一个警察说,来看看你。这时杨素兰看到有一个警察肩膀上有一个东西,就说你们别照相,这样对你们和你们的儿女都不好。警察说,我们没照相这是衣服上带的。

五月十日前后,康仙庄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到霸州市南沙村法轮功学员李慧春家,给李慧春照相后就离开了。过了十多天后,这两个警察又来骚扰。

四月2二日,霸州南门派出所的三个警察拿著录像仪来到法轮功学员高秀清家,高秀清说,别录像,这样对你们不好。警察说你还炼不炼啊?高秀清说,这不用你们管。说了几句话他们就走了。

2、西城区派出所骚扰李淑芳、赵占芳等法轮功学员

五月二十日前后,西城区派出所警察给法轮功学员李淑芳打电话,让到派出所去一趟。第二天晚上七点多,李淑芳就去了,给这些年轻警察讲真相,讲到九点多。

二零二一年五月底,西城区派出所派出所警察给法轮功学员刘兆芹打完电话后,趁她不在家的时候到家敲门,他们进屋照了相后离开。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下午四点二十一分,西城区派出所给赵占芳丈夫打电话,问她的手机号,问她干什么去了。赵占芳的丈夫说她上班去了,她不带手机。最后他们说,叫她明天来一次派出所。赵占芳下班后,给他们回了个电话,对方问她还炼不炼?赵占芳说:我炼不炼是我的事,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为什么这么多人都炼法轮功,一定是好。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五月三十一日晚上六点多,西城区派出所又打来电话要求见一面,赵占芳问他叫什么?他只说姓李。赵占芳拒绝他们的要求后,过了一会又有人打了一个电话,她没接。十来分钟后,就来了三个警察敲门,赵占芳让他们在院外等着。一个人(警号:X08135)拿着手机就给她照相(侵犯公民的隐私权、肖像权),赵占芳说你不要照。赵占芳回院里拿来手机给他们照了相。另一人(警号:X07704)肩膀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小方盒子,上面闪着红灯。赵占芳要求他们拿出工作证。他们拒绝出示工作证,一个警察说:我们穿着制式警服,开着警车,还能有假吗?警号X07704的人说,就是问问你炼不炼?听政法委说你不炼了。赵占芳说:我可从来没说过不炼了,那是他们瞎说的。这时一个穿深蓝色长袖警服的人小声说,照上了吗?警号X08135警察说,照上了。说完他们就走了。

3、南孟镇派出所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

五月十八日傍晚七点钟,霸州市南孟镇派出所三个警察一下车就问,你是叫李双玲吗?李双玲说干什么呀,他说,你以前炼过法轮功吗?现在还炼吗?李双玲说你问这个干什么?三个人说你回答我,你还炼不炼?李双玲说,没法回答你,我也有权利不回答你。他说:行,大姨你忙吧,我走了。李双玲抬头看到他在左侧上衣关开关。李双玲大喊道:你们录像呢。他们急急忙忙就走了,还开着私家车。

五月十五日下午,南孟镇派出所三个警察穿着警服,闯入法轮功学员郑秋艳家,他们问郑秋艳,还炼不炼法轮功,还有人给她照相。

五月十五日下午,南孟镇派出所三个警察穿着警服,闯入法轮功学员家李金双家,他们问你以前炼法轮功吧?她说是。又问现在还炼吗?她说我不能跟你说,我以前不炼功的时候,赌博、打孩子、和丈夫打架,也不孝顺老人。通过炼法轮功,也不赌博了,也不打孩子了,天天按真、善、忍做人,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过日子,我婆婆妈还怕我不炼呢!

五月十五日,霸州市南孟镇派出所三个警察穿着警服,闯入法轮功学员王素芬家。他们问你还炼法轮功吗?王素芬说,我要不炼功这家早就散了,浑身的病,我丈夫三十多岁就死了,又找了个后老伴,没有过几年,就得了脑出血,这一家就靠我一人。他们给王素芬照相,就走了。

五月十五日傍晚七点十分,南孟镇派出所两个警察穿着警服,闯入法轮功学员冯艳云家,他们问冯艳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还问有电脑吗?等等。他们把所有问的这些全都写下来了。冯艳云依然给他们讲真相。他说:给他写上炼,就走了。

四月二十四日傍晚,南孟镇三个穿警服的人和南孟村吴茂翔闯入法轮功学员耿俊如的家骚扰。

四月二十四日傍晚,南孟镇派出所三个人和南孟村吴茂翔到法轮功学员耿素花家敲门,耿素花问谁呀,没人吱声,又问谁呀,又没人说话,再问他们才说是派出所的,问他们干什么。警察说你还炼法轮功吗?耿素花说我炼功身体好了,以前浑身的病,通过炼法轮功身体健康,这时她老伴从屋里出来说开门,他打开门就把耿素花推到后边去了。耿素花说:我老头血压高,他要不好出了事,找你们。他们就走了。

四月二十四日傍晚,法轮功学员于秀兰家被骚扰。

四月二日,霸州市南孟镇政府人员去了南孟村法轮功学员耿素花家骚扰。

霸州市南孟镇派出所3个穿警服的人到南孟镇李家营村到法轮功学员朱柄禅家敲门骚扰,朱柄禅给他们开开门,其中一个高个警察给朱柄禅照相。

(三)、大厂县法轮功学员告诉骚扰的警察:记住法轮大法好

二零二一年,大厂县各级政府不法人员,奉邪党命令,到镇内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没有配合他们。法轮功学员告诉警察:“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呀!”

1、邵府镇:

四月九日下午三点多,邵府镇派出所四个警察穿警服,开着警车,带着录像机,到南甲各庄村法轮功学员刘士伶家,进门就录像。刘士伶问他们:“你们干嘛来了?”他们说:“好长时间没来了,来看看。”他们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刘士伶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

这四个警察从刘士伶家出来,又来到太平庄村67岁法轮功学员李荣秀家。李荣秀家养一群羊,李荣秀和几个人正在剪羊毛呢,他们没下车就走了。

随后,这些警察又来到太平庄村77岁老太太吴连凤家。吴连凤老人没让他们进屋,问道:“你们干嘛来了?”他们说:“好长时间没到您家来了,您还炼不炼(法轮)功?要是不炼,从黑名单上给您除名。”吴连凤老人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你们知道我有多少种病都炼好了吗?”警察说:“他们(法轮功学员)都这么说!”吴连凤老人说:“小伙子,我告诉你,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呀!”

四月十二日上午十点,邵府镇派出所王勇,带两个警察,到邵府村法轮功学员宋淑芬家,他们进门就录像。宋淑芬丈夫问他们:“你们又干嘛来了?” 王勇说:“上边让一年来两次,我们也不愿意来呀!”宋淑芬的丈夫说:“她没在家,我也正要出去!”一边说着,锁上院门,就走了。三警察在胡同里呆了一会儿才走。

四月十四日上午九点,邵府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到邵府村68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永伶老太太家骚扰。他们进门就录像,问刘永伶还炼不炼功等等。

四月十九日,邵府镇派出所警察王勇等人穿警服,开着警车,带着录像机,来到太平庄村67岁的李荣秀老人家骚扰,进门就拍照、录像。四月九日下午三点多,他们曾经来过一次,看家里有好多人干活,没敢进来。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午一点多,邵府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再次到甲各庄村刘仕玲家骚扰。刘仕玲把他们让进屋里,跟他们说:“法轮大法是救人的,救度全世界的人,你们也是被救度之内的人。我希望在大灾大难中,你们全家都能平平安安的。”两个警察说:“您别说了,您别说了!”就赶紧走了。

从刘仕玲家出来,他们又来到太平庄村七十七岁的吴连凤老太太家,第二次骚扰老人家。

二零二一年五月九日晚八点,邵府镇派出所三名30岁左右的警察开着警车,到邵府村六十岁左右的宋淑芬家骚扰,拍照、录像。之前,邵府镇派出所警察已经到宋淑芬家骚扰过两次。

十几天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八点多,邵府镇综治办的五、六个人开着一辆大轿子车(车身上写着“综治办”三个字)到宋淑芬家骚扰,其中一个女的一直拿着手机录像。村书记杨某某也被要求随这群人一块来了。从宋淑芬家出来,这群人又来到太平庄村七十七岁的吴连凤老人家骚扰,老人独居,子女在外工作。这是今年四月份以来,邵府镇派出所、综治办人员第三次骚扰吴连凤老人。

大厂县邵府乡政府人员由村干部带领,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十六日,分别对大法弟子刘仕玲、刘永玲、李荣秀、吴连凤家上门骚扰,执行邪党所谓的年终“清零总结”。

2、祁各庄镇:

四月中旬,大厂县祁各庄镇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69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广芝。王广芝是县特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到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两次,也曾因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十三年,受了很多苦。
大厂县祁各庄大小辛村由村干部带领乡政府人员和派出所警察于十一月二十日左右,两次进入大法弟子王广芝家“清零”骚扰签字。

3、大厂镇: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下午两点半,大厂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于景华家敲门,于景华上班没在家。两个警察进门时一直录像。两个警察一个说自己27岁,是夏垫北坞村的(估计叫何培X);另一个30多岁,自己说叫赵天明。赵天明说:“我一说您就明白,还炼(法轮功)不?”于景华的妻子成玉琪给两个警察讲了真相。

四月九日上午十点,大厂镇派出所三个警察穿着警服、开着警车、带着录像机,来到小厂村张天海、孙淑霞夫妇家骚扰。他们进门之前,就把录像机打开了。到每个屋录了像,问张天海夫妇还炼不炼。张天海给三个警察讲了自己学大法受益很多,所有的疾病全好了。孙淑霞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呢?”三个警察中有一个姓何,叫何培X。

大概在四月七日,大厂镇派出所警察还去了迎春机械厂86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桂香老人家骚扰,老人没在家。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多钟,大厂镇派出所两个警察杨天荟、马利到法轮功学员刘力家敲门,被刘力开门挡在大门外,没让进来。刘力对警察所说均不配合,给他们只管讲法轮功真相,和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的受益,善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为自己负责。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上午九点左右。大厂镇派出所两个警察杨天荟、马利,去法轮功学员徐淑青家,携带执法记录仪进屋拍照被拒绝,前一天,还电话恐吓家人。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下午四点半左右,大厂镇派出所两个警察,来到法轮功学员孟立新家。孟立新开门,让他们出示证件,对方说“没带”。那“出示身份证”,也说“没带”。让他们报姓名:高个警察说“杨天荟”,另一警察不说。孟立新说“那你出去”,那个警察说叫马利。没等他们说话,来了就是听真相,孟立新给警察讲了,宪法有条款规定:公民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合法。14种邪教没有法轮功(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刑法300条也没提到法轮功。你们随意骚扰公民的住宅和侵犯人权,严重干扰了法轮功学员和家人正常生活。家里有高危病人(老伴脑干出血两年多,留下半身不遂严重后遗症),因为你们的出现,他出了问题,我要追究你们的责任。警察听完,有他们说词,孟立新就是不配合他们。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中午。大厂镇派出所两个警察赵天明和一不知名姓警察,去法轮功学员金慧门店。金慧对警察所说均不配合,两口子都跟警察讲真相。为他们好负责,不要糊涂执法,选择明白真相是出路。

四月十二日,大厂镇派出所三个警察拿着照相机去前丞相村王凤玉家、刘金兰家骚扰。

四月中旬一天,大厂镇派出所二个警察到后店村近八十岁的张振敏家,警察把两个屋子都看了,拿出个文件随便念了两句,就逼迫张振敏签字。张振敏老人曾遭多次非法关押看守所、劫持北京市通州区大营洗脑班迫害,在二零零六年春季被非法劳教二年。

四月六日下午三点,大厂县卫生副局长关万军、县医院办公室主任靳燕华及两个工作人员,找到正在上班的县医院职工郭大靖。关万军要求郭大靖即使在家炼,也必须说“不炼”,否则对本人和孩子前途有影响,被郭大靖拒绝。

4、陈府镇:

四月十六日上午十点至四月十八日晚8点,陈府镇派出所警察对全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这些警察都是穿着警服、开警车、带录像机到法轮功学员家里,进屋就录像、照相,问还炼不炼法轮功。

四月十六日上午十点,两个警察在村干部张宝庆的带领下到陈府村杨淑芳家骚扰。十一点四十分,四个警察到荣马房村司万苹家骚扰,司万苹家正给孙子办满月酒,司万苹儿子把他们轰走了。

四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四个警察荣到马房村周玉芬家骚扰。

四月十七日上午,付海涛等两个警察在马家庙村书记刘X的带领下,分别到刘继荣、杨晓红、徐贞芳家骚扰。徐贞芳和儿媳王丽芹正在种菜的大棚里干活。付海涛问王丽芹还炼不炼。王丽芹说:“真、善、忍这么好为什么不炼呢?!”警察还问徐贞芳儿子杨新杰在哪里上班,能不能叫他回来照个像。被拒绝。几天后村书记刘X又来到徐贞芳家说:乡政府来好几次电话了。叫杨新杰回家照像。

四月十七日上午,付海涛等两个警察叫漫兴营村一个村干部带着来到张淑英家骚扰。他们除了录像、拍照,还想到每个屋都看看,遭到张淑英斥责。

四月十八日晚八点左右,两个警察来到太平庄村高淑玲家骚扰,因为白天他们来一次了,高淑玲没在家,所以晚上又来了。

这期间陈府镇派出所警察还骚扰了兰庄户村贾翠荣、王玉文、邢桂珍(80多岁)、周凤红、刘各庄村的马春燕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四月十五日,陈府镇派出所警察到兰庄户村刘秀云家骚扰。

四月十六日,陈府镇派出所警察骚扰了太平庄村的杨森林,隋景荣、高天颂夫妻、杨金龙、王淑芬夫妻、倪荣华的妻子、王秀华等法轮功学员。

四月十七日,陈府镇派出所警察去马家庙村高天云家、于金印家和八十六岁的李桂芬家骚扰。

在四月十五日至四月十七日,陈府镇派出所警察到东厂村张桂珍家、关万国(妻子王玉芹也是法轮功学员)家、小坨头村的张秀兰家、王玉霞家骚扰。

五月十三日,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县陈府乡派出所警察去了李淑萍的女儿家,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及物品。当时李淑萍没在家。等她回家时,他们又来到她家,问:你还炼不炼?李淑萍回答他们: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我全身的病炼法轮功都好了,我就要炼。她想,他们是听真相来了,我得跟他们讲真相,救他们啊,就又给他们讲从“自焚”到现在的真相,然后他们走了。

五月十四日,这些人又到大法弟子杨新杰家骚扰,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杨新杰不在家,到了晚上,他们又来了,杨新杰给他们讲了真相,并讲了信仰自由,是每个公民的权利等。然后他们就走了。

这几个警察分别是:一个叫付海波,一个是好像新来的所长,另一个不知叫什么名。

陈府乡派出所警察付海涛和一个瘦长脸一米七左右,还有一个方脸型一米八多的警察,先后五次闯入大法弟子杨新杰家中骚扰。

二零二一年五月的一天,又闯入杨新杰家。当时杨新杰不在家,这已经是第四次了。他们蛮横的对家人说:上边不让炼就别炼,快把他手机号给我们等。他妈妈和媳妇就说,你老找他,他犯什么法了?他们说就和我们拍个照。然后,又闯进屋里翻找东西,看到师父法像,就要抢走,遭到了家人严厉的制止,并把门上了锁。家人对那几个警察说:你们是在犯法,善恶有报是天理。

付海涛说:信不信我把门踹开,我不怕报应,让雷劈我来呀!她们娘俩儿听了很震惊,就善意的告诉他:你不要这样说,这对你不好。他们没说什么,走了。

六月二十四日,付海涛又带五人来家中骚扰,这已经是第五次了。

然后,付海涛一伙又到杨新杰儿子单位去,惊动孩子,问他爸爸电话,并拿两个电话号码让孩子说哪个是他爸的。孩子说,我不知道。

大厂县陈府乡政府人员以疫情为理由进入大法弟子家中,要大法弟子签字,文档里加裹污蔑大法的内容,诓骗不识字的老年大法弟子,遭拒绝后,由家属代签。

5、夏垫镇: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下午和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七日,夏垫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分别去夏垫镇北王庄村法轮功学员吴振兰和本村法轮功学员崔桂荣家骚扰,说所里新换人了,进来认识认识。两名法轮功学员拒不配合警察说辞。

又去了同村的宋玉婷、张俊华和苏秀丽家,被家属告知没在家,一看家属不配合他们就走了。

(四)、利用恐吓、欺骗不光彩手段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家人

案例1:泃阳镇政府等不法人员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司德发的儿媳

一月二十五日,泃阳镇政府等不法人员,将化甲屯村法轮功学员司德发的儿媳叫到村委会,威胁、恐吓,说如果你公公还到外面讲真相、继续炼法轮功,你丈夫就面临失去工作,你孩子上学等等都受影响。儿媳妇回家跟其丈夫说了,司德发儿子就将他父亲的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等都给撕毁。过两天,司德发看《明慧周刊》被儿子发现,儿子抓住父亲的脖领子就要打他,还让儿媳妇打电话报警。

案例2:三河市燕郊铁三局小区老人被骗录像

三河市燕郊铁三局小区法轮功学员吕关所。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十点多,邻居叫他到小区里做核酸检测,结果社区的人在那等着呢。社区人员说:“我们正找你呢。”一行五人为首的姓马(猜是之前来别的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的那个马书记),女的叫张静,围着吕关所叫录像,吕关所不同意,跟他讲了真相,他们不听,他们说:“不用你说话,你就说两句就行。你叫啥名?”他们问:“你叫什么名?” 吕关所说:“吕关所”他说:“你以前炼过法轮功吗?” 吕关所说:“炼。”完了他就不让吕关所说了,张静接着说:“不炼了。”他说:“你(张静)是她(吕关所)啥人?”张静说:“她是我奶奶。” 吕关所说:“我不认识你呀,你怎么这么说,你们不怕报应啊。”他们说:“不怕,没你的事了,你在家爱咋炼就怎么炼。”完了就走了,走的非常快。

案例3:廊坊开发区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

廊坊开发区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恶警动用亲情挨门挨户找法轮功学员写不练了的保证书。把全家的亲人找到一起说服法轮功学员。恶警说:“你不写保证书影响你家三代人,孩子不能上大学、不能当兵、没有工作”。就这样全家人都让他(她)写保证书。有的就写了,有的就不写。有的是家人代替写的。恶警就用这手段挨家挨户的找法轮功学员。有一村就有十多名签了字。有的恶警用电话骚扰、骗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说什么到派出所识别一下你的身份证等等。

案例4:廊坊市南尖塔镇翟各庄村治保在镇政法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家人

七月二十八日,河北省廊坊市南尖塔镇翟各庄村治保在镇政法人员张长水的指使下,找到大法弟子田进书的儿子和崔术来的家属(儿子),让他们替家人在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上签字,说不签就找他们的工作单位,还说会影响后代影响孩子上学等,签完字后还让他们不要告诉各自的家人。

八、廊坊市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人员38人

霸州市:5人,殃及家人1人
三河市:19人,殃及家人5人
大厂县:5人,殃及家人3人

(一)政法委、“610”共7人遭恶报,其中3人殃及3人

杨俊成:廊坊市霸州市堂二里镇的一个村治保主任,遭恶报殃及媳妇喝毒药自杀身亡。

刘富强:原三河市610主任、三河公安局副局长,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殃及家人。

张成华:首钢机械厂610负责人,二零一六年前后参与迫害患癌死亡。

廊坊原大厂县610主任王福洪遭恶报殃及儿子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

王福洪,原大厂县610主任,他在这个职位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最严重的。据明慧网报导,有四人被非法判重刑;十一人被非法劳教;四十多人被强制洗脑迫害,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被敲诈钱财数万元不等。作为时任610主任,王福洪追随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上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善恶有报如影随形,做了大恶事的王福洪,很快就招来了天惩,殃及其子。其子王锋长期帮人办各种虚假证件骗取钱财,二零零七年事发,以诈骗罪,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十二年。

(二)公安局9人遭恶报,其中二人殃及2人

赵明智:原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二一年因参与保护黑恶势力,被判刑六年半。

孙旭文:原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二一年被判刑七年半。

唐连栋:原三河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长,二零二零年获刑六年半。

辛军:任燕郊西城派出所副所长、指导员,二零二零年被判刑六年。

刘江海:原三河市北城派出所所长,二零二零年遭报被撤职。

康俊宇原:三河市公安局政委,遭恶报殃及家人。

祁晓全(音):原三河市公安局燕郊分局警察,作恶殃及儿子死亡。

(三)检察院、法院2人遭恶报

朱文忠;河北原三河市中医院院长,二零一六年前后患重症肌无力,生活不能自理。

三河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炳旺因为充当黑社会保护伞,被撤职

刘炳旺,男,五十三岁,三河市检察院副检察长,老家黄土庄镇王里村,手机13903260908;在其任职期间(他是主管副检察长),至少造成马维山、康景泰、王占青、文杰、王莲双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枉法判刑。刘炳旺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已上恶人榜,恶人编号E000097137。

最近,刘炳旺因为充当黑社会保护伞,被撤职。据知情人讲,要不是他父亲给他罩着(其父刘瑞峰是三河市划市前原三河县委书记),这次也得判个五、六年。

(四)党政官员10人遭恶报,其中1人殃及1人

张建民:廊坊地区霸州市南孟镇南孟村公安员,二零二一年被撞折了三根肋骨后死亡。
刘万数:廊坊市霸州市堂二里镇某村村支书,二零二二年患癌症痛苦死亡。
宋庆通:廊坊市霸州市堂二里镇某村村长,酒后突然摔倒,当即死亡。
荣少华:廊坊市霸州市堂二里镇某村村会计,脑出血后死亡。
李兴瑞:廊坊市大厂回族自治县小厂村书记,二零一九年车祸身亡。
张少杰:廊坊现任大厂回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妻子,二零一九年车祸赔款一百万元。
邓朝玲,女:河北廊坊三河小胡庄村干部,丈夫癌症死亡。
王景义:河北廊坊三河原杨庄镇中门辛村书记,二零一六年死亡。

(五)其他10人遭恶报,其中3人殃及3人

王明:河北廊坊原大厂县民政局长,二零二一年其儿子得了严重的尿毒症。
尹天武:河北廊坊原大厂县第五中学校长,二零二一年其孙女现在患有严重的自闭症。
孙宝义:河北廊坊三河原第二十七中学校长,患有冠心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
田永军:河北三河市皇庄镇政府土地所工作,二零二一年罹患胆嘴癌,还摘去一个肾。
高福生:河北原三河市对外经贸总公司总经理,二零二一年殃及其妻子癌症死亡。
高万银:河北三河市泃阳镇陈各庄村村民,二零二零年登梯子上房,没上几步就摔了下来,赶紧拉三河镇里,骨折住医院治疗。
三河市医院手术科主任刘家瑄遭恶报患重病
刘家瑄,男,六十一岁,三河市医院手术科主任,积极参与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早已上恶人榜,编号E000064529.二零一九年9月九日,刘家瑄第二次患脑出血,现有遗留后遗症。

九、结语

法轮功,又称法轮修炼大法,是佛家的上乘修炼大法,他是按照宇宙的演化原理改善修炼者的身体,用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指导与归正修炼者的思想与言行,因此他对人的身体康复与道德的升华就会显示出他的奇效来。

基于这样的原因,法轮功在世间洪传三十周年的今天,受到了世界各国、各民族的人的广泛接受与尊重,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世人纷纷走入法轮功修炼行列,修炼法轮功正在成为今天人类的广泛共识。在今年第二十三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暨法轮功在世间洪传三十周年之际,以美国、加拿大为首国际社会及各国政要纷纷颁发褒奖、发贺信、祝贺视频,盛赞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为社会道德文明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事实已经证明法轮功对任何人、任何国家与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如果江泽民没有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会更多,那将给国家节省多少医疗费?修炼法轮功的巨大人群的道德升华会带动整个中国社会的道德快速提升,重德行善、中华古风将再现华夏大地,这是上天对我们中华民族的眷顾与恩赐!

然而,这场善与恶的较量的历史大戏即将落幕!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的人都将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恶报的人已经开始偿还自己的罪恶,那些没有遭到恶报的迫害参与者也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你参与迫害所做的一切都被上天记录在册,恶报随时会降临你的头上,除非你站在正义一边,弥补罪过。

在最后的大审判到来之前,对那些迫害参与者及每个人都是机会,了解法轮功真相、摆脱中共、弥补罪过已经成为那些迫害参与者赎回自己未来的唯一选择!时间紧迫,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