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

Print

【圆明网】我是修炼二十四个年头,七十七岁的女农村大法弟子,一直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安康幸福与荣耀。今生能在这高德大法中修炼,并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乃万分有幸,我决不辜负师尊无量慈悲苦度。
通过学法认识到,在修炼中就坚信师父、坚信法,只要心中有法什么关都能过去。下面举几个例子:

一、遇事别忘喊师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排除了各种干扰,来到哈尔滨火车站,买完车票等着上车去北京上访。这时家里和镇政府的人知道我走了,就发动亲朋好友及镇政府干部共二十多人到哈市找我,各路口和车站都派去了人找,象翻了天一样。

下午一点四十分左右,开始检票了,正排队往前走,这时我往前一看,这行队的左前方我的妹夫站在那里,当时我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想起喊师父了:师父快帮我,别让他看见我。我立刻把脸转向右边。一看我小女儿的丈夫在这边的前面站着呢,这时我又把脸转向前边,心里喊着:师父这边还有一个呢,千万不要让他俩看见我。他们俩在前面仔细的看着每一个人,这时我也到了跟前,他俩就象没看见我一样,我也顺利的检完了票。

那时,我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发正念,甚至什么叫旧势力与它的安排,我都不明白,我只知道什么时候师父都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在对师父给予正念的加持下,才顺利的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列车。

二、了却人心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

我本着对政府的信任和宪法赋予人民信仰自由、上访自由的权利,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终于来到天安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到那一看,戒备森严;天安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是便衣和警察,根本就進不去。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人。我刚到跟前,就被一个便衣给抓了,让我骂师父与法轮大法,我不骂,我问他: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叫人骂人?他们不容分说就把我拽上警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把我锁到铁笼子里。在铁笼子里我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等我要喊的心里话。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镇派出所把我接回送到县看守所,一个月后因我绝食,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我被送到县大狱,这里阴森恐怖,天天听到的是打骂声,县政保科的还有县政法委书记,天天找我们谈话强迫写“三书”与“转化”。

有一天他们又来找我说:你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你写的保证书很好,我们都看了。我心想这是谁写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不管谁写的,都不能承认,承认就是在害他们。我说:我没写,不是我写的。他们说:你承认了不就回家了吗?我说:根本就不是我写的承认什么哪?

这时,我想起上次也有人给写个保证,我也是不知道,有个狱警拿着这张保证书说:有人给你写的保证,你同不同意?你同意明天就回家。当时我很清醒的悟到:为什么别人替写完了,还得让你自己表态呢?这不就是让你自己选择走哪条路吗?是听邪恶的,还是跟师父走,谁说了都不算!我明白了!在关键时刻得自己说了算呀!所以我说:都不是我写的,我不会承认的。修大法做好人往哪转化?恶人说:不转化就不放你。我说:我就不信你能关我一辈子?告诉你们,我不往大了说,就说咱们县谁都不炼了,就剩一个人炼那就是我。我现在觉的那时争斗心、好胜心、自以为是的心那么强啊,真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一直向他们洪法,由于名利他们仍做他们要做的事。四月九日又把我带到预审室,县政法委书记给拿来了纸和笔让我快写保证书。说:“写完好回家,要不写保证书,上北京的都劳教了。写四条就行,多好写呀!我跟你师父说说,这不是你写的,是我让你写的,你师父不会怪你的。”我心想:“你还不拿着我写的这东西,去问我师父说,看你的弟子写的。”想到这儿,我眼前一亮,为何不利用这次机会写我该写的呢?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一定会被铲除的,我毫不犹豫的拿起笔来也写了四条。上面中间写两个大字“声明”,下面写:1、法轮大法是正法。2、法正乾坤。3、我从心底高呼法轮大法好。4、我修大法永不回头。声明人:某某某,2001年4月9日声明。

从这以后,他们再也不找我写什么保证书了,五月十四日那天我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直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三、我体验到了正念的威力无穷

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也是自己的使命,所以自身修炼、证实法、救众生是每天必须做到的。

有一次下屯往路两旁的大树上和电线杆子上喷永久性的大法标语,喷完字后顺这条路骑自行车刚往回走(没有第二条路)。一抬头看见前面不远,我镇派出所的警车开过来了,车里坐着都是我镇派出所的三个人,我一点也没想起来害怕,立刻想到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不能让他们造业赶快往回开车,事还没干呢,现在可不能让他们看见,要都给我抹下去怎么救人哪?!就这一念师父就让他们的车马上减速了,调头往回开走了。我体验到了用神的正念威力无穷。

还有一次是下屯讲真相,在街上遇见一个人给他讲真相,他一边听一边拿手机录像,说这是证据还要给610打电话报警,并说些对大法不好听的话。当时我想不能让你举报,你会造业的,赶紧向内找,自己哪里有漏不符合法的要求了,心不为所动。这都是假相,同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这时他把手机往兜里一放,说:你在我们屯不许说法轮功的事。给自己找个台阶走了。

我悟到是因为在危急关头先想到了别人,放弃了为私为我的念头。明知道后果的严重,这纯善的一念符合了大法的法理,发出的念是善良的、大法的法理是为他的,不是自私所起的作用。我真的感受到师父时刻在身边保护。

有一次被派出所抄家时,派出所所长领五、六个人,镇政府党委书记也来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跑了三次终于摆脱了他们的绑架。

四、摆正基点然后选择在法上修

师父说:“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1]

我在想师父把我们都推那么高了,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就应时刻保持神的正念清醒的头脑,遇事时首先站正基点,然后再选择怎么在法上去做。时刻想着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有使命、有救度众生的责任的,时刻不能忘自己是谁,因为心中有法,这样就不会走错路。宇宙中那些能够间隔我们的微观因素在正法中师父都已经解决了,再遇到问题时,真正的我、主元神就能站在法上思考问题了。

举个例子:

上个月,有个同修来我家要处理修炼上的一些事情。我们办完了事,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突然他兜里的手机响了。当时我很镇静,第一念想的是他的安全问题,跟他说:到我这来你怎么带手机呀,你知道我和公安局是在一个小区内的。我家是暴露的,二零一八年大型绑架也有我,在狱中以前担任过国保大队长那个人把我举报了。公安局来我家核实他举报的事是否属实。公安局来好几次了。这才过去几个月的事啊,带手机对你是不安全的。

这时我想到了师父的一段法:“释迦牟尼要洗澡,在森林里头叫他的弟子给他打扫浴缸。他的弟子到那一看,浴缸里边爬满了虫子,要打扫浴缸就得弄死虫子。弟子回来告诉释迦牟尼说:浴缸里爬满了虫子。释迦牟尼没瞅他,就说了一句:你去把浴缸打扫干净。这个弟子到浴缸那一看无从下手,一动手虫子就得死,他转了一圈又回来问释迦牟尼:师尊,浴缸里爬满了虫子,如果一动手就要把虫子弄死了。释迦牟尼瞅瞅他说:我叫你打扫的是浴缸。”[2]

我悟到,师父为什么把释迦牟尼那时的弟子修炼状态讲给我们呢?更高的法理我悟不到,只悟道这段法有信师信法的法理。我们是否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了?是否能真听师父的话?师父关于手机安全问题已经讲了好几次法了。那么反过来再看看我们像不像那个释迦牟尼的弟子的行为呢?我知道现在有同修还使用微信与手机。通过这件事我也找到了很多执著心。

隔几天同修再次来时,我首先问:你带手机了吗?这是对同修的不信任、猜疑、疑心等人心。

修炼是严肃的,我觉的修炼就是无论遇什么事都应在法上对照,是否符合法,及时的找出那颗心,修掉它。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修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证实法救更多的众生。

有一天到物业去做全民核酸检测,女儿的同事问:你家姨怎么没来做核酸呢?女儿回家跟我说这事,我想都没想就告诉女儿:你咋不问她这事啥时归你管了?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说错了,解体这句话马上用法归正自己。这不只是争斗心,觉的我好象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妒嫉心里说的申公豹。怨恨、妒嫉、争斗、为私为我等人心,揪出了这些人心就得在思想上转变观念,用神的正念在行为上要做到无私无我,修去各种人心而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才能证实法救度众生。

五、得救的人感激大法

这些年我也不知道救了多少众生,从来没统计过。仅举两例来证实众生那种从内心的感激师父与大法救度。

1、我在街上讲真相,一个人乐呵呵的向我走来问,你还认识我吗?我说:想不起来了。他说:有一年我们往烟站送烟,我们十多个人都到你家避雨,你给我们讲真相、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但病好了,花不少钱也没治好身上这些年的附体,我诚心敬念九字真言那么几天就把它吓跑了,还一分钱没花。我真感谢大法师父救了我,给我和我家人也三退了。我说:得你家人同意才行啊!他说:我家人都明真相,并且都跟我念“法轮大法好”,我们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回去后告诉我的亲朋好友,“法轮大法好,”大法太正了。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救人呢!(是他的原话)。

2、明真相的司机说:大法师父真了不起!教出来的弟子都那么善良。他双手举过头顶,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万岁、法轮功师父万岁。”这激励人心的场景,真是回味无穷!

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