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高州市俞涛被绑架 家属控告警察

Print

【圆明网】广东省茂名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俞涛被绑架关押构陷大半年,他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绑架俞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控告,最终控告材料都转到了高州市检察院。高州市检察院多次拖延,家属聘请律师维权。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高州市大井镇法轮功学员、天堂小学教师俞涛外出,接到儿子电话说城南派出所人员要他回家了解情况。 俞涛回家后遭到高州市国保、城南派出所等七、八个人,以扰乱社会秩序传唤“问话”为由,强行将俞涛劫持。 办案人员当时骗家属说24小时放人。

八月十三日,俞涛被劫持至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八月二十八日,家属被通知接人,当赶到拘留所接人时,却被告知俞涛已被大井派出所接走了。 在大井派出所,俞涛再次被警察逼迫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 俞涛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后,当即被转为刑事拘留,后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被非法逮捕。

从八月十二日俞涛遭非法传唤,高州国保抢走了他妻子的工作用的电脑,15天拘留到刑事拘留,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除了28日拿刑事拘留证给俞涛妻子签名之外,整个过程没有给家属有任何法律手续,包括传唤证、物品扣押清单、行政拘留证等。在拘留期间,家属多次要求高州国保放人,但都遭到无理拒绝。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高州公安局国保把俞涛构陷到高州市检察院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所谓的“案子”由茂名市高州市检察院移送到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起诉。

茂南区检察院分别在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将所谓“案件”退回高州市国保办案单位。高州市国保不撤案,反而分别在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五日重新构陷“新罪证”,移送到茂南区检察院。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把俞涛构陷茂南区法院。目前,俞涛被非法关押在高州市看守所已经九个多月,面临被非法庭审。

自从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俞涛被高州市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后,他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两个小孩要上学,房贷、车贷等生活费用,压得俞涛的妻子喘不过气来。加上,高州公安局国保把俞涛妻子梁文燕的电脑抢走,害得梁文燕不能按时给聘用单位出账,失去了两份工作。为了儿女的生活,梁文燕一人打了三份工,非常辛苦。

自从俞涛被绑架后,俞涛的妻子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至晚上十一点十五分,这段时间照顾孩子们,接送小孩上下课、学习检查、买菜做饭等等生活事项,并且又要上班。一天休息的时间只有六个多小时,生活把俞涛妻子的身体逼得透支了,周末又要带孩子上班。漆黑的夜里俞涛妻子心坎的泪水有谁知晓?她对天说:“老天啊,有一天我倒下了,我的孩子谁来照顾?……”她上班忙,有时把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一个人反锁在家里一整天,有两次她想办法溜出去了,她找了半天找不到人,差点都要报警了。晚上9点多才自己回家,问她去哪里了,她又不说。孩子小需要爸爸在身边照顾。

自俞涛被高州公安局绑架后,家属多次去要人,都被骗回家,家属被逼无奈,俞涛的母亲和妻子多次向有关部门对绑架俞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控告,最终,控告材料都转到了高州市检察院。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俞涛妻子收到广东省茂名市人民检察院群众来信回复函告知:您的控告资料已转入高州市人民检察院申控科,并于高州市人民检察院四月十八日收到资料起在七个工作日之内,对您应有明确的答复。按工作日计,七个工作日之内及之后,俞涛妻子并没有收到任何的答复,在电话上反而受到高州市检察院卢海霞的拖延、拒绝回答挂机或不接电话等。

五月十一日上午,家属和聘请的维权律师来到高州市人民检察院,扫健康码进入,因疫情门卫保安拒绝家属与律师到办案部门,只能在门口侧边的接待室会见。高州市人民检察院卢海霞检查了律师和家属证件,问:有什么事呢?俞涛案件不在我院,不属于我院管辖,他属于茂南区检察院管辖起诉的。律师拿着来信回复函说:俞涛案件不在这,这个是你院回复的,你作为一个公职人员你要尊守检察官的道德,做起检察监督的作用。卢海霞看着家属有点气大声说:这个不是在电话上口头已回复了嘛,你可以问你的当事人呀,我在电话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没必要再寄控告材料过来了,你也寄了很多材料过来。

律师和气地说:没有口头回复的,都是纸质件书面回复的,哪里有检察院口头回复的,是不对的。卢海霞不奈烦地对律师说:我说了俞涛案件很特殊不在我院。律师指着回复函说:什么案件都要依法依规办事,你对这个该回复就得回复。卢海霞为这个回复不停地作出反驳和解释。家属听了就来气,激动地反问:卢海霞,你说,在电话上给我回复了,你有回复吗?你说以你收到资料起为七个工作日,又说要向上领导请示再回复,之后听都不听了,直接挂我电话,我给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为什么挂我电话?为什么不接电话?你就是在拖延时间,你作为公职人员你怎么为人民服务的?家属看见卢海霞身后写着:高州市人民检察院接待室,家属指着说:你那都写着是人民检察院,你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你作为一个公职人员,这样服务态度?你是官,我是民,你们就可以这样欺负老百姓吗?

律师劝说:好了,不要激动。家属消消气说:我能不气吗?她没有回复,还说回复了(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5:08,家属与卢海霞通话说明:她说她是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八日才收到茂名市人民检察院邮递上来的控告材料,在七个工作日之内才回复。四月二十八日下午4:44家属分与卢海霞通话说明:是有七个工作日了,但她要向领导请示才可以回复。五月七日下午4:43分,与卢海霞通话说明:她知道是俞涛家属的来电,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把电话挂断。之后家属连续打了二个电话,卢海霞拒绝接听。)家属又说:高州市公安局的人员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抄我家、抢走我的电脑,他们的行为就是合法的吗?你们就是在包庇他们。家属把事实说完,卢海霞自知理亏,坐在那一声不响。最后她收下律师的三证证件后说:我回去与领导请示,再回复你们。家属问卢海霞:什么时候可以回复给我们?卢海霞说:七个工作日之内(即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一日至十九日)回复。

一个优秀的教师,只因信仰真、善、忍,让人们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福益社会和民众,而被非法绑架、关押、诬陷到法院,这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吗?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