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农安县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Print

【圆明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这场严酷而邪恶的运动中,吉林省一直是对法轮功学员施加迫害非常严重的地区,而农安县又是吉林省内迫害的重灾区。此文根据明慧网披露出来的消息,整理了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直到现在,因迫害致死的农安县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其及遭受迫害的详情,一是寄托对这些受难的好人的哀思,同时更是从一个角度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

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这二十三年来,在明慧网上可查到的,农安县共有32名法轮功学员因遭受迫害离世。这些人中最年轻的三十二岁,年龄最大的八十四岁,他们本来在修炼法轮功后获得了身体的健康与心灵的升华,是各种迫害摧残了他们的身心,使他们在痛苦中离世;他们中很多人都是在遭受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后含冤而去的。而他们死去的原因仅仅因为他们要修炼法轮大法,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并向世人澄清颠倒是非的谎言,和平的向人们证实法轮功信仰是济世救人的正信!

农安县的冤案是吉林省乃至全中国迫害法轮功这一严峻现实的缩影,世人应当看到这场迫害的邪恶与残酷,这些恶行不会随着时间逝去,真相一定会在人间彻底的显现。这里也再次呼吁,那些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轮功的人,不要继续听从中共的摆布,希望你们从一味做恶的自我毁灭之路中退下来,给自己的生命留一个可期待的未来。

农安县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其去世的具体情况有七种:在监狱被迫害致死,在监狱被迫害生命垂危后回家离世,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在劳教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在拘留所或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在拘留所或看守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和被骚扰迫害致死。

图:吉林省农安县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上排从左至右:刘成军、王启波、付贵华、张远明、曹雅丽
下排从左至右:李铁军、于长丽、姜全德、李华、潘维

农安县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名单

姓名 性别 终年 被迫害致死情况 被迫害致死日期
王淑贤 女 42岁 在看守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 2000年初
刘丽华 女 42岁 在拘留所被迫害致死 2000年3月10日
毕跃发 男 78岁 在拘留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 2000年8月
毕旭明 男 79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0年11月3日
张远明 男 42岁 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2000年12月21日
张玉男 不详 67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1年2月2日
赵芳兰 女 不详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1年7月15日
张守先 男 63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1年12月24日
姚淑芬 女 81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2年10月10日
李华 女 45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2年11月
刘成军 男 32岁 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2003年12月26日
董素云 女 56岁 在劳教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 2004年1月23日
曹雅丽 女 46岁 在劳教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 2004年2月6日
李显慧 女 32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4年3月12日
孟庆侠 女 40岁 在劳教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 2004年4月1日
孙秀华 女 47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4年6月16日
李翠文 女 84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4年6月18日
周德成 男 73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4年10月21日
李风珍 女 73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5年1月20日
刘长太 男 67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5年3月28日
于福芹 女 58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5年4月3日
李铁军 男 42岁 在劳教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 2006年3月17日
王显国 男 65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6年5月24日
王启波 男 47岁 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2007年3月28日
潘维 男 56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08年11月7日
徐士华 女 58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10年1月18日
于长丽 女 44岁 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011年5月2日
霍润芝 女 72岁 在监狱被迫害生命垂危回家离世 2017年11月14日
于凤珍 女 65岁 被骚扰迫害致死 2018年
姜全德 男 66岁 在看守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 2020年8月25日
付贵华 女 55岁 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2021年7月25日
孙凤仙 女 65岁 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021年12月15日

一、在监狱被迫害致死三人

◎刘成军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刘成军,男,三十二岁。农安县国营企业职工。因参与长春插播法轮功真相电视节目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在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时三十分,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世。有目击者发现刘成军的鼻孔、耳朵、大腿等处有血液流出。邪恶为掩盖罪行,不顾家属反对,于当日上午十点四十分将其遗体火化。

法轮功学员刘成军

遭迫害经历:

被非法关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刘成军到省政府上访,被十几个警察围攻殴打,衣服被撕碎,在长春警察学校被关押曝晒了一整天。

被非法拘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晚,他踏上去北京上访的列车,被抓后被押回农安,在农安拘留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因他写了一封给中共中央的信,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刘成军在家中被抓走,并被关進了长春市铁北看守所。三十八天后被送长春奋進劳教所教养一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长春市几个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到了长春市奋進劳教所来集中洗脑,之后刘成军一次次反迫害遭到非人的迫害。八月,刘成军等28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三十五摄氏度的热天,被关在屋里坐板数天,门关死,窗子关死,不允许他们洗漱,屋子里呼吸困难,最后,他们身上生了很多虱子,爬的四处都是,很多人身上长满了疥疮。这个邪恶的办法是三大队的队长李长春想出来的。后来又以军训为名進行摧残迫害。在累得都已经抬不起腿的情况下,还要做一五零个站起下蹲动作、站军姿,一条腿站立另一条腿抬起挺直,都站抽筋了,站不住就挨打。所有法轮功学员都挨了打,刘成军也遭到一顿电棍,飞脚踢在脸上、身上,罚面壁。

二零零零年十月七日,刘成军被关進小号。关小号第十天时,刘成军被反铐着双手,连打带踢,几把电棍同时在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又捅又电,电棍长时间的摧残,捅出了长长的血口子,直到后来他身体被折磨得不自主地一抽一抽的,警察才停手,然后把他吊了起来。刘成军在小号里呆了二十多天,之后被调到四队,因在小号里被打时手指挫伤,不敢拿东西。集训队的大队长曹岩曾把他的头夹在腋下,让劳教犯人杨圣军等疯狂击打,打得脸都变了形,满脸满地是血。二零零零年八月到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不允许在严管班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刘成军)接见亲人。

被非法抓捕,遭受酷刑迫害: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刘成军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他到了天安门便展开了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将他抓進拘留所,由于拒报姓名、地址,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他开始绝食、绝水,被警察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又被警察用电棍电击,然后把他抬到床上,两手两脚被用带铁环的铁链子锁在床的四个角上,强行对他進行输液。多日后,因强行灌食,他的面部、鼻腔、口腔、咽喉都严重受伤,全身更是伤痕累累。经过二十多天的绝食、绝水,再加上警察对他的摧残,身体已极度虚弱,后被无条件释放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刘成军作为主要参与人与多位法轮功学员在长春、松原两地通过有线电视插播大法真相,使很多民众知道了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事实,在中国大陆及海外引起巨大震动。江泽民对此极度恐慌,并歇斯底里地下达“杀无赦”密令。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四日,刘成军被非法抓捕时,警察蓄意朝已被戴上手铐脚镣的刘成军的腿上开了两枪,造成刘成军重伤。当日被送進吉林省公安医院后,刘成军被双手抻开铐在床的两侧。五月初,刘成军被转到铁北看守所,遭酷刑逼供,被强制坐老虎凳五十二天。

被非法判刑,在监狱被迫害:刘成军被非法审判时,是被人抬入法庭的。后来刘成军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关在吉林监狱。其间受尽酷刑折磨,并且每天都有犯人被警察唆使折磨他,身体被严重摧残。早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吉林市中心医院就给刘成军下了病危通知,但当家属要求保外就医时,监狱一直推脱不给办理。为掩盖罪行,监狱把刘成军转入以手段残忍著称的吉林省公安医院继续迫害。

刘成军在公安医院被连续数昼夜用手铐子、脚镣固定在床上,浑身是血和屎、尿。后来,公安医院又下病危,要求保外就医,而农安县“六一零”和公安局系统却拒不批准保外。之后,刘成军又被偷偷地运回吉林监狱。家属多次要求探视都被监狱拒绝,每当问及刘成军的身体时,监狱都说十分好。

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半,吉林省劳改局、吉林监狱和农安县公安局德彪派出所六名警察突然闯到刘成军家,说刘成军病情非常严重,带起父母连夜赶往吉林大学第三临床学院中日联谊医院,却欺骗其他亲属说是人在吉林大学第一临床学院。

刘成军父母到时,刘成军已完全处于昏迷状态,瞳孔放大,由氧气维持生命。当时他高烧三十九度多,整个后背全是紫色淤血。而其他亲属在医大一院耽搁很久后,才知道是在中日联谊医院。但亲属们赶到时,刘成军人已停止了呼吸。嘴张着,仿佛想说什么,眼睛也没闭。

在处理遗体问题上,按家属的意见,是把遗体拉回农安当地。但警察们却极力阻挠,不同意拉回农安,强迫尽快火化,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邪恶又纠集了许多长春的警察,在二十六日上午十时四十分,把刘成军的遗体劫持至朝阳沟草草火化。家属要求买骨灰盒都不允许,最后同意了却还威胁家属不能对外透露消息。

◎王启波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王启波,四十七岁,农安县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当局多次绑架、骚扰、洗脑迫害,三次拘留,一次劳教,二零零二年被松原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遭受了各种摧残,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半夜十二点多,吉林监狱将王启波送入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吉林市铁路医院),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多,王启波死亡,年仅四十七岁。二十九日,警察将王启波的尸体拉到虎牛沟殡仪馆,强行火化。

法轮功学员王启波

遭迫害经历:

被非法关押和劳教: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王启波被当地村治保主任和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派出所所长赵喜超(已死亡)、司机曹东子、警察姜喜明等毒打他后,把他送至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几天后送往长春苇子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七日,王启波和妻子孙士英遭杨树林乡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第二天,被送往农安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后王启波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妻子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全家被勒索共计一万多元。

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杨树林派出所新所长王平领着前郭县公安局吴姓局长和两个持枪的警察到王启波家绑架抓人。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法院对王启波非法偷偷判刑七年,整个过程家属根本不知道。王启波被送往吉林省监狱继续迫害。

在监狱被酷刑迫害:王启波被送到吉林省二监狱七监区后,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每天坐板十四小时左右。酷刑迫害,强迫转化。把床铺板抽出来,叫王启波的臀部卡在两边的铺板,两腿伸直,再往上压重物、木板等,有时把木板立起来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脚踢。

在吉林二监,王启波不放弃修炼,受尽了凌辱和迫害,警察指使蛟河的犯人雁某某用扁担抽打王启波的胳膊和腰部,教育科李永生对他進行强制“转化”,因王启波不背监规,李永生、孙二匣(外号)就唆使犯人王兆林将王启波毒打一顿。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启波因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又被教育科严管。严管期间,教育科李永生、李壮、王干事利用坐板、抻床、拳打脚踢等酷刑折磨。王启波还被关進小号,严管迫害两个多月,不让家属见人。

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凌晨一点多家属突然接到监狱六监区队长刘振玉打来的电话,说王启波突发脑病,在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急救,五点多钟家属赶到,见人瞳孔放大,口腔、牙齿、鼻孔都有血,内衣有血点,舌头短硬,已奄奄一息了。狱警说是昨天晚上十点多钟洗澡摔倒,脑出血。上午九点多钟王启波含冤离世。监狱不许家属给王启波尸体拍照,并且威逼家属立即火化尸体。

◎付贵华被吉林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付贵华,五十五岁,家住农安县烧锅镇。二零二一年二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五月二十七日被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七月二十五日晚死亡,入狱不足两月付贵华就猝死。

法轮功学员付贵华

遭迫害经历:

被骚扰至流离失所:付贵华原本一身的病,身体不好,她从一九九六年六月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全好了。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无端迫害法轮大法后,警察经常闯到她家,一次次的威胁、恐吓,二零零一年付贵华被逼流离失所。二零一三年年前,付贵华回到老家,生活安定下来。

被绑架、诬判,酷刑迫害: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付贵华在家里又一次遭到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锁在黑屋子里,腿用铁棍子固定在椅子上,国保大队队长唐克用半截棍子往她的臂膀、两腿、膝盖、脚趾部位打,警察吕明选用巴掌打她的头部,持续打了半个小时,付贵华被打得全身发抖、骨头疼、不能着床。后来被非法判刑三年,因不放弃信仰,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被残酷折磨。

再遭绑架、诬判:二零一六年付贵华结束冤狱回家,给小女儿于健萍照顾孩子。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早上,四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梨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梨树县康平派出所、康平社区人员二十多人非法闯入于健萍家中,抄家抢劫,并将于健萍的丈夫孟祥岐与父母姚德义、付贵华一并绑架。警察对于健萍及三个月的婴儿监视居住。同天早上,付贵华的大女儿一家, 于健莉和丈夫王东吉,大女婿王东吉的父母王克民、王凤芝,小女婿孟祥岐的父母孟凡军、王桂珍也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四平梨树县法院对他们非法开庭。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付贵华被四平市梨树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罚金四千元。

在监狱被迫害致死: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付贵华、于健萍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被拘禁在八监区一楼严管迫害,每天坐小板凳,不许花钱,不许给家属打亲情电话,不许会见家属,也阻挠律师会见。监狱一直以各种借口阻挡家属会见,家属多方反应无果。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付贵华被迫害离世,时年五十五岁。付贵华是被八监区监区长钱伟指使三一零牢房牢头郑丹、包夹李健迫害死的。监狱为了掩盖罪恶,二零二一年八月七日下令各牢头、狱霸开会,让这些人签字说付贵华是病死的。监狱搞这种多人签字的伪证,签了两三次。妄图掩盖欠下的罪恶。

二、在监狱被迫害生命垂危后回家离世一人

◎霍润芝被吉林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霍润芝,七十二岁。二零一六年三月被农安镇黄龙派出所警察绑架,判刑三年,被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在监狱被迫害生命垂危,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被保外就医,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霍润芝遭迫害后照片

霍润芝在被非法关押监狱期间,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身体多处受伤,全口牙齿全部被打活动了,出现严重高血压症状,直肠肿瘤,身上多处伤疤,瘦得皮包骨,生命垂危。家人二零一七年四月底才获悉,霍润芝被监狱迫害得身患直肠癌,狱方不肯释放,在已经耽误治疗的情况下,有意隐瞒家属霍润芝的病情,偷偷将她送外诊。

二零一七年五月,霍润芝的儿子去吉林省女子监狱看望母亲时,监狱医院怕霍润芝死在监狱担责任,让孩子给霍润芝办保外就医。因霍润芝不放弃修炼大法,不写五书,管教写好了五书,强行拽住病危的霍润芝的手签字。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霍润芝被监狱医院救护车送回家时,已神智不清,身上多处伤疤,每天除了昏睡,就是痛苦的尖叫,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三、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一人

◎张远明被长春奋進劳教所迫害致死

张远明,四十二岁,农安县真才乡真才村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长春市奋進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张远明

一九九九年九月四日,张远明到北京上访,十一日被乡警察非法抓回,关入农安县拘留所,直到十二月二十七日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四日,张远明被警察从家中绑架,后被劫持长春奋進劳教所非法劳教。张远明在劳教所里受到了非人折磨,每天被罚坐板十几个小时,最长是从早五点坐到第二天二点,长达二十一小时。他的耳朵被迫害致聋,正常说话听不见;他的牙齿被打伤,吃饭费劲;别人给他点奶粉,警察都不让,而且一直不让接见家人。

直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劳教所突然给家人来电话,说张远明身体不好,让家属多拿钱到医院检查。次日,家属赶到劳教所交上一千元钱才让见,可是家属却怎么也认不出这就是张远明,他原来身强体壮,身高1.80米,体重180多斤,如今瘦得皮包骨,脱了相,只剩几十斤,正常说话也听不见。

十二月二十一日,公安医院又通知家属交医疗费,家属问张远明身体怎样,他们说挺好的。可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却传来了噩耗,张远明已去世好几天了。登记簿上写二十一日晚死亡。当家属给张远明换衣服时,看到他身上、胳膊上和前胸后背上是一块块又青又紫的痕迹。嘴、鼻、耳全塞着药棉。

四、在劳教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四人

◎董素云被劳教所迫害致死

董素云,五十六岁,农安镇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回农安县,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被迫害得全身浮肿,二零零三年九月放回家后,身体极度虚弱。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正月初二)含冤去世。

◎曹雅丽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曹雅丽,四十六岁。曾两次進京反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多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三年八月被保外就医,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含冤离开人世。

法轮功学员曹雅丽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四日晚,曹雅丽在家遭当地和长春市警察绑架,被蒙着眼睛关進长春净月潭附近的一秘密审讯室,被各种酷刑折磨了一天一夜,包括坐老虎凳、毒打、电刑、用铁桶套在头上猛击、不许睡觉、只穿线衣线裤推到室外,浇上凉水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中挨冻等。

后曹雅丽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曹雅丽被第二次非法劳教二年,别劫持入黑嘴子劳教所,被关押在四大队。因受到极大的肉体和精神迫害,血压达到二二零mmHg,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办了保外就医手续,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凌晨她离开人世。

◎孟庆侠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孟庆侠,四十岁,农安县鲍家镇烧锅村长胜岭屯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抓送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被放回。后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含冤去世。

孟庆侠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七日(夏历正月十三)被鲍家派出所绑架,关押在农安县拘留所,被勒索一千元后放回。二零零二年八月三日,派出所到她家再次要抓人,她被迫流离失所。几个月后,孟庆侠回来秋收,在十一月一日晚九点派出所再次到她家将其绑架,被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关押期间,孟庆侠因坚修大法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骨瘦如柴,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回家。后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含冤去世。

◎李铁军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

李铁军,四十二岁,农安县靠山镇农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曾被绑架、劳教,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被折磨成重病,极度虚弱,回家后卧床不起,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含冤去世。

法轮功学员李铁军

二零零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十点,农安县靠山镇派出所所长潘恒兴、副所长李树详及农安县公安局政保科长于洪权带人非法闯入李铁军家,将李铁军夫妻等一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

李铁军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关押迫害。家中留下了年迈的母亲、患脑血栓的父亲,以及一个读中学的十六岁的孩子。孩子没钱读书被迫辍学。

在劳教所里,李铁军受到残酷折磨,每天坐小板凳一动不动长达十四个小时左右。屋里坐几十人,坐在最前面的被称为“天门”,被看管的最严,李铁军就被排在最前面。这样一坐就是六十九天。后来被强制下队劳动,劳动强度极大。李铁军被劳教所折磨成重病,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极度虚弱,骨瘦如柴。劳教所怕死在那里,通知家人将李铁军接回。李铁军回家卧床不起,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含冤去世。

五、在拘留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三人

◎刘丽华被农安县拘留所迫害致死

刘丽华,四十二岁,农安县西五里界村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去北京上访,被当地非法抓捕送到县拘留所,在长期迫害下患脑瘤,于二零零零年三月十日含冤去世。

◎于长丽被农安县看守所迫害致死

于长丽,四十四岁,农安县第四中学数学教师,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张丹凤一起被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从长春第三看守所被转回农安县看守所,绝食反迫害非法关押。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于长丽被送到长春市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抢救。当天,于长丽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法轮功学员于长丽

遭迫害经历:

于长丽从一九九九年五月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后,她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仅体弱多病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工作中更是严于律己,用修炼人的心性标准教书育人,深得师生及学生家长的好评。
被绑架和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二月,于长丽为伸张正义,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北京国家信访办上访。被绑架后,劫送回农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绝食一零天后,回到家中。

被非法开除工作:二零零一年夏,于长丽在贴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在农安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农安县第四中学逼迫于长丽等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保证书”,被于长丽拒绝。随即,校方停止了她的工作。二零零三年,于长丽被非法开除,被迫离开了课堂与她的学生。

在看守所迫害致死: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于长丽与张丹凤去庙会给游人讲真相被绑架,被劫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于长丽被从长春第三看守所转回农安县看守所后,绝食反迫害。据目击者讲,二零一一年四月末,于长丽被送至农安县中医院和县医院检查化验。当时于长丽被戴着手铐、脚镣,自己已无法行走,被两人架着,身体瘦的只有六十斤左右,肾脏已出现衰竭,但农安县公安局仍不放人。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于长丽被送入长春市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急诊室,并于当天含冤离世。

在于长丽被害的前几天,家人曾极力营救,要求保外就医。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唐克百般阻挠,不予审批,还在于长丽被迫害致死后曾多次叫嚣说:“我叫唐克,国保大队的,在明慧网上有名,于长丽就是我打死的。”

◎孙凤仙被农安县看守所迫害致死

孙凤仙,女,六十五岁,农安县医院妇产科大夫。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被农安县国保和古城派出所绑架。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孙凤仙被德惠法院非法开庭。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六日,被冤判二年。二零二一年是十二月三日下午,孙凤仙在农安县看守所突发脑出血,送到长春市中日联谊医院手术抢救。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孙凤仙被转回农安县中医院。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凌晨十二点四十分左右,家属接到电话,孙凤仙在农安县中医院监管病房病危。经医生抢救无效,于凌晨一点三十分左右离世。

六、在拘留所或看守所被严重迫害后回家离世三人

◎王淑贤生前遭农安县第二看守所严重迫害

王淑贤,四十二岁,农安镇人。二零零零年初,王淑贤進京上访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第二看守所,在精神和肉体遭受迫害的情况下,身体极度虚弱,看守所拒不放人,最后奄奄一息时才给送到家。家人一看人都不行了,强烈要求看守所给送医院抢救,刚到医院还没等抢救,人就已经离世。

◎毕跃发生前遭当地拘留所严重迫害

毕跃发,七十八岁,农安镇铁西村十社人。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三日(正月初九)到北京信访办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后来被放回,于二零零零年八月含冤离世。

◎姜全德生前遭德惠看守所严重迫害

姜全德,六十六岁,农安县国家粮食储备库保管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拘留四次、劳教一次,被酷刑致残后投入冤狱十一年。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姜全德与妻子孙秀英在家中被古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六十八岁的孙秀英,被判四年冤狱。姜全德在德惠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天后回到家中,然后仅一个月后,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不幸离世。

法轮功学员姜全德

遭迫害经历:

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二月,姜全德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多。先后到过朝阳沟劳教所、奋進劳教所。在劳教所姜全德遭到关小号、不让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毒打等折磨。直到二零零一年九月,姜全德从劳教所回家。

被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姜全德又被长春、松原两地警察绑架至长春,在长春市公安局一处遭到绑老虎凳、塑料袋套头窒息、手指、乳头上扎竹签、上绳、 “轱辘大轮”、 “摇猪手”等酷刑摧残。“轱辘大轮”是将人的手背于身后,用手铐铐上,之后从身后转于身前。人的胳臂肩关节肌肉、骨骼、筋脉、神经全被摇断裂,非常恶毒残酷。“摇猪手”就是摇手腕,是将手铐铐紧用力摇手。姜全德被“轱辘大轮”酷刑反复迫害十来次。酷刑过后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人动不了,右臂骨折致残。连方便面都拿不动,胳膊一直抬不起来。

被非法判刑,在监狱被酷刑迫害:姜全德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先后被关到四平石岭监狱和公主岭监狱。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七日,姜全德被劫往四平市石岭监狱迫害,被关小号两个月、满口牙被打掉。在小号内他又被绑在死人床進一步迫害。警察还用几个电棍同时电击他。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姜全德被劫往公主岭监狱迫害。姜全德被关小号,被绑在死人床上动不了,大小便也不放开;警察把他的衣服扒光,用多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头被电肿出大泡;警察又拿电棍往肚脐眼里插着电,四肢被绑在死人床上固定的姜全德竟然一下被电的坐了起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姜全德结束长达十一年的冤狱回家。

被非法拘留: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姜全德遭长春市南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元。十五日,姜全德和妻子孙秀英被长春市宽城区北京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

被绑架: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姜全德和妻子孙秀英被长春市宽城区北京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七年姜全德还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姜全德与妻子孙秀英在家中被农安县古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时姜全德身体已瘦得皮包骨,警察依然不放过他,和孙秀英一起被强行绑架走。当地医院医生检查姜全德时发现其内脏异常,然而农安警察仍然把他劫持到德惠看守所,因为姜全德身体状况差,看守所拒收,但农安不法人员还是强行把他送了進去。看守所条件十分恶劣,姜全德在那里不禁摧残,吃啥吐啥,经历了十天的痛苦折磨后,七月二十六日,姜全德回到家。当时他身体极其虚弱,走路打晃,呕吐不止。第二天,家人把他送往长春市肿瘤医院,住院两天后回到家。在家一直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存,仅一个月后,八月二十六日,姜全德不幸离世,享年六十六岁。

七、被骚扰迫害致死十七人

◎毕旭明,七十九岁,农安县公路养路段退休工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正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押回当地看守所,又遭受非法关押迫害,并被勒索罚款二千元。放出后单位停发了工资,由于身体和精神受到了严重摧残,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含冤去世。

◎张玉男,六十七岁,农安县宝塔街西关村六社。一九九六年得大法,多种疾病得到康复,三年多没吃过一片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老人的儿子因多次進京上访,被关押并遭勒索罚款,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期间警察、儿子单位领导多次上家骚扰张玉男,由于长期遭受到精神上的迫害和惊吓,致使老人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正月初十)含冤离世。

◎赵芳兰,年龄未知,农安县退休教师,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家中两个儿子、儿媳因坚持修炼,被迫害劳教,赵芳兰精神受到打击,身体出现病症,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去世。

◎张守先,男,六十三岁,农安县鲍家镇人。九六年得法,得法前有冠心病、脑血栓、糖尿病、咽喉麻痹四种病。在长春住院期间病危,被医院判为死刑。回家后,听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后,转危为安。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進京上访为大法鸣冤,被农安县公安局非法关押,抄家,敲诈勒索,罚款。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在家被农安县公安局绑架,在拘留所关押期间遭受迫害,回家后,由于长期被骚扰,恐吓,不能正常学法炼功,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开人世。

◎姚淑芬,八十一岁,农安县三盛玉乡向阳村四队大法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含冤离开人世。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后,警察多次到姚淑芬家進行骚扰、恐吓,并非法抄家。其儿子和女儿依法進京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并被强行勒索五、六千元,先后被非法劳教。姚淑芬身心受到极大的刺激和伤害,于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含冤离开人世。

◎李华,四十五岁,农安镇黄龙街人。曾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抄家二次,警察十多次到家中骚扰。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衰弱,放出后,警察还经常骚扰她,在精神和肉体遭受巨大的折磨下,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去世。

法轮功学员李华

◎李显慧,三十二岁,农安县滨河乡曹家岗子村曹家岗子屯人(后搬到长春市小南镇)。于二零零零年十月進京上访,被不法人员抓回送往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在关押期间身体出现紫癜病症,三个月后放回。以后经常遭当地不法之徒干扰、恐吓,得了肺病等。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去世。

◎孙秀华,四十七岁,家住农安县合隆镇韦家村。一九九九年十月孙秀华進京上访,中途被警察绑架,遣送回农安拘留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被罚款六千多元后释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一月,当地派出所几名警察突然闯進家门将孙秀华绑架,送到农安拘留所拘留,又罚款六千多元后释放回家。由于身体、精神和经济上的迫害,孙秀华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离开人世。

◎李翠文,八十七岁,农安县哈拉海镇双山十社人。一九九七年得法后,多种疾病消失。在大法遭受镇压迫害后,多次遭受邪恶人员上门骚扰,二零零三年某晚,其儿子被县刑警大队警察劳教,其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儿媳身患残疾,家中一老一残,艰难度日。李翠文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周德成,七十三岁,农安县靠山镇人,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含冤去世。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周德成遭靠山派出所前任所长范洪彬等警察绑架到农安县政保科。五、六个警察对周德成大打出手,揪住老人的头发往墙上撞,象一群野兽一样毫无人性的迫害他。造成周德成当时两颗门牙被打掉,鼻口鲜血四溅。周德成老人被绑架到拘留所非法迫害十五天,并被勒索四百多元所谓的伙食费后才放回。后又遭数次骚扰、恐吓、搜家等。周德成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含冤病逝。

◎李风珍,七十三岁,农安县人,女儿、女婿也都是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由于女儿、女婿被非法劳教致使老人担惊害怕,眼睛几乎失明。二零零一年初大女儿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女儿被迫流离外地。李风珍精神遭受打击,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日离世。

◎刘长太,六十七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军的父亲。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刘成军被迫害致死,面对儿子壮年被迫害死的残酷事实,刘长太受到致命打击,当即在喉咙处鼓起一个大泡,把喉咙全部挡住,呼吸困难。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刘长太的女儿刘琳又被北京警察绑架。老人本人也多次遭当地警察骚扰,突发脑出血,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去世。

◎于福芹,五十八岁,家住农安县新阳街银行家属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街道刘含梅、派出所张树学经常到家骚扰,逼着签不炼功的保证,经常受到惊吓,身体出现脑血栓症状,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三日含冤离世。

◎王显国,六十五岁,家住农安县输油站家属区。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以来,多次被非法抓捕和迫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尤其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又遭警察疯狂骚扰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病症,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王显国曾两次去北京说明真相、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去北京,被前门派出所非法抓捕后,被送回当地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八日又去北京证实大法,后来王显国和老伴在家里被农安政保科绑架,王显国被非法判劳教二年,但在家人被勒索三万元后,王显国与老伴拘留十五天后被同时放回。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农安国保大队于洪泉、杜恒志等共十余人冲到王显国家,疯狂砸门,楼上楼下骚扰了两个来小时,王显国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身体出现严重病症,二个月后含冤离世。

◎潘维,五十六岁,农安县青山乡唐家村人。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并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义务为村里修路。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潘维坚持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遭骚扰、绑架、拘留、劳教、酷刑迫害,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法轮功学员潘维

遭迫害经历:

被非法关洗脑班:二零零零年三月三日(正月二十八),潘维被关在青山乡里办的所谓“学习班”强制洗脑。

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二月初,潘维被绑架到农安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一块空地,呈大字形站着,两腿被恶警踢得劈到极限,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手臂酸痛抬不起来的时候,就遭到恶警雨点般的皮带和竹竿暴打。潘维的手指都被打黑。参与迫害的有青山派出所所长李军、警察程晓风、刘晓林、钱祥子(原青山派出所协警,已遭恶报)。潘维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三天,交五百元“吃饭钱”后放回。

多次被绑架:二零零零年冬月、二零零一年春、二零零一年秋、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腊月二十三)、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潘维又先后五次被青山派出所蔡成秋、钱祥子、程晓风、刘小林等绑架到派出所。

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潘维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二大队三中队,遭到大队长杨光、中队长及刘姓狱警的残酷毒打,劳教人员还用冰凉的水浇潘维,三九天冷冻他,三天两头打他一顿。

二零零三年三月,管理科高某教唆十来个劳教人员把潘维倒拖拖到管教室,扒得一丝不挂,先用电棍电,然后用铁锹把和三角带(发动机传动用的)暴打,再用凉水浇,然后再打。暴徒们打累了,就用钳子夹潘维大腿内侧和脚趾甲,当时就把一个趾甲夹掉了,其余的青紫、化脓一个多月。潘维被打得晕头转向,走路都晃,昏倒在厕所里。脸被打出一条大口子,后背一道道檩子,后来结了疤,直到回家还清晰可辨。

二零零三年十月四日,潘维遭劳教人员刘东浩、张宇、王海彬等凶犯毒打;第二天,遭狱警孙海波拳打、用鞋底子打、电棍电、双手反铐吊在床上,头插到上床的梯子空里,扒下裤子,用三角带抽,用钳子夹肉,连续殴打了两个小时。回到号里后,劳教人员还逼着他坐板到十二点。戴上背铐,塞到床底下(时间长了就全身麻木),然后拽出来就扯着胳膊用力抖,残酷迫害潘维。二零零四年四月潘维非法劳教到期后,劳教所也不放人,又非法超期关押了二零天。一次次的迫害,使得潘维身心备受摧残,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徐士华,五十八岁。在不断骚扰及高压迫害下,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徐士华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乐观向上,善待婆婆、家人。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警察绑架,被当地非法关押二十六天,期间曾遭蹲刑迫害。

二零零零年初,徐士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曾被迫害致休克。

二零零二年,恶党开十六大期间,警察非法抄家,徐士华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家人被跟踪、威胁,父母、兄弟、姐妹家也被无理搜查。徐士华被迫流落他乡,饥寒交迫,每天靠一、二元钱度日,又时时面对警察、社区等各种骚扰,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于凤珍,六十五岁。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以前的头痛、腰痛、妇科病,不知不觉中全部消失。迫害开始后,因为坚持修炼,于凤珍在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分别被拘留四次;二零一五年后因于凤珍实名起诉迫害恶首江泽民,被农安县当地警察长期骚扰迫害。二零一八年在恐吓和担忧中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