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东陵监狱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Print

【圆明网】沈阳市东陵监狱安排七监区的监区长刘健负责给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做所谓的“转化”(以前参与做转化的是八监区的监区长鞠传再),刘健安排几个犯人具体实施迫害,现阶段参与迫害的犯人有曲义鑫、刘伟、尤正国、纪磊、张宏伟,还有一个人称老韩的犯人。他们对刚入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把坚持不写“五书”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屋子里(此屋在教育科二楼中间部位),采取各种极其下流的、野蛮的、骇人听闻的手段折磨:如,整日整夜不让人睡觉,他们几个人轮班看着,只要刚一闭眼就有人捅咕,搧耳光,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用竹签钉进指甲盖里;用竹签插入小便头里;在小便头上绑上金属丝然后通电,使人乱蹦,而他们几个人使劲儿摁着不让人动,人非常的难受,生不如死的感觉。

恶徒们还向人嘴里灌大粪汤;让人坐在小矮凳上从头顶上浇凉水(监狱用水是直接抽的地下水,那是刺入骨髓的凉)。而吃的是很小的玉米面窝窝头,两片咸菜,喝的是刷锅水似的菜汤,非常的难喝。总之,恶徒们是用各种手段逼迫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直到你承受不住,按照他们的邪恶要求写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五书”为止。

丹东市法轮功学员李全臣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晚骑摩托车到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时,途中被丹东市宽甸县公安局及当地巡逻警察拦截,因车上有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李全臣被非法关进宽甸县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被丹东市振安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勒索罚金五千元。同年八月十四日,李全臣被劫入沈阳东陵监狱继续迫害。在东陵监狱严管队,李全臣抵制所谓“转化”,严管队队长指使犯人用酷刑折磨:上大挂、头浸凉水、水管滋鼻、剥夺睡眠、禁止大小便。

酷刑演示:上大挂

沈阳市68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振东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到沈阳东陵监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身体出现严重症状,肝脏腹水,腹部肿胀严重,需要天天抽水,不能进食。就这样,监狱还派两个警察天天在医院把守,还把李振东铐在床上。李振东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邵明罡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遭绑架,之后被枉判六年。同年他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在那里,邵明罡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血压居高不下,行动困难。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邵明罡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回家后,邵明罡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逐渐好转。可是沈阳东陵监狱、锦州市政法委、司法局、街道等部门一帮人员多次到邵明罡家来骚扰,恐吓,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邵明罡悲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本溪市法轮功学员靳军波,男,本溪钢铁公司热连轧厂职工,时年五十六岁。二零一四年二月,靳军波在贴真相传单时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白楼教养所迫害。后遭本溪市公安分局构陷,后被非法判九年半。靳军波被非法关押在沈阳东陵监狱六监区三年多,被迫害致半个身子不会动,得不到正常治疗,还被六监区指使刑事犯张明光以“看护”的名义虐待。二零一七年三月,靳军波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致死。

沈阳市辽中县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四十四岁,二零零六年二月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辽中县潘家堡派出所绑架并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早,郑守君的妻子突然接到沈阳东陵监狱的电话,刘姓男狱警说:“郑守君八月六日从辽中县看守所转过来,你们到监管医院去看看吧,人已经不行了。”家属立即赶到监管医院,而警察却不让见。十九日晚八点,家属再次接到东陵监狱刘姓警察的电话,说郑守君抢救无效死亡。家属看到郑守君的遗体,简直不敢相认,遗体上身赤裸,只穿一条短裤,头部肿胀变形,面部淤青,腹部肿起,双手呈用力挣扎、弯曲状,非正常死亡状态。

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友金二零零四年发真相资料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七年,东陵监狱恶警刘宏宝(音)通知家属说张友金病了,当见到张友金时,家属都惊呆了,眼前的张友金头发白了,身体瘦弱,站立不稳,手发抖。家人很惊讶人怎么变成这样了?张友金刚到监狱时,身体健壮,头发油黑,脸上无皱纹,那时同室犯人都以为六十多岁的张友金和前来探视的儿子是哥俩。张友金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本是八十岁的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刘希永三年冤狱期满、重获自由的日子。然而,这天,家人没有接到刘希永。他被大连市金州公安分局石河子派出所警察从沈阳东陵监狱劫持,强行体检后,直接非法关押在大连金州三里看守所,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