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市纳溪区近年发生的迫害案例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三点左右,四川泸州市纳溪区现年71岁老太巫德蓉不在家,有人冒充查天然气的,骗她家属开门后,五个人闯进屋去,没人报姓名、职务,没人出示合法的手续,在厅里、室内到处乱翻,凡见法轮功的东西就抢……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在政法委610的操控下迫害法轮功持续了二十余年,至今迫害还在发生。尤其是入室抢劫、无证搜查、绑架的黑社会流氓行径已成为执法的常态。

二零二二年初,纳溪区各社区、街道办、派出所等单位,在政法委操控下进行了又一轮对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的清零骚扰。还施压其家属子女,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亲人们参与到迫害之中。株连的流氓手段,造成了一个社会、家庭、亲人铭心刻骨的伤痛。但是,也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虽然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他们见证了法轮大法好,敢于挺身而出讲真相劝善,制止迫害。

一、纳溪区永宁社区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家属抵制迫害讲真相劝善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快中午时分,纳溪区泸天化职工宿舍法轮功学员黄德书家又响起敲门声。来者三人,其中一人自称是永宁社区派出所的主任,一个自我介绍姓熊。他们手里拿着簿子,翻开簿子问住户姓名, 核实是不是法轮功学员黄德书家。黄德书的老伴站在门口与他们对话。老伴说,你们为法轮功来的吗?你们每次来都说,你们认为法轮功好,你就在家里炼,没关系。怎么又找上门来了?

来人说,处于我们这个角度,是我们的职责。上面有安排,来看望你们,访问你们。黄的老伴说,你们今天这个来了、明天那个又来,这是正常的看望吗?你们这样做,按法律来讲,恐怕不对头哟。不过我理解你们,可以与你们交谈。

黄德书的老伴说,你们想一想嘛,法轮功哪里不好?从我老伴黄德书来讲,还没退休前得重病很长时间不得好。到医学院动颈椎手术,姓王的医生做的。十多小时的大手术做完,回家两天病就犯了。手术失败要重新做,人哪里受得了?到华西医院检查,专家说,世界上还没有研究出医治你这种病的药。没办法只好回家了过一天算一天。后来经人介绍炼了法轮功,很快她的病就好了。这炼功二十几年来再没吃过药。

黄的老伴说, 我们换个角度说吧。比如说,她不炼这个功,瘫痪了在屋里睡着,我去找哪个帮助解决?找你们行不行?你们管得了吗?你们可不可能来帮助我守护病人?人呀,不管老的、年轻的,就象你们这样的人,如果不幸得了重病睡倒在床上动不得,你怎么想呢?法轮功帮助人民强身健体,究竟错在哪里呢?没错呀。炼法轮功还必须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按这个要求做,病是不会好的。虽然上门来是你们的工作,上面有布置,但是法轮功究竟好不好,你们自己的心里应该有杆秤,心里一定要有个数。国家法律没有定法轮功是X教,公安部定的邪教14种没得法轮功。打压法轮功是江泽民干的。你们三、五两天的来敲门,这不是正常的看望,是骚扰,违法的。

最后来人说,就在家里炼可以,不要出去说。一人要拍照,一直平和说话的黄德书老伴提高嗓门制止道,不能照相。违法的。

来人走了。据说他们拿着簿子到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蒋永芳家敲门,蒋永芳不在家。那乒乒乓乓的砸门声,简直是要把门砸烂的架势。

二、警察欺骗开门入室抢劫,故伎重演

二零二二年三月五日,纳溪区法轮功学员杨太英被绑架,关押情况不明,三月二十四日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巫德蓉到杨太英居住地纳溪区友谊路社区了解情况。问及社区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杨太英发生了什么情况,现在人在哪里,怎么才能见到人?她不回答。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一听与法轮功有关,便凶神恶煞地质问,你们要干啥子?你们来干啥子?于是谎称有人在宣传法轮功,暗地里打电话叫来安富镇派出所警察,把巫德蓉非法绑架。两个钟头的非法询问,派出所警察搜去巫德蓉身上携带的几张真相币,二维码卡片,然后强拉手盖手印。

三月二十九日,有人敲巫德蓉的门,说是检查天然气。巫德蓉不在家,她老伴开门带人到厨房看天然气,回头一开,未经房主人允许,屋里趁查天然气涌进了了四男一女五个人,来者有人自报是永宁派出所的。其中一个人看着巫德蓉的老伴不准动,四个人在厅里、室内到处乱翻,凡见法轮功的东西就抢走。巫德蓉的卧室门反锁着,这伙人擅自把门打开,闯进去行劫。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对联、挂饰;一个大的看戏机和十多盘真相光碟等,装进一个大口袋劫走。这些私人物品没有当着家属的面当场清点,核实,没有双方的签字,也没留下清单。而且,这些所谓执法者没人出示执法的身份证件,没人报姓名职务,没有搜查证。

这一幕场景表现的黑社会流氓手法是中共派出所警察的故伎重演。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晚上,有人以断电骗巫德蓉开门查看电表,黑压压一伙人强行闯入,直奔巫德蓉的卧室翻箱倒柜,实施抢劫。抢走的物品装入大编织袋运走,一律不作清点,登记。来的人全是着便装,没人佩戴工作牌,没人亮出执法的工作证件,也没人出示搜查证。其中一人是永宁派出所长期迫害法轮功的李熊明。如黑社会一样,非法抢劫、绑架,一切都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进行。

欺骗、私闯民宅、无证搜查、抢劫的黑社会流氓行为是中共警察非法迫害法轮功的常态。 纳溪区国保610、检察院,以抢劫的东西作为构陷的证据。由于物品没有清点,便任随他们夸大数据构陷冤狱,巫德蓉被诬判三年。三年的牢狱迫害,巫得蓉遭受到身心的残酷折磨。

三、邮寄信件被非法绑架、抄家、监视居住

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唐礼珍,今年69岁,泸州市天然化工厂集体企业白天鹅服装公司退休女工。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九点,在纳溪区5号公路邮局寄信,蹲坑的便衣突然跳出,一把抓住唐礼珍的手,问道,手里拿的什么?为什么白天不来交?把口罩取下来,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此人是纳溪区永宁派出所警察,迫害法轮功的累犯李熊明。随即马路对面几个蹲坑的便衣也跟过来了。

李熊明非法搜包,把唐礼珍挎包里的两张护身符搜出来摆在地上拍照,然后绑架唐礼珍回家抄家。李熊明纠集十来个身着便衣的所谓执法人员把唐礼珍绑架到家里,唐礼珍的老伴有精神病,受不得惊吓。因唐礼珍被长期骚扰,特别是近期接连不断的什么敲门行动、清零行动、社区街道办邪党人员胁迫其子女向母亲施压等等野蛮骚扰,让唐礼珍的家人、家庭备受煎熬。唐礼珍交邮被绑架回家当晚,唐的老伴见屋里进来了十多个人非常惊恐,他问,你们是什么人?有手续吗?有人回答是县公安局的。老伴往厕所、厨房方向去,几个便衣上前拦截,把他按倒在地上。八磅的温水瓶打烂了,老伴的手臂被弄伤了。老头受不了这种刺激,坐在地上又哭又闹。李熊明电话通知唐礼珍的女儿回来,说你爸失控了。

李熊明得知唐的女儿要回来,让坐在地上的唐的老伴坐在了小凳上;又立即叫人撤出去一些,怕唐的女儿回家看见十几个人堆在老父老母家里这个情况不正常(可能是以李熊明永宁派出所为首,纠集了县公安分局、社区派出所几个单位合伙作案);有几个人可能是到了楼下警车里呆着,客厅里留有四个看管着当事人与家属,一个女的始终拽着唐礼珍不准动;另四个人弄开卧室锁着的门,闯入唐礼珍房间翻箱倒柜。这些人没有搜查证,没人报姓名职务,没出示执法的合法手续,凡见与法轮功有关的物件统统劫走。个人信仰的私人物品法轮大法书籍六、七十本、师父的法像三份、炼功播放机两个、真相资料几十份、周刊;真相币704元、邮票几十张、未交信件几封,未交的真相资料几十份等等物件,被装进一个塑料袋劫走,没有当场清点,没有与当事人核对,没有留下清单。

当日深夜十二点,唐礼珍被劫持到派出所非法询问,录音、录像,笔录。他们问唐礼珍为什么寄信?唐礼珍说,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天天都在死人,告诉人真相,是在救人;停止迫害法轮功,灾情会有减轻。我一个老人,就是为了做点好事。

李熊明给了一张纳溪区公安分局的监视居住的决定书给唐礼珍,监视居住多长时间,没定期限。唐礼珍回家已是次日凌晨六点了。她老伴一宿没合眼,声音嘶哑,四天说不出话来。

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唐礼珍被迫向社区派出所交出身份证,签字、盖手印。还被告知,不准离开纳溪,外出到女儿家要报告社区民警,不准与其他人联系,接触,否则……监视居住由永宁社区派出所负责执行。

《宪法》第三十五条、三十六条、第四十条规定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有通信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中国公民修炼法轮功,用各种方式传播法轮功真相,包括邮寄真相信件向人们讲真相都是合法的,邮局里有再多的法轮功真相信件都是合法的,是受国法保护的。而以李熊明为首的中共纳溪区执法人员公然迫害邮寄信件的公民,任意剥夺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通信自由的权利,破坏法律,迫害人权,他们才是真正的在违法,在为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指令故意执法违法。

四、三名纳溪区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看守所

1、杨太英被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

纳溪区法轮功学员杨太英二零二二年三月五日被纳溪区大度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合江县虎头镇一监管所隔离。杨太英现已被转入位于纳溪区安富镇的泸州市看守所。目前看守所处于疫情封闭时期,衣物送不进去,存钱的卡也送不进去,律师也不能会见。

杨太英,纳溪区农机局职工,五十多岁。曾被纳溪区政法委非法劳教迫害;2015年被江阳区公检法构陷遭冤狱四年半;冤狱期满回家工作被开除,工龄被清零,办不到退休,没有生活来源。如今又被纳溪区国保构陷,身陷囹圄。

2、张利辉、唐天敏被关押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张利辉失联一个多月后得知被纳溪区警察非法绑架,关押看守所至今。具体情况不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大约二十号左右,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唐天敏失联,后得知被纳溪区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看守所至今,具体情况不明。

五十四岁的张利辉与六十七岁的唐天敏女士,均遭到中共纳溪区政法委、公检法两次非法判刑迫害,受尽中共黑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身心摧残的残酷折磨。张利辉是自由职业,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唐天敏是饮食公司下岗失业后作退休处理的职工。唐天敏第二次三年冤狱期满回家后,泸州市纳溪区社保停发了她的养老金,还要她退还先后两次坐牢、共五年半冤狱期间,已经领取的合法养老金63605.08元。若不退还,就威胁要拍卖她的房子,要起诉她,再弄她去坐牢。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零二零八月,唐天敏与张利辉冤狱期满相继回家,二零二一年年底又相继再遭迫害。

迫害法轮功是必遭清算的违法犯罪的行为。纳溪区的迫害还在持续出现。为了挽救参与迫害者免遭日后被清算的祸殃,法轮功学员与明真相的正义人士一直对他们劝善、讲真相,制止迫害。但愿辛苦的劝善没有白费心。哪怕在大淘汰、大审判到来之前的最后一刻,象李熊明这样的一些执迷不悟的中共执法人员能够觉醒,能够停止迫害,都是得救的机会。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