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监狱十四监区狱警曹海燕的罪行

Print

【圆明网】河北省女子监狱的十四监区,即出入监,在全狱是臭名昭著的“扒皮监区”。十四监区一直针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洗脑,自二零一一年开始,所有法轮功学员坚定不妥协者不准下监区,什么时候“转化”(放弃了大法修炼)了,什么时候分到各个监区。副监区长曹海燕是十四监区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之一。

曹海燕她直接参与和指使包夹、犯人及邪悟者采取体罚、殴打、电击、剥夺睡眠、强行灌药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采取长时间熬鹰折磨法轮功学员,昼夜不让睡觉,什么时候写了所谓的“转化书”才允许回监舍。每个在十四监区呆过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此种迫害。对所有法轮功学员所造成的严重迫害,曹海燕都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下面仅举两例曹海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

1、郎淑英,女,年龄未知,秦皇岛市昌黎县法轮功学员,被卢龙县法院枉判三年,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十四监区。以下是郎淑英自述一些在那里时的经历。

进入十四监区,我盘腿坐下,一个叫何颖的狱医叫我把腿拿下来,我没动。她们几个把我脚拎起来大头朝下,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有罪,信仰合法。”她们把我脱下来的衣服塞到我嘴里,用劲大得致使我的牙被弄掉了,吐了不少血。邪悟者谷有文和李芮响整日整夜的看着我,不让我闭眼。有时一闭眼,他们就用湿毛巾擦我的脸,后来站着我都能睡着了。这样的迫害大约有五、六个月的时间。三年间我没到过外边(室外),几乎没见过太阳。

有一次见到警官要喊报告,我没喊,带班的犯人打我。组长们按着我的手写污蔑法轮功和师父的话,我挣扎,他们就打我,还咬我。她们不让我睡觉,并强迫站立七天七夜,腿脚都浮肿了,脑子不清醒,昏昏沉沉的,眼前发黑,她们就说我有高血压,让我吃药。我不吃,曹海燕和犯人们就强行灌药,我喊:“曹海燕执法犯法,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她们把抹布塞到我嘴里,把我的门牙弄活动了,没几天就掉了。我被迫害的精神恍惚,拿啥掉啥。

实施转化迫害的狱警曹海燕,灌输歪理邪说,问我法轮功是不是宗教,我说不是,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叫人向善的,她用电棍电击我的胸部,把我电倒我就站起来,电倒就再站起来,电击很长时间,胸口有一块灼伤,上面是电击留下的黑点。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一次,警察让同住监室的人陪我一起站着,她们出一天的工,晚上也不让睡觉。站到半夜两点钟,有人说:我们干了一天的活很累还跟着你受罪,你快写吧!监狱用株连的办法给我施加压力,迫于压力违心写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包饺子,组长苗丽丽问我好不好吃,我说好吃。她说这是共产党给的。我站起来说:谢谢姐妹们的辛勤劳动,都是你们辛苦劳动得来的。组长苗丽丽过来拽我的头发,智障的宗东荣拽我的头发,当时我按了报警器。智障的宗东荣出监室后,狱警曹海燕给她月饼吃,组长苗丽丽也给她吃的,鼓励她打我,她就更来劲了,监室的人都气不过,让我也打她,我说:学法轮功的人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在大厅的地上睡了八、九个月,曹海燕安排智障的犯人宗东荣睡在我身边,夜里打我,拽我的头发,把我手给弄破了。打完我,曹海燕就给她吃的奖励她。白天黑夜的这样的折磨,使我精神紧张,造成现在尿频尿急等症状。

2、高春莲,女,五十多岁,保定地区涿州市法轮功学员。以下是她自述在那里的一些经历。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我被第二次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十四监区。副监区长曹海燕与监区长王野密谋策划,指使包夹犯人和帮教每天熬着我不让睡觉,以达到摧毁我的意志,放弃信仰的目的,第一次是八天八夜,第二次是六天六夜,第三次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至二零一六年元月六日整整十八天十八夜的时间,包夹犯人和帮教两小时一换班,一分一秒都不让睡,眼睛都不让眨,她们在我左右紧挨我坐着,刚一合眼,她们就用花露水瓶灌上凉水往脸上喷,或使劲摇晃。直至我被迫害的意识不清,站着也往地上栽,坐在小凳上也往地上栽。并出现幻觉,看地板砖本来是平的,却看到两块高低相差一米的高度,看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谈话室,不像白天看到的那样。这种超负荷的残忍折磨给受害者造成严重的身心创伤。

一次我出现感冒症状,过几天也就好了,曹海燕故意刁难我,问我吃药吗?我说过几天就好了,她却指使四、五名犯人,强行给我灌药,有按头的,按胳膊和腿的,曹海燕使劲掐住我的两腮,连着灌了几次。至今我两腮还留有两个疙瘩。

因我拒绝转化,曹海燕还时常强迫那些组长晚上陪着我不让睡觉,制造仇恨,因她们在车间干一天活了,怨气都撒在我身上,难听的话不堪入耳。

河北省女子监狱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石铜路永壁村南500米处
邮政编码:050222
联系电话:0311-83939604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