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修者论坛

真正向内找才是实修

【圆明网】今天上午学完法,我们学法小组同修说,我今天晚上不来学法了,我得在家写法会交流稿,咱们得交考试卷啊,就是零分,也得交卷啊。我一听这不是师父在点悟我吗,我也得写了。为感恩师父慈悲救度,我就把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向师父汇报。
得法脱胎换骨

得法前,我是个个性厉害、把尖、霸道的人,不受人欺负;还身患多种疾病,得过结核性脑膜炎,穿刺后又呆又傻的,肺结核、二型署粒性结核(就是血液结核)、四、五节腰椎骨结核(手术后瘫痪过)、卵巢囊肿(手术后还长)、子宫瘤等。那时犯头疼病时,吃什么止疼药也不好使,就吃丈夫给我熬的大烟膏止痛。一九九七年我去北京肿瘤医院,医生对家人说,回家能吃点啥就吃点啥吧,治不了了。我想我还年轻,才三十几岁,虽然我不怕死,但是我不想死。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二日晚上,丈夫的朋友说他媳妇得的风湿性肩周炎胳膊抬不起来,炼法轮功三天就能抬起胳膊了,让我也去炼炼。第二天早晨我就去了炼功点。辅导员热心教我炼功动作,还让我借本书(《转法轮》)抓紧时间看。

因为当时书很缺,辅导员就把录像机和师父的讲法录像带送到我家,并嘱咐我抓紧时间看。我想为什么让我抓紧看呢?是不是我要死了,看不着了,就让丈夫打开电视机,我看着看着就觉得这么好啊?然后头就痛起来了,我就睡了一会,醒来接着看。

一天半的时间我就看完一遍,而那天我还忘了吃药了,第二天就把药全停了。至今我没再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得法前有人让我信耶稣,我说我不信,我就信世界上最大的佛。当我看完一遍师父讲法录像之后,觉得这就是我要找的世界上最大的佛。

当天晚上我到炼功点上去炼功,有人不让我参加,说我是危重病人,我没听他的就去了。第二天炼完功回家头痛的受不了,就躺在床上啥也不知道了。神奇的是等我醒来,头也不痛了,身体的一切病症全消失了,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高兴的无论在走路、做饭、睡觉前就背法,心想能多得点法就多得点,就抱着这样一个目地,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

屡遭迫害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头开始打压法轮功。此时我得法一年多,刚过了一年多的幸福生活的家就被逼散。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在天安门门洞炼功,被警察绑架到当地看守所。我丈夫单位领导逼他拿离婚书让上班,不拿离婚书不让上班。在我被非法关押第六天时,丈夫和他单位领导及法院人员到看守所逼我签离婚书,丈夫小声跟我说假离婚,等我出去还跟我过,我没多想就给签字了,出来后发现被骗了,丈夫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我也就没有了家,后遭迫害又被迫在外流离失所。

那时我虽然得法了,但只是在感性上认识大法,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修炼,也不会修,把做事当成修炼,整天东奔西忙,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期间九次被警察绑架,出来后还不会向内修,还认为自己正念强做得好呢。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五日,我第十次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关进省城女子监狱。从绑架到冤狱整个过程被电刑、坐过铁椅子、竹签扎、后背肩甲铐、码坐三条腿小凳、十几昼夜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但我从没有怨恨参与迫害我的人,只觉得他们很可怜。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九死一生的我熬出监狱,在监狱里心性方面不但没升华还下降,被迫害得当时满肚子里有瘤子,腿肿的很粗,生活半自理,我就住在弟弟家调整身心。同修们给我送来《转法轮》和师父各地讲法,让我多学法炼功,一段时间身体恢复了正常。后来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保姆工作,一直做到现在。

同修帮我过病业关

我先后伺候过三位身体被迫害的老年同修阿姨,因我强势,在此前跟阿姨们过心性关都没过去,辜负了师父给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机会。我到第三位同修阿姨家打工不久阿姨离世了,她家人挽留我再伺候阿姨八十三岁、患糖尿病的常人老伴(生活不能全自理),因我当时没有合适的工作,加之她家找不到合适的保姆,我就留了下来伺候老人。

去年四月份,我突然出现肚子疼,走路都费劲了,怕死的心也出来了,负面因素一直干扰我,正念起不来,总想着身体不舒服,没用正念否定身体迫害,状况越来越重,连活都干不了。就在我为难之时,同修来看我,我把身体状态说了一遍,同修让我到她家去调整,我向雇主家请了假,就去了同修家。

同修让我背法。我就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

通过背法和同修每天学法炼功,我身体就不那么难受了。第二天,来两名同修和我切磋。同修说:“你找找是什么原因导致你身体被迫害成这样,你得法以前有没有做的不对的事,把它找出来彻底清除,不然你会很危险的。”我向内找,找到了色欲心,便长时间发正念清除,第三天身体恢复了正常。当下我没有深挖根,又起了欢喜心、显示心,高兴之余对同修说我好了,同修瞅瞅我没说啥。这期间争斗心又起来了,和同修发生矛盾,结果第四天,身体又难受了,肚子疼的状态又反复出现了,我又没有了正念,同修看我没有正念,害怕我出现危险不敢留我了。我想这不是让我悟吗,这些天依赖同修、还给人家添麻烦。

第五天,我离开同修家回到雇主家挺着难受上班了,陆续有同修白天晚上来和我一起学法、切磋信师信法向内找、发正念,在同修正念帮助下,我身体不难受了,几天后同修都先后各自回家了。由于自己内心没完全在法上归正,悟性跟不上,同修点我一个问题,我就找一个问题,恍然大悟一个问题。同修在时我状态还好,同修走了我就难受,同修告诉我是依赖心,自己不会在法上修和向内找。

我就坚持每天学法、背法、长时间发正念,归正自己。一个月后身体才恢复正常。

修去利益心、显示心等

在同修帮助下,我又找到了很多人心,自我、妒嫉心、贪心、安逸心、名利心、利益心、私心、爱管事的心、面子心、强加别人的心、有时撒谎、不善、分别心、怨恨心。修炼之前我男女情特别重,也不检点,给自己积攒了业力。我认为自己修炼这么多年了,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但是经常在身体上反应出不好的状态,自己造的业得自己还,我要看住自己一思一念,真修,实修,否定旧势力安排,从思想上彻底清除自身的败物。

当我出去讲真相救人时,碰到摆摊的水果和蔬菜挑便宜的买;去超市购物时,东瞅瞅,西看看,专找便宜的买,碰到打特价的水果,就买一大堆;每天晚饭后就开吃,吃的身体发胖。不但有利益心,那个贪心、好吃的心也膨胀起来了。

我做保姆工作就得干好保姆的活。可我却又走了极端,后来整天想着做各式各样好吃的给老人吃,心里还想老人儿子来了,肯定会说我做的好吃,每当老人儿子来我们一起吃饭时,老人就跟儿子说我会调理膳食,老人儿子就夸我,我听了沾沾自喜,欢喜心、爱听好听的心、面子心全出来了。有一次做扣肉,把肉煮熟后,再在锅里煎一下,由于油温高,肉里的水没控净,把肉放锅里时,油溅到我脸上,当时脸上就烫出很多小泡,在鼻梁左侧烫了一个大泡,好几天才好,我也没悟是显示心招来的祸。后来同修提醒我自己做的好,是在证实自己好,并没有证实大法好。

在前年疫情起来的时候,我怕封城买不到粮食,就自作主张给雇主家买了四袋大米留着吃,老人的儿子不高兴了,结果现在还没吃完,还生虫子了。自我、强势、自私的心全暴露出来了,遇事时人心多,忘了自己是修炼人,心不正招邪的。这些强烈的执着心,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我肉身。

通过学法交流,向内找,现在认识到这些人心都是假我,我不要它,彻底清除假我和变异观念。一次,我们一起学法的一名新同修说,她看到某个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发正念倒掌,说得很激动。同修之间关心是对的,但对方是镜子,看到了一定要找自己,我听了找自己,我也经常发正念倒掌、犯困,炼功犯困。

我现在打工这家阿姨被旧势力迫害离世时,留下五十多本大法书,字都没改好也没改全,我想把书改好字给新同修学,由于自己心性没在法上提高,改字时得戴花镜,很费劲。一天下午新同修来了,我说你拿小刀帮我刮字,她说我得回家收拾屋子,我说这都是给你改的,新同修生气了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我当时抓住这个怨她的心,分别心,强加别人的心,还有改字耽误我学法的私心,这些心都不是我,我不要,一定去掉它,我向同修道歉并心悦诚服的说我错了,同修笑了也说了她自己的不足。

以上我的点滴交流,感谢同修帮助整理。珍惜与师父同在、正法修炼的圣缘,听师父的话,做到真正向内找,修好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