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医科大学退休副教授唐旭珍又遭绑架

Print

【圆明网】四川泸州市西南医科大学退休副教授唐旭珍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被泸州市龙马潭区派出所一男一女两名便衣当街绑架,随后遭非法抄家、抢劫,被处以监视居住。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二十余年来,今年82岁的唐旭珍教授坚持向民众讲真相、救世人,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断绝养老金等等,吃了无数的苦。她说,大法弟子为救众生吃苦受累我无怨无悔。最令人痛心的是,在当今各种难以抵御的大灾大难危及人类的危急时刻,还有人不明真相继续参与迫害救人的法轮佛法,他们将因此错失得救的宝贵机缘而葬送自己的未来。

一、再次遭绑架经过

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唐旭珍教授在钟鼓楼公交车站下车后,被一男一女两便衣拦截,男的说,配合一下,跟我们走一趟。唐教授不从,他们就说,你必须配合我们。于是一辆车便开过来,唐旭珍被塞进车内,被当街绑架。

唐旭珍教授被带到龙马潭区莲花池派出所二楼的一间房屋,里面有监控装置对着她坐的位置,审讯桌上还有一个小的监控器(可能是录音录像的)一直对着她,直到没电了才拿开。

参与绑架的女子王雪琳非法对唐旭珍老人询问,姓侯的男子做记录,问资料哪来的,活动情况等。唐旭珍拒绝回答。他们又将唐旭珍带到三个地点,说是唐发资料或讲真相的地方,要给唐拍照指认,唐旭珍拒绝配合。

下午,派出所所长兼邪党书记喻磊通知唐旭珍所在的江阳区,估计由江阳区政府通知唐旭珍的小儿子来接人。小儿子开车带母亲回家,上车时,儿子的私车上已坐上了王雪琳与另一名男子。随着开车回家唐的儿子打开家门,王雪琳二人与另一辆车上的二人,其中有派出所所长、邪党书记喻磊,以喻磊为首的四位执法者未经房主人允许一拥而進,强闯民宅,然后又非法抄家。

唐旭珍到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闯进家里来的四人均没穿制服,没有出示搜查证、警官证,没人报姓名职务。他们窜到唐旭珍卧室里把属于个人信仰的私人物品如《转法轮》、《洪吟》、《经文》等大法书籍数十本,单篇经文若干份;真相光盘,真相资料,空白优盘数十份等全部抢走。抢走的东西没有当面清点,没有留下清单。

第二天仍然身着便装的女警王雪琳和另一女子上门说是补办手续。唐旭珍抵制派出所警察的土匪行为,拒绝签单。他们就叫唐旭珍的老伴签。唐的老伴去年头部受伤有后遗症,近来腰腿受伤还没完全康复,身体、精神状况都很不好,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看清那些单子上写些什么,只是警察指着哪里,他就机械的在哪里签字,签些什么内容他自己都不知道。抄家当天签了三张单,如此,唐旭珍的老伴就成了现场抄家的“目击证人”,由当事人的亲属变成了合伙构陷的“证人”;第二天又签了三张,其中可能有监视居住的通知。

四月八日王雪琳通知唐旭珍下周四(十四日)到派出所报到,四月十日星期日晚又专程上门通知周四去派出所报到,唐旭珍抵制迫害,坚决不去。

二、唐旭珍老人修大法身心受益 

唐旭珍,西南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病理解剖教研室细胞学副教授。她曾患霉菌性胃炎、肝炎、胆囊炎、肾盂肾炎等,十几种疾病缠身,非常痛苦。虽身处医疗条件好的大医院,但药物治疗疗效甚微,身体衰弱到了每日口含红参才能维持工作和生活。更不幸的是一九九六年她又患了鼻咽癌,真是到了痛不欲生又雪上加霜的绝境。

但万分幸运的是,法轮大法弘传世间这千载难逢的机遇她遇到了,修炼法轮大法仅炼功三天,大便排出600毫升乌黑色的浓血,鼻咽癌的症状消失了,经高科技检测,专家确认,她的鼻咽癌好了。她说,法轮大法不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还改变了我的人生。狭隘自私的我变得心胸开阔了,工作、生活中更多的为他人着想了。为了远处的或农村的病人,或医务人员能早些拿到检验结果,经常加班工作,不记名,不求回报,更不要病人的红包、礼物。

她说,我是一个无神论的实证科学者,我被法轮大法(法轮功)的超常与神奇震撼了。我认识到,除了我们现在能认识到的实证科学外,宇宙间还有更高的科学,值得我们去探索、实践。通过众多修炼人的亲身经历,我们都证实到,法轮大法是能使生命升华的伟大佛法。中华传统数千年来所敬重的神佛,确实是存在的。神佛于人是慈悲的,只要我们保持善良,保持对神佛的正信,危难中就会得到神佛的保护。

唐旭珍老人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许许多多的世人被中共邪党的谎言宣传蒙骗了,毒害了。带着仇视佛法的恶念,在将来的大劫难中,他们将失去被神佛救度的机缘。于是,在中共邪党残酷迫害的高压下,唐旭珍满怀慈悲善念向民众讲真相,传递大法的福音,挽救世人,这一坚持就是二十余年。

三、讲真相屡遭迫害、六年半牢狱

在这血雨腥风的二十余年里,唐旭珍遭到了严重的迫害:家被监视、出门被跟踪;非法抄家数次;被非法关押十一次;三次被劫往洗脑班非法拘禁遭洗脑迫害;一次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九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当时所谓的庭审完全是黑审密判。唐旭珍说:二零零九年大约年底,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对我秘密庭审,起诉书没送达到我本人手里,庭审头一天才通知第二天上庭,我没有违法犯罪,不知要告我什么,没有应诉的准备。审判庭内有审判长、公诉人、五个警察,加上当事人共十人,没有一个旁听者。法院没有按正规程序公开告示,关注此案的亲属、朋友一个也没得到开庭的通知,庭审秘密进行。法庭制造假证人、证词,材料造假,而不准当事人申辩。故意省略了庭审过程中当事人陈述、自辩的重要环节。几天后宣布判我三年零六个月。宣判后又剥夺我的上诉权。

唐旭珍老人递交上诉状,在诉讼书中指出:秘审、秘判不符合法律程序,是在私设公堂;没有当事人说话的机会,当事人还没怎么说话就宣布休庭,非法剥夺当事人的自辩权;所谓的“人民法院”,没有维护人民的权利,是假“人民”之名蒙蔽百姓……看守所管教刘小玲告知,上诉状遗失,不用交了,交了也没用。第二次唐旭珍老人又递交上诉,被告诉已“维持原判。”

唐旭珍的家人四处打听得到她被秘审、黑判的消息。在当局企图秘密劫持下监前,通过非正式渠道,唐旭珍老人得以与家人见了一面。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过年前夕,唐旭珍这位七十岁高龄老人被送往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迫害。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残酷性,那是罄竹难书!一个七十岁的老人所遭受到的难以承受的身心摧残,一言难尽。

四、养老金被停发至今已经十年

唐旭珍老人被非法判刑后,大约从二零一一年十月,泸州医学院(现名西南医科大学)在没有合法手续、没有正式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就停发了她的退休养老金。并说,经院领导研究,“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就发给养老金”。用经济制裁信仰是邪恶的,是违法的,是在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经济截断”的恶法。唐旭珍多次找院领导反映情况,多次被学校指使的保安撵出校门,学校还通知派出所将她野蛮绑架到派出所,从上午折腾到晚上……后来连学校办公楼都不让她上去了。

唐旭珍的养老金被停发至今已经十年了。在这十年里,她没有一分钱生活费,医疗费(没有医保卡)。西南医科大学停发退休职工养老金违反《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唐旭珍向相关机构层层申诉,要求信息公开、行政复议等。依法维权讨要养老金,阻力重重,异常艰难。但她在讨要养老金过程中,依然坚定的坚持向相关机构、相关人员层层讲真相。

五、绑架迫害中向派出所人员讲真相、劝善

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唐旭珍被泸州市龙马潭区派出所绑架,警察询问资料哪来的,怎么活动的,唐旭珍拒绝回答;问她法轮功怎么炼,五套功法的名称等,只要警察需要了解的是法轮功真相,唐旭珍就告诉他。询问的警察说,你们的东西是不能印、不能发的。唐旭珍就告诉他,新闻出版署50号令99条,100条,废止了江泽民期间下令禁止法轮功出版物出版的禁令,法轮功书籍、资料都是合法的。我们的资料向民众讲清真相,是在救人。尤其在病毒肆虐的灾难中救人非常紧急。

警察说,法轮功是X教你不懂吗?唐旭珍告诉他们说,宪法、刑法,各种法律法规,没有法轮功是X教的规定;公安部【2000】39号文件定的邪教十四种没有法轮功;把法轮功定为X教是江泽民干的。你们不要跟江泽民跑,会遭恶报的。江阳区检察院的肖桂林非要坚持诬判我,结果遭恶报车毁人亡。

唐旭珍对他们劝善说,好好保护好我们的大法书籍和资料,否则后果不好。有统计数据表明,武汉肺炎死亡者中共党员占了死亡人数的88%。莲花池派出所所长喻磊说,他说他就要跟着共产党走,还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唐旭珍深深的知道,在当今大淘汰的、毁灭性的各种大灾大难正逐步降临人间的时刻,世人明真相,识正邪、知善恶,不追随中共作恶,保持善良的本性,危难中才能得到大法的救度,平安度过劫难。迫害二十余年来,作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她放弃了到手的名、利,及养尊处优的悠闲与舒适,甘愿为救众生吃苦受难。她认为,大法弟子为救人付出再多,吃苦再大也无怨无悔。

真正令人痛心的是,大难当前,有一些人还执迷不悟,在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中葬送自己的未来。如王雪琳绑架唐旭珍,非法查抄后的第二日登门补办手续要唐旭珍签单,唐旭珍拒绝。王雪琳就威胁说,不签就把你门上的对联撕了!愿意下地狱的喻磊与嚣张的王雪琳这样的一些人,他们不愿了解真相,也就看不清失去未来将是什么样的结局,他们才是最可怜的。象唐旭珍这样的大法弟子们,都真切而急迫的期盼着这些人员能尽快醒悟,能放下种种偏见,踏踏实实的、真正的去了解法轮功真相,停止迫害,从而使生命有救,留下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